儿时的年味|除夕夜

文|珞寂朵

图片下载自网络

除夕夜逃还是不逃,这是叶美工作后最烦心的一桩事。日历从18跨到19,忐忑的感觉愈发变得强烈。

“在家过年吗?”微信上母亲发来的消息,让叶美原本就乱成一团的思绪更是雪上加霜。

迟疑间,手指下意识地点向了返回键。手机的界面,回到了待机时的那张桌面照片。

那是一张老照片,是十多年前的某个夜晚。叶美看着照片,对于何时拍摄下这张照片早已记不清,就连辩识出幼时的自己,也花了很长一段时间。

那时候的叶美,还是父亲这块亲戚里,子女最小的一个。排除掉自己认得出的堂哥堂姐,将完全不适合自己穿衣风格的装扮过滤后,便只剩下照片角落旁,那个穿着呢绒马甲连衣裙的女孩。照片里的叶美,对着相机镜头,咧开嘴大笑着。

这可真不淑女。叶美头一回见到时,这句话一直徘徊在心底。不过,笑得真有感染力。每当叶美遇见烦心事,看看照片上自己的笑容,紧绷的脸也会慢慢舒展开。

叶美曾问过母亲,于何时何地,又因为什么拍下了这张照片。母亲捏着照片看了很久,最后只蹦出一句,可能没什么原因,就是想为你们这群孩子拍张合照吧。

在老旧的相册里看到这张照片时,叶美还上着初中。那时候的她,最喜欢的日子便是除夕夜。

除夕年年都在父亲的亲戚家里过。因为爷爷奶奶去世得早,年夜饭都是从家里的老大挨个轮到老七。等到第八年,又是一个新的轮回。

在那一天的晚上,会遇见差不多快要半年未见的堂哥堂姐。作为亲戚里最小的孩子,无疑是最受宠爱的。父亲会在前一天的晚上,将新买的衣裤放在叶美的床边。除夕当日,她一早便穿着崭新的衣服,在家里等到父母下午提前放假,再一起前往亲戚家。

除了那些被存了快一年的礼物,最吸引叶美的便是那满满一桌的团圆饭以及闪耀星空的烟花。八宝饭,是年夜饭里最后一道菜。每当长辈手拿取碗夹时,叶美的注意力就被那碗冒着白烟,散着香气的中式甜品给勾了去。

长辈们都说叶美有个狗鼻子或是兔耳朵,不知是因为夹子碰触到碗璧的声响,还是包裹着猪油的糯米香气,只要是这道菜上台,叶美即使离了座也会第一时间赶到桌旁。待那碗刚放上隔热垫,就能看到她直勾勾地盯着八宝饭,垂涎欲滴的样子。

正当叶美回忆着美食,嘴角的口水微微有些抑制不住时,漆黑的屏幕又亮了起了,随之而来的,是清脆的来电铃声。

叶美赶紧吸了吸快要流下的唾液,拿起手机快步走向楼梯间。那是高中闺蜜的来电,也是近期惹她心烦的琐事之一。

“这样啊……好吧,只能这样了。那,只能明年再说了。不用不用,先挂了哈。”

闺蜜是来道歉的,因为不能赴过年之约。挂完电话的叶美,垂头丧气地耷拉着脑袋,连领导在她身边走过都未曾察觉。

“你和领导请假没有?”叶美回到座位前,被前座同事拉到茶水间里。

“没……我刚要和你说……”

“领导刚刚就从你身边走过,我以为你已经和他说好了。啥,你要说啥?”

“闺蜜放我鸽子,这次就不和你们一起去了。”

同事刚想说什么,就被旁人急匆匆地喊走了。叶美泡了杯红茶,脑子里想的还是刚刚闺蜜说的话。

“之前和你约好一起去旅游的,怕是要食言了。真的不好意思,但是你也知道,我刚结婚大过年的得在婆家过。不过,我家那位不喜欢出去玩,等明年过年,我一定把你从七大姑八大姨那里解救出来。要不,我帮你介绍个男朋友?”

离过年,已不足一个月。身边的同事,不是早就订好了出游,就是熬了几天夜抢好了回家的车票。办公室里的气氛,已经不那么紧张了。后勤部门这两天在忙着布置,每天来上班总能感受到和前一天的不同。家在外地的同事,早早地请好了探亲假,空闲时就在手机淘宝上采购着年货。送给父母亲戚小辈的礼物,都得准备齐。回家时大包小包,才有过年的气氛。

家在本地的,就没那么着急了。这座城市已经连续好些年禁止燃放烟花炮竹,过年的气氛一下子就淡了很多。若是一大家子,就准备在近郊过除夕。毕竟团圆饭在家也是交给饭店,还不如到了外地,酣畅地游山玩水后再齐聚一堂地享受美食佳肴。

也有些人,既不回老家,又不待在这里。他们或独自或和志同道合的朋友,走去更遥远的异国他乡,享受这漫长的假期。

这不小的办公室里,就只剩叶美没决定好过年的安排了。

“妹妹,今年你得在家过年。正好轮到我家,爸妈列好了菜单,大部分都是小时候你爱吃的。”大伯家的堂姐把手写的菜单拍照发了过来,叶美越看越馋,最后忍不住发了个满眼爱心流着口水的表情。

“连续两年没见到你了,这次一定得来。姐姐我平日太忙,也就过年空些能和你谈谈心。”

家庭群在叶美手机里,是消息免打扰的状态。一下午的时间,就已经三百多条未读消息了。叶美耐性地从头看起,原来是大伯母一连发了十多张大伯布置房间的照片。从门外的福字,到玄关的灯笼鞭炮的挂件,整个家里俨然是一片红色的海洋。

大伯母还像模像样地发了段小视频,惹得冷清的家庭群一下子炸开了锅。长辈们第一时间跟风赞美,小辈们也不逊色,紧跟着提建议。短短三个小时,除了菜单,还定好了节目安排。除去晚上八点的“观看春节联欢晚会”,还有诸如唱歌、跳舞、剪纸、书法的文艺展示项目。

最后一条消息是大伯发的,除了例行通知时间地址,末尾还附上了句“除夕夜,只留欢声笑语、美酒佳肴,不谈各种烦心事。”

大伯家的堂姐,便是在这句话后,私聊了叶美。不安的心,仿佛在看到这句话后,平静了些。在反复看了那些节目后,叶美终于在群聊的对话框里发送了消息。然后她又打开与母亲的对话框,回复道:“妈,我今年在家过年。”

#羽西X简书 红蕴新生#

活动传送门



我是珞寂朵,在城里等你。期待在那座有你的城里,相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