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已沉沦(二十二)我宁愿相信脱了衣服的真真切切,不再相信所谓的爱情

96
失落的羊
2015.10.14 10:14* 字数 2881

目录(接上文)

让女人念念不忘的是感情, 让男人念念不忘的是感觉。 感情随着时间沉淀, 感觉随着时间消失 。

终其是不同的物种 ,所以--谁又能明白谁的深爱 , 谁又能理解谁的离开。

--题记

58.

在和小雪的一夜激情之后,我们谁也再没联系过谁。与我而言,不是不想念,不是不留恋,而是我在郑重的思考一个人生问题,我是真的爱上小雪了吗?

在那段刻骨铭心的真爱遭遇背叛之后,我宁愿相信脱了衣服的真真切切,不再相信所谓的爱情,甚至连一句“我爱你”,我都懒得用Ctrl + V发送给那些女人了。

而如今,小雪的出现,却改变了我一贯的看法。我决定去找她。

“什么?为什么?”当小雪冷静的告诉我,说我们不可以在一起的时候,我失望至极。

我问她为什么,小雪搪塞说“以后你就会知道的。”无论我怎么软磨硬泡,小雪就是不肯说,我也只好作罢。小雪说今天要搬家,我提出去帮她,小雪想了想,答应了。

车开至小雪住的小区附近,小雪电话突然响了,挂了电话,小雪把钥匙给我,告诉我了门牌号,让我先上楼,她要去处理点紧急事情。看着小雪下车离开,我开车进入小区。

话说人有三急,前面出发时走的急,虽然我自诩很牛逼,你再有劲你能憋住尿吗?我直奔上楼,开门就找卫生间。推开房门的瞬间,差点就尿了,是被吓尿的,确切的说是被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声给吓尿的。

一个陌生女子,一丝不挂的站在面前(显然刚刚沐浴完毕),用双手抱着胸部,高达80分贝的尖叫,“流氓,滚出去!”

我退出。女子把门砰一声关上,反锁了。

“姑娘,不好意思哈,我不是坏人。”

“你谁啊?你怎么进来的?”女子在门内厉声问道。

“放心,我不是贼,我是小雪的朋友,小雪把钥匙给我了,她随后就到。”

听了这番解释,女子这才口气缓和了些。当女子穿好衣服从卫生间出来,脸上的怒气依然未消,当我们再次四目相对的时候,又一次碉堡了。

“怎么是你?!”我和她异口同声的说道。眼前这女子就是几周前在威尼斯酒店的那个报社记者小檬,想起那段“艳遇”的尴尬,至今还让人郁闷。

看着小檬撅起的嘴型,我猜她和我一样满脑子充满了问号。不过,我可不打算冒着膀胱被憋破的风险和她再耗下去。

“美女,我尿急!有啥话后面再说。”话还没说完赶紧就溜进了卫生间,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真爽,想到刚才看到小檬惊慌失色的情景,我就乐的不行,这就叫一报还一报吧,上次赤身裸体被她看了个遍,这次我看了她的酮体,扯平了。

“哎~上厕所就上厕所,乐啥乐啊。神经啊你!尿完了赶紧出来受审!”小檬提出了抗议。

“受审?你真把我当贼了?”

“岂止是贼,还是个色狼!为什么要偷看人家洗澡?”小檬气呼呼的说。

“冤枉啊。我比窦娥还冤啊!再说了,我也啥都没看清!”

“你还说!无赖!”小檬生气起来,愈发的可爱。“哎!老实交代,你来这里干什么?”

“大小姐,不要老哎哎的,本公子有名有姓的,这么叫是不礼貌的。”

正当你一言我一句辩的不可开交的时候,小雪回来了。紧张的气氛才缓和下来。

小雪看着我,笑了笑,指着小檬对我说,“这是我妹,小檬。”

“啊?你妹?!”

“喔,怎么,你们之前就认识?”

“没有,没有,只是有过一面之缘。”嘴上虽然这么说,可心里想,岂止是一面之缘啊,简直是有很深入的了解嘛,她都知道了我的长短,我也了解了她的大小。

“看你们聊的这么起劲,我也就不介绍了。”小雪一边说着,把一袋水果放在桌子上。

小檬自顾捣鼓着她的头发,倒也不再理会我说什么。

“小檬,把水果洗洗给大家切开吃吧。”小雪在屋子一边整理东西一边说道。

小檬虽不乐意,但还是从沙发上起来,眼睛瞟了我一眼,意思是难道自己没长手。“你想吃什么?”

“不用客气,我自己来好了。”

“那随意了。”小檬自个拿起一个小香蕉,剥了皮,诡异的朝我笑了笑,恶狠狠的咬了一口。

我默默的在袋子里面挑了一个桔子,接着换了一个大的,“我喜欢大的,呵呵”我也没有看小檬的表情。

吃完水果,开始搬家。东西倒不多,三个人,几个来回就完了,最后一趟,小檬和我走在最后面,小檬神秘兮兮来了一句,“小流氓,不许你打我姐的主意!”

嘿,这小妮子竟然和我耗上了。

59.

在路上,小檬和小雪在后排座位上用他们的家乡话开心的聊着,仿佛我是透明人似的。从上车到下车,两姐妹和我就只有一段对话,还是小檬问的。

“哎,你能不能听懂我们说话?”

“听不懂!不过--”

“谢谢!”我还没说完,小檬又来了一句。

他们就肆无忌惮的说笑。哼,真把我当猪头三啊,真以为我只会一句“格老子啊”,好歹我当年在武汉实习了三个月,几句武汉话我还是略懂的。

姐妹俩先是谈了一些家里的鸡毛蒜皮的事情,我都选择性滤过,但中途竟然说到了我,我立马竖起耳朵,仔细听。小檬问小雪上次准备给她介绍的男朋友是不是我,小雪迟疑了一下否定了。小檬问小雪是不是新交的男朋友,小雪脸红了一下否认了。小檬又说了句什么,我没听懂,看两个人嬉笑的样子,应该是小檬在取笑小雪了。

末了,小檬又调侃的问小雪对我了解多少等云云,还说了我几句坏话。小雪反问小檬是怎么知道的,小檬却百般搪塞,叫她不要问了。在他们的说笑间,目的地到了。

小雪搬到了一个公寓,一房一厅的单身公寓。搬完东西,小雪请我们在楼下吃了一顿东北菜,饭饱茶足,小雪送别我们。

我开车送小檬回去的路上,我质问她为什么要说我坏话。小檬又骂我道,“好你个死流氓,竟然敢骗我。”

“冤枉啊,明明是我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你插断了。不能怪我啊。”

小檬拿抱枕在我头上敲了几下,才解了气。如果不是被交警拦下来,小檬估计得把我的脑袋当木鱼敲一路。警察同志上前走来,我侧头瞄了一眼小檬,坏坏的笑着,不知道又在打什么鬼主意。我义正言辞的警告她,别乱来喔,不然车尾箱的行李你自己搬上楼。

我的警告起了作用,小檬没有再折腾。警察拿过测酒驾的让我吹了吹,看了看驾照,撂下一句“好好开车”就放我们走了。也难怪,车在马路上都走成了S型,警察不拦才怪呢。

我费了吃奶的劲,才把那个大行李箱拖到电梯口,气喘吁吁的,小檬在一边还说着风凉话,“看你这么大的块头了,怎么身体这么虚的,多吃点生蚝补补!”

俗话说,好男不跟女斗。

60.

小檬在房间门口,翻遍了手袋,也没有找到钥匙,“哎呀,惨了,我姐的钥匙给我,放在了茶几上,我的钥匙在另外一个手袋里面。”小檬一边找钥匙,一边自言自语,“怎么办呢?”

我笑嘻嘻的对着小檬说,“看你这么机灵的人,怎么还这么健忘啊,多吃点核桃补补脑吧。”

说完,我径直走向电梯。

小檬气急败坏的骂,“死流氓,你干啥去?”

“找人撬门哇。”

跑到管理处,讲明情况,一听是防盗门,工作人员告诉我,需要用电焊枪割开。我心想这么大的工程。正巧他们办公室有个被抓的小偷,正等着移交给前来的警察,遂提议请该小偷一试。工作人员说要等警察来了可以问问。

警察来了,开始不允,我指着墙上一个标语“有困难,找警察”,才说服他。于是,警察带着小偷,我们一干人来到门前。警察跟小偷说:“快点儿啊,给你十分钟,我这回去还等着下班了。”

小偷说,“用不了,五分钟的事儿。”然后,咔咔几下,门开了……开了……连一分钟都没有。

小檬和我看得是目瞪口呆,心里一个劲的赞叹,专业,真他妈专业!

临走前,我不忘叮嘱小檬,千万不要买被门板夹过的核桃,等她反应过来,我已经跳上电梯,闪人了。哈哈~~

未完待续......

点击查看全文其它章节

爱已沉沦三部曲1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