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重塑•火影忍者•写轮眼】

96
张诺一 8cd8b6e0 8c83 4e5b 83ea a74fa1316dac
2017.10.02 17:28* 字数 3297
别天神


我一直觉得我是一个比较特别的人,这要源于我的眼睛,我能看清别人面目下藏匿的多重人格,懂得别人慌而自知的虚伪内心,我细腻而敏感的视觉让我一度害怕自己,直到我遇到了一个人。

宇智波鼬,传说中的鼬神。

我是湿骨林的守护者,名叫不念。十岁那年我在外面村落因为眼睛特别的关系被人们排挤,一直流浪的我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牵引然后穿过一片沼泽到了湿骨林。

像是命中注定一样,我就生活在这里,顺理成章的看护这一方天地。很少有人踏足这里,直到我看见了鼬神。

他站在湿骨林的前方一片沼泽上,身影被大风吹散成满天的黑色乌鸦,下个瞬间就像是破碎的玻璃逐渐修复一样,出现在我的身前。

“你是谁?”我问他,那个时候他的眼睛还是正常的模样。

“你是谁。”他反问道。话音刚落,他的眼睛就突然旋转出光芒来,黑色眼眸上出现旋转的三勾玉,彼此呼应,又彼此熟悉。

可是就在我全神贯注于他的眼睛的时候,我的身体仿佛不受控制一般不能动弹分毫,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害怕那种感觉就像当初害怕自己一样。

然后我在鼬神的眼睛里看见了自己同样旋转出三勾玉的眼睛。

鼬神往后退了一步,他说,“这个世界上,拥有写轮眼的人都是被诅咒的,我们逃脱不了宿命。”

后来,我才知道关于我眼睛的秘密和我不为人知的身世。我的哥哥叫宇智波止水,而我在年幼时曾与家人走散,虽然我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可这么多年来止水一直在寻找我,直到他因为被偷袭而投河自尽。

“你哥哥,离开的时候,把他的眼睛交给了我,并托付给我一个愿望,现在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鼬神说着,眼神闪烁了起来,“他要我一定要找到他那个走散的弟弟,也就是你。”

“我哥哥……”我很震惊,却说不出话来。

“你跟我走吧,为了这个不公平的世界,你应该变得更强,强到不畏惧死亡。”

当我离开湿骨林的时候,我发现我再也记不得去湿骨林的路了。鼬神说,“有些事早已经没有选择,你在湿骨林等我,我找到你,并带你离开,这些都是早已被预言出来的未来。”

我和鼬神途路过村庄,夜幕已经降临,黑暗覆盖整个地平线,没有一丝火光,连街角的野猫也消失在黑暗中。

那天是我第一次杀人。

周围的丛林里稀稀疏疏有了响动,鼬神停了下来,没有说话。时间仿佛禁止,可就在那个瞬间,一把匕首从黑暗中激射而来,当我想下意识去躲的时候,那把匕首却硬生生的停在了我的面前。随后无数把匕首从四面八方射过来却都停在了我们周身。

突然,一把匕首上闪出火光来,然后此起彼伏的爆炸声就在我们周身响起,原来那些匕首上缠绕着起爆符,有人在远处控制这些想杀掉我们。

或者说想杀掉鼬神。

鼬神说他是木叶忍者村的叛忍,遭到木叶暗部的追杀通缉,从他额头上护额被拉了一道裂痕就能看出来。

“害怕吗?”鼬神问我。

“不怕。”我故作镇定的摇摇头。

那些起爆符所引起的爆炸并没有伤到我和鼬神分毫,因为当浓烟散去之后,一个散发着红色光芒的巨人将我和鼬神保护其中。

“这是须佐能乎,只有开启了万花筒写轮眼的人才能召唤出的神之力。”鼬神解释道,“如果你想召唤须佐能乎,就必须经历强烈的刺激或者亲人的离世,促使将写轮眼进化成万花筒写轮眼。”

黑暗中的暗部忍者在发现失手之后,从黑暗中掠出,可是他们根本不是鼬神的对手,他们甚至连靠近我们都很难,忍术打在须佐能乎上简直就是以卵击石,不起一点作用。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开眼的,可是从你眼睛的三勾玉看来,你应该已经到了可以开启万花筒写轮眼的修为。”鼬神带着我一边往前走一边说,“你是个天才,所以现在是时候展现你的天赋了。”说完鼬神撤销了须佐能乎。身影闪躲去了其他地方,而就在那个瞬间,正前方突然出现一个忍者,从他手里扔出的匕首,在我还没来的及反应的时候直接插进我的左肩膀,并且我被惯性冲击着朝后面退去,最后撞在一面墙上。

疼痛出乎意料的刺激着我的神经,已经很久没有再被打过了,我咬着牙想要将匕首拔出来,可是我做不到我被疼痛牵扯着思维,身体也变得僵硬起来,只是我不知道我的麻木是因为疼痛还是恐惧。

然后当那个忍者飞跃到我跟前手握着匕首朝我心脏刺过来的时候,我的双手颤抖起来,我能感觉从眼睛里流出的热泪,眼眶在发烫。

“住手……”我像是小声的祈求,那人并没有停下的意思,我看着匕首一点点靠近我心脏的位置,因为害怕因为恐惧因为对死亡无法释怀,我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然后我崩溃般的咆哮了出来,“住手!”

眼眶发烫,像熔浆。

当我看到拿着匕首刺向我的忍者全身动弹不得的站在我的身前,我犹豫着出手夺走了他的匕首,我从他绝望的瞳孔里看见自己旋转而出的写轮眼,然后毫不客气的将匕首刺向他的心脏。

一声惨叫划过夜空,惊起不远处丛林里的一片飞鸟。

那晚我没有开启须佐能乎,鼬神说还不到时候,我们离开村落,十几个忍者的尸体就那么孤零零的躺在地上,鼬神说曾经他们是同伴,现在却是敌人。

我相信鼬神,因为他有哥哥的眼睛。

我们住旅店,鼬神让我洗一个热水澡,然后让小二送了两碗热面,味道不错,汤汁浓稠。

后来我跟着鼬神去过很多地方,他很低调衣领总是能遮住半张脸。

河口村的杀人事件凶手是鼬神抓到的,那些凶手在看到鼬神的时候仿佛看见死神一样。

摩西国丢失的王冠,北方沙漠的土匪,克罗家被继父性侵的少女……我跟着鼬神,仿佛是一个见证这个世界上所有善事人,只是我不知道鼬神为什么会背叛村子,不知道为什么鼬神要离家出走,我问他,他就回避。到后来我们养成默契,鼬神就像是我的哥哥一样,从他看我的眼神里,那种温柔和疼爱,让我从未觉得有过那么幸福。

我就像是鼬神的弟弟,可是我不知道鼬神确实有一个弟弟叫佐助,而且是他最后杀死了鼬神。

鼬神将我置放在一处农家说有事出去,“不念,你已经长大,我们流浪的这几年里,一起经历了很多,你也很厉害,虽然你没有遗传止水的最强幻术别天神,可是你的速度反应和思维都远远强于大部分忍者,即便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也可以更坚强的活下去,在这个残忍的世界,千万别流眼泪。”

我觉得不对劲,就在鼬神出去的时候跟踪他,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发现我,但是总觉得哪里不对,以鼬神的感知能力他肯定知道我跟踪他,他不拆穿我,我就一直跟着。

我目睹了一切。

目睹了和他相约的人,在他们的对话中我知道那个人是鼬神的弟弟,他们打斗的异常激烈,鼬神使用须佐能乎最后却还是死了,那个时候我想冲出去救他,却发现双脚根本无法行动,我不知道怎么了,我就那么看着鼬神耗尽他所有的生命力,那个给我全部勇敢的男人死在我眼前。

绝望和不知所措再一次侵袭我的大脑,我就仿佛回到几年前独自一人被人人喊打的时候,“我不要……我不要!”我咆哮出来,用尽全部力气踏在我躲避的树干上,当我把那枝树干踏断朝前掠去的时候一股强大的力量将我拉了回来,狠狠的扔到地上。

我赤红着瞳孔,视线寻找究竟是谁在背后偷袭我,然后我在另一颗树干上看到了一个奇怪的人,他的下半身与树干融合在一起,上半身的两边开合着两扇巨大的植物叶片。

“他们兄弟俩只能活一个,这种时候你最好不要过去,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那人轻声说着。

“你会知道的。”我说着,写轮眼瞬间发动,那人明显很意外。

“写轮眼?你究竟是谁,这些年你虽然一直和鼬在一起,像是他收留的孤儿,没想到你也是宇智波的人,”那人顿了顿说,“还是说你只是移植了写轮眼而已。”

“你最好不要惹恼我!”我语气凶狠。

“年纪轻轻口气还不小……”那人的话硬生生的停在半空中,因为从他吃惊的表情就能看得出来,可能连我自己都不清楚,我在不知不觉中开启了万花筒写轮眼。

那人过了一会仿佛适应一般,“鼬对你来说就是兄弟,所以他的死算得上是刺激了你万花筒写轮眼的开眼呢。”

这个时候我才后知后觉的明白,鼬神知道我跟踪他却不阻拦我,就是为了让我目睹他的死亡从而让我开眼。我只有开眼才能变得更强,更无惧死亡。

那一刻,我仿佛把所有的愤怒都瞄准了那个阻拦我去救鼬的怪人。

“以鼬之名,以哥哥之名,最强幻术【别天神】的同等幻术。”我两只万花筒写轮眼的力量同时释放,即便是因为用力过猛而流出血来,可是有谁能懂我的愤怒我的感受,包括我的痛楚,“最强幻术【鼬天镜】。”

我的痛苦,我的绝望,他们是囚牢,所有被鼬天镜控制的人都将永远困在无限逼近死亡的地狱,失去自由被恐惧侵占,无法重生无法死亡。

以此之术祭奠我死去的鼬神。


【经典重塑•英雄联盟•救赎】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