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听一场迷人的分享

此图盗自胖圈,未经本人审核

得知迷人姐要在纸上电台分享时,我已经三个月没有写过一个字,偶尔打开简书也是匆匆逃开。为什么会搁笔?好像是突然倦怠的,可以说工作羁绊,可以说忙于管娃,越不写越不想写,索性放纵了自己。仔细想来,还是不够热爱吧。

在简书这片花海里,早已记不清怎样遇到迷人姐,有一点可以肯定,最初引起我兴趣的是她的名字——“陌上红裙”,因为我的微信名叫“陌上清风”。熟识后知道,果然与我一样,她也来自乡间阡陌。我们从同一个大群混到同一个小群,这一年多来,结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她风趣幽默又善解人意,到哪里都是大家的开心果。她喜欢以一张动图出场,配字“迷人的我来了”,从此,我们就唤她“迷人姐”,后来一不小心传遍简书,要怪只能怪她人缘太好。

为听她的课,我提前两天入群,看到她一直在“恶意刷屏”,一如她平日的风格。大意是说,特别提醒她声音沙哑难听,可能会给听众带来不必要的身心伤害。隔着屏幕,我忍不住笑出声,嗯,突然发现,在文字里神交这么久,一直没听过她的声音。

周日晚上,终于掐到点,迷人姐千呼万唤始出来。“大家都注意啦,要是中途没了声音,请不要恐慌,没什么大事,我不过是在喝水,润一下嗓子。”声音也许不够柔美,可自有她特别的亲切、松快。从自己的经历谈起,结合文章构思的方方面面,注定这一场分享真诚而接地气,又俏皮得让人捧腹大笑。

这个自称没学历、没文凭、没天赋的“三无人员”,在纸媒时代就是各类征文赛的高手,大奖小奖不断。丰富的生活阅历,天生的敏锐才思,让她在简书的文章更是信手拈来,浑然天成。可恨的是,她根本没有大多数人苦恼的卡文现象,每每让人羡慕嫉妒不已。一篇散文《冬闲》让人不停地想啊想啊,到最后微微湿了眼眶。至于小说,私心以为最好的是最近连载的《沐桥镇的公家人》。

若问她最满意的是哪一篇,也许她会嬉笑着说:“打洗你,我哪里会写文章啊?”坚持最好的永远在下一篇,这样笔耕不辍写尽世间百态的迷人姐,怎能是不迷人的?当然,最高兴的是,她动不动就得个征文奖,我们抢红包抢到手软。

写作也改变了她的生活,因为写作,一份省城的好工作向她抛出了橄榄枝;因为写作,原单位拖欠六年的工资终于有了着落......

“与其想得太美,不如静下心来好好写......成不了作家,愉悦自己总是可以的吧。”迷人姐的声音还在耳畔。

放弃过,犹豫过,我想我还是愿意拿起笔,那么愉悦自己总是可以的吧。


PS:久违了。我想说,我还在简书。问候亲爱的朋友们!

只反映出迷人姐的百分之一,一定是我的原因,太久没有写字,实在词不达意,望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