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快乐,第一次等价交换

小尘依旧对昨夜的经历感到迷茫,总感觉一切都是一场梦。同时内心也是惴惴不安,生怕梦境成真,眼前突然出现一些画面。

为了缓解这些复杂情绪,小尘第一时间祭出法器——每日必做清单。通过做事,让自己忘却一些不必要的胡思乱想。

到了写日记那当儿,才发现,原来今天是中秋佳节,每年这个时候街上都格外热闹,凌晨四五点就会有熙熙攘攘的声音。而今年却碰上疫情,此刻已是九点多,但依旧不见一点声音传来,望着窗外空落落的街道,难免让人心生寂寥之感。

原本想在日记上写下祝福大家中秋节安康,但又觉得不太合适,毕竟不管外在环境如何变化,但中秋佳节本来就是个喜庆团圆的日子,哪怕隔离在家,但只要家人平安就值得高兴,值得庆祝。尤其是在这特殊的时节,更应如此。所以他还是默默地把“安康”二字涂掉,改成“快乐”。这小小的变化,似乎触动了内心的某根弦,一股欢快的情绪喷涌而出,嘴角不自觉上扬,也许这就是“苦中作乐”吧。

可惜今年时节特殊,未能吃上月饼,少了一分甜味陪伴,街外店门紧闭,想买都没得买,只能暂时欠下,待到明年此刻,多吃一个补上。

正当小尘写完最后一个字,准备起身,眼前突然放起“幻灯片”,浮现出一幅幅画面。这些奇特的光景,让小尘呆愣原地,若不是梦中那神秘的声音提醒,让他回过神来,他不知会呆立到何时。面对这有些超越常理的画面,小尘只感觉自己是在做梦,不知吞咽了几遍口水,小尘才鼓起勇气,认真审视起眼前的画面,画面虽然奇特,但画面中的人物和场景与现实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所处的方位不同而已。

一番纠结和恐惧后,小尘最终鼓起勇气点开其中的一幅画面,瞬间整个人被一股不可抗力拉扯着往画面中而去,短暂的眩晕过后,小尘来到一个房间,房内灯光柔和,摆放着一张小床,床上被子叠的整整齐齐,床旁边有一个小小的衣柜,靠窗的位置放着一张书桌和一把椅子,房屋中间有一张餐桌和几把椅子,餐桌前坐着一个孩童,双眼紧闭,双唇微动,似乎是在祈祷。小尘没有出声打断,只是默默听着,原来他的愿望很简单,就是想要找个人,来个不穿隔离服的拥抱。

祈祷完毕,小男孩睁开双眼,看见眼前的小尘,比起看见陌生人的恐惧,他眼中流露出的更多是兴奋和喜悦,一股本能地冲动让他第一时间便跑过来搂抱小尘,忽然,他又感觉不对,连忙松开,连退几步,拉开和小尘的距离。

上下打量了一番小尘,才怯生生地开口:“请问你是神仙哥哥吗?”

“你觉得呢?”小尘微笑回应。

“一定是的。”小男孩的语气十分笃定。

“为什么这么说,你看我和你长得也没有什么不一样。”小尘故作好奇地说。

“因为你没有穿厚重的防护服,连口罩都没戴,他们都怕被我传染,进来送餐的护士姐姐都会穿着防护服。只有神仙才不怕病毒,我刚刚抱你,你都不怕。”小男孩语气十分喜悦地说。

“嗯,某种意义上,我算是神仙吧。”小尘语气玩味地说。

“那我可以再抱抱你吗?”小男孩小声询问,似乎怕被拒绝。

“可以。“小尘没有犹豫,他已经猜到小男孩的身份,尽管内心有些害怕,但觉得自己既然被选为等价交换师,拥有超越常人的力量,不至于第一次出任务就因为感染毙命吧。

“不过我要告诉你,他们都说我感染了某种病毒,和人说几句话就可以传染给别人,那样别人也得像我这样一直待在这种房间不能出去。”小男孩一口气说完这番话,便一脸期待地望着小尘,生怕对方反悔。

却见小尘没有答话而是第一时间走上前,把小男孩紧紧地抱在怀里,久违地拥抱,熟悉的体温,让小男孩喜极而泣。小尘没有出声安慰小男孩,只是任由他发泄情绪,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后背。

过了许久,小男孩终于不再哭泣,松开双手,小跑着来到床头柜前,打开抽屉,拿出一个月饼,小心翼翼地打开包装,取出月饼,慢慢地将月饼分成两半,默默比较了下,将其中一块看起来大一些的月饼递给小尘,“呢,神仙哥哥,这是月饼,可好吃了,妈妈说,中秋节一定要吃月饼。”

在张三接过小男孩递过来的月饼时,脑中那神秘的声音再次响起,交易达成,即将回归。

“孩子,时间到了,我得走了,你要好好的,很快你就会好起来,和家人一起开心地吃月饼。还有。。。。。。”

还未交代更多,小尘便再次感觉一阵眩晕,重新回到自己住处,隐约听见小男孩的喊声,“神仙哥哥,月饼要留到晚上看到月亮再吃哦!”

小尘默默地走到冰箱前,取出保鲜膜,将半个月饼包好,打开冰箱,放在其中最显眼的位置。

 另一处地方,一个小男孩开心地走到书桌前,取出日记本,默默记下:我今天特别开心,因为我遇到了神仙哥哥,他不但实现了我的愿望,还给我施法,说我很快就可以好起来,和爸爸妈妈一起吃月饼。

题图摄影:Pedro Lastra

题图授权基于:www.unsplash.com相关授权协议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