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藤二篇

  紫藤

          徐晓航

紫藤是一种妖怪,它能活很久很久,几十年,几百年,可贵的是,即使活很久,她也从不卖弄化石般的古板和深沉,或许她真的不懂,老而白痴的东西是很多的。

妖怪惧怕阳光,紫藤的白昼就是冬天。在冬天,她完全僵硬了,只有她自己知道还活着。她变成了一堆白骨。所有人都以为她是枯柴,她的丑陋、老态,一夜之间就赤裸裸地在某个冬日袒露无疑。她所有的语言,外貌,颜色,形体,都在寒风中褪去。她拖着一堆没有任何尊严可言的枯藤,瘫在长廊的钢筋水泥架上。

她没有了媚眼,没有了娇嗔婉转的声音,没有了摄人心魄的舞蹈,光秃秃的,连一层遮羞的皮都没有。她扭曲着,低匍着,几丈长的躯干,竟没有一尺是直的。那种刻骨铭心的沧桑疤节从最粗的根部开始,一直留痕到最细小的末梢。

天哪!只有这时,你才能读到万般风情的娇媚之下竟有如惊心动魄的迁就和委屈。很少有人会注意蛇盘虬结下曾经有过的曲曲折折。你不问,她也不说。

可是,当春天来临时,紫藤的夜晚就来了,她一天大地苏醒,都不知道她灵魂回来的路程。没有柳的芽,在春风里招展;没有桃的蕾,在雨露中摇曳;更没有玉兰的大花苞,在三月让人欣欣以待。

她僵硬的骨头甚至没有发出一点点翻身的咔咔声,就神不知鬼不觉地复活了。

用化腐朽为神奇来描述紫藤的起死回生并不过分。那堆瘫在庭院里、假山旁、花园长廊上的白骨仿佛有魔力在吹气,在一个春风煦暖的午后,坐在长廊下的硬石凳上,忽然就有人看见紫藤已经变成了少女。她正在问支撑着她全部躯体的回廊宣讲她的教义,她的宗教意义和她柔软的肢体散发出的青春气息,使长廊和假山全然想不起她从前的容颜,那种选择性的认知,使他们觉得她和上一个春天的故事完全地脱离,是截然不词的两个版本,于是,他们心甘情愿地相信了她的布道,让自己的肩膀扛起她所有的要求。

就像《聊斋》中的女妖,紫藤是讨人喜欢的,她能把所有的人都迷倒在长廊下,她所有的行为都没有恶意。绿叶在长廊上柔软地伸展着,变幻着,她在四月阳光里就让人闻到了脱俗迷人的香气,看到了优雅恬静让人百看不厌的花,她从来不让人等得太久。那种粉白淡紫的花球,让你忽然就会觉得花卉们悬垂的日常生活中,葡萄苹果般地结果,是多么乏味和平庸。

紫藤可读的长裙,使春天由抽象变成了具体,由哲学变成了美学,由单词变成了物质,变成了春天可以让人触摸的肌肤。

紫藤是此销魂。她即使变一千次,也让人深信不疑。她悄无声息的柔软,让所有的坚硬心甘情愿地放弃抵抗。她在一场春风里,让所有的坚强和理想不知不觉都入了她的锦囊。

紫藤在收拾了所有的偏见和仇视后,在一串串迷人的花球里,吃吃地笑。

没见过紫藤的游人是遗憾的,没有紫藤的花架是寂寞的。

                    紫藤与苍柏

                        张晓惠

一树紫柔柔的花儿,缠绵在遒劲的苍柏上。你看,这紫藤的枝枝蔓蔓与苍柏缠缠缠绕绕,这紫藤的花花叶叶都与松针柏叶相依相拥。柔绵与婉约,刚劲与硬朗,如此的相得益彰。早春的阳光,一片一片穿洒在枝蔓与花叶之间。紫藤与苍柏,就这样亦真亦幻地迷离在清洌的阳光里,站成元大都国子监里一帧醒目的风景。

这紫绒的花儿呀,风情万种漫拥柏树的全身;这纤细细的藤蔓,柔柔绵绵攀援上了高高的苍柏树梢。那首歌儿是叫《藤缠树》?“山中只见藤缠树,世上哪见树缠藤。青藤若是不缠树,枉过一春又一春……”眼前这藤与树,这样地缠绕,这样地相依,看来看去仔细端详,却再也分不清是藤缠树,还是树缠藤了。是朋友?是兄弟?该是恋人了吧!这样不顾一切的温柔,这样遮天蔵日的相拥——大概已抵达“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境界了。有人低语:这株柏,还活着吗?一惊,仔细打量,果然,这苍柏的树干是苍黄色的,这柏叶怎么一点绿意也不见?倒是这紫藤,活波波地将秀雅的紫色,妩媚在柏树的躯干与枝枝叶叶。

这林柏树,为何没有生机?被紫藤缠死了?

久久位立。

原来,原来爱与依傍得过于浓烈,竟然可扼以杀另一个生命!

这紫藤在向着苍柏一心一意奉献上无际无涯的情恋时,未曾想过这样的凄惨景象吧?

这苍柏在紫藤的蜜与温柔中,在全身心的激动中,也未曾知晓自己的生命会过早地消逝吧

见过许多的藤缠树,也见过许多的树傍花。走千山涉万水,更见过许多相依相傍又自在独立的花与树。

在金陵的中山植物因内,曾见过两林青松,斜侧着上身屹立在一排青松前,站成植物国绿松林独特的风景。日日日月月岁岁年年,就这样迎风雨、就这样沐夕阳。

在台湾的阿里山,也见识两林树,两株大树盘根错节深深地扎于地下,从树干起臂膀相依相挽,再徒上又将绿意葱郁的华盖各自仲向蓝天,坚硬的树干兀自地交汇出一个大大的“心”形,一块木牌立在树旁:同心树。

在厦门的鼓浪屿,因了舒婷的《致橡树》,更是执着地去寻找木棉花。十月的秋日,硕大的木棉花儿火红火红,都是独自挺拔着树干,将花儿可着劲儿向着旷远湛蓝的天空,绽放出生命的全部光华……

紫藤与苍柏,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如若,在你们的亲密合一中,留一点间隙,让清风在你们中间自由舞蹈;如若,在你们的相依相偎中,隔些许距离,让明月可以穿透你们的缠绵;如若,让心在一起舞蹈,手足又挥舞出各自的旋律。那琴上的弦,不是一根又一根,方能奏响美丽的乐曲?那国子监大殿的柱子,也分列在两旁,这么多的岁月,却又彼此凝视相望……若此,若此,兴许你们,还在朝夕相依、四季相守!

紫藤无语,苍柏无声。国子监一片静寂。

唯有亘古不变的白云,在蓝天上,不远不地相守相,直至永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