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余生等你来》沈暖暖 唐允斯

图片发自简书App

前言第1章“沈小姐,如果这次再流产,可能你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怀孕了。”想起白天医生的话。一股寒凉袭上沈暖暖的心头。已经过了十二点,她的丈夫还没有回来。日复一日如此的等待,沈暖暖早就习惯了。也绝望了……苍白的手掌抚上微凸的腹部,心脏刺痛难受。她有孩子了……结婚五年。她怀孕过三次,每一次都以流产结束。想起过往那些血腥残忍的场景。沈暖暖冷得瑟瑟颤栗。她清楚的知道。这一次唐允斯还是不会留下这个孩子。他认为,她不配!别墅外传来尖锐的刹车声,沈暖暖回过神来,忐忑又紧张的迅速起身。她期待他每晚的归来。可却又害怕……唐允斯嘭的推开门。满身酒气的走了进来,那双冷漠又猩红的凤眸轻蔑的扫了沈暖暖一眼。“你回来了。”沈暖暖全身紧绷,“我把饭菜热一下……”“不用了,唐太太。”唐允斯讥诮一笑,长腿不疾不徐的走过来。男人的气势太过凌厉可怖,沈暖暖惊慌的退了两步,人已经被他冷冷卡在桌边。唐允斯玩世不恭的挑唇笑着。呼吸暧、昧的喷在她唇间。“你做的饭菜,让我倒胃口。”沈暖暖心尖骤疼,“我帮你放洗澡水……”“不必。”唐允斯突然掐住她的下颚,指力惊人。沈暖暖的双颊酸痛得快要裂开,她挣扎着试图逃脱,男人却一把撕破了她的裙摆!她狼狈的被迫趴在桌上,只听到七零八落的碎裂声,餐盘被他粗鲁的扫落在地!“不要这样……”沈暖暖倍感屈辱,眼眶瞬间氤氲模糊。他每次要她,都是在这样不清醒的情况下,每一次,都要将她的自尊践踏了一地,才能满足!“你耍尽手段嫁给我,不就是为了让我上你?”唐允斯压在她身上,重重的撞入,他将热气吹进她的耳廓,肆意折磨,“怎么,故作矜持?”“允斯,我没有……”沈暖暖的眼泪啪嗒滴在桌面上。够了,够了!“沈安安不是我害死的,那场大火只是意外,我想过要救她,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是吗?”唐允斯讽刺的笑,粗鲁的迫使她看向自己,“沈暖暖,死在那场大火里的人,为什么不是你?”如利刃刺心!沈暖暖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她受伤的看着他满脸的残忍,嗜血……呵。沈暖暖突然笑了,满眼满眼的凄凉绝望……如果早知是今天的结果,她恨不得当初死在那场大火里的人是自己。死了,就一了百了,带着对他的爱情和执念,彻底的结束……“五年了,唐允斯,这五年你有那么一点的喜欢过我吗?”从遇见他的那天起,五年了,五年的执着,换你哪怕一天的喜欢,可以吗?

第2章哪怕一个小时,一分钟,也可以……沈暖暖紧紧盯着他的双眸。慌张,不安,孤注一掷的期待……“呵。”唐允斯讥笑一声。“喜欢你?喜欢你什么?你的恶毒?”骨节分明的长指在她这张脸上滑动,唐允斯眸底很深。意味深长的扬起了唇,“你该庆幸你的这张脸。否则我连多看你一眼都觉得恶心!”犀利残忍的话。一次又一次扎在沈暖暖的心脏上。血肉模糊。沈暖暖脸色惨白,眸中仅剩的那一点光亮也消失殆尽。因为这张脸……唐允斯,你根本不知道我有多恨这张脸……眼泪无声的划过嘴角,辛辣苦涩。沈暖暖惨白的唇瓣轻轻阖动。“那如果没有这张脸呢?”她扬起苍白的脸颊,“如果没有这张脸,你会多看我一眼吗?唐允斯,我对你的爱不比沈安安差上一分一毫,她能为你做的,我都可以……”“她可以为我死,你可以吗?”唐允斯冷冷截断。嘲讽不屑的睨着她。看到她陡然怔住。脸色更僵硬了几分,报复的快感才将他淹没。他冷笑出声,草草抽身而去,将烂泥般的女人扔在那里。沈暖暖瘫跌在地,膝盖重重的磕在地板上,身体的疼痛不及心上的万分之一。男人冷漠无情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沈暖暖被寒冷笼罩。她颤颤的抱紧自己,嗓音在寂静的客厅里空洞游荡,“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会相信我?”沈安安不是她害死的,为什么他就是不信她?那天她们接到绑匪的电话,是她第一个冲过去的,只是后来阴差阳错,困在那场大火里的人却是沈安安……她没有见死不救,为什么唐允斯就是不信她!唐允斯停下,皱眉将余光瞥过来。女人瘦弱的身躯蜷缩成团,头顶洒下的冷光将她困在那方圆里,俨然孤魂野鬼般的苍白无力。又在演戏?唐允斯冷笑,她最擅长的就是装无辜装文静,其实内心阴暗肮脏的可怕!“你要死就去死,死得远一点,别脏了我的眼!”男人决绝冷酷的回应,彻底瓦解了沈暖暖努力维持的最后一点坚强。她被击垮了,心碎了一地,所有的气力被抽干,被碾成粉末……沈暖暖酸涩的笑了。对他来说,她和宝宝的生命都是多余的,是肮脏的,是不该存在的……唐允斯应该是爱惨了沈安安吧,所以明明那么恨她,却宁愿为了这张脸娶了她。为了这张脸,他宁愿每天每天的恶心着自己……沈暖暖用力的扬起脸颊,却还是控制不住的泪流满面。她抚摸着腹部,内心无比的纠结,挣扎,迷茫……“我怀孕了。”男人的脚步一顿,眼睫颤了颤,空间里寂静无声。半晌,他绝然道:“该怎么做,不需要我教你!”“允斯。”沈暖暖爬向前,慌乱无措的拽住他的手,“让我留下这个孩子,你想怎么处置我都行,离婚还是告我杀人罪让我去坐牢,怎么样都行!”她的眼泪流了满脸,却陡然哑住了声。因为唐允斯狠狠抹掉她的手,笑得阴寒无比,“那岂不是便宜了你?”

第3章男人决绝的上了楼,沈暖暖跌趴在冰凉的地板上。她护紧了腹部,眼眸空洞又绝望的看着这个生活了五年的地方。这里是个牢狱。是唐允斯囚禁她折磨她的地方。只有她痛不欲生,唐允斯才会有报复的快感,可是她累了…………自从沈安安出事后。沈暖暖没有回家过,不是不想回。是没人欢迎她。沈暖暖刚踏进客厅,余芳就阴着脸怒问。“你回来干什么?”“妈。我回来看看你和爸……”“不需要!”她的话还没说完。时叙从楼上走下来,满脸的愤怒,“我们不敢要你这样的女儿,我们还想多活几年!”沈暖暖苦涩的笑了下。她就不明白。为什么同样都是他们的女儿,可沈安安是亲生的,她却反倒像是路边捡来的。从小到大,沈安安想要的,他们都会尽量满足,而她永远只能要沈安安用剩下的。他们总说,你是姐姐。你要让着妹妹。所以明明是沈安安动手打她。但只要沈安安掉两滴眼泪,最后被惨揍一顿的人,一定是她。她们明明是双胞胎,但她更像是沈安安身后的影子,是见不得光的,是陪衬是供她玩乐的工具。沈安安死了,她就变成了十恶不赦的罪人。沈暖暖借口回来取东西上了楼,她跟沈安安共用的房间,但里面已经没了她的物品,满屋子都是沈安安的照片。沈暖暖的视线落在床头的相框里,她仅有的一张照片,虽然只有半边的影子……而相框里,沈安安挽着唐允斯,笑得满脸灿烂。从小,沈安安就是活泼开朗讨人喜欢的女孩。而她……就像他们身后的那半边影子,是孤寂的。可唐允斯,明明是她先遇见先爱上的。这是她这辈子唯一一件欢欣雀跃的事,难道这也错了吗?沈暖暖是被赶出时家的。她一个人沿着路边走了很久,最后她做了一个让自己彻底解脱的决定。如果不能留下这个孩子,那她愿意……陪着他一起离开这个世界。沈暖暖给唐允斯发了短信,原本想说很多,后来全部删掉。只留了一句话:允斯,若有来世,真希望你也能像我爱你一样,这么的爱我。她吞了整整一罐的安眠药,躺在床上,眼前划过的一幕幕都有关唐允斯,最后一幕停留在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一天他喝醉了,压着她做了一整晚。可谁会想到,再见面,他已经成了沈安安的男朋友。眼皮很重,她重重的合上了双眼。唐允斯,再见了。……唐允斯刚应酬完一个酒局,出来时收到了短信,看到发件人的名字,他冷嘲的笑了声,点开。矫情,装模作样的矫情!收了手机,他呼出一口酒气,倚靠在墙壁上缓了缓。满脑子都是沈暖暖的短信内容,他低咒一声,情绪瞬间被点燃,想回去看看她到底又想耍什么把戏!突然有来电。他蹙眉接听,浑浊的视线渐渐恢复清明,幡然惊喜,“你说沈安安回来了?”挂了电话,他匆匆的跑下楼,已然将沈暖暖抛在了脑后。……未完待续……篇幅有限阅读全文佳违心L9019013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