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幸好当初我们没在一起

...

想想真可笑,生日那一晚我差点怀了他孩子。

没夸张,要不是闺蜜突然敲我宿舍门,我俩上衣都脱了。

吓得我俩床头灯都来得及开,匆匆穿衣服系扣子,"来了来了别敲啦。"

穿过幽暗走廊,我赤脚跑去开门。

门一开,思雅就抱上来。

"咳咳,快勒死我啦,"脖子被勾的喘不过气,"怎么来啦,"我问。

"嘻嘻。"思雅笑的龇牙咧嘴,身后立一大旅行箱。

最后我,男朋友,思雅三个人只能出去吃宵夜。

思雅从惠州来广州,说明天面试一家游戏策划,得在我这住一晚。

我埋怨她怎么没提前说一声。

她抱歉的笑笑说,她也是突然接到通知,没事啦又不是没住过,哈哈哈。

你妹!才不是那个,你知不知道当时屋里我正跟男朋友...

上面这句我差点没忍住,硬是给憋了回去,再猛灌一杯啤酒糊弄过去。

男朋友从头到尾阴郁着张脸,除了不时夹几块水煮牛肉到我碗里让我趁热吃,饭桌上聊到一些好笑话题,偶尔礼貌性尴尬一笑。

当然啦,那个时突然被打断,换哪个男生都郁闷。

没咬牙扑过去掐死闺蜜都算好了。

最后因为我生日,仨唱k唱到凌晨两点歌厅打烊才回去。

打不到车,路上你扶我,我扶你,摇摇晃晃喊喊叫叫疯疯癫癫晃回家。

那晚,男朋友睡客厅沙发,我跟思雅一床。

大家大概都喝多了,一觉睡到天亮。

不过中间好像有一次,凌晨四点,迷迷糊糊起来上洗手间,看到思雅不在床上,趴客厅桌上对着电脑发呆,男朋友沙发上仰躺呼呼大睡。屏幕光照的思雅脸发白,看到我经过,马上说是在改第二天的简历,我摆摆手恍恍惚惚又回去躺下。

而上面那些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

那是刚毕业的第一年。我跟男朋友的感情奇迹般维持到毕业找工作。

那些天,是我们最艰难的一段时间。每天早出晚归,早餐边塞面包边挤公交,午餐在汤粉店草草十块钱解决,晚餐才有时间回宿舍煮个面吃。每天的工作就是投简历,面试,再投简历,再面试。

但其实他住朋友那,我单住。同居的想法被我一口拒绝,理由是我还没准备好。

生日那晚本来打算交出去,结果闺蜜来了。

可能冥冥之中注定吧。

转眼两年过去了,分手还历历在目,感觉发生在昨天。

分手那天,我俩大吵一顿后,大中午把我一个人丢在商场口。

理由是他要去北京工作,我最后选择留在广州。

我含着泪咬着牙,朝着他走远的背影吼了一声,现在想来,那一声还真是撕心裂肺,大概当时太珍惜那段感情了吧。

但如今的心情是尴尬的笑话,笑话当时可是在大街上啊,几个路过的情侣还特意停下来瞟了我俩一眼。

"陆嘉豪,你他妈混蛋,走了就别回来!"

结果,还真没回来。

我俩就这样吹了。

日头晒的我头晃眼花,只好蹲下来,以免昏倒街上。

陆嘉豪跟我大学同班。成绩好的要命,全年级长期霸占前三,毕业典礼上还受过校长嘉奖。

这样的一个男生,没想到,才两年的时间,就堕落成那样。

听朋友说,他现在家啃老。

他爸妈见劝无果,也绝望了。

我将信将疑,问怎么回事。

说是在家搞自媒体,写小说。

但明眼人都知道,那只是偷懒,逃避工作。因为大家都知道他那小说水平不怎样,根本写不出个啥样。

原谅我这样损贬前男友。但我一点没说错。他除了文学水平不怎样,其他上学时都很棒。属于数学物理试卷上最后三道题总能解出最终答案那种高材生。

大家也都纳闷,凭他这种条件,要找个好工作或考个公务员基本都没问题。

但为什么就是选了一条根本不适合也不擅长的道路。

因为分手后就没联系,我也不太清楚他的想法跟实际状况。

所以,自然就不可能去劝他什么。

但就是觉得可惜,当然,心里也有点开始暗暗庆幸自己没跟他在一起。

因为我现在过得很好,也交了一个很上进有前途的男朋友,双方父母见过都挺满意,打算年底就结婚。

朋友问我后不后悔那次分手,好不容易谈了四年。

我没吭声,只是礼貌性笑笑。

心里想,这可能是每个大学情侣都逃不过的毕业即分手魔咒吧。

所以我暗自把那次分手归结为理想追求不同,而非我俩的问题。

或者你们也可以说我们各自受不了异地恋又不肯委屈妥协一方的结果。

总之,我们算是彻底结束了长达四年的大学恋情。

前几天在同学朋友圈看到他的照片。

差点认不出来,这是我认识的那个干净帅气的他吗?

站在山脚一块石头上,手握着一把锄头,头戴一顶草帽,对着镜头憨笑,笑容土鳖又苍白。

天啊,浑然已成中年猥琐大叔样。

油光耸拉的长发,三个月没理的样子,胡子拉碴的跟历史课本康有为似的,最最给我当头棒喝的是那肚腩!跟十月怀胎差不多。

虽然不知道给他拍照的人什么审美观,没给美颜,也不找个好角度。

但不是我有意夸张,这两年来,他到底经历了什么呀!

刚刚是暗暗庆幸,现在我可以理直气壮的说,还好当初没在一起,真的,不然后悔死我。

不求上进,在家啃老,没车没房,对自身体态又彻底放弃,油脸长发,肚腩邋遢,这些想想就可怕。

知道有人看到这又该说我拜金女啥的,说就说吧,现实就是这么残酷,没钱的现实更残酷。

我很多广州本地的女同学,都只找广州的,因为本地有钱,靠出租房子就能一生无忧。

像我来自农村,再不找一个积极上进有钱有房的男朋友,以后日子怎么过。

可笑的是,有时我还会恍惚,想起跟前男友在一起的那段时光。

出租屋里,我炒菜,他在我旁边洗碗,洗着洗着顽皮弹我脸几滴水,我抽出一只手挡住,他扔下碗,孩子似绕到我身后搂住我腰,脸搁我肩,用胡子蹭我脸,"痒死啦。"我俩哈哈大笑,回荡整个厨房。

有时他也教我弹吉他。高材生就是聪明,什么都会。

床上,我靠在他后背,每次听他弹朴树的《那些花儿》,哭的哇哇涕泪横流。

他就会放下吉他,转过身,把我头揽过去怀里,"傻瓜,哭啥呢。"

"太好听啦。"我在他怀里磨蹭,眼泪鼻涕擦在他干净暖和的白衬衫。

"又弄脏我衣服,看我不收拾你!"

"啊哈哈哈..."

我俩疯子似在床上打滚,互相挠对方嘎吱窝。

挠着挠着,就...

别想歪,只是单纯接吻,因为当时我还坚持不做婚前性行为。

他也尊重我的想法,就是吻我时,手总忍不住乱放。

有一次,晚上下大雨,屋里闷热干燥,男朋友拉着我跑上楼顶天台,刚想问他要干嘛,就被推出去一起淋了个湿哒哒,头发内衣都湿透了,粘在身上。

"看我不打你!"我追着他跑起来。

"哈哈哈。来啊来啊。"他边跑边笑。

最后我俩滑倒在一堆房东搁在天台的塑料泡沫上。

"哈哈哈。痛快!"男朋友仰躺着大笑。

"进去了啦,等会儿着凉没钱买感冒药。"我也开心的躺在他身旁。

"小丫。"

"嗯?"

男朋友突然转过头,一脸温柔的看着我。

"干嘛这样看着我?"我眨了眨眼,一颗雨水滑下睫毛。

突然!

男朋友凑头过来吻住我。

刚开始挣扎一下,然后我就闭上眼了。

"小丫!你流鼻血啦!"

我眼睛一睁,男朋友也睁大眼睛看我。

"哈哈哈!"

"哈哈哈!"

我俩相视大笑。

流鼻血了都不知道,吻到俩人满嘴都是血。

"可能是泡面吃多上火了。不过,小丫,你流了不止一次了吧?"男朋友说。

"遭了!"我大叫!

"咋啦!"

"还在煮面呢,忘记关了!"

...

"你发什么呆呢?"男朋友夹了一块我最爱吃的水煮牛肉给我。

我赶紧夹起来吃,好掩饰我刚刚的胡思乱想。

"你怎么哭了?"

"噢,可能太烫太辣了,"我赶紧擦拭眼角,又哭又笑的样子让对面的男朋友手足无措,"没事,你快吃呀,我去下洗手间。"

"奇怪,麻辣烫都没把你辣哭,怎么..."我转身跑去洗手间时,身后还能听到男朋友坐那嘀咕了一下。

不顾妆容的我,把头埋进水龙头下,不停往脸两边泼水,试图让自己清醒点,别露馅。

看着镜子里满脸是水的自己,我不知道刚刚自己心里怎么想的,"我这是不是犯贱,明明都分手两年了,干嘛还想起他?就因为跟他在一起四年,一起洗碗炒菜,一起吃最爱的水煮牛肉,就忍不住老想他?还是看到他以前好好的一个人,现在过得邋遢不成人样,心疼了?"

男朋友在外头敲门,我才回过神来,赶紧擦干净脸上水,重新补妆。

"怎么这么久,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男朋友问。

"我没事。"

"那走吧。"

"那个...我有话对你说。"我还是决定坦白。

"怎么啦?这里人多,要不我们回去再说?"男朋友突然忧伤的看着我。

这眼神,让我心里忽然一咯噔,难受起来。怎么会是这样的眼神?

"不,我们还是在这里说吧。"我坚持道。感觉此刻心纠成一团,有点喘不过气,又想吐。

"你脸色有点不太好,我们还是回去再说吧。"

"不!"我甩开男朋友的手。

"我还是忘不了他!"吼出来后,我感觉心里舒坦了许多。

"又来了,小丫,求求你别再这样了。"

"我还是忘不了前男友,忘不了陆嘉豪!我们分手吧!"

"别闹了小丫,我就是陆嘉豪!"

"什么?"

"醒醒吧小丫,别再做你那个梦了,什么闺蜜思雅,什么拿锄头的中年大叔,这些通通都是你构造出来的。"

"不是的,你骗我。我知道你受不了分手这个打击,才编造出来这些来骗我。"

"编造的人是你。你不信是吧,我给你看张照片。来,你看,拿着锄头,戴着草帽。看清楚,这个人是不是很像我。那是我们回老家你给我拍的。你忘了吗?你究竟要我解释多少遍!"

"不,不是这样的。你这照片是不是程思雅发给你的。是不是?"

"我不跟你在这吵这个。走,你跟我回去,这个点你该吃药了。"

"放开我!你放开我!"

"嘉豪,怎么了,小丫又犯啦?"门口一辆车,突然走出来一个女生。

"小思,你来的正好!你开车,我坐后面抱住她。"

"思雅?你怎么在这?"

"小丫,我不是思雅,我是小思,你最好的闺蜜,你忘了吗?"

"别说了,小思,快开车。"

一路车上男朋友搂着我,脑子很乱,但我请读者们千万别相信上面那些话,因为我也不相信。

虽然心里很乱,但我至少还有一点理智。这样突然的提出分手,男生都会接受不了。就像两年前那场分手。所以,他难免编造出一些谎言,好让我对前男友死心。

到了家楼下后,远处车门旁,男朋友跟闺蜜思雅叨叨说了几句后,不经意的轻抹了下思雅手背,眼睛瞟了下她腹,就走过来搂着我带我上楼。

"我想跟思雅说几句,可以吗?"望着男朋友,我请求道。

走过去说完那些话后,思雅抱住我,我感觉我肚子被顶了一下,思雅凑过耳旁悄声道,"谢谢你。"

说完,开车扬长而去,我楞在原地,不知道这三个字代表什么,想了足足三秒,就被男朋友拉着上楼去了。

服了男朋友给的几颗蓝色颗粒药后,我躺下床,他在我额头轻轻一吻,"睡吧,晚安!"

"可是..."我不安道。

"放心,安眠药,睡一觉就没事了。"他眼里温柔一笑,熄灯关门出去了。

我摸了摸肚子,然后沉沉闭上双眼。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