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爱与不爱,不将就(13)

字数 10476阅读 823

韩杨和许诺的养胎工程可是让张鹏费劲了心思。用许诺的话来说,每个女人都渴望有一个像张鹏一样的好朋友,既可以肆无忌惮地支使,也不用为他的付出感到不好意思。虽然许诺能欣然接受张鹏的好意,但是韩杨心里还是有所避忌,因此,张鹏的照顾,韩杨总是有意无意地拉着许诺一起受惠

就比如,张鹏提议去逛商场,为出生的孩子做些准备。韩杨便要和许诺一起去。

“你们说,我们这两个怀孕的女的和一个如此相貌堂堂的大男人来逛育婴用品商店,算是什么个情况?”许诺这张嘴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胡说什么呢?”韩杨白了许诺一眼,一旁的张鹏大笑不止。

“什么叫胡说,你知不知道现在的社会是什么样的?没有人做不出的事,只有你想不到的。我们这二女一男还两孕妇的,指不定就被人拍下来传微博了。到时候我可是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那你别去啊,我还求你去了吗。你赶紧回家守着你的英明吧。”韩杨哼哼两声。

“嘿,这不是有张鹏做免费司机和搬运工嘛,我不来白不来。”许诺皮厚的很。

韩杨掐她的脸,“那你还在这儿废什么话。”

“还开不起玩笑了。”许诺嘟囔着。

张鹏全程都没有说话,陪着这两个女人逛街。

“韩杨,快来看,这张婴儿床够大,到时候我的宝宝先用,等你的孩子出生了正好也能用。”许诺指着一张婴儿床说道。

韩杨一拿起标价签惊了一下:“这么贵?”

“你不懂行情了吧,我前几年生乐乐的时候差不多就是这个价了。不算贵。怎么样我俩AA买了吧?”

“凭什么啊,我宝宝用你的二手产品我还得和你AA啊?”韩杨故意和她对着干。

“你这人怎么那么小气,什么叫二手的呢?你没听老一辈的人说啊,用别人宝宝用过的东西是有好处的。”

“我没听过,这话肯定又不知道是你从哪里编排来的。”

两人一阵斗嘴让一边的张鹏听不下去了,他忙打圆场,“好了,别吵了,你们都不用出钱,这床我买了,当是送给两个宝宝的见面礼。”

“这怎么行呢?”

“谢了啊。”

韩杨和许诺同时说道。

韩杨还想推辞,许诺就站了出来:“那我和韩杨就不客气了啊。”

“许诺。”韩杨推了推她,许诺毫不客气地说:“怎么了?我们这么多年的友谊还不值这一张床的钱啊。”

韩杨还是想拒绝,张鹏开了口:“许诺说得对,你也就别和我客气了。再客气就是不把我当朋友了啊。”

韩杨只好同意,这时许诺的手机响了起来,许诺接听以后匆匆挂断。“学校打电话来,说乐乐被史航接走了,我得赶紧去看看。”

“要我们一起去吗?”韩杨问道。

“不用不用,你们接着逛,我自己能解决的。”许诺二话不说便走出了商场。

韩杨还想追出去,张鹏上前阻拦:“别追了,许诺要面子,让她自己处理吧。”韩杨只好作罢。她没话找话:“那张床,谢谢了。”

“怎么?许诺都不跟我客气了,你怎么一副那么见外的样子。”

“不是,我只是觉得让你破费不太好。”

张鹏笑了,“敢情那晚我们的开诚布公都是白搭啊?现在没退回友情界线的那个人好像是你吧。”

听着张鹏如此坦然的话语,韩杨的心也安了不少:“好吧,是我小鸡肚肠了,你爱买就买,还省得我自己花钱。”

“这才是韩杨嘛!”张鹏开怀一笑。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还时不时地讨论起什么样的奶瓶好用,什么样的浴盆安全,俨然一副小夫妻的样子,两人的“甜蜜”举动被陪夏玲逛街的林森碰到。四人在商场的走道上撞了个正着。

韩杨一眼就看见林森和夏玲手牵手甜蜜的样子,直刺入她的双眼。韩杨还想当做没瞧见,可这么面对面地这么走过来,要是这时候胆怯了,得多没面子。韩杨主动停下了脚步打招呼。

“逛街呢?”韩杨的语气有些酸。

林森没说话,夏玲却说:“趁休息没什么事,随便逛逛,你们也逛街呢?”

“你们”一词听得林森心里不舒服,看着张鹏拎着的婴儿用品,他心里也直泛酸。

张鹏看着气氛尴尬,忙说:“嗯,趁现在先做好准备功夫,不然到时候得手忙脚乱。”

“是么?”林森故作笑脸,“还真是设想周到啊,什么时候生?”

“你管得着吗?”韩杨没给他好脸色瞧。

现场的气氛骤降到了冰点,韩杨挽住张鹏的手臂:“我们待会儿还有节目,就先走了。”

“韩杨。”林森突然叫住她,“有个事情忘记跟你说了。”

“什么事?”

“我和夏玲准备订婚了。”

这话把其他三个人都吓到了,韩杨故作潇洒,冲他微微一笑:“那我也恭喜你了。”说着便拉着张鹏离开。

等他们走远,夏玲不禁问道:“林森,你是故意这么说的吧?”

“那你希望订婚吗?”林森问。

夏玲没说话。

“夏玲,如果你想,我刚才的话就不是故意的。”

“为什么突然……要订婚?”夏玲觉得林森很不对劲。

林森猛吸一口气,“说实话,是我爸的意思,他希望我能给你一个名分,原本我还犹豫,但是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觉得我也是时候真正抛下过去往前看了,这不只是给我爸爸一个交代,我也想给自己一次机会,也给你一个承诺。”

夏玲轻声说:“你真的想好了?”

“想好了,你愿意吗?”

夏玲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求婚”完全没有思想准备。

“哦,你看我,都糊涂了。你们女孩子都希望有一个浪漫的求婚不是么,我这花也没有钻戒也没有的,确实是有些唐突。”

“不。”夏玲伸手抵住林森的嘴,“我愿意,林森。你的心我能感受到,不用花和钻戒包装的承诺,感觉更加真实。”

林森握紧了夏玲的手。他的目光虽然温柔却不像是有着即将成婚的幸福,更多的是一种无奈对生活的妥协。

“混蛋!林森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混蛋!”韩杨一回到家就对着空气发起了脾气。

张鹏任由着韩杨发泄,一个人默默地帮她整理着刚买来的东西。

“我让他订婚!我让他订婚!”韩杨拿着沙发上的靠垫不停地扔着。

“你这跟靠垫撒什么气呢?又不是靠垫要结婚。”张鹏对她的小孩脾气不觉好笑。

韩杨气急败坏地说:“你怎么还笑的出来?你到底站在哪一边的啊?”

“我当然是站在你这边,但是我们也得讲道理啊。是你要离的婚,也是你扯得慌。现在人家信了,你怪谁?怪你自己说谎技术太高?”

“我说什么他都信啊,他白痴啊,不会分析啊!”

张鹏笑道:“你现在要是后悔还来得啊,人家还没订婚呢。”

“不后悔,我让他去娶别人,我还祝他们白头到老。我守着我的孩子过一辈子,我愿意!”

张鹏见她这时还在嘴硬,只能顺着她说道:“那你好好祝福吧。但是,我还要再劝你一句,别老这么倔,有时候温柔一点放低姿态,会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韩杨不听张鹏的劝,独自坐在沙发上生闷气。

同样生气的人还有许诺,史航不经过她的允许,私自去学校接了乐乐回家,许诺挺着个大肚子找到了史航,可他却仍旧是一副没事人的模样。

“史航,你知道你这算什么么?这叫拐带!”许诺气愤道。

“有这么严重么?这是我自己的儿子,我见见我儿子怎么了?”

“你怎么还是这样,不负责任,死性不改。”

史航也怒了,“许诺,你别老上纲上线的,我就是想见见乐乐,而且我也不算偷偷接走吧,我是光明正大地接走的啊。”

“你想见儿子,你找我啊,我什么时候不让你见儿子了?”

“可我打电话你也得接啊。”史航觉得冤枉,“我打了多少个电话给你,你都不接,我只能这样了,而且只有这样,才能再见见你,看看你肚子里的那个怎么样了。”

“嘿,敢情你这还是早有预谋,一石二鸟啊?”许诺冷笑。

“你能不能别把话说得这么难听?我要见见我两个孩子,我还成阴谋家了啊。”

乐乐听见了两人的争吵,从房里走了出来,躲到了许诺的身后。许诺拉着儿子的手:“乐乐,跟妈妈回家。”

“先别走啊,我才见乐乐多久啊。”

“见过就行了。”许诺不依不饶。

史航突然语气一转,“许诺,我要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去哪儿?”

“我找了份新工作,得去迪拜三年。我想过了,我不能让你负担张鹏那笔帐,你放心,薪资还不错,我会想办法把那五十万分期还给你的。”

许诺的鼻子一酸,史航像是变了个人似的,突然间成长了不少。

“许诺,虽然我们做不成夫妻,但是我还是乐乐和你肚子里孩子的爸爸。”

许诺抬头忍住不然眼泪落下,然后点了点头。

史航露出了标志性的阳光微笑:“谢谢你,许诺。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永远都是。乐乐和你肚子里的孩子永远是我的牵挂。对了,我给我们的孩子取了个名字,叫希希,希望的希,他会是我和你将来的希望。”

许诺定睛看着史航,史航连忙改口:“我不是死缠烂打,也不是对我们之间还抱有希望,不是那个意思。”

“行了,我明白。”许诺轻声说道,“你自己一个人在外面也要小心点,你这人都不太会照顾自己。”

“嗯,我知道。我算了下孩子出生的日子,那时候应该刚好过年,我尽量争取回来。”

“好。”许诺点了下头。

“我送你和乐乐回去吧。”

许诺摆手拒绝:“我们自己回去。”史航也没有再坚持。

对于史航的改变,许诺不知是喜是愁,只能唉声叹气地和韩杨诉苦。

“你说男人怎么就这么欠,该他们成熟的时候不成熟,你失望透顶了,他却浴火重生了。”

“我突然想到一个故事。”韩杨对于史航和许诺的事情很有感触。

“什么故事?”

“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妻子去花店买花,店里的服务员羡慕地跟她说:‘恭喜你,嫁给了美国总统。’你猜她怎么回答?”

“怎么说。”许诺十分感兴趣。

“奥巴马的妻子自信地说:‘我嫁给你,你也是总统。”

许诺若有所思,韩杨继续说:“所以说,男人拥有女人,女人改变男人。”

“那你改变林森了么?”

韩杨不悦道:“说你的问题呢,怎么就扯上我了。”

“我这个不急,你的问题才是当务之急。我可听张鹏说了,林森要和那女的订婚?”

“张鹏的嘴什么时候和你一样大了。”

许诺双手叉腰:“我们也是关心你,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笑脸祝福呗。”韩杨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就这么算了啊?韩杨,你脑子秀逗了吧。你肚子里怀着他的孩子,还让他和别的女人订婚?”

韩杨闷声道:“那我还能怎么办?”

“你不刚还说,女人能改变男人的吗,你怎么不想着去改变?”

“可女人也分成功和失败啊。在教导男人维护婚姻这方面,我可以算是个彻彻底底的失败者。”

许诺问:“你就这么妥协了?认输了?”

“不然呢?”

“去找孩子他爸说清楚啊,现在不说更待何时?到时候当夏玲怀了林森的孩子,你再去说还来得及吗?男人把新欢和旧爱必须区别对待啊。”

韩杨还是很倔:“你让我说什么啊?”

“照我说,就直接踩上门,告诉林森,这婚你爱订不订,但我得告诉你,我肚子里可是你的种,你爱信不信。”

“你怎么这么糙啊?”

许诺笑了,“我这是话糙理不糙。都这时候了,你还在那儿跟他念叨琼瑶台词有用吗?直接金庸式的武功招式往前冲啊。到时候你让他选,是要那夏玲的温柔乡绕指柔,还是你和肚子里的孩子。”

“那我岂不是还是拿孩子做筹码嘛?”这是韩杨最不想要的。

“什么叫做筹码?你干嘛非得把她当筹码,这是你和他爱情的结晶,你懂么?你是拿你们的爱来挽回。”

韩杨觉得许诺的话也并非完全没有道理。气也气够了,闹也闹完了,无论怎么样,林森有权利知道事情的真相。她想了许久,决定上门找林森好好谈一次。

自从称病逼婚之后,林苑中的心里总是有个疙瘩,他不能让林森和夏玲知道,也不敢告诉小区里的一些朋友,只能将事情的真相憋在心里。可这没人诉说也不是个办法,于是,他开始和豆豆分享起了自己的秘密,这样既安全又不怕把话憋在心里到时候真憋出病来。

林苑中每天都会带着豆豆去楼下散步,跟它讲讲心里话。

“豆豆啊,爷爷跟你说啊。爷爷真不是故意骗林森的,你说要是到时候他们知道了真相,会怪我吗?”

豆豆无辜地看着林苑中,闷哼了几声。

“我觉得不会,等他和夏玲结婚了,小两口甜甜蜜蜜地过日子了,什么问题都解决了不是?”

他还没来得及多说,豆豆却突然跳了起来,朝着花园的另一边跑去。林苑中来不及拉狗绳,一路小跑地追了上去。

没想到,却在远处看到了韩杨的身影。豆豆一下便扑到了韩杨的脚下。

韩杨看到豆豆也很高兴,抱起了豆豆,亲密地爱抚着它的身体。林苑中看到韩杨,立刻板起了一张脸。

“你来做什么?”

“爸……”

“打住,受不起。”

“呃,林伯伯。我来找林森。”

“不在。”

“那我能上去等他吗?”

“不行,不欢迎。”林苑中语气强硬。

“我找林森真有事。”

林苑中大声骂得:“我说韩杨,作为一个女人你还要不要脸了。肚子里有了别人的孩子,还来找我儿子干嘛?”

“不是,您听我解释……”

“我不想听,我可告诉你,你别再来招惹我儿子,他和夏玲现在好着呢,如胶似漆,已经准备订婚了。”

韩杨还想再争取一次,“但我有话要和林森说。”

“还说什么,我也不怕告诉你。人家夏玲可已经是我们林森的人了,你说什么都没用了。”

林苑中的话让夏玲心里一凉,她的手一松,豆豆跳了下来,叫了几声,还是趴在了韩杨的脚边。

“怎么?我说的话你听不懂么?”林苑中咄咄相逼。

韩杨忍着眼泪:“懂了,听懂了。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林苑中抱起豆豆,转身就走,嘴里还不时地骂骂咧咧:“世上怎么还会有这样的女人。”

韩杨这回算是彻底死了心。林苑中的话变相地承认了林森和夏玲的关系。她终于把事情逼到了没有转圜的余地,终于还是把自己逼到了死路上。既然这样,那她就应该和原来想的一样,彻底放手。

林苑中未免节外生枝,便没有告诉林森韩杨来过。他看着林森和夏玲正在筹备着订婚典礼,他的心也安了不少。

“爸,订婚的事都弄得差不多了,我跟夏玲商量了一下,不用太铺张,就请朋友们吃个饭成了。”

“好,你们决定,现在年轻人的思维我们是跟不上了。你们觉得好我也觉得好。”

夏玲笑着说:“林伯伯,到时候你也得跟我们一起来啊。”

“来,我一定来。对了你们请帖印好了吗?”

林森从包里取出帖子,递给了林苑中:“印好了,您看看。”

林苑中接过喜帖,满心欢喜:“好,真好看。给我留一张作纪念吧。”

“行,您留着吧。”林森终于看到了父亲久违的笑容,“对了,爸,咱们可说好了。订婚典礼一结束,您就得去医院治疗啊。”

“好。一定去。”林苑中心里虚得慌,嘴上只好先答应着。

张鹏晚上来到酒吧准备开门营业,突然收到了一份快递,打开后竟然是林森和夏玲订婚的喜帖,抬头上赫然写着:韩杨小姐亲启。收到喜帖的张鹏急忙打电话找来许诺商量,到底要不要交给韩杨。

许诺拿着喜帖来来回回地看了好久,还是不出声。张鹏急了:“我让你来是商量对策的,不是来看喜帖的。”

“你急什么,我这不是在捉摸林森的用意吗?”

“他能有什么用意,不就是想给韩杨难堪吗?”

许诺自以为对林森还是有点了解的,按照林森的性格来说,这种几乎可以定义为“挑衅”的行为不像是林森会做得出来的事。“我看未必,你觉得林森会是这么幼稚的人吗?”

“不是吗?”

许诺笑了一下,“如果这事换成史航,我会相信。你说要是林森,我心里反倒没底了。”

“未必吧。你们女人是感性在前理性在后。而我们男人就刚好相反,被感情伤透之后,就只剩冲动了。”

许诺觉得张鹏说得也不无道理:“也是,韩杨这次是真把事情闹太大了。但是之前她答应我会去找林森谈一次的。”

“那谈的结果呢?”张鹏问。

“我还没来得及问。”

张鹏想了想,“指不定就是谈崩了,林森彻底豁出去,干脆寄了这个来。”

“也对,你看他不寄到我们住的地方,非要寄到你的酒吧。也是明摆着做给你看的嘛。”许诺越分析越觉得自己说的有道理。

“那你说这个喜帖的事要不要告诉韩杨呢?”张鹏犹豫着,“我们藏着掖着恐怕也不好吧。”

“当然不能让韩杨知道。以韩杨的脾气她一定会去,到时候指不定闹出什么大事来呢。”

于是张鹏和许诺达成了共识,撕毁了这张请帖,三缄其口,一定要保守住这个秘密。

许诺悻悻地回到家里,看到韩杨一个人在客厅看电视。“这么晚还不休息啊。”

“刚把你宝贝儿子给哄睡着了。”

“嘿嘿,谢谢啦。我今晚正好有点事,下不为例。”许诺思索片刻,还是决定找韩杨问问情况。

“有话就直说。”韩杨对许诺太了解, 她眼珠子一转就知道她小肚肠里又在想什么鬼点子了。

许诺也不绕弯子:“那我问你,你和林森谈过了吗?”

韩杨一听见“林森”这两个字就烦:“怎么好端端地又提到这个人!”

“问你呢,你到底谈没谈?”

“没有。”

“你答应我要去找林森的,你这是怎么回事!”许诺急了。

韩杨叹气:“我也啊,可还没见到人呢,就被老爷子给顶回来了。”

“他爸?这关他爸什么事?”

“人家爸爸为儿子出头呢,说我水性杨花,不守妇道。让我有多远滚多远,最好和他儿子,一个在南极一个在北极。”韩杨无可奈何道。

“糊涂!一个老糊涂生了个小糊涂!”许诺情不自禁地要为韩杨出头,“你这么辛辛苦苦地为他们林家生孩子,这还换不来句好话?”

“这能怪谁呢?我咎由自取呗。算了算了,这就是命。”

许诺冷笑,“等你这孩子生出来了,我就告诉他,你爸是白眼狼,让你妈生下你,自己却跟别人风流快活去了。”

韩杨连忙制止:“胡说什么呢?我看等我的孩子出生了我得让他离你远点,你就不能教点好的?”她怀疑道,“我说许诺,你今天有点不太对劲啊,以前说这事你反应可没这么大。”

许诺顾左右而言他:“怎么了?我还不能给我的好姐妹出头说几句啊。叫我说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女人还是得靠自己。”

“不说了,我明早还要坐门诊呢。”韩杨起身准备回房睡觉。

许诺左思右想,还是问出了口:“韩杨,如果林森真跟夏玲在一块了,你能接受?”

“请你先把如果两个字给去掉。事实是他们两个人真的在一起了,而且就快订婚了。我还能怎么不接受?一哭二闹三上吊啊,也不是我的风格啊。好了,真的不说了,我累了,先去睡了。”

曾经有人说过,在一段婚姻里,你的配偶就是你的子人格,是你被压抑的另一半,我们每一场长期的婚恋关系都是为了满足我们子人格的成长。因此爱的本质是在彼此的身上看到自己那一部分被压抑的影子,然后将它发展完善,如果成功,那么两个人将相辅相成便可相濡以沫一辈子,如果失败了,那么结果就只能是形同陌路分道扬镳。韩杨和许诺都尝试在婚姻中将自己的两个人格融合,磨合是幸福的必经之路,但是没有人会保证,幸福不会在这么多次的磨练中最终折戟。

在韩杨心里,她的妥协无疑是带着遗憾和无奈的。别人都说,女人的坚定能在婚姻中产生一种莫名的凝聚力,也是一段长久婚姻可以牢不可破的基础。但在韩杨看来,女人的坚定源于对爱情和婚姻的希望,当一个男人一次又一次地将这样的希望打碎,把她的坚定全部变为徒劳,那么,如此的婚姻还有什么好值得捍卫,变了质的感情还有什么挽回的意义。

于是,韩杨将所有的情绪都收了起来,她把所有的时间都放在工作和未出生的孩子身上,这才是她今后生活的全部。

可韩杨忘了,所有女人都有一个致命伤:嘴硬心软。

医院为了照顾韩杨特殊的身体状况,尽量安排她少做手术,因此韩杨坐门诊的机会变得多了起来。这一日的门诊,韩杨遇上了林森的大学同学文慧。

“你不是韩杨吗?”文慧首先认出了她。

“你是?”韩杨对她还是感觉有些陌生。

“你不认识我了?我是林森的大学同学文慧啊。你还记得吗?当时你们结婚,我还来喝过喜酒呢!”

韩杨在脑海里努力地回忆着这个人,可还是没有任何印象,她也不能让人家难堪,只好敷衍着:“哦。记得记得。文慧嘛,以前林森总是提起你呢。”

“是吗?他都说我什么啊?”

韩杨没想到文慧这么八卦,自己随意的一句敷衍她还要刨根究底,她也没办法,只好打起了马虎眼:“你这怀孕都二十三周了。快生了吧。”

一提起孩子,文慧便把原来的话题忘得精光,滔滔不绝了起来:“是啊。原来在你们医院建的卡,后来人家跟我说,这有个韩大夫剖腹产手术做得特别好,我才来看的。原来就是你啊,早知道我也不费这个劲了,你知道吗?你的号特别不好挂。”

韩杨笑笑:“我这个月的手术快排满了,最快也要到下个月初。算算你的怀孕周数,也差不多。”

“哎好好,那就多谢你了啊。我原本也只想来碰碰运气的,人家都说你接生的好,我还怕排不上呢。”

韩杨始终微笑:“回去好好休息吧。”

“韩杨,没想到你和林森这样了,你都还愿意帮忙。”文慧的话让韩杨的心为之一颤,她没想到自己和林森的事传播范围已经这么广了。

文慧接着又说:“我看啊,是林森没福气。前一阵子同学聚会他还给我们发了喜帖,说要订婚。我一看照片上的那个女的就没你长得漂亮。”

韩杨心里的伤疤又一次被生生地揭开,这一次还是连皮带肉地一起撕开。

“他们这周六就订婚了,你说我顶这个大肚子是不是还是不要到处走动的好?”

韩杨沉住气,淡淡地说道:“没多大关系。只要小心点就行了。”

“韩杨,你去吗?”听着文慧一个接一个非常不合时宜的问题,韩杨觉得自己要不是穿着这身白大褂,一定一巴掌把她扇出去,这是来看病还是来揭短的呢。

“看情况吧。”韩杨淡漠的语气也让文慧觉得自己多嘴了,连身道谢之后悻悻而去。

韩杨看着自己渐渐隆起的肚子,脑中突然幻想着有一日夏玲也挺着个大肚子,林森鞍前马后地围着她转,两人幸福的模样让她心里不知不觉地泛起了一阵醋意。她双手掩面,让自己不要在想这些无谓的画面,也让自己别让这些无谓的人再影响到自己的将来。

韩杨无精打采地回到了家里,张鹏正好在帮许诺安装婴儿床。许诺的肚子已经显怀,做事开始变得不方便起来。

“上次不是帮你装好了吗?怎么又有问题了?”张鹏拿着螺丝刀满身大汗地在那儿折腾着。

许诺一脸无辜:“我哪知道啊,我就是往上放了点东西嘛。”

“我说大小姐,你有没有常识,你把所有的东西都堆在这个婴儿床上,别说只是张婴儿床了,就算是大理石桌也得塌啊。”

“知道了知道了,我下次注意点就是了。”

张鹏又是一顿没好气地教育许诺,韩杨听了只好上来缓和气氛:“怎么样?能修好吗?”

“有张大师在,当然没问题啊。”许诺拍起了张鹏的马屁。

“你少来这套,我是心疼我自己花钱买的东西,不然我才懒得理你。”

许诺谄笑:“张鹏,做人要大气,不就是让你修个床嘛。这样吧,这个周六,我做东,请你和韩杨吃饭,当是劳务费了。”

“好啊,韩杨,我们就好好敲她一次竹杠,最起码也得五星级酒店自助餐吧。”张鹏欣然答应。

“行啊,没问题。自助餐就自助餐,怎么样韩杨,一起吧。”许诺也不是小气的人,说一是一,毫无推脱。

韩杨犹豫了一下,说:“我还是不去了,我周六还有事呢!”

“你能有什么事?你们医院周末可不安排手术的,别以为我不知道。”

“我真有事。”韩杨还是坚持,“你们去就行了。”

张鹏脑筋转得快,他抬头看了一眼许诺,许诺突然想到了些什么,立即说:“不行,你必须跟我们去,你还能有比我和张鹏更好的朋友吗。”

“真不去,别闹了。”韩杨心里很乱。

许诺急了,她猜到韩杨一定是知道了林森订婚典礼的时间,所以周六才另有安排,她急忙说:“不许,不准,不让,你周六哪儿都不准去。”

韩杨这才觉得不对劲:“你这是怎么了?干嘛非得阻止我?”

“没……没怎么啊……就是……想叫你一起吃饭。”许诺言辞闪烁,张鹏也在一旁闷声不响。

韩杨推了张鹏一下:“许诺不说,你说。我看你们两个就是有问题。”

张鹏低着头,假装还在修婴儿床:“没什么事,我们能有什么问题。”

韩杨夺过张鹏手上的螺丝刀,威胁道:“到底说不说?”

许诺看不下去了:“行了,我说我说。”说着趁机将螺丝刀夺过来,“你好好一个拿手术刀的,拿这个螺丝刀像什么样子。我们问你,你周六是不是要去参加林森的订婚典礼?”

“你怎么知道林森周六订婚?”

“是我先问的你。”许诺用凶悍掩饰心虚。

“许诺,你到底要不要说?”

许诺投降了,“行行行,我说!张鹏收到了喜帖。”

韩杨没想明白:“张鹏怎么会收到喜帖?”

张鹏看她一眼:“不是寄给我的,是寄给你的,只是寄到了我的酒吧。我和许诺商量了一下,为了不影响你和肚子里的孩子,就没告诉你。”

“你们怎么能替我做决定?”韩杨语气中透着责怪。

“对不起韩杨,但我们这也是为了你好。”张鹏面露歉意,也给许诺使了个眼色。

许诺立刻回应:“对,我们也是为了你好。你想想啊,林森为什么要把喜帖往张鹏酒吧寄,不直接往我们家寄啊?这明摆是挑衅!我们不能中了他的全套,就不去!”

张鹏瞪了许诺一眼,悄声说:“你这是劝人呢还是火上浇油。”

“我怎么了,我这是实话实话。今个儿我们就把话说白了。韩杨,林森这是明摆着给你难堪,给你下面子。他这是在表达,你看,我林森没了你韩杨照样快准狠地找个比你年轻还比你好看的姑娘。你有什么了不起的啊!”

张鹏不停地给许诺使眼色,许诺却还是停不住口:“照我的意思,我们就不去,就不让他拿这个好彩头。我们过好我们的日子,让他一个人白得瑟去,他爱和谁好和谁好,我们还能少一块肉啊。”

张鹏实在是忍不住了,喝止道:“许诺,少说几句吧。”

韩杨靠在墙上,低着头一言不发,张鹏轻轻推了她一下:“你没事吧,你别听许诺瞎说。”

许诺一看情势不对也不得不改口:“我这不也是自己分析分析嘛,你也别太当真了。不过我的意见还是,咱别去,气死他。”

韩杨深吸一口气,抬起了头,对着他们两个斩钉截铁地说道:“去,我周六必须去!”

张鹏和许诺相互对视,谁也想不出劝她的话了。

既然韩杨决定要去,许诺私自出了主意,从朋友店里借了一套新款的晚礼服拿给韩杨。

“给我这个干吗?”韩杨仔细打量了这套白色的礼服,无论从材质,剪裁,细节上都能看出这是一件价格不菲的衣服。

“给你拿去踩场啊。”

“瞎闹,我不用这个,我也不是去踩场的。”

许诺无可置否:“你不是去踩场难不成还真的凑了份子钱去祝福啊。”

“不行吗?”韩杨依旧嘴硬。

“听过陈奕迅那首歌吗?在场的都知道,你我曾那么好,如今整颗心都碎了……”许诺忘我地自顾自唱了起来。

“打住打住,别瞎起哄。”

许诺坐到了韩杨的身边,语重心长:“韩杨,这回你必须听我的。这是一场只能赢不能输的战争。你穿上这个,高贵大气地站到林森身边,就是明摆着告诉他,后悔了吧?傻眼了吧?走宝了吧?这叫什么,这叫气势,到那时候,我们既不能输人,也不能输势。对了,这人我也帮你联系好了,张鹏答应我了,周六陪你一起去。”

韩杨一下子坐不住了:“你找张鹏干嘛呀,不用他陪,我一个人去。”

“你怎么就那么死心眼呢。张鹏怎么了?你不说他是个超级奶爸谁还不把他当高富帅。不是我说什么,长得可比你家林森好啊。带出去给你丢不了人。”许诺故作一脸的花痴相,“说不定到时候在场的女人都得羡慕你呢。”

韩杨没想过要把事情弄得这么复杂,其实在她心里也没真正决定去或不去,去了伤心,不去又不甘心。

“我想了想,你决定要去也没错。”许诺还在那继续唠叨,“咱们也得给林森一点颜色看看,就算他订婚也得让他订得憋屈。凭什么这边一个女人给她生孩子,那边他还搂着另一个。”

韩杨实在听不下去了:“好了,你就别啰嗦了。你看你就快生了,也不知道给孩子一点好的胎教。”

“早呢,现在才七个多月。哎,你这都快三四个月了吧,肚子也还不明显,真让人羡慕。”

韩杨成功地把话题引导到了生孩子上,许诺终于不再说关于林森订婚的事情,可韩杨的心里并没有安宁。看着沙发上的那条长裙,想着许诺的话,她还在去与不去之间徘徊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