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爱情】木棉花树下的守候(63)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傅青岩

全目录|木棉花树下的守候

上一节(62)美术馆偶遇



(63)妥善安排

醒来睁开眼看到的是林木森坐在我床边,之前他说会留山中寺庙过夜,傅雪给他打电话后,他立刻赶回来。

“小鹿,”林木森疼惜地抚摸我的脸颊,“怎么可以轻生,你爸爸得多难过啊!”

打量房间是在民宿客栈,记起自己跌落河水前,电话里许尹正那些愤怒痛苦的谴责,像是一把锤子狠狠敲击我的心脏,而自己走到河边跌落下去,也许是不受控制的无意识举动。

看似静静流淌的河水,比想象中要深得多,瞬间被河水淹没,岸上欢笑的人群,喧闹的灯光,在那一刻都离我而去,越来越静,越来越黑暗,可以闻到河水中的泥土腐烂气息,黑暗无底深渊,是曾经我被困住的熟悉梦魇。

抓住林木森的手,将自己的脸颊贴在他粗糙的手掌上,哭泣着用颤抖的唇亲吻他有着木质清香的手心。

林木森贴在我唇上的手轻轻颤抖了下,迟疑了会,用另一只手拥我进怀里轻抚着我的头发,柔声安慰,“小鹿,别哭,都会过去的。”

“我不会一生只爱一个人的,我也有人爱着,我也会结婚的。”靠着林木森的肩膀,我泣不成声地哽语。

“傻瓜,都会好的,”林木森放开我,他用手指温柔拭去我脸上的泪水,郑重地承诺,“我正爱着你,我们会结婚的。”

原来这次乌镇之行是洪亮特意叫傅雪安排的,他盼着参加互联网大会的许尹正也许会和我偶遇,继而旧情复燃的桥段,只是高估了我在许尹正心中的份量,不仅复燃无望,我还差点“落水而亡”。

虽一再解释自己是失足掉进河里的,林木森和傅雪却不信我,洪亮免不了被傅雪打电话过去臭骂一顿,他在电话里既后悔又委屈,怪自己多事。

他并没有刻意安排,但我和许尹正就真碰到了,虽然乌镇不大,但小桥流水街巷店铺弯弯绕绕那么多……

谢过洪亮的苦心孤诣,翩若惊鸿的初见又如何,柳暗花明又一村的重逢又如何,刻骨铭心的爱恋过又如何,放手的爱人、未满的缘分再也不能够一生一世,“不小心”落水一次后,我终于在内心妥协。

回家后,在客厅里程岩傅紧张地告诉我,“小鹿,你房间的那棵树好像快死了。”

我愣了一下,却装作若无其事,“不就一棵树,死就死了。”说完丢下程岩傅和林木森站在客厅里,自己匆匆上楼。

以为只是天气渐冷木棉树叶子掉落,细看却发现不只是叶子变黄卷曲,树干上的瘤刺用手一碰就剥落掉了,树木在花盆中已呈一种松散濒危的状态,它的生存环境本身就需要充足的日照、通风和排水,果然是不适合在远离南国的地域栽种,即使是在室内栽培成功,冬天到了,也不会长久存活。

那日我在树下坐了很久,直到眼里不再有泪流出,小木棉树的生命在我面前一点点消逝,就像我生命里流走了的爱情,它们都让我无能为力。

小凯从学校回来后,我让他把花盆从我房间搬下楼,扔在后院,再也不想看它一眼。

冬天来了,我开始每天早起跑步,从小区往江边跑,小区对面修建了一座大教堂,巨大的白色圆顶,巍峨庄严。从我回家历时一年之久,今日才注意它的存在,原来自己真的陷入自我情绪颓唐得太久。

很快就会跑到江边,不过江东路大桥,转向西沿着江岸跑步,江边有人钓鱼和停靠的白色游艇,尽头一座颜色绮丽的朱红色闸桥横跨义乌江面,日出日落时颇为壮观。

闸桥分为三层,最上面一层是河道治理办公处,中间一层是像长亭一样的廊桥,桥栏上装饰着一只只小狮子,桥身很宽,很多上了年纪的人在桥上晨练或是散步,下面一层是来往穿梭的机动车道。

有时我会在桥上喘气歇息一会儿,极目远眺冬天澄澈的江水,看看矮山上的寺庙塔尖,义乌两边江岸的金黄银杏树林。

我不再像以往那般孤僻,主动去姑姑和小叔串门走动,和白阿姨一起做食物,邀请他们到家里来吃饭,清洁卫生,将家里布置得舒适喜庆,家里常出现程小黎、小凯和亮亮他们调皮斗嘴的热闹场面。

程岩傅开始闲着养兰花,常看他戴着老花镜用手绢轻细地搽拭兰花细长碧绿的叶片,小凯周末放假,父子俩一人带套渔具去江边或是黎明湖钓鱼,晚上总是收获颇丰。

金华人喜欢吃饺子麦角馄钝这类的面食,每个星期都会准备很多放冰箱里慢慢吃,过节更是必不可少。

只是每当这时候,我总会忧伤地想起第一年留在广东陪许尹正渡过的年关,从没有包过饺子的我们俩笨手笨脚地准备好面皮、馅儿,俩人弄得一身面粉,像花脸猫,煮熟的饺子破了皮,锅里飘满了韭菜叶儿。除夕之夜,许尹正在公司值班,我一个人在公寓煮饺子吃,窗外燃起寥落的烟花时,曾在心里甜蜜地许愿,即便不能朝朝暮暮的,仍愿和他久长时。

其它一切都好,家乡的小城安稳富足,姑父的物流公司工作轻松自在,偶尔接些翻译的工作,生意上认识了更多的外国朋友,每个星期陪姑姑去美容院,半个月去一次杭州看傅雪和她的画室。

将小鹿手表和抱枕等所有与许尹正有关的东西都藏起来,不再拿出来一遍遍思念。开始和林木森约会,多数时候在他的工作室看他制图设计、实际操作以及精细地雕刻。

他的工厂生产十二生肖或是其它动物的木雕,一次我看到一只很丑的木雕鹿,背上刻着“路路来财”四个奇俗无比的大字,被我吐槽过一次后,他挑选上好的红酸枝木,雕刻一只美丽机敏的小鹿,作为圣诞节礼物送我。

林木森成熟完美,对我身边所有的人都周到有礼,和程岩傅、姑父他们讨论经济时事政治,又深得姑姑和白阿姨欢心,每次出差都不忘给两位女士和孩子们带礼物。孩子们想见心目中的偶像明星,他便常带他们去横店影视城,夜游圆明园。

将我介绍给我他的朋友,努力说服他妈妈接受我,我知道不出意外,他将是最理想的伴侣,英俊多金年轻有为,身上有着艺术家的修养和匠人的严谨执着,最重要的对我深情体贴。

我已爱上家乡的小城生活,也会努力让自己爱上林木森,从外逃离回来的我,终于将曾经想生活在别处的念头给抛掉。

偶尔午夜梦回,我还是会梦到许尹正,许多零碎的片段,木棉花开时我和他在树下的初遇,那一树火红的花朵,刻骨铭心长记于心的悸痛,梦里许尹正一闪而过的脸,树下落满一地的红艳花朵,“我永远都是你的木棉树”这句美丽情话,在梦里在风中飘散得很远很远,不再有回响。

梦里醒来,抚摸脸上有冰凉的泪水,黑暗中习惯看向之前放置木棉树盆栽的飘窗角落,空空荡荡。已搬到后院死去的小木棉树也没了踪影,我亦不去过问程岩傅,也许这是最妥善的安排了。


未完待续……

作品目录

上一节(62)美术馆偶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