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第51天】你可知道,你改变了我(18)

96
如贝衔珠
2017.12.29 23:41* 字数 2768

九儿看子琪的表情便知道,这种经历对她来说毕竟是陌生的。而子琪却在信中看到了一个触手可及的林冲,他心中有爱,有责任,有不舍,也有担当。

“你从国外回来后,他去接你了吗?”

“没有。我在回来之前,就想好要来北京了。这是一封没说分手的分手信。我懂,他也懂。这也是我们最后一次默契吧。那所谓的约定,不就是一杯毒酒吗?它给我们的记忆下毒,想以此拯救我们的未来。我已经拥有了他的心,所以宁愿跟他一起干了这一杯。”

子琪试图领会着那种感觉,但因为她没有刻骨的经历,实在想像不出,那究竟是怎样的体会?是释然?还是变得更重,重到搬也搬不动,干脆这一生就压放在心底了。

“从欧洲回来,我带给他一个星空的杯子。就算是礼物吧。我在武汉停留了几天,便只身来北京了。”

“他没有跟你告别吗?”

“不是不说再见吗?也就没有告别了,信也没有再写过。我们在眼看着彼此,不得不亲手挖一条又深又宽的鸿沟,一边挖,一边退。直到远得望不见彼此。这也可以称为所谓的,你一直惦记的结局了。失望了吗?”

子琪深深叹了一口气,“我有什么失望的,又不是看书,希望作者按着我的想法来写。这是我面前,鲜活的故事,我还没有资格失望。但我特别特别佩服你。”

“佩服我什么?”

“在大学时代,就有这样的经历,还有最后的决断。你知道,我经历苍白,四平八稳,但学习法律后,我有一套思维逻辑。这种逻辑就是,纵观天下事,不失大公平。所以直觉告诉我,你做得对,而且很有智慧,至少我想不出比现在更好的方式了。”

“不过你说的逻辑我倒觉得有点意思,你说说怎么个不失大公平呢?”

“这是我自己看待世界的逻辑,因为看过那么多案例,结合身边的人的经历。我就得出这么个大公平理论,纯属个人观点。详细讲,就是在你和林冲的关系里,是有情债的。原谅我习惯地把任何事物都尽可能量化,这样容易客观。你和林冲的情债关系就是,你负有对阿莹婚姻的破坏责任,但林冲负有与你并发生关系却不能给你名分的责任,不过你的责任相较他的,要小很多。你们双方都有付出,也都有回报,这回报就是你们在一起的美好和爱的感受。而最后,林冲送你去欧洲,也有弥补责任的性质,从纯客观的角度讲,你们算扯平了。如果你不离开武汉,将继续产生债务债权。只要有债,就注定要偿还的。上帝会安排好冤头债主们的偿还方式的。”子琪说出这番话时,活像一位法官在量刑,比她真实的性格倒要冷静得多。

“有点扯吧!照这么说,世界就是个账本儿,上帝天天看balance,然后想怎么借贷平衡?”

“是啊,我的确是这么认为的。”

“恕我保留意见,不能完全同意。”

“没关系,君子和而不同,这只是我的观点而已。那你后来到北京前,想过怎么找工作吗?”

“没想那么多。来了以后先找了个地方住下,就开始逛人才招聘市场。然后就发现不接受点培训还是不容易找工作,所以学习了平面设计,主流的设计软件都学了一下。再找工作就特别容易了。我就选了一个儿童杂志出版社,与迪士尼合作的。”

说着,九儿就从书架上拿出基本一年前的杂志给子琪看。那是A4版薄薄的一本儿童杂志,米老鼠系列,寓教于乐,全部彩页印刷,排版也与国内很多杂志不同,有非常大气的品质。也许子琪的童年还没有这么高级的出版物,她翻开杂志,见都是米老鼠和唐老鸭的连环画,但这些故事已经不是她小时候看过的,都已经以时俱进了。编辑得很精致,也想不出是电脑完成的,还是手工绘画的。

“这杂志还不便宜,北京孩子真幸福。但后来由于工作时间太规律,不能满足我说走就走的生活,就辞了,现在就是你知道的,开始做商业杂志了。一个月去一周就可以。我也就自由多了。”

“越说越羡慕你了,又有钱,又有闲。活脱一个宝玉啊!”

“没那么夸张,我只是比较知足,有多少钱,就打点多少日子。只要清楚最想要什么就行。”九儿说这些话的时候,就好像她的日子是随意过的,从不在乎该不该攒钱。

“以你的收入,如果定期攒点,该慢慢有能力付首付买房了。”子琪帮她盘算着。

“什么?买房?开什么玩笑,买到河北还差不多。我才不会傻到把我的血汗钱交给房产商,然后一辈子被房子捆住呢。那我真的生不如死了。”

子琪一想,也是,四环房价也已经高到两万一平了。以她们的收入,猴年马月买得起房子啊!这么一想,突然有种悲凉渗入骨血。

“也是啊,我们这代人,估计不太有可能拥有自己的房子了。可又不想就这样租到老。”

“所以有很多女孩儿才去傍大款啊,找个能当自己爸爸的成功人士丧气离婚人士嫁了,就一步到位了。我们现在杂志社就有一个。据说已经要领证了。”

子琪突然想起了程娟,她的形象似乎就是“傍大款”三个字的同义词。

“这么说来,我上周也遇到一位。特漂亮,放到大街上,肯定有星探找她。可是跟我咨询的事儿正是拆散一个有钱人的婚姻。亏得我领导让拖拖这案子,不然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在助纣为虐了。”

“这么严重?”

正说话,子琪的手机响了。她跑回自己房间,正琢磨谁会大晚上十来点给她打电话。结果推开手机,恰是程娟。

“子琪,我是程娟。抱歉这么晚打扰你。”

“哦,没关系,我还没休息。您有急事?”

“我就想问问你们考虑的怎么样了,也没接到你的回复,我后来给张律师打过去,他说你正在整理资料。是有什么困难吗?”

子琪被问得措手不及。“哦,是的,因为如果我们接,涉及的要收集的东西还比较多。另外我需要您弄清楚的那些问题,也需要有明确结果后,才能最后给您答复。要不这样,今天比较晚了,明天我到律所打给您,再详细说。你看行吗?”

“行吧,那些问题我都问清楚了。要不我还是过来找你,当面说更清楚。”

“啊,这样,因为明天我还不能确定哪个时间回到律所,您等我电话好吗?”她生怕程娟冷不丁来到律所,让张律师为难。

“好,没问题,打扰了子琪。谢谢你啊。”

子琪慌忙挂了电话,本想给张律师说一声,但一想太晚了,就决定明天一早到律所跟他请示。不过她倒是有种莫名的紧张,程娟已经问清楚了所有的问题,这接下来可真是要玩儿真的了。难道她不知道何帆有重病中的妻子吗?难道何帆为了她竟制作了全套的遗产手续?还是何帆父亲有先见之明,早做好了该做的准备,以绝后患?

以子琪的阅历,她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的。

……

子琪躺在床上,今晚又是个难以入睡的长夜。她不断把自己假想成九儿,又假想成程娟,试图感受她们的感受,试图理解她们的苦乐。但最后,还是想到云飞的时间最长。回想她们见面的每个细节,设想如果她们一起去云海别墅度假村,如何相处?她该精心打扮?还是该随意一些?她觉得应该随意点,毕竟这不是出席宴会。那随意点,穿得暗一些,还是亮一些呢?她决定选择亮一些,这样她会有更多存在感,以此为云飞增加更多的存在感,因为她是云飞带去的朋友……不知过了多久,子琪才在这桩桩件件琐琐碎碎的寻思中睡着了。

九儿却独自回味着她不能认同的大公平理论,她并非不同意,而是不愿接受,世界被量化。所以她内心越是抗拒,大脑就越无法控制地,开始抽取起记忆里的情与债来。

未完待续

无戒365极限挑战日更营 第51天

你可知道,你改变了我
23.3万字 · 1.9万阅读 · 62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