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orrow

‌午后和一个朋友闲聊,说起来马上周末要跟家里人打电话了,她喃喃道,这周不跟我妈打电话了,上周跟她打电话都不接而且打了好几次,也不给我打回来,都不关心我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听着这小小的抱怨,我还逗她,就是就是,别给她打了,晾她一周,让她知道你的重要性。接着,她默默地接了一句,不会的,我妈肯定不会这样!听着语气不太对,我抬头,果然眼眶都红了,看来她妈妈是真的伤到她的心了。

开始用自己的事例安慰她,慢慢地也勾起了我的回忆。那还是中学时期,独自一人在外上学,经常一个月才回家一次,在那个还没有手机的时期,所有与家里的联系就是周五用姑姑家的座机给妈妈打的电话。有时候打电话妈妈也接不到,就会一个人发挥无穷的想象力,而且总是不美好的假设,因此就不停的一个接一个的打,未曾想过放弃。直到听到那头传来的,刚才在做饭呢,心里的那块石头才稍稍落下来,开心的聊起自己一周的学习和生活。事实并不是总是美好的,碰上哪一段时间自己心情不好或是妈妈十分烦躁,就会超级委屈,为什么每次打电话都不接,为什么从来都不主动给我打电话,就因为我小,所以就一直让我主动嘛,好讨厌啊,再也不要给你打电话了。也许是那头传来不耐烦的声音,家里好忙的,没啥事就挂了吧,浪费电话费,回来再说,嘟嘟嘟嘟……

在那个年纪可以把很小很小的快乐放大无数倍,兴许是因为日子太过简单,总想在这风平浪静上面制造些涟漪,自然也就会因为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掉几滴眼泪,现在想想真是可笑的紧。最近两年,在大学,离家里更远了,总是每周给爸妈打一个电话,无论学校有什么活动,或者最近考试多忙,这已经雷打不动的成为一个习惯,习惯的力量太过可怕。

上上周和班长一起吃饭,聊天的时候谈起他一年可能都没给家里人打过几个电话,我宽慰他,没事儿,男生一般都不怎么恋家,(我弟弟就是和典型的例子,几乎从来不主动打电话)当然还是经常联系比较好。并不是说我多么有孝心,可是我还是想说,为人子女,在我们这个尴尬的年纪,没有工作,没有经济来源,父母也渐渐衰老,而我们却似乎什么也做不了,如果连一个简单的电话都不能主动打过去,这是不应该的吧。其实作为中国人,我们家的传统感情还是比较内敛的,所以我好像不怎么会热络的对待我的好朋友,几乎都是有事联系,没事就各自忙各自的,毕竟大家渐渐的圈子都不怎么交叉了。

想来想去,好像真如某一个朋友说的,你从来都不主动联系我,正是这个缘故,一些曾经要好的伙伴走着走着就散了。现在,我想着,可能是我把仅有的主动都花费在我的家人身上了吧,心就那么大,我只是一介凡人,不可能事事兼顾,虽然有时也会督促自己做些改变,可还是远远不够的。最近和妈妈视频的时候,旁边爸爸说看着怎么又瘦了,上室友的电子秤上一称,果真,体重又下降了几斤。吃饭也没少吃,大概是近来脑力消耗比较多,想的比较复杂,白日里跟着上课吃饭看电视,嬉笑打闹好像是个正常人,只要晚上灯光熄灭,世界逐渐安静下来,开始思考,(就像此刻,室友们都爬上了床,抱着手机享受个人时光,我在下面敲打着手机的九键拼音,手机灯光有一些些刺眼)其实说实话,我不是个多爱学习的人,从来也不奢望自己日日沉迷于学习修成一名学神,因而大学以来都是保持着中等水平,可能真的是环境影响人吧,也不知道中学时期的雄心壮志被谁吃了,反正大学以后就是尽量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在有限的能力范围内,活的稍微精彩那么一点吧。客观的来说,也许是因为这个学校这个专业并不是我选择的它,而是它选择的我,造成了我并不是很心甘情愿的努力去做好。

算了算了就当这都是些梦呓罢了。最可怕的是在大三这个关键时期,所有人开始关注你,毕业了干嘛,要考研嘛,还是直接就业,家里有安排嘛,好找工作嘛,焦急的就像马上要毕业的是他们一样,真好玩,我们这些处在选择边缘的人一个个如同在迷雾(可能是PM2.5)中行走的人,分不清方向,也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傻呵呵早睡的大一大二时光咻的一下就没了,晚上是被逼着思考自己未来要做什么,这可是非常重要的,这会决定你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所以一定要好好想想,好好想想,好好想想……都是些无用功而已,醒来依然是跟着大部队按部就班的上课吃饭看电视而已。

最近,主要的事事就是奶奶重病了,毕竟七八十的年纪什么都是不可预测的,往往都是在意料之中却令人措不及防的。所以家里人最初还是瞒着我的,就我那活宝似的妈咪说漏了嘴,于是我开始进入一个相对来说的新的阶段。给姑姑打电话,本来以为自己足够坚强足够成熟,刚说了一声喂,就开始泣不成声,原来以为的长大,在这个年纪还是脆弱的什么也承受不了,一些些伤痛就足以让我感觉世界都变成灰色了。爸爸的心里更是难受,可就是这样压力很大的他们,在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永远只是一句话,别担心,没事的,不用回来,你只要在学校好好学习就行了……每次哭的哽咽,挂了电话心里却是透亮了很多。原来我现在还能做的是学习,我还可以学习,至少现在的时光我还能尽力去充实。自己的学业,从小开始,学习尽量优秀,就是为了妈妈开心的笑容和爸爸出去的谈资,怎么忘了呢,这样也算是帮助家里人减轻负担了吧。

于是我想起来了考教师资格证之前,我曾经冒出来的一个小小的笋芽似的想法,想去参加全国三级笔译考试,也许是一时兴起吧,还查了好多资料呢,常常三分钟热度,都忘记了自己错过了些什么,重要的或者无用的都已经过去了。那这次,就以这个为目标吧,不用刻意十分刻苦,每天充实自己的大脑,趁着还不晚,多装进些不管有用没用的东西,总会有用的。其实回想一下刚入大学,对一切都很好奇,所以在青志部留任两年,如果重新选择一次,我老老实实的专注于学习,会不会也是学霸呢,哈哈,只是乱想而已,再来一次,我也不后悔自己的选择。那么就这样开始吧,一点一点的努力着,不用特别拼命,毕竟我是大人了,只要一步一步靠近想要的未来就好了。

下午台湾老师说了一段经典的话,我的记忆力不允许我全部复述下来,大致意思是这样的,“你先不要决定你要做什么,不要着急确定未来是什么样子的,等到有一天,你真的喜欢到可以忍受它的所有的不好的时候,那才是真的喜欢,那时候再去改变。不然在这之前就只是不断的尝试和不断的后悔。”那么我也可以这样吧。

‌现在是2017年11月17日22点52分

‌好了该说晚安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