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爱有天意(五十五,五十六)

字数 5204阅读 2121
图片来自网络

文/唐妈

第五十五章

Paul最近忙得连和林沫约会都没时间了。

他把衬衫袖子卷到了手肘处,皱着眉盯着电脑屏幕,手指不时在键盘上敲敲打打。最近林沫去了A国参加校庆,恰巧赶上了增发一期圣诞节特刊,片子要现拍,稿子要现赶。公司倒是新晋了不少编辑,可是文字处理上总是差了一点感觉,Paul只能挽起袖子自己亲自上阵了。

“小文,帮我泡杯咖啡。”

Paul冲外面喊了一声。

“哎!”

小文转身赶紧往茶水间跑,却被身后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

林沫穿了件浅灰色的大衣,围着羊绒围巾,站在小文身后露出了个笑容:“小文是吧,你去忙吧。我帮Paul去冲咖啡。”

小文被林沫的美色震惊,张着嘴半天没缓过神来。等她想起来这人是谁这个问题的时候,林沫都端着泡好的咖啡进了老板的办公室了,随手还把门关上了。

Paul眼睛没有从屏幕上挪开,端起林沫放下的咖啡喝了一口。嗯?这丫头今天泡的咖啡味道还不错。

“小文,你……”

Paul惊喜地看着站在桌边笑眯眯的林沫:“小沫!”

林沫拢了拢头发,坐在了一边的沙发上:“你忙吧,不用管我。”

Paul从桌后绕出来,俯下身在林沫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小沫,你怎么会来?对不起,最近公司事情多。”

林沫摆了摆手:“没关系,我来找你也是一样的。你快去忙吧。”

Paul回国后和林沫的关系有点突飞猛进的感觉,期间还上门拜访了林沫的父母。这段时间忙的焦头烂额,只能忙完后跟林沫打电话互述衷肠,却是有小半个月没见面了。

“小沫,那你随便逛逛,我很快就好了。”

林沫点了点头,拿起了旁边茶几上的一期《绯色》,正是国内版第一期,封面上是扎着粉色丝巾的混搭大叔,酷酷地靠在机车上,精致和不羁在摄影师的捕捉下,都被留在了镜头里。林沫翻了翻封面,看到写着作者叫做夏尧。再翻到里面,看到总编的名字也是这个夏尧,看来还是《绯色》中国的顶梁柱呢。

“Paul,这个夏尧是杂志社的摄影师?”

Paul的手抖了一下,有点懊恼干嘛把杂志放那儿。

“嗯,是的。”

“还是总编呢,她这片子拍的真不错。”

Paul心里捏着一把汗,不过看这样子,林沫并不知道夏尧和沈耀的关系。

“是,我从国外高薪请的。”

林沫似乎对夏尧很感兴趣:“有她照片吗?我想认识一下,我好多展览也会需要这样有才华的摄影师。”

Paul硬着头皮说:“她拍人像多一些。珠宝可就不一定了。”

林沫瞪了Paul一眼:“小气,我又不会挖你的人。”

Paul无奈地笑了笑,手下却越来越快。心里暗自庆幸:幸亏夏尧不在。

“啊!这个就是夏尧吗?”

林沫又翻出了莫子潇专访的那期,里面有一张莫子潇和夏尧的合影。照片里的夏尧穿着白色的T恤,扎了马尾,干净地像个学生,不过就是看着有点眼熟。

“好年轻啊,不过她看起来和莫子潇还挺熟啊。”

Paul不敢答话了,反正现在人没在,以后少让林沫来公司吧还是,太累人了。

Paul忙完的时候天都黑了,他站起来伸展了一下身体。林沫靠在沙发上还在看杂志,安静地像一幅画。

“小沫,我搞定了。我们去吃饭吧。”

林沫把杂志放回茶几上,起身抚了抚衣服下摆。

“走吧,我都定好地方了,带你去吃正宗的川菜。不过,今天我还想带你见个人。”

Paul边穿大衣边问:“谁啊?”

“林齐,我弟。”

Paul上次去林家的时候,林齐没在,据说在忙一个什么项目,已经好几天没回家了。

“可是我什么礼物都没准备。”Paul忽然有点紧张。

林沫噗嗤一声笑了:“他都快三十岁的人了,你准备什么礼物啊。”

在去饭店的路上,Paul还是坚持拐到商场买了一支钢笔,说第一次见小舅子怎么好空手。林沫被他一句“小舅子”搞了个大红脸。

两人到饭店的时候,林齐已经到了,正站在窗边看着窗外,Paul进去就看见个高大的背影。

“林齐,你看什么呢那么入神?”

林齐早就到了,这家菜馆自己和夏尧吃过一次,地理位置很好,楼下就是商业街。这会儿快圣诞了,到处都是拉着手的情侣。林齐叹了口气,不知道夏尧这会儿在做什么。

姐姐说今天要让自己见一个人,就是她之前提过的男朋友,他还是很期待的。姐姐能获得幸福,那最好不过了。

虽然之前父母讲过姐姐的男朋友是个意大利人,不过看到Paul那张妖孽的脸时,还是愣了一下。

他从窗边几步走到两人面前,伸出了手:“你好,我是林齐。”

Paul笑得温文尔雅,也伸出了手:“你好,林齐。”

虽然这顿饭只有三个人,但是还是很热闹。Paul听说林齐在做投资公司,还很感兴趣地问了几句。

“国内的公司是你独资的吗?我觉得文化产业这几年会有很大的发展,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引荐几位投资者,或者,干脆让我入股,我也很愿意。”

林齐擦了擦嘴,对Paul说。

Paul愣了一下,他觉得自己今天就是在不停地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填了一个坑又填另一个坑。

“哦,倒不是我独资的,还有一个合伙人,不过他不管经营上的事情。”

林齐看得清楚,Paul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有一瞬间的闪烁,手也顿了一下。他没有说真话。是还没有和姐姐定下来,所以不愿意和林家有太多纠缠吗?林齐没有把疑虑表现出来,只是淡淡笑了笑:“那也挺好。”

只要不是对姐姐不利就好,回去查一下吧,毕竟这是个身家大部分都再国外的外国人。

第二天林齐看着《绯色》中国的股东构成时,眉毛皱的紧紧的。沈耀竟然和Paul认识?

他想了一会儿,把电话拨给了Paul。

Paul昨晚回去就知道估计瞒不了多久了,林齐虽然年轻,却骨子里透着一股子精明,像是一批隐藏在黑夜中的独狼,自己的小动作估计一个都没逃过对方的眼睛,只是,他没想到林齐来的这么快。

Paul坐在楼下的咖啡馆里,盯着窗外林齐走来的身影叹了口气。

林齐进来也不客气,直接坐在了Paul对面。

“Paul,我想你大概能猜到我来找你是为了什么。我就不拐弯抹角了。你和沈耀是怎么认识的?”

Paul没有对林齐的无力和咄咄逼人生气,换做是自己,也会很担心自己的亲人的。

“我之前并不认识沈先生,是他主动来找的我。”

林齐挑了挑眉毛。沈耀吃饱了撑的,跑来投资一个跟自家业务没半毛钱关系的杂志社?还一下子扔了1000万?

“为什么?”

“他认识我的总编。”

“哦?我要是认识一个人,除非是我的亲人和挚爱,我不会这么大手笔。”

林齐说完心里就一动,看Paul皱着眉看着自己不说话,忽然一阵懊恼。

“你的总编,是夏尧?”

Paul有点吃惊林齐竟然认识夏尧:“你认识她?”

林齐恨恨地磨了磨牙,好个沈耀,你打的好算盘。

“别让我姐知道!”

林齐盯着Paul,声音有点冷。

“那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Paul的目光也瞬间冷了下来。

两个人心照不宣地喝了顿咖啡,为守着一个秘密达成了共识。

林齐想着沈耀借着投资人的身份趁机接触夏尧,就怒火中烧,现在还加了姐姐和Paul的事,顿时有点头大。

看来,进程要快一些了。

第五十六章

大街上熙熙攘攘,挤满了男男女女,还有抱着玫瑰花和苹果的小贩。不知何时,这个在国外如春节般隆重的节日在国内已经俨然成了另一个版本的情人节和双十一。

商场里挂上了通宵营业的牌子,货架上也是各种印着折扣的标志,人在这一天疯狂的抢购着,整个城市弥漫着一种疯狂的氛围。

已是凌晨,热闹的气氛不减反增。甚至还能看见远处天空时不时绽放出的烟花。

沈耀拧着眉看着眼前的混乱。

本来那最后几户房主已经谈好了条件,说好要在20号搬出去了,合同都签好了,谁知晚上拆迁队进驻的时候却遇到了阻碍。

已经签过字的几户人家和他们的亲朋好友几十号人堵在那个唯一能够开进大型机械的路口,手里拿着铁锹、榔头,气势汹汹,不允许拆迁队进入。

拆迁队的负责人路远山本来也是经验丰富了,处理过很多类似的突发事件。看到拦路的人,他安抚好自己的人,立刻要求对方代表来说话。

住户们走出了一个粗壮的汉子,穿了件有点肮脏的黑色羽绒服,嘴里叼着一根烟站到了路远山面前。

“师傅,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合同不是签过了吗?”

路远山皱着眉。

那个壮汉从口袋里掏出几页皱巴巴的纸,两把扯了个稀烂,扔到了路远山脚下。雪白的纸立刻粘上了泥水,变得肮脏不堪。隐约看见纸上“拆迁补偿合同”几个字。

“合同?那,这下没了。我们不拆了,有人愿意出更高的价格,我们不卖了。”

壮汉吐了一口烟,廉价的烟味即使在寒风中还是有些飘到了路远山鼻子里,路远山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对方这明摆着是出尔反尔了,而且势必是半路杀出了程咬金,有人暗中找到了这几户人,把补偿价格抬高了。

“这位师傅,合同是有法律效力的,不是你撕了就没事了。那是经过公正的,一式三份。”

“呸,去你的法律效力,老子不拆了,老子们要住更大的房子,当商场业主,你们当老子是叫花子啊?想拿一套商铺收买我们?做你们的春秋大梦去吧!”

这个自称老子的壮汉明显不是个有头脑的人,两句话已经把对方的条件抖搂了出来,不过,这个程咬金倒是大方的很,业主?哼哼,怕你们这些人有命拿没命花。

路远山冷哼了一声,但是又发不得火。

这片地就等着最后的拆迁工作了,如果在自己这一环卡住了,那将给公司造成巨大的损失。路远山沉吟了一下。

“这位兄弟,你说的条件都好商量,但是你看现在是不是先让我们进去?你们的房子先给你们留着,我们先赶其他工期。”

壮汉将烟头仍在地上,用脚捻了捻,斜着眼睛看着路远山。

“你当老子是傻的?让你们进去?让你们进去还有我们的好儿吗?休想!”

路远山正准备接着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谁知道自家拆迁队的一个小伙子忽然抡着工具冲向了那个壮汉,一铁锹拍向了对方的脑袋。壮汉想必也是混出来的,电光火石之间伸起胳膊挡了一下,金属拍在肌肉上,发出了沉闷的声音。

于此同时,拿着“武器”保卫家园的人们像是听到了前进的号角,怒吼着冲向了路远山的队伍。

路远山目瞪口呆地看着打成一团的人群,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这个局面。

他立刻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连忙拨通了沈耀的电话。

“沈总,不好了,你快来工地,打起来了!”

路远山电话还没讲完,甚至没有听清沈耀在那边说了句什么,就被一块板砖拍在了后脑勺上,五十岁的男人一下子被拍在了泥地里。倒下的那一刻,路远山好像看到了几个扛着摄像机的人。

“怎么会有记者呢?”路远山在昏过去的前一刻想着。

沈耀赶到工地的时候,这场械斗已经接近尾声了。

肮脏的泥地里停着几辆开着警报器的警车,几十号警察全副武装,将两帮人围在了中间。一群记者正激动地忙着拍照摄像,拉着医护人员采访伤者情况,被不耐烦的推到了一边,立刻不死心的继续缠了上去。

沈耀踩着地上的泥水向救护车走去,路远山衣襟上全是血,脑袋上缠着白色的纱布,人已经醒了。看到沈耀,挣扎着要坐起来。

沈耀连忙伸手把人摁住。

“老路,你好好休息。”

“沈总……”

沈耀拍了拍路远山的肩膀。

“回头我去医院看你。”

沈耀看着混乱一片的战场,有点发懵,十几辆救护车都躺着伤员,有拆迁队的,有住户,地上甚至还有暗红的血迹。

顾东匆匆跑到沈耀身边,汇报起了情况。

“沈总,一共伤了十五个人,其中有八个人是住户,七个咱们拆迁队的。五个重伤的,警察和记者应该是提前有人打过招呼了,来得很快,舆论方面怕是来不及阻止了,有直播,已经传上卫视了。”

“而且市委已经打电话过来了,要求迅速做出处理,沈总,你看?”

沈耀似乎没有听到顾东说的话,脊背崩的紧紧的,盯着远处的某一点。

顾东顺着沈耀的目光看了过去,战场的外围马路边停了一量黑色的奔驰越野,一个个子挺高的年轻人靠着车站着,两只手插在裤兜里,嘴角抿的很紧,也冷冷地看着沈耀这个方向。

顾东心里咯噔一下:林齐,林家的大公子。

林齐朝着他们的方向,冷冷地看着,忽然嘴角挑出了一个冷冷的笑容,像是草原上看到猎物的孤狼,露出了嗜血的表情。然后转身上了车,瞬间就看不到了。

顾东打了个冷战,看向了自己的老板:麻烦大了。

沈耀跟着警察去了派出所,录了三个小时的口供。警察一脸鄙夷地看着沈耀,似乎已经把眼前这个穿着精致的男人定位成了一个暴力拆迁的犯罪分子,恨不得扑上去踹几脚来大快人心。

沈耀在审讯室呆了三个小时后才被律师弄出来,一出来就奔去了公司,他必须做好危机公关,将事件影响降到最低。虽然明知可挽回的已经没什么了,但是还是要试一试。

他先联系了自己在卫视的老朋友,对方表示新闻已经播了,没办法了。报社只联系到几家规模小的,影响力最大的《南方》却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撤稿。网络则已经处于疯狂转发灌水阶段,沈耀看着铺天盖地的头条,捏紧了拳头。

林齐,好的很。

沈耀点了一支烟,看着眼前黑漆漆的工地,他把顾东打发回去了,这次的事不可能善了,工期势必要拖下来了。

这次项目已经投入了上亿的现金,牵一发而动全身,工期一旦耽误,损失不可估量。

父亲给自己打了好几个电话了,他都没有接。有什么用呢?

沈耀狠狠地吸了一口烟,尼古丁窜进了胸腔,有一瞬间的麻痹。

沈耀摸了摸胸口,冰冷。他掏出手机,拨通了夏尧的电话。他不愿意和任何人联系,但是很想听一听夏尧的声音。

“喂?”许是隔着整个太平洋,夏尧的声音有点不真切。

“平安夜快乐,夏尧。”

沈耀轻轻地吐出了一句。

那边夏尧应该是愣了一下,很快便恢复了正常。

“嗯,谢谢。你也是,圣诞节快乐,沈耀。”

听着那短短一句话,沈耀忽然觉得一股暖流淌遍了全身,他紧紧地握着手机,像是抓住了夏尧的手一样。

“夏尧,我想你了,很想很想。”

电话那边是一阵沉默,似乎传来了一声轻轻的叹息。

沈耀笑了,无声的勾起了嘴角。

“那夏尧,就这样吧,再见。”

沈耀把手机放回口袋里,凝神看着远处绽放的烟火。

夏尧,为了你,哪怕是散尽家财,我也甘之如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