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要继续装吗

任何成长都需要过程吧,我愿意说,这是水到渠成,笼罩在我头上的那些恐惧是如此的浓密,迫近,我却总想视而不见。

记得燕颜很久之前说,云燕姐什么时候能不那么端着?我以为,那是她的投射。其实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端着吗?我的肩膀因为端着都累得不行了。

77分享了她的恐惧,触动了很多人,当然也包括我。我说,我不敢面对,可能是太深吧。其实我知道,是我不敢说,似乎一说,我的形象就轰然倒塌。

可是,我真的很累,这种累,不会因为掩饰就不存在。我记起来《遇见未知的自己》里讲的一个故事,钥匙丢在别处,你却一定要在灯下寻找,只因为这里亮。我又何尝不是如此?

我其实是不敢跟人靠近的,很多的关系,都觉得是因为不断的靠近破坏了。记得我以前说,人和人是不能真正的交流的,可以说你,可以说我,可以说他她它,就是不能说你和我。为什么?因为这是我给自己的限定。似乎在我眼里,关系就是那么容易破碎,于是,还没有靠近,在靠近的过程里,我让它们一一破碎了。我历数着我曾经的关系,居然有一种恓惶。

感谢生命里的不离不弃。想想老公,这些年,他有多么别扭,还有那些我突然就疏远了的朋友,他们并没有走远,似乎一直在左右。昨天朋友说,其实大家都知道,只不过不敢说出来,说出来怕朋友没得做了。这一句话,终于把魔障击破。

人家都知道,你还装什么?而且,你装的还那么辛苦?为什么不能做自己?我想起来我的小时候,所有的被否定,不断的被打,我的世界如何被构筑。这些,我心里有个轮廓,却不敢去细想,细看,不看,他们就一直在那里,而且不甘于深藏。

勇敢的晾晒,也许没什么。我装出来的我,到底和真正的我相差多少呢?反正别人都看到了,那在我,不就是皇帝的新衣一般吗?那就脱下来,尝试一下,又不会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同事的女儿面临毕业找工作,学的是绘画、动画设计,父母建议在本地找个服装设计或教师的工作,轻松些,而女儿非要去异...
    名书字华阅读 405评论 0 1
  • 论文的投稿:写完discussion,修改全文完成大部分,还差一点修改文字 论文的投稿:整理参考文献没有完成 论文...
    石博士阅读 216评论 1 1
  • cm:程序_ cm:程序调试开始_ cm:进行程序唤醒_ cm:程序已唤醒_ cm:错误,错误,程序代码错误_ “...
    忘川小三途阅读 8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