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死了,请天空不要为我哭泣

黑,无止境的蔓延起来,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化季仓皇的从噩梦中醒来。惶遂不安的在黑暗中瞪大了眼睛,恍然的不知道自己到了哪,慢慢的才平静下来。

这熟悉的柚木床,镂花的珠络纱帐,还有空气中淡淡的橘子水的香味。化季想起黑猫,古时候的传说里,黑猫总是在这个时候出现,一对幽蓝的眼睛,蹑手蹑脚的走着,毫无声息。

已经是第几天了,这样昏昏度日。每夜都要做许多杂乱不成片段的梦,几次从梦中唏嘘醒来,泪痕尚挂在眼角,夜来的梦是全部遗忘了,只留着晕眩昏迷的感觉,沉重的压在眉目间。是化季不要小影拉开窗帘的,不要,不要阳光进来,那么明媚的东西会刺伤自己的,宁可就这样,至少等到自己可以应付光亮了。

其实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发生,化季被男人抛弃了,在她准备和这个男人结婚的时候,在她刚刚发现自己怀孕的时候,在她27岁的时候。

这样的故事在这个城市里每天都有发生,并不能因为化季拥有令人咋舌的美丽而有什么改变,因为她找了一个同样令人咋舌的男人。化季是一个太相信公主和王子的故事,当她和他金童玉女一般站在一起享受众人的注目礼的时候,她觉得这就是必然的。如果他们不能彼此配上对方,还有谁能够匹配?

门开了,走廊的灯光借着门缝泻了一地,小影轻轻的走了进来,坚强而略带苍白的脸上挂着一抹忧虑,“化姐,快点好起来吧,小影很担心你啊,”小影边说着边趴在化季的枕头前,这个孩子,说起话来总是小影小影的。

化季想起第一次看见小影的时候,是化季刚和朋友在一家饭店吃完饭,在柜台结帐的时候看见她的。那时的她一看就是很久没有好好生活过的,一张秀气的小脸越发灰白的往外走着,单薄的身体,“做什么啊,她?”化季一旁问着老板,“找工作,要当服务员,你看她那小胳膊,能干什么重活啊。”满面油光的老板头也不抬的说。

化季有些可怜起这个孩子,可是有什么办法,这个城市越加没有人情味起来,这种事也已经见怪不怪了。可是当化季在那天晚上再次在回家的路上看见小影的时候,化季已经下了决心把她带走,太久了太累了,当小影觉着自己已经无路可走的时候,化季象故事中仙女一样出现,美貌善良,明眸皓齿,温柔亲近。

化季一直以为自己在小影的面前是一副救世主的姿态的。因为小影真的是什么都不会做,可是她却是太惹人怜爱了。

小影半跪在床前,头埋在被子里,喃喃的说:化季姐姐,你要好起来啊,要不,你要小影怎么办啊,你要小影该怎么做啊?化季从被子里抽出一只手,半阖了眼皮,没事啊,小影,姐姐没事啊,快起来啊,姐姐真的没有事啊。

化季想用手托起小影的头,倏的愣住了,全身触电似的一震,心却骤然的揪住了,她分明的摸了一脸的泪水。

化季的鼻间升腾起了一种异样的酸辣,泪水也没有预兆的涌了出来,随着鼻囱顺势淌下。姐姐,小影一声哭腔。化季浑身的委屈都冒了出来。两个女人抱头痛哭。


化季坐在客厅里翻着新来的杂志。小影不知老忙着什么,好几天来里出外进,一脸的神秘。浴室里传来霍浪霍浪的水声,“小影,你一会要出去啊?”没有听到回答,片刻,小影裹着浴巾走出来,一边不经意的擦着头一边若有所失在化季面前走来走去。

“小影啊,”化季放下手上的书。

“你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小影站在原地,表情郑重的看着化季,“化季姐姐,你恨他吗?”

“小影啊,”化季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大人的事你还不懂啊,我怎么能忘了他啊,一段感情怎么能说断就断啊。”

“那好,姐姐”小影坐到化季的身边,拉着化季的说“姐姐,我要替你去找他,要把他给你的伤害全部还给他,姐姐,我要替你报复他。”

化季有些吃惊的看着小影,看见小影眼中不容置疑的眼神。

“那你要怎么做呢?”

“姐姐,你看小影漂亮吗?”

化季正过身仔细的端详着她,尚没有干透的头发一绺一绺的贴在俏丽的小脸,短小的浴袍裹不住少女匀称妖娆的身材,浑身散发的处子香味,长而密的眉毛下一双黑白分明的丹凤眼,眉目之间还留着在浴室里没来得及褪下的红晕,虽嗔犹媚的小口,弯弯的下颏,半袒露的白缎子似的胸颈。

化季猛得意识到了什么,乱轰轰地仿佛有无数的感念通过她的心。

“你,小影??”

化季有些支吾起来,“你很漂亮,我们的小影是个美人胚子啊。”

“姐姐,”小影有些撒娇的靠在化季的身上,“姐姐,小影虽然不懂你们的事,可是小影不能什么都不做看着姐姐难过,小影什么都不会,唯一有的就是我这个人了。姐姐,你知道吗,从小到大你是小影遇到最疼爱小影的人,小影本以为在这个世上没有喜欢小影的,姐姐”,

小影坐起身来,直盯着化季的眼睛“姐姐,要小影去做点什么吧,让小影为姐姐做点什么啊?”

化季使劲的摇了摇头,站起身来,

“别胡闹了!”化季有些急噪起来,气短的说。

转身进了卧室,剩下小影一个人在客厅。


小影几天没有露出笑脸了,一副霜打了般的闷闷不语,化季也有些失落,也许该让她去?怎么了?难道真的希望小影为自己去吗?

她能做什么啊,她是那么单纯,像一张白纸,要她去吗?生活的这个侧面,地狱般的阴暗而且不可挽回,要让她知道吗?

她还是那么的年轻啊,年轻的让人嫉妒,但她也不过是和自己一个无亲无故的人啊,更何况她是那么热情主动的请缨啊,更何况自己不是急切的想看到他也有悲闷的啃啮,昏瞀邪乱凄凉哀怆的下场吗?除了爱情,谁能把他怎么样?

化季忽然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不免羞愧起自己的龃龉来,化季忘不了那天的痛哭,那一刻,化季明明感觉到自己的心是和面前的这个小丫头连在一起啊!

女人就是那么容易被感动又那么容易忘却吗?是谁说过这样一句话:当这个时代的爱情变的越来越模糊不定的时候,同性之间的友谊就会迅速占了上风。

小影就在化季胡思乱想的时候走了进来,化季忽然有些气短,像做了亏心事一样的不自然起来,

“小影,你今天?”

“姐姐!”

化季的话被小影有些粗暴的截了过去,

“即使姐姐不高兴我也做了,小影长这么大从来没有替别人做过什么事,虽然实际上没有人要我做什么,大家都不需要我,没有人关心我也罢,却也没有人让我去关心。小影时常觉得自己是白活了,甚至不是在活着,一个活着的人怎么会连个想要和自己沾边的人都没有啊,姐姐,”

豆大的泪珠随着哽咽的话在小影的眼眶中打滚,小影使劲吸了一下鼻子,

“姐姐你知道吗?小影就像一块小石子一样给扔到这个世界上来。小影不知道谁是我的爸爸,谁是我的妈妈,小影只是一件被人丢掉的东西,可小影还是要活下去啊。小影也有童年,可是小影的童年和别人的童年不一样。小影不知道什么是温暖,什么是饱足,更不知道什么叫做爱,小影知道的只有寒冷和饥饿。直到遇上姐姐,小影时常在想,也许老天在小影最难过的时候活下来,就注定要安排我遇到姐姐啊。如果姐姐不要小影帮你,是不是代表姐姐不需要小影啊,小影还是姐姐的外人啊。如果姐姐真的那么不需要我,小影还活着什么意思,小影就走,以后就不烦扰姐姐了。”

泪珠终是滚了下来,洒满了整张面颊。化季的心又一次痛的揪了起。这个孩子,第一次说起了她凄楚的出身,化季不敢相信在这样一个繁华似锦的太平盛世里真的有那些只有在书上或者电视里才能看到的最阴暗低贱生活的一面,就在她的面前,就这么的站在她的面前哭着,哭自己没有心疼的能力,哭自己不幸福的以前。

“好,小影,”化季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有陪着一起流泪,这个小影啊,赚尽了她多少的眼泪啊。化季看着眼前这个出落的如花似玉的女孩,真的难以想象这十几年来,她一个人是怎么长大啊,可就是这么固执的孩子,这么单纯的心坎。

“姐姐怕你也受伤害啊,你怎么能斗过他啊,他是一个大人,你还是一个孩子,你拿什么把握去赢啊。他的城府,他的犀利,他貌似澈悟的心,你拿什么才能看透啊?你要学多久才会懂啊?”

小影擦干了眼泪,走到化季的身边,就势坐在地上抱着膝盖,

“姐姐,他啊,不会把小影怎么样的,小影会让他难过,让他难过的要死。姐姐,那个时候你会不会心疼啊,会不会怪小影这么做啊。”

“小影,你知道吗,姐姐这次栽的好惨啊,谁曾从感情的丰裕跌到贫乏,从高贵到阴柔乞怜,那他对这个世态炎凉的感觉,是加倍的深切啊。”

化季幽幽的说。


昊冉推开酒吧镂了暗色花纹的檀香木门,走了进来。空气中那一股熟悉的略带香甜的味道直面扑来,他先四处张望了一下,才坐下来。

因为不是周末,人不是很多,显出少有的安静气氛来。他有些夸张的揉着太阳穴,该找个谁来陪陪自己。昊冉调出手机的电话号码,往下翻看着,“化季,”昊冉轻轻的念出声来,又有些难堪的苦笑了一下,当初还有些真的不舍得的,可不管是多么美丽脱俗的女子,一提到结婚,马上就红了眼睛。

小影就是这个时候坐到他的面前的。

“咦?”昊冉一抬头看见她,“你认识我?”,

“不”小影倒也脆,“我就是来认识你的”。

“哦”昊冉优雅的挑了一下眉毛,仔细端详着面前的这个还在拘谨的女孩。穿着一件略有些夸大的蕾丝白衬衣,后背紧靠在椅子上,两只纤细的小手故做老道叠放在桌子上。一张稚气未脱的小脸涨的通红,光洁的额头,干净的眉眼却却硬逼着盯着他的眼睛,小巧的鼻,玲珑的口,昊冉觉得心底有种东西被揪住了。那是多么纯的女孩啊,纯的让你没有杂念,纯的让自己觉得自己的浑浊不堪。

昊冉收摄了心神,“为什么是我啊,”小影咬了咬嘴唇,一双清亮的眼睛直盯着昊冉,“不为什么。”

那晚的小影直到回了家,心还是在兀自的突突跳着。真的是那样潇洒的人物啊,怪不得化季姐姐要难过啊,那修短合度,仪态轩昂的男人气质,气闲神定,手挥目送的风云姿势。

随后又涌起了愤愤的念头,就是这么一个养眼的男子对化季姐姐做出那样绝情的事啊。小影躺在被窝里,暗暗握紧了拳头:小影,要加油啊。

要他爱上你啊,书上和电视里演的都是爱情会让人神魂颠倒啊。好难啊,让一个那么一个出类拔萃的人物爱上自己,自己真的行吗?可是接下来要怎么做啊。小影使劲的抠了抠被角,难以安睡。

化季近来总是心神不宁的,一种凄惶的滋味起在她的心头,像是受了委屈,又像是失落了什么东西的心情,心没有着落的作怪。

晚上吃饭的时候,小影几天来第一次没有出去,化季知道小影几天来都是和谁在一起的,这个城市,没有小影可以找的朋友,化季有些烦燥。

想象到笑靥如花的小影和他在一起,心里就是那么的不痛快,更可恶的是,化季发现自己的不痛快竟是嫉妒在作怪,更加鄙夷起自己。

“姐姐”小影停下手中的筷子,声音有些怯怯的。

“小影,快点吃啊,今天和姐姐睡一起吧。”“好”小影的声音马上欢快起来,一边大口吃着. 还一边挤眉弄眼的笑着,化季鼻子一酸,撂下筷子进了卧室。

仅仅是一个小小的温暖,就让小影孩子一样的乐半天,她是一个多么需要关爱和呵护的孩子。给她哪怕一点点的恩赐,她就是舍了性命也要陪你啊,如果那个男人再伤害了小影像伤害了自己,那还要小影怎么办啊?

爱情这个东西,说它像游戏倒可以,不过这游戏不是要人玩它,却是它玩人。它玩高兴时给人一点酒,不高兴则给人一些眼泪。

昏黄的床头灯下,小影虾一样的身体侧卧着,腰肢像折断了额似的细,尚不饱满的乳房一起一伏,褪落到肩际的睡衣袖露出洁白的上臂.

化季平躺着,眼睛直盯着天花板,“小影,”“恩”“你会喜欢上他吗?”一阵沉默,“姐姐,他像我的哥哥”。

两泓清泪涌了出来,悄然无声的浸在了枕头里。


小影发现自己变了,变的并不那么恨他了,这怎么行啊?难道姐姐的事情忘了啊,难道忘了自己是要来报复啊,为了让他难过不是吗?可是就是因为没有忘,越发觉得自己没有那种能力,就是因为没有忘,越发觉得有种无能为力的失落。

昊冉对自己的态度是决不带一点暧昧,那种距离却让小影感觉到舒服。虽然他爱不上自己,对小影来说却更开心,也许还证明昊冉的心里还放不下化季姐姐啊。

小影曾旁敲侧击的问过昊冉,昊冉的回答让小影一头雾水。那天在在西餐厅里,在柔和静谧的光线下,昊冉说,你可以一辈子记住一个人,但你不能一辈子只记住一个人。分手最初的日子,是最难熬的日子,和换牙一样,旧牙没有了,新牙还没有长出来。

小影有些气急,难道化季姐姐在他看来只是一颗旧牙,可是昊冉那一脸的安静平和问心无愧,却出乎小影的意外。没有那样阴险狡诈和愧疚难堪。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是姐姐的错?姐姐错怪了他。

这么优秀的男人是不容易被征服,可是化季姐姐也是少有的优秀女人啊。他们该是多么匹配的一对啊。

阳光很灿烂,灿烂的让你觉得过了今天就不需要过明天了,蓝天白云煞是招人喜爱。昊冉看着阳光下的小影一点一点的走近,阳光透过树叶斑斑点点的照在她同样阳光的脸上,柔软的发丝在阳光下发出淡淡的金黄,昊冉觉得自己一下子老了 。

“小影啊,交过男朋友吗?”昊冉对坐在对面的吃着冰淇凌的小影问道,

“没有。”小影老老实实的回答。

“那小影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啊?”昊冉喜欢看小影窘红了脸,

“昊冉哥,”小影的语调有些认真起来,在小影的世界里,唯一的发生在身边的爱情故事主角就是你啊,小影心里想道,

“小影要一个负责的人,要一个说到什么就会去做的人,要一个不会辜负我的人,即使他各方面都很平凡,可是会给我一生,小影的爱情不要走在半空中,要脚踏实地的安全贴心。”

小影的声调有些激动起来,抬起眼睛有些怨气的盯着他,“也许昊冉哥不知道吧,女人有时候是自甘寂寞的,要为自己爱的人可以洗尽铅华。”

小影想起怨艾寒心的化季姐姐,不由的哽咽起来,“昊冉哥,你这么帅,不知辜负了多少女子啊,”

小影又顿了一下,“昊冉哥,你是一个会负责的男人吗?”

昊冉倏得震了一下,有股热浪腾到脸上,不免汗颜起来。自己真的不是一个负责的男人,说出来连面前的这个小丫头都瞧你不起啊,凭什么就觉得自己可以把玩别人的感情,凭什么相信自己会风流到老啊?凭什么不相信婚姻,凭什么对结婚嗤之以鼻啊?

这几天和小影在一起觉得自己真的是老了,还以为自己是十七八啊。每天的衣着光鲜并不能改变时间的隧道,心态还是悲哀的转变了方向,常常自己问自己,什么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这是吗?不是吗?

昊冉不由的苦笑了一下,也许真的该找个人结婚了,不能在混将下去,还希望自己成一个老顽童吗?像叶倾城说的:身后有一双时间岁月的大手,在推推搡搡,让自己站不住脚。

曾经自己也是一个爱情至上的人啊,是谁是什么让自己成为一个玩世不恭的人啊,错过的不止是女人的时光,也是自己的时光啊,化季啊化季,如果我没有辜负你,现在会是什么样啊,如果你再来找我,我会向你说对不起,然后我们重新开始吗?

昊冉觉得自己一下子醒悟了,原来好多事情是那么容易想通啊,仅仅是一扇窗户,推开了,视线就不一样了。

曾经多少次睡不着,看不到繁华后的凄凉,想象不到的孤寂。可是一出了门,就让自己忙的不可开交,夜里的软弱一扫而光,衣着光鲜,举止得体,微笑有涵养,尊敬而又受人尊敬。

真正的生活不该是浮华啊,高等教育出身的他怎么会糊涂到这个地步啊。

“小影,你做过什么后悔的事吗?”

“昊冉哥,你不了解,小影从小得到的东西就很少很少,小影哪能轻易错啊?小影不能错,一要是错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小影没有一点多余的东西能够用来挥霍啊?”

昊冉看着眼前的小影,却说着露出与这个年龄不符的哀怨忧郁的口气,一种深刻的惭愧冲击了全身心。

“我做错了,啊,错了啊!”昊冉喃喃的说着。

“昊冉哥,做错了就去改啊。”小影抬起头说,一脸的真诚和认真。

是啊,知错就改,怎么会不明白啊。昊冉的心已经无边无际的宽广起来,“来,今天我不能陪你了,我要去承认一个错误,不能再拖了,马上。”

说完就拉着小影出了门,“小影,你自己逛逛,改天我找你。”走出几步,忽然又回过头“小影,有人说过你是一个天使吗?”

“天使?”小影茫然的摇了摇头,

“小影,”昊冉认真的说“你就是我的天使。”


昊冉轻车熟路的找到了化季的家,四楼那扇熟悉的窗,阳台那不知名的小花开的越发灿烂了。

会不会太唐突了,昊冉站在门口迟疑了一下,随即就打消了这个念头。生活不就是要有好多偶然啊,循规蹈矩的生活还有什么生气。

小影刚出去啊,这个时候会是谁?化季边想着边开开门。

竟是他,化季的脑子嗡的一下,有些眩晕。

无数的念头转过心,还是默默的让了进来,慢慢的冷静下来。“来找小影的吧?”话脱口而出,如覆出之水难以收回,心石闪电,小影该不会告诉他自己和她住在一起啊,昊冉的脸上浮出一丝疑惑,却抬头看见了小影昨天穿的碎花裙子摇曳在阳台上。

骗局,一切都是个骗局! 昊冉的头倏忽间变大了,四肢也变的沉重起来,刚才的一古脑的热情灰飞烟灭,昊冉眯起眼睛,有些嘲讽的看着这一切。

“为什么”昊冉喃喃的说,

“什么?”化季没有听清,电话突的响起来了,化季的心没有预兆的紧了起来,

“喂,姐姐,是我,”

“啊,怎么了?”化季有些不自然的看了一眼还杵在门口的昊冉。昊冉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大步走上前来,不由化季反抗的按了免提,小影那楚楚的声音传了过来,

“姐姐,他说我是一个天使,什么意思啊,是不是他喜欢上我了。为什么说我是他的天使啊?姐姐,如果他不会爱上我,我该怎么办啊?小影是不是很没用啊?”

够了,这就够了,如果说昊冉刚才还会心存侥幸,认为一切都是偶然的话,那么现在什么都不用说了。现实啊太现实了,不就摆在眼前吗?化季看着眼前的这个眼里能冒出火花的男人,和断了线的电话,茫然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你很厉害,”

昊冉一步上前抓住化季的肩膀,咬牙切齿的一字一字的说,“我在进门之前想好了要告诉你,我错了。我要求的你的原谅,我要和你重新开始。我甚至已经想好,如果你拒绝我,我该怎么样来打动你。甚至想到如果你爱上了别人,我会怎么样的去争取你,可是我就是想不到会这样,我给足自己勇气,设想好了各式各样的假想敌,想到了一万种可能,可是我没有想到事情会这样。你满意了吗?你不是就要我痛苦吗?你达到了啊,你满意了,伤害了我,晚上是不是要两个人庆祝一下啊,你满意啊?这样的结果你满意啊!”昊冉几乎咆哮着,脸上的青筋暴了起来,发红的眼睛嚼着泪水。

之后,夺门而出。

化季象被人抽光了浑身的力气瘫在地板上,脑里一片空白,发生了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来向我低头,他竟然向我低下头,一切从何说起啊。

小影,小影呢?小影到底做了什么?小影,化季想着,冲出门去,和刚进门的小影撞了满怀,

“姐姐,你要去哪?姐姐,你怎么了?”小影看着化季几近疯狂的眼神,

“小影,你做了什么?你到底和他在一起做了什么,你对他说了什么?”化季十指紧紧扣着小影的肩膀,

“姐姐,你怎么了,你说什么?小影不明白啊?”小影几乎急出眼泪来,

“是你要报复他!是你主动要报复他!你为什么非要去报复他,我没有让你去啊!你是在报复我啊,你好有心计啊!你毁了我,你把我彻底的毁了!你为什么?我对你不够好吗?你为什么?你告诉我你为什么?”

“姐姐,小影没有啊,发生什么了,你告诉小影啊?”小影的泪水哗哗而下,

“阴谋,是你策划的阴谋。”化季有些狰狞的冷笑着,“我当初为什么把你带回来,我为什么要收留你,你装的够像啊,你导演的好啊,你隐藏的够深啊。哈,你的目的达到了,恭喜你啊,你走,你马上走,你还不走干什么?你还有颜面呆下去吗?还敢问心无愧的和我在一起吗?是啊,你可以厚颜无耻的不走,可是我不敢,谁知道你还有什么野心啊?你早晚会害死我,你走,你给我滚!”

小影强忍着眩晕,姐姐一定是误会了,姐姐怎么会对小影说出这么伤人的话。小影深一步浅一步的走出去,昊冉哥,是不是昊冉哥,心想着,脚下狂跑起来,跑到电话亭前,心急火燎的拨通了昊冉的电话,

“昊冉哥,我是小影,你能出来一下吗?我——”

“小影啊,”电话那头的声音冰冷的陌生,“你们好啊。”

“我?”小影没等说什么,那面已传来断线的声音。


天没有预兆的阴了下来,好象快要下雨了。

小影蹲在马路边上,想不出到底怎么了,化季姐姐那恶狠狠的表情和恶毒的语言,昊冉哥的反复无常,不是说自己是他的天使吗?虽然小影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会让他说自己是天使,也不清楚天使应该是什么样的,可毕竟不是坏东西啊。

好想回家啊,平时的这个时候应该和化季姐姐吃完饭在看电视啊,化季姐姐现在还在生气吗?到底是谁让姐姐那么生气?是自己吗?什么地方做错了吗?即使做错了姐姐也不会那样对小影啊?

客厅里一片混乱。

化季窝在沙发里,干了的泪水绷在脸上,眼睛有些发涩。墙上的钟打着响。十点了,小影在哪?念头一转,又恨起自己来。

不过真的是小影做的手脚吗?她明明还是一个孩子,真的会有那么多的心计吗?可是又能有什么解释啊?他为什么会来?为什么正好在他来的时候打来电话?为什么要说什么天使不天使啊?为什么?小影是有预谋啊,可是这又对她有什么好处啊?

化季又想起他那绝望的眼神,他真的是来向自己道歉,真的要和自己和好,要原谅他吗?要重新开始吗?自己受的伤害不觉得了吗?女人真的就这么容易妥协吗?一片混乱,到处都是一片混乱,要怎么样啊?

酒吧今天莫名的安静。昊冉端着红酒的手随着音乐有节奏的晃着,不知老板从哪淘来《茵梦湖》,那个吉卜赛女郎唱着:

今朝啊,只有今朝,

我还是那么窈窕;

明朝呀,啊,明朝,

万事都休了。

大概是因为喝多了额,颊上有一层红潮,同蔷薇的罩在那里,眼睛里红红的浮着哀怨的醉意,眉目间仔细看起来却有忧伤含着,勉强伪装起来的自得,正是在那里形容自己的愁苦。

一丝嘲笑僵的挂在嘴角上。这个世界都是俗人啊,有谁不能免俗啊?昊冉不怪化季了,自己先伤害了她,就是她要报复也是应该啊,只是这么不平和的性格早看到就不会再对她抱有希望了.

只是小影,昊冉觉得心里撕裂般痛。以为她会是自己的天使,教会自己怎么生活,给自己希望,要向上。哈,狗屁,还是没有那么多的美好?哪有那么多的美好?自己已经三十多了,居然要在一个孩子身上找到自己的美好,找到生活存在的意义。

天方夜谈!还是放纵吧,还是堕落了吧。


小影还是准备回家了,也许化季姐姐的误会已经消除了,自己不回家姐姐一定会很担心啊,一定会四处找小影啊。

小影也没有别的亲人啊,小影不回家又能去哪啊?小影站在楼下看着楼上熟悉的灯光,姐姐,不要赶我啊。拜托把事情搞清楚,小影不懂事,好多大人的事小影还不明白啊,不要怪小影啊,小影皱着眉头想着,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忐忑不安的上了楼。

到了门口了,小影刚刚举起要摁门铃的手停在半空中,因为小影看见了自己的东西被有条理的装好了搁在门外。姐姐啊,小影在心里痛苦的喊着。

外面下着滂湃大雨,一个女孩有些晃的走在大街上,雨水夹着风刮在脸上,几乎睁不开眼睛。拐弯一辆货车,一柱刺眼的灯光,一张惊恐的脸,一滩血迹,一个俗套的故事情节。

“如果我死了,不要天空为我哭泣。我要在灿烂的阳光下走,那样能容易找到天堂的路,我不够好,或许没有到那的资格,但我只要在天堂的门口望一眼,我要知道天使的样子。”

“我来到这个世上,就没有人为我祝福,我要走那天,会有人为我难过,那该是多么的有收获啊。”

一个月后,一个灰暗的阴天。一间没有人气的咖啡厅。化季和昊冉。

“我们之间的爱情,或许并不离奇,可凭什么牺牲了一个小影?”有一种伤害,一辈子不忘,不仅仅是爱不爱那么简单了,成人的世界好复杂,就是不肯相信一个人,要绕好大的弯子。大家都好精明啊,生怕自己受一点的委屈,生怕自己活成了别人眼中的傻子。

化季想起小影曾经说过,如果连姐姐也不要小影,小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小影不要活了,话犹在耳,一语成箴。

昊冉想起那天带小影吃冰淇凌时小影说过的话,明明是在暗示自己啊,为什一冲动就不管不顾了啊,误会了化季,误会了单纯的小影。

"还能回到从前吗?"昊冉低低的说。

化季抬起头,含着一眼的泪水"还能回去吗?"

昊冉慢慢的红了眼眶。

是啊,回不去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情迷桂花香 夜晚,艾雅站在窗边,看着从天而降的巨幅夜幕,一望无际的黑…… 床上手机发出的振动声,把她从思绪中拉...
    画屏闲展阅读 117评论 0 1
  • 之前看过一档综艺,主持人问及贾乃亮关于甜馨将来男友的标准。贾乃亮说“我心中完美的人一共三个词可以解释,勤奋,善良,...
    安圆圆的书香年华阅读 432评论 0 7
  • 越野是男人的毒药,我已经已中毒颇深 “知道怎么毁一个人么?最快的是抽粉儿,其次豁车,最后玩儿单反。” “毁一个孩子...
    酷活动阅读 88评论 0 0
  • 过去的终将过去,没来的还只是没来。耐心等待,春暖花开。 或许明年还要看不见黎明,还要匍匐,但是那都终将过去,未来的...
    风中信阅读 34评论 0 0
  • 春蚕到死丝已尽, 破茧成蛾了一生, 繁锦柔绵他人服, 却无自身丝半根。
    心湖狼梵唱阅读 8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