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言 章九 牡丹仙子(六)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青衣道人坐在蒲团上,手中拿着一个有些破旧的账簿,盯着其中的一页发愣。

多少年了?自从自己抛妻弃子,成为这无用的星君。

“你后悔了?”一个一身黑袍的少年不知何时站在了青衣道人的身旁。

青衣道人抬头看了一眼少年,少年的脸上是一个玄色的面具,半边哭脸,半边笑脸。

黑袍少年看了看青衣道人手中的账簿,坐在了旁边的蒲团上:“你找到了?”

青衣道人点点头:“与其说找到了,不如说是秦广王有意让我拿到手。”

“哦?”黑袍少年似乎很有兴趣:“为什么会这么想?”

青衣道人沉吟了一下道:“秦广王和我不同,他是真正有大神通者。若不是有意为之,我怎么会这么轻松就拿到生死簿。”

那看似破旧不堪的账簿,竟然就是记录世间生灵的生死簿。

“看来你决定赴死的消息已经传遍三界了。”黑袍少年似乎在笑:“大家都在明里暗里给你方便呀,那么,这次你要怎么选?”

“怎么选?哈哈哈哈啊哈哈!”青衣道人仰天大笑:“我能自己选吗?”

“当初从生死簿上划掉你儿子的名字,不就是你的选择吗?”黑袍少年好奇的问道。

青衣道人笑声一滞,接着有些颓丧地摇摇头:“我本以为划掉他的名字,给他永生,可以补偿他。谁料,他当时竟然在重病,结果就一直维持了重病的状态,生不如死过了这么多年.......”

“过去只是过去。”黑袍少年伸手拿过生死簿随意的翻动着:“不过现在你有个新的机会,让你的儿子继续这么半死不活,或者,我重新写在上边写上他的名字,但寿辰只有三日。”

“这也算是选择?”青衣道人惨然一笑:“我是太白金星,是代表希望的启明星。呵呵,我给世人带来希望,我的希望又该有谁来给?”

——2——

李闵氏把自己关在屋子里。

李天赐则是一脸无奈,无奈里却带着解脱。

“怎么办?”牡丹仙子低声问道。

“什么怎么办?”吕岩的声音有些冷,他不喜欢白牡丹现在现在还只想着天庭的任务。

“天赐呀!”牡丹仙子没有注意到吕岩语气的变化:“看李闵氏绝望的样子,怕是李天赐的命也就只剩下十天半月了,咱们要救他。”

“救他?”吕岩想了想:“为了天庭的任务?”

牡丹仙子脸色一沉:“吕洞宾,你什么意思?”

“我能有什么意思。”吕岩冷笑了一声:“你是高高在上的神,我当然听你的。”

“你!”牡丹仙子直接站了起来,脸色通红:“吕洞宾!你就这么想我吗?”

吕岩一愣,看牡丹仙子的愤怒不似作伪,赶忙换上了一副笑脸:“嘿嘿,我的意思是,您是神,肯定想的更周全,我听您的吩咐,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看着吕岩接近谄媚的微笑,牡丹仙子也发不出火来,狠狠哼了一声又坐了回去。

“那个,我还有三日的阳寿。”许久不言的李天赐突然开了口

“三日!”吕岩和牡丹仙子同时惊呼。

“啊。”李天赐向李闵氏的屋子看了看,见没什么动静压低了声音继续道“其实昨天我见到父亲了,他问我是要肺痨永生,还是康健三日。”

“太白来见你了!”牡丹仙子失声道:“这怎么可能,他明明......”

吕岩一伸手抓住牡丹,示意她不要说话。

李天赐不明所以地看了看两个人继续道:“我想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要好好的活三天。所以我时日是真的不多了,你们带我出去好好看看这世界好吗?”

——3——

三日有多久?

三宿觉,九顿饭,三十六个时辰。

一个人知道自己的阳寿只剩三日,会是什么样子?绝望?疯狂?恐惧?

李天赐的表现比较与众不同,他很坦然,至少看起来很坦然。

所有不应有的情绪被李天赐很好的掩饰了下去,可惜,吕岩修的是酒色财气人间道,对于人心最为熟悉。

“你想去看什么?”吕岩用微笑和柔和的话语打破了沉默

李天赐一愣,接着有些茫然:“我,我也不知道,我在床上躺了好几百年了,也不知道外边是什么样子了。”

“外边,在打仗”吕岩沉吟了一下:“我带你看看风景吧,去看海怎么样。”

“又在打仗吗?”李天赐神色有些暗淡。

吕岩暗自叹了口气,太白金星当初就是不忍人间战火不断,登天化星太白,以星宿神力令人间止戈。事后,太白因滥用神力干预人间事,被天庭严厉惩罚。

“我想好这三天的安排了!”李天赐抬起头微笑的看着吕岩:“第一日,我要去塞北。第二日,我要去金陵。最后一日,我想去个风景秀丽,气候宜人的地方,你们帮我挑吧。”

“好!”吕岩没有问为什么,而是直接站了起来,手中已经有了白玉八卦:“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就去塞北!”

“你们是不是疯了!”牡丹仙子怒道:“只有三日时间,我们只有三日时间找出给天赐续命的方法,你们还有心思玩!”

“牡丹仙子,生死薄已定。”李天赐笑容不减:“所以,现在最好的方法,就是利用好这三日,你说对吗?”

——4——

塞外草原,风吹草动,似是阵阵波浪一般,像极了绿色汪洋。

“大海”中,三匹骏马疾驰而来,三名骑士两男一女,均是游牧民的装扮,但看得出来都是关内的汉民。

“吁——”为首的年轻男子一把拉住缰绳停了下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空气有些凉,男子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但神色上充满了灼热的亢奋。

“有多久,没能这么畅快的呼吸了。”男子似乎对呼吸这么一个简单的事情也充满了享受。

“天赐,没想到你的骑术这么好。”吕岩骑着马到了李天赐的身边

“哈哈,我还小的时候,未患肺痨之时,跟着父母去了不少地方。”李天赐得意道:“塞北,金陵二处是我最常去的地方。”

“哦,那有什么熟悉的朋友吗?”吕岩随口一问

李天赐脸色微微有些不自然:“额,有,我其实就是想来见见她。”

“哦?”牡丹仙子好奇的骑着马过来:“几百年了,你的朋友也是个修道之人?”

李天赐勉强一笑,没有说什么,而是策马前行。

吕岩叹了口气,轻声道:“天赐要见的怕只是一捧黄土。”

三匹马在草原上飞奔着,不久便奔驰到了一初偏僻的地方,草也变得有些稀疏。

李天赐翻身下马,牵着自己的马前行了几步便停了下来。

吕岩和牡丹仙子对视了一眼,没有跟过去,下了马,站在几米以外的地方等着。

“这附近没见到有墓碑呀。”牡丹仙子小声问道。

吕岩点点头:“确实,不过几百年前是什么样子,谁能知道?”

约莫一个时辰,李天赐牵着马走了回来,微笑道:“好了,我心愿已了,今晚吃了全羊宴,咱们便去金陵吧。”

吕岩假装没有看到李天赐流过泪的双眼,点点头,三个人翻身上马而去。

——5——

篝火烧的很旺,羊肉的香味阵阵飘来。

吕岩一改往日沉稳的状态,和一群牧民手拉手,围绕着火焰尽情的舞蹈。

牡丹仙子坐在一旁,小口的吃着羊肉,眼神里一会儿复杂,一会儿茫然,一会儿悔恨,不停的变换着。

吕岩瞥了一眼坐在一旁的牡丹仙子,脱离了舞蹈的圈子,走过去坐了下去:“怎么不来一起跳舞呢?”

“我想不通。”

“想不通?”

“恩,凡人真的只是凡人吗?”牡丹仙子的眼神里充满了迷茫:“我自小被教导,凡人因为七情六欲而弱小,神因一心悟道而强大。可是......”

“可是?”

“可是这段时间所看所行所感,让我觉得,凡人很不平凡。”

“哦?”吕岩有些吃惊:“这,这可是和你的道不一样呀。”

“我知道。”牡丹仙子有些懊恼:“可是我怎么也没办法停下这种想法。天赐,太白甚至是不太熟悉的阿哥和小芮,每个人明明都在努力的生活,都在守护者自己的心,我......”

吕岩一把拉起了牡丹仙子,大笑道:“想这么多做什么,去体验则必有所悟!走,跳舞去。”

一个远离喧闹的蒙古包中。

李天赐的眼前坐着一个小男孩,眨着满是好奇的大眼睛。

“来,吃糖。”李天赐笑的很温柔,眼神里有了些宠溺。

小男孩犹豫了一下,还是抵不过糖果的诱惑,说了声谢谢接过了糖果。

“你这么小就会说汉话?”李天赐笑眯眯地问着。

“爸爸说,我们很久以前的一位先人,让我们从小就要学汉话。”小男孩一边吃着糖一边回答。

“从小就要学吗?”李天赐喃喃道,一个女孩出现在回忆里。

“天赐,你说要是我们从小就学汉话,是不是就不会和汉人打仗了?”

“哎?为什么会这么想?”

“因为打仗就是有误会呀,误会,大概就是因为言语不通吧。所以如果从小就学汉话,就能和汉人好好交流了,还能学习汉人优秀的地方,你说对不对?”

“哈哈哈哈哈,那你一定要你的孩子从小就开始学汉话。”

李天赐收回思绪,站起身,宠溺地摸了摸小男孩的头:“好好学汉话。”

走出蒙古包,李天赐又深深吸了一口气,空气深入到肺中,冰冷却温暖。

“塞北,来生见。”

(未完待续)

【夜言】系列每周一、三、五更新

戳我阅读前文~

点击下边链接,进入《夜言》目录帖,回顾之前的精彩章节

夜言 目录帖

觉得TA君的文章不错的话,就点个喜欢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李天赐慢慢坐起来,动作很小心,生怕吵醒了旁边熟睡的柳冰。 走到紫云洞外,太阳半出,意味着新的一天即将开...
    TA君说阅读 155评论 5 4
  • ——1—— 咕咕哏儿! 鸡鸣时分,起床时。 吕岩从床上坐了起来,揉了揉脸,让自己快速的进入清醒状态。 走到屋外,吕...
    TA君说阅读 90评论 2 7
  • 百花谷 阿哥一脸的忧心忡忡,小芮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也是一脸的担忧。 他们找不到大白鹤。 从听到那声凄惨的鹤唳,他...
    TA君说阅读 74评论 9 8
  • ——1—— 金陵城。 三个人,三匹马。 金陵很繁华,即时是清晨,道路上也已经有了不少商贩。街道边的商铺也陆陆续续卸...
    TA君说阅读 122评论 5 7
  • 书上说:世界是一封情书,你喜欢一个人时,山不再是山,水不再是水,而是你想与他分享的风景;歌曲不再是歌曲,电影不再是...
    心情随笔凌阅读 2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