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18


【作品链接】

石桥铺的新市与大桥头的万石市

——《探寻石桥铺》引发的联想

(刘富喜 2018.9.18)

读罢颜家连先生为龙世贵先生新作《走过两个大地》写的序言,觉得情深意浓,条分理析,文笔清新。

再拜读他特地转来其中一篇《探寻石桥铺》的撰文,在欣赏之余更赞叹龙世贵先生的考证难能可贵。

咱不仅赞同龙先生的石桥铺与新市镇关联的说法,而且由此引发"石桥铺的新市与大桥头的万石市"的联想。这联想并非空穴来风。

旧时递铺大道(朝廷传递文书的官道)设有驿站,那时亦称为"铺"。清代攸县县域13铺编制45役,据此揣测:县城总铺之役应多,各分铺之役应有两三人。所设之铺似有地标特征——设在集市应是首选。在新市集贸市场处设立递铺大道的驿站——石桥铺,是合情合理的。在此,还可推测:之所以叫石桥铺,说明此处有石桥。古代在新市的攸水之上架有石桥吗?事实是没有,依当时的科技也不能。那么据实情分析,原来新市街镇有两条水系。其东面莅临攸水,是大水系。其街镇内有一条小水系穿过,当地人叫"内江"。在内江上架石桥,既是需要也是事实。至今,新市老街的下街处仍有石拱桥。那么,此处有地名"石桥铺",就并非主观臆想。

图:残存的新市老下街石拱桥,麻石铺就桥面。

下面,该阐述一下离石桥铺的新市不远处,有个大桥头的万石市。

康熙、乾隆《攸县志》均在"市"的条目下记载全县七个市(同治《攸县志》九个),其中:"万石市,去县四十里。新市,石桥铺,去县五十里。"

万石市,据我初步考证,地址在新市大桥头村名小组原韶江一带。理由是:

(1)小时在大桥头石拱桥处游泳,翻过头就看见桥拱的两边均有一块石板,刻着"万石市桥",说明万石市就在这桥的旁边。

(2)县志记载:"万石市桥,至正辛丑(1361年)皮道弘建"。说明元朝就有万石市。

图:《攸县志》有关"市"的记载

(3)从东边的福寿万过来,经过大桥头,往西边的新市走,有一条青石板铺设的路面,我小时见到其长约一公里,很可能这是古代往来万石市的集市通衢。

(4)我老家长茹,古载地名是"墙围,土改时被南下干部据方言谐音将""墙围"(攸县土音"围园",近似音"如园"),改为"长茹"。这里是南楚望族万石刘的祖源地,古老的大屋场与大桥头相距约两百米,万石刘族谱记载:"至正年间从江西永新迁攸邑万石市,平原沃野,遂家于斯",这也说明万石市就在此。

(5)我两位弟弟均证实:长茹垅里园田化之时,在临近韶江的高岸田坎处,挖出一溜青石砖,说明此处是一堵墙址,很可能是万石市临韶江的街道遗迹。

图:这是原万石市桥址和原韶江遗迹处

考证此处是万石市,可是,相距仅两三公里处又有个新市,为何古代两个农贸集市相距如此之近?

究其原因,攸水河道改变走向使然。

据此处元朝所建万石市桥,说明万石市历史悠久,至少在元朝乃至以前的唐宋年间就存在。先看大桥头处的万石市桥横跨韶江,算一条小水系。再看大桥头组的西面,有一道宽阔的长长的低洼地带,园田化之前很明显,至今仍可见遗迹:从新市河坝下的刘家大屋西边低洼水田至牧鸭湖,往南的方向走,依次有:店鸭湖、烂鸭湖、袁家港、洪来洲、杨洲巷、段家洲、观背潭。至此处,低洼地归入攸水。这一低洼地带长达几公里。不难想象:这就是攸水的一段古河道呀!

再观察推测:在此河道之东的大桥头处有个万石市!为何叫万石市呢?原来此处"平原沃野",从网岭起经新市、大同桥、沙陵陂、上云桥至城关的河谷平原,可谓大粮仓。在此处兴起一个万石稻米交易的集贸市场,有大水系——攸水和小水系——韶江交汇,交易运输便利,万石市就自然而成了。

俗话说: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推测在明清之时,万石市处的攸水改道西移,原河道逐渐渐演变成低洼水稻田,而稍西的一带水田经河水不断冲击,形成新的河道。这也与龙先生我文中提及的新市赵家垅传说的攸水改道不谋而合。

河水冲击河道西移,挨近后来的新市老街,并不是一开头就建成了新市。设想最初这里只有内江,因有石桥而在旁边开设店铺,就有了石桥铺。充其量是个小小的村镇而已。

可是,东面的万石市因河道西移,船运交易就很不方便了,一旦失去船运交易优势,万石市就日渐萧条。

古老的万石市消失了。在园田化年代,韶江被废填改建为新市河东渠道了,万石市桥也被拆除了。

图:河东渠道之上新建了牧鸭湖桥,其石料是万石市桥取来的。

人们就依大水系的优势,在石桥铺的小村镇处傍攸水大兴土木,经历若干年代建成了新市——万石稻米船运交易新的集散地。

石桥铺的新市与更古老的大桥头新市就在攸水改道的自然历史条件下嬗变。万石市有小水系韶江(横跨的万石市石拱桥)和大水系攸水,新市也有小水系内江(横跨的石拱桥)和大水系攸水,两者如出一撤。

以上阐述,当然需要更多的史料来佐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