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图说故事系列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是我挂的第十五盏灯。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我还在这,可那些身边的人,早已在时间里静静离去了。

(一)

十五年前。岳溪村。

那时的我刚刚及笄,与情之事也稍有了解,确也仅仅是稍有了解而已。家里的姐姐早已有了芳心暗许之人,有时候会看见她们捏着手帕轻轻地笑,不知是何缘故,但确一脸甜蜜。那时候,我便想有个心上人定是件开心的事,故对情之事更是万分期待。

也是那年灯会上,我遇见了易泽。易泽是个俊秀的男子,初见时,他正心心念念着要寻一盏精妙绝伦,独一无二的灯,给一同前来的妹妹做礼物。

我守着姐姐们做的灯,看着他在人群中左顾右盼,直至走到了我的面前。

“姑娘,你这灯怎么卖?”

“我这灯是做来今夜赏玩的,并非用来卖的。”

易泽听了,有些许遗憾,但也并未多说什么,也就离去了。

原以为这只不过是灯会上的一次巧遇,而这俊俏的公子模样在我脑海中都已不甚清晰了。没想到,数月之后竟又再次看见了他。

(二)

这次易泽身边跟了一个姑娘,似是个丫头模样的人物,穿着浅青色的褙子,很是灵秀。世家之间总免不了几次宴会,本就是为了无聊的生活添几丝乐趣,故而,这次宴会人也不少。

易泽旁边围着几个年龄相仿的公子哥,似乎是他的朋友,身边的那个姑娘眼睛睁得大大的,似乎对着一切都充满好奇。起先我以为这是易泽的婢女,可易泽的一个动作却变了我的想法。

那姑娘似乎太过好奇这周围的一切,不住的张望,竟一头撞在了庭中的柱子上。易泽看到之后,先是吓了一跳,接着,竟一脸无奈的将她护在了怀中。那满满的宠溺竟是挡也挡不住。

那姑娘于易泽怀中羞涩抬头,不经意间便看到了我,似乎觉察到我的目光并无恶意,她竟直接对我笑了起来,目光清澈,让人心生欢喜。

“小妹妹,你是谁”,她似乎不懂世事,竟径直走了过来,并无其他家夫人小姐的寒暄。我也有些新奇,便道“我是制灯徐家的徐昕。”

“徐昕,我叫你阿昕可好。”

“。。。好啊”我有些无措。

这是我与这位姑娘的相识,或许是彼此年龄相仿,席间我们竟也有许多喜爱的东西可以谈论。她似乎对灯格外了解,令我这个制灯世家的姑娘也有些汗颜。

言谈举止中,她不似个女婢,倒像是个无忧无虑的小精灵。她说,她叫青灯,与灯有缘。

一旁的易泽虽与周边的公子在闲聊,视线却丝毫未离过她。我似乎有些明了,相必这也是如我姐姐那样,要甜甜蜜蜜起来了。

(三)

易泽与青灯姑娘的事,不久便传开了。这世道,容不下世家公子与无名女子的故事。他们的事闹得满城皆知,易泽的父母要与他匹配一个门当户对的小姐做正房,易泽却是不愿,誓要与青灯姑娘相伴到白头。家里的长辈也时常拿这件事警示我们,这样的男子不可相伴终身,自私愚蠢,无一丝一毫对家族的思量。

后来的传言中,还是得知,易泽最终还是屈服了。身边的姐姐们也都在感慨此事,她们并不如长辈所教导的那样,以为易公子是个自私之辈,相反,心里暗暗希望她们能共白头。

许久之后,我又见过一次青灯姑娘。那时我已是以为有些名气的制灯师,因所制灯皆精妙,被赋予了些名头。

彼时,易泽邀我至家中,制一盏灯。那时,我见到了青灯姑娘。她躺在床上,相当虚弱,见我来了,眉眼俱是欢喜,伸出了手要拉我。我忙将手伸了出去,握住她的手。

“阿昕,见到你好欢喜。”

我笑了笑,握紧了她的手。心中莫名心疼,那个爱笑的小姑娘如今骨瘦如柴,也是造化弄人。

“是我让阿泽请你来的,听说你灯制的好,想请你制一盏灯。”

“你说,我能做到,便绝不推辞。”

她于枕下抽出一张丝帕,上面绣了一盏灯的图样,并不繁琐,但所见之处却皆是灵巧。

“你且先听我讲个故事,可好。”

“你说,我听着。”

五年前,就是你见我那年,灯会上我遇见了阿泽。那次,我看着他急急忙忙地到处寻灯。好不容易找着了一盏,还是你不卖的,竟有些于心不忍,就很是注意他。

你可知,世间万物皆有灵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经过上个学期开学的洗礼,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如何让开学显得从容些。众所周知,开学的事情总是琐碎又繁多,回想...
    miaodan阅读 238评论 2 3
  • 香港---中国南部的一颗璀璨明珠,位于中国广东省珠江口以东,由香港岛、九龙半岛、新界内陆地区以及262个大小岛屿(...
    远山玫瑰阅读 455评论 0 2
  • 和谁一起的时候,在这样的,漆黑的,瓢泼的,雨夜里,你才感觉不到凄凉,落寞,感觉不到时间蹉跎,拿着一把很大的伞,像是...
    庞左阅读 13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