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血色医院(二 )

倩倩远远的透过大门看见杨帆和老李在值班办公室里。也大概料到了是为了查案子过来的,只不过没想到杨帆也来了。她深呼吸了一下,慢慢的走进了办公室。

“好久不见,”倩倩把手里的病历夹放到桌上,语气平淡的说。

杨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过了好一会才回了一句嗯。“原来你们认识啊 ,”张医生好奇地问。

气氛有点尴尬,老李连忙打圆场:“认识,认识,干我们这行的哪有不受伤的,一来二去就认识了呗。”

张医生也是个聪明人,看出来杨帆和倩倩的表情就知道她们的关系不一般。拿着病历本说道:“如果没什么事问我的话,我先走了,到时间了要去巡一下病房 ”。

为了创造给他们独处的机会,老李借口下去买瓶饮料让他们先聊。值班室经常有医生或护士进进出出,倩倩带杨帆到了贴着住院大楼而建的就诊部大楼天台上。

杨帆先开了口:“你瘦了许多,不过也漂亮了许多”。

“多谢杨警官的夸奖了,干我们这行就是劳碌命,瘦,很正常的事”。

“看来还是经常一忙就忘记吃饭,这样久了对胃不好”。

“不劳烦您挂心了,杨警官还是说重点吧,关于案子有什么要问的就问吧,”倩倩双手扶在天台栏杆上,目视远方。

杨帆知道倩倩心里还是对于他当耿耿于怀,也不好多说什么,就问起了案件的事情。

“案发前几天你在医院有碰到什么奇怪的事情或者奇怪的人吗?”

“奇怪的事倒没有,不过,案发前一天有一个叫黄强的病人家属来找张医生,那时候张医生正好在我们护士站,跟张医生拉扯了一会被保安给带走了。”

“是因为什么事找张医生麻烦?”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那天听那人喊什么‘是你害死我父亲’之类的,黄强的父亲不是张医生的病人,按理说应跟张医生没什么关系才是。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来找张医生。”

“那受害人在出事这段时间有什么奇怪的举动吗?”

“没什么异常奇怪的举动,老人家心态很好,经常跟隔壁病房的几个老干部下象棋。”

“嗯,那我先下去找老李了,就不打扰你工作了,记得多注意身体按时吃饭。”倩倩没有应答,杨帆说完后离开天台,倩倩站在原地看着杨帆离去的方向,不禁眼角湿润了起来。

黄强为什么要找张医生的麻烦?

带着这个疑问杨帆拨打了老李的电话,让他去查了一下那个黄强的资料,而他自己则直接过去找张医生。多年办案的经验让他有很强的预感,那个黄强的事可能是破案重要的线索之一。

下午张医生在手术室里做手术,杨帆则直接到他的办公室去等他。办公室不是很大,一张桌子三把椅子一个书柜,占据了房间里大部分空间,柜子上陈列了一些奖状和奖杯。

桌子上摆着一个相框,是张医生跟另一年长的男子合影。从相貌年龄上来看应该是张医生的父亲,“没想到这个张医生还是个孝子,”杨帆想到这几年自己很少陪父母,更很少与父母合过影,心存惭愧。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啦,杨警官。”在杨帆等了2个钟头后,张医生出现在了办公室。袖口、胸口的衣服都湿漉漉的,额头上杂乱的刘海也因为汗水贴着额头沾着。

“不好意思的应该是我,你做了那么久的手术,我还跑来这边打扰你,影响你休息。”杨帆说。

“没事,还想问什么问吧,配合警察办案也是良好市民的职责嘛。喝水吗杨警官?” 张医生走到了饮水机旁。

“谢谢不用了,这次过来主要是想问一下关于黄强的事。”当杨帆把“黄强”2个字说出来之后,张医生举到嘴巴边上的水杯停在了半空中,他苦笑了一下,又继续把水杯里的水一饮而尽。“看来杨警官已经知道了黄强那天来医院的事情了。”

杨帆说:“是的。”

“黄强的事本来是不能说的,看来现在是要瞒不住了。”张医生走到门口,把门关了起来。

“黄强父亲因为脑肿瘤在我们医院做的肿瘤切除手术,神经外科的许主任主刀给做的手术。你也知道在脑袋上开刀,风险肯定小不了。虽然许主任是这个领域里面的专家了,但是手术还是失败了,黄强父亲死了。”

“那这个跟你有什么关系?为什么黄强会上来来找你的麻烦,要找也是找那个许主任......”

张医生一脸无奈道:“这事不仅跟我有关,跟王院长也有关。手术结束后1个小时,王院长找到我。让我去跟黄强沟通,希望他把他父亲的心脏捐献出来。那个遇害的老厅长黄三源,除了冠心病之外,还有心脏衰竭的迹象,所以即使撘了支架,他也是撑不了几年。”

杨帆不解的问道:“王院长为什么会参与此事?”

“因为院长跟黄厅长是多年的好友了。”

“所以黄强以为是你们医院故意让手术失败,从而为黄三源争取到一颗健康的心脏?”说这话时,不可否认,连杨帆也怀疑是不是医院暗箱操作,导致手术失败。

张医生坐在椅子上转过脸看着柜子上的奖杯与奖状,叹了口气说道:“唉,本来是要许主任出面,但是许主任是名医,不耻于干这事。家属也是在位的高官不便出面,所以最后院长就让我出面跟黄强沟通。”

杨帆听完后过了许久才开口道:“医院真是一个特别的地方,呈现了这社会真实的一面,也是最残酷的一面。医生的一句话,也许能给人希望,但有时候也能给人绝望。”

张医生起身走向了门口:“生命面前人人平等。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我要先去休息一下,晚上还有一台手术要准备。”

杨帆起身说到:“行,你赶紧去休息吧,耽误了你那么长时间了。”

坐电梯下楼的时候杨帆内心一直久久不能平静,他能感同身受张医生所表达的无奈。杨帆做刑侦工作那么久,也见识过许多人性最阴暗的一面。

出了医院杨帆拨打了老李的电话:“喂,老李你那边调查得怎么样,我这边有查到一条重要的线索。”

“正好,我还刚想说给你打电话呢,我查到了黄强原来是冶炼厂的技术员,他们厂用高纯度的一氧化碳来冶炼金属。你那是不是查到什么关于他的线索了?”

“差不多,这样吧,叫小刘把黄强带到局里来,就说协助我们调查案子。”

“嘿嘿,还是你小子行,我看这案子估计快拿下了,哈哈。” 电话那头传来老李爽朗的笑声。

“现在还言之过早,先这样,我挂了,回头见。”挂了电话后杨帆回头往医院里面望了一眼。

“这次谜底快要解开了吗?”杨帆心想。


血色医院(一)

血色医院(二)

血色医院(三)

血色医院(四)

血色医院(五)

血色医院(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