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一班全体成员的一封信

Adler

亲爱的小伙伴们:

                              你们写的信,我已全部收到。原计划是在火车上看完,就给大家回复,一直拖到现在,还请大家见谅。

先给大家报个平安,今天是到杭州的第四天,已经开始进入到紧张的复习备考状态,请大家放心,这半年,我一定竭尽全力。

临走前的最后一周,我收到了大家很多的祝福,有精心制作的视频,有二十多封手写的信,还有那本俞敏洪的新书,书的扉页签满了名字,他们都是我最爱的一群人。

我还记得,微信群收到大家制作的视频那一刻,我舍不得打开,而是先转发了给了孟老师,我想和老师分享自己在努力之后得到的一点点小成就和小喜悦。

然后,我才隆重的戴上耳机,调节了好几次,终于到了最舒服的位置,把手机放正,坐直,小心翼翼地点开了视频。

心跳开始加速,好像是在探险。

开头竟然是自己讲课的声音,oh my god,好难听呀。

注意力持续聚焦,我猜不到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心脏不断面临这种不确定性,似乎想要从胸膛中跳出来,脸颊像是被视频远程控制了一样,时而微笑、时而凝重,像个“傻子”一样。

收到大家的信,几乎也是这种状态。

那天下午,洞杰把信送到自习室,我舍不得看,整理好放到书包里,晚上回到宿舍,立刻用自己最漂亮的蓝色圆盒把所有的信收好,放在自己的枕头旁,等着坐上火车再打开。

我喜欢写信,写字可以让我的思考慢下来,细细去体验我们共同经历的回忆。

大一支教的时候,临走前一周,我给每位学生都准备了一份礼物——一封1500字左右的信。

经常晚上写到凌晨一两点,在上下眼皮搏斗的过程中,迎着月色,把信封装好,签上名字,那种感觉就像是终于完成了一部作品,静等出版一样,内心被欣喜和激动包围。

四年前那个夏天,我站在教室门口,一封一封送到大家手里,目送学生离去,那个场景恍如昨日。

我从来没想过,四年后的今天,我也有机会收到这么多封手写的信。

我从来不敢想,因为我觉得自己配不上这么用心的礼物。

你们知道吗?我在火车上打开蓝色圆盒,拆信的手指都是颤抖的,生怕把信撕坏。看信的过程就像《阿甘正传》中说的一句台词:“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块是什么味道。”

我也永远不知道下一封信是藏着一张演讲训练营的合影,还是一张郑工商操场的夕阳,我更不知道自己曾经做过的事、说过的话在大家的眼里是什么样子的。

这个过程,伴随着多巴胺激增,让我感觉时而像是泡在热水里,身子有一种被填满和被包住的感觉;时而像坐上了时光机,穿越到了某次做演讲的现场;时而像是沐浴在春风里,让我倍感清爽和温暖。

你们让我更加笃信,持续做一件有价值的事,一直做,一直做,然后静静等待时间的回报。

我们一起用读书的方式,彼此点燃,我们一起穿越时间。

我很喜欢约翰列侬的一句话:所有的事到最后都是好事,如果还不是,那它就还没到最后。

我们才刚刚开始,只要我们做到最后,一切美好,终将相遇。

温暖
兴奋

来浙江理工大学学习的感受

感谢的话就不多说了,都在那天晚上的酒里,接下来分享一些最近在浙理工学习的感受。

这几天杭州一直在下雨,杭州的雨和这个城市一样温柔妩媚,不过就是有一点调皮,晚上去操场散步,没走几步,雨点就落下了,从包里拿伞,刚撑开,雨又停了,我无奈地摇头,还是老老实实地举好伞。

这几天,我们在浙理工的通宵自习室学习,这里没有收书,没有上下课期间的蜂拥而至,没有学校老师频繁的打扰,在这里你甚至看不到焦虑的面孔,大家都在安安静静地学习,我们今天晚上十点走出自习室,里面还有不少人。

我很庆幸自己听了孟老师的话,来这里复习,这里是一个让人谦卑的地方,你走在校园里,那种历经百年,沉淀出来的学校气质真的会不自觉地影响到你,回想自己过去四年所处的环境,真是细思极恐。

最后希望大家把一切都献给现在,加速成长,去更好的学校,去见更优秀的人,去走更远的路,去做更难的选择,去看更美的风景,去读更厚重的书,快点行动起来吧,我在杭州等你们!

郑工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