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脱下铠甲,用软肋拥抱你的时候

简书签约作者·米格格

每个人都有软肋,那是不想被人窥视到的角落,除非有一天,你愿意脱下所有的铠甲,允许某个人进入你的潘多拉星球,看见那一根根柔软的肋骨,它们或许带着伤,或许藏着故事,亦或许刻着某个人的名字。

十一期间,我犯了一次路怒症。

想起来,已经很久都没有犯过这个毛病了,至少没有那么激烈的爆过粗口。对自己的行为,我感到挺羞愧的,毕竟不是什么文雅的事儿,特别是还当着朋友V的面,觉得自己不该失控,那根本不像平日里的我。

和V分别后,我心里焦灼不安,不断地想起在车上的画面,想起那个疯狂而陌生的另一个自己,心想:你可真给我丢份儿啊!怎么突然地就变成了另一个人呢?精神分裂么?

一直以来,我都把自己包裹得很好,若非在很熟悉、很亲近的人跟前,情绪是绝对受控的,真实的个性也还算平和。可是那天,我真的说不清是怎么回事,突然就爆发了,好像内心所有的情绪都转移到了那个故意加塞、险些让我撞上左侧车道汽车的那辆小货车身上。

我的心一直是清醒的,知道那辆小货车只是一个导火索,不是我暴躁情绪的根源,可我说不清楚那种愤怒是从哪儿来的。总之,我当着V的面露出了自己反常的、恶劣的、不美好的一面。

她安慰我说,不要紧的,换作是她,也许会比我还凶,可这些话抚慰不了我难过的心。有些事情,别人可以原谅你,自己却很难接纳自己。


现在想来,我无法放下的原因,恰恰是我在V的面前,暴露了自己的软肋,那就是——我并不如她想象得那么美好,我会情绪化,也会歇斯底里,还会有缺乏修养的时候。

其实,关于路怒症的问题,我已经犯过不止一次了。记得有一回,奶奶坐我的车,我也情绪失控了,连她都惊讶我怎么会变成那样?

这次“犯病”后,我在朋友圈发了一条感慨,问还有救吗?熟悉的朋友都说“没救”;不太熟悉的说“找个专职司机带着你”;我在试听心理课上仅有一面之缘的医生姐姐,第二天清晨给我分享了一篇文章,告诉我这真的是病。

听过了调侃,看过了文章,我还是解不开这个症结。直到这两天跟一位心理老师聊天,无意间谈起这件事,她突然点醒了我。我才猛地想到,真正让我变得狂躁的不是那些乱窜的车,而是这样的情景激活了我潜意识里的一些创伤性回忆。

很多时候,患者为了回避再次触发对创伤的回忆,会在此后尽力避免与创伤性经历有关事物的接触,且没有一个受害人会有叙事式回忆。即使在最痛苦,也是最有可能寻求治疗性接触的时候,也依然有一半以上的当事人不会去讲述与创伤性事件有关的故事。

这也是为什么,我对于路怒症的原因,困惑了好几年。此时此刻,真的很感谢那位心理老师,她让我更深入地认识了自己,也接纳了自己。


V当时不知道这些,可她没有嫌弃我,也没有责备我,而是怀着理解的心接纳了我。

其实,这不是我第一次在V面前露出软肋了。

数日前的一个深夜,我和V在QQ上聊天,不知怎么的,氛围突然变得凝重起来。算起来,我们认识也快一年了,每次都是随意的问候两句,从来没有深入地交谈过,可彼此的那份关心,却从不曾缺位。

忽然地,我就跟V说起了自己近两年的一些经历。以往这些事情,我绝口不提;而她竟也把深藏于心的想法和这些年的感受,如实地告诉了我。

那一刻,我们都露出了彼此最容易受伤的软肋,不是作为秘密的交换,只是那一瞬间的气氛,把我们深埋在心里的东西狠狠地拽了出来。你强烈地感觉到,眼前的这个人,能让你信任,能给你温暖。


然而,在真的露出了软肋之后,往往会有那么一个时间段,让人感到不舒服。

在闲聊中,我和V也谈过这个话题,她和我的感受是相似的。这么多年,她不习惯把心里的话说出来,是因为有些事情说出来,时常会觉得尴尬。原本,和对方的关系还不错,可就在暴露了软肋的那一刻,忽然很想从对方的面前逃掉,从此不再见面。回想起来的时候,会很后悔那么轻易地就脱下盔甲,自责满满地占据着心房。

上一次的深入交谈,我的感觉还好,没有太大的不适,V似乎也还好。可是这一次,在我的路怒症爆发后,我却非常地难受。我知道,每个人都不是完美的,但多数情况下,我还是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以一个平静的形象示人,因为我愿意做一个温暖的人。

可当正常的生活被打乱,各种糟心的事迎面而来,不得不靠吃中药调理身体的时候,在一个信任的、关心我的、爱护我的人面前,我忍不住脱下了那层厚厚的盔甲,敞开了毫无防备的心,松懈了紧绷的情绪。在受到外界刺激的那一刻,我瞬间释放出了压抑已久的情绪,露出了自己最坏的那一面。


我很感谢V,她懂我、疼我,在我露出软肋的时候,她选择了宽容地接受,悉心地抚慰。我也试着反问过自己:倘若那一天,犯了路怒症的人是V,我会不会也如此?答案是:一定会!我们都知道,能让一个人轻而易举地看到自己的软肋,是内心允许了TA进入自己的世界。那一刻的我们,或许才是最真实的。

写到这儿的时候,憋屈了十天的心,总算舒了一口气,也不再为那天的情景纠结而自责。我知道路怒症是病,也打算彻底把它治愈,努力变得更好,可是治愈了路怒症之后呢?我依然还会有软肋。因为,我们都不过是一个普通人,都会有喜怒哀乐,和难以承受的痛苦。

过去的不再提了,未来的笑着迎接。只是想说,如果有一天,亲近的人在你的面前脱下了盔甲,用软肋去拥抱你,请别笑它难看,也别笑它不堪,谁都不想也做不到带着面具过一辈子,那些不美好的东西,请允许对方花一点儿时间去修整。此时的你,接受了TA最坏的一面;彼时的TA,一定会让你看到并拥有TA最好的一面,Trust me!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