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意古诗六首:同云千里结雪意,晚来雪意已填空

期雪古诗六首:黄昏雪意未全成,更待天花落坐中

不是每场冬天的云,都会下雪。但是雪来之时,必有不同的云彩。

下雪的云,往往面积巨大,富含水汽,由远方层叠而来时,宛如逶迤连绵的军队。因为云层厚重,往往呈现出一种特殊的灰蓝色,灰白色。云的前锋,带来巨大的冷空气,往往是七到十级的狂风,迅速使气温降到零度或者零度以下,随着云层的迫近,先是带来夹着雨的小冰粒子,古代称为雪霰,今人唤作雪子,然后才是连绵的飞雪开始。而且往往真正下雪后,风会渐小,乃至静止,仿佛是专门为撒下轻盈的雪花。

雪意,是指的雪将要来临前的一段时间。人们通过观察云彩,感受空气的温度变化,提前预知雪的来临。这段过程,有长有短,但是正是不同于降雨的雪花来临,这段时间变得格外让人兴奋。


同云千里结雪意,一夕密下诚如羞(自注:俗有雪羞多夜落之语。)。

晓来赏心江海上,东望不见三神丘。”范仲淹《 依韵答贾黯监丞贺雪  》节录

那么下雪的云,有什么不同呢,上古用“同云”来形容下雪的云。

先秦诗经有“上天同云,雨雪雰雰。”是指的周天子,在冬天高台祈雪。那天上密布着同一种色彩的云,像棉被一样包裹四角天际,没有缝隙,而后,雪才从云中纷纷落下。后来冬天下雪的云,就称作“同云”,指的是这种云彩巨大,颜色厚重。

范仲淹在这里,用同云千里,写出了冬雪前的云彩,厚重无涯。

而这样的云彩里,藏着雪,即将下雪。

范仲淹很有意思,将民间的俗语,运用到诗里。民间传说,雪多半是夜晚降临,仿佛是白衣仙女下凡,多羞涩,不肯白天降落,反而晚上下的茂密。

这里其实隐含着一个浅显的科学道理。因为白天,太阳在云层上头,不断在蒸发云层中的水汽,温度稍高,所以很难形成降雨或者降雪,但是在没有白天的晚上,蒸发停止,空气寒冷,云层中的水汽更容易凝华,而形成降雪。

一整个白天,同云垂垂,预告着雪的来临,而等了一个白天,到了晚上,雪才落下来。

漫长的等待,也吊足了期待降雪人的胃口。

而果然这样的夜雪也带来了奇异的景观,在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江海都笼罩在一片茫茫雪中,根本看不到中间的若干岛屿,这是丰年好大雪的雪美,酝酿了一整个白天,终于以浩瀚的姿态降临。


“冻云低垂野,远树昏未分。

朝来庭竹上,摵摵霰已闻。

扣门有兵吏,嘉命传相君。

趋閤展熊席,卷幔飘炉熏。

桂浆贮榼美,马乳荐实蕡。

宾属两三人,从容奉评文。

远稽先儒言,风赋可以群。

密置笔与砚,唯待雪雰雰。

雪既不可待,日暮人半醺。

明朝获方楮,健思欲凌云。”北宋 · 梅尧臣《和人雪意 》

宋朝流行赏雪,在雪还没有落下之前,就安排了宴席酒会,宾主相会,好诗美酒,专为待雪。因为天上同云低垂,那云彩有着特殊的冻色,显示着一场雪要来。

来看看雪来之前的酝酿。

那寒冷的冻色云,低垂四面的天际和田野相接,寒雾形成,远处的树都笼罩在一片叆叇云烟里。

早上我看到庭院的竹子上,有风吹过,有雪子雪霰落下的声音。

我听见敲门声,原来是士兵带来长官的请柬,约我去府上赏雪。

到了那里,暖阁中铺着熊皮,帷幕间烧着炭火,喝的是桂花酒,上的是马乳葡萄。

我们两三人,就在室内安排笔墨纸砚,期待雪落下来,好写诗。

结果等了一天,雪也没有落下来,倒是人,喝了一天的酒,黄昏时候已经半醉。

看来今天是看不成,写不成雪诗了,但是雪明天一定会落下啊,留着豪情等明天。

那么可以看到,雪落之前的等待,是上天和人间同在酝酿。

虽然这首诗里,没有雪,但是满满雪来之前的诗意。


“凄风起幽朔,白日晦光色。

仰视浮云高,苍茫天容碧。

林林愯群木,栗栗抱寒魄。

今朝识天意,欲见松与柏。”北宋 · 刘敞 《雪意》

这是大雪将来之前的狂风。

那凄厉的风来自北方,风来云卷,连白天的太阳,也黯淡了光辉。

我抬头看着天上,不断在走动着大片的浮云,苍茫浮云的间隙里,是依旧高蓝的天空。

但是这样的风云,显示着一场大雪会来。

你看,那每棵树木都在冷风里摇晃,不断在大风中凋落树叶,瑟瑟发抖。

我今天算是明白了真正的天意,就是要狂风酷冷,再送上大雪纷飞,为的就是要欣赏这山中青翠不老的松柏。

疾风知劲草,岁寒识松柏。

这首诗里,并没有雪,但诗题点明的是雪意,大雪即将来临。

可以想象得到,这是一场快速的降温,风起云涌,带着雪的云,在狂暴的风中,迅速占领天空,所到之处,必定落叶翻飞,寒气逼人。

而在雪没有真正到来的时候,诗人已经想象到了,最美的是不畏风吹的松柏,将矗立在暴雪当中,有着矫健之美。仿佛天意就是为了试验松柏的坚韧。


“天上云骄未肯同,晚来雪意已填空。

欲开新酒邀嘉客,更待天花落坐中。”北宋 · 王安石 《欲雪 》

上文说到,古诗常将下雪的云,称为同云,同一种颜色的云。

但是在这里,王安石,是谐音两用。说天上的云彩特别厚重,且和寻常不一样。可以想象,他所看到的云,低垂,且云势在不断变化,这是大雪和暴雪来临前的层叠的冬云。

这种云彩,白蓝灰黄,显示即将大雪。

果然,在傍晚的时候,已经分明感觉,雪即将,随时飘落,整个天空和云层,都含着满满的雪意。

唐朝的白居易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是期待朋友共同赏雪。

王安石,自然也有这样的雅兴,他准备打开好酒,邀请客人,一起等待天上的雪花,如同天花飘落下来。

而且这场雪,从云层的状态来看,很值得期待,一定够大够美,足人欢喜期待。


“暗淡同云拨不开,岁阳云暮迫星回。

寄言大造洪濛里,速致青腰滕六来。”宋 · 葛胜仲《雪意 》

在冬天低垂的云气里,时常让人感觉沉闷。

冬云密布天空,黯淡的色彩,浓得化不开,但是雪迟迟没有下来。

这是一年的十月的黄昏,时光渐渐走向年尾。

寒湿压抑,同云沉沉,如同黯淡的心情。

请雪快些下吧,我请求上天的造物主,你快点下雪,我想看雪花飞扬,雪神跳舞,

我期待着寒冷沉闷中的快意。

不过,这真的很难说,一场云,迟迟没有雨雪,或者终将散开。

不是每场云都会下雪或者下雨。只是在这样阴沉的气候里久,谁不需要雪的明快?


“黄昏雪意未全成,寒入重衾晓更清。

风里未看穿幕片,梦中先听打窗声。”北宋末 · 周紫芝《闻雪二首》

黄昏时,就有雪要来的感觉,只是这个黄昏,没有雪。

只有湿冷的风,吹进被窝,早上起来更觉得凄清。

但是,雪是在半夜里落下的,这不,窗外还飘飞着雪花,簌簌飞进窗户。

我来不及细看,是因为,昨夜梦中,梦到了类似雪声的声音,我以为是雨呀。

原来,我是这样的爱雪,连雪落的声音也走进梦里。

这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陆游江村听雨,因他渴望战场杀敌,所以将雨声梦作了铁马冰河的行军声,而周紫芝,回忆自己的梦,原来也留心雪落,否则那声音怎么会到梦里呢?


雪的景观,未必是漫天飞雪,玉树琼花,琼楼玉宇,而最美的是人的盼望,期待。

初衣胜雪为你解读诗词中的爱和美。图片来自网络。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4,481评论 1 305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1,908评论 1 258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5,710评论 0 214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1,372评论 0 183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9,216评论 1 262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949评论 1 178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558评论 2 275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308评论 0 168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9,183评论 7 237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675评论 0 214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416评论 2 217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757评论 1 232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314评论 1 33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7,215评论 2 213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682评论 3 214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665评论 0 9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91评论 0 170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687评论 2 233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830评论 2 23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