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轮回】第三十七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96
唐妈 48d31e61 a03c 4506 81a2 d224ac0a2d8b
2015.11.03 17:47* 字数 2759
第三十七章

文/唐妈

紫芋吃了一惊,反手把珠子放进袖子中,转身去看身后是什么人,竟然能如此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自己身后。

清远与蒙毅本是在屋内喝茶,等着歌扇和墨谷回来,都忘记了黎丘那孩子。墨谷得了歌扇的解释,眉开眼笑,一进门就喊开了:“黎丘!黎丘!你出来!我摘了个大榛子回来!”

黎丘好吃,如若平时早跑出来了,这会儿却无半点动静,反倒是在屋内的歌扇被惊动了出来,站在门前探寻地看向墨谷。

墨谷晃了晃手里硕大的榛子:“前辈,黎丘呢?”

清远快步朝厨房去,心里面一阵懊恼,不过是洗个碗,怎么会耽搁这么久的时间?他看着空空如也的厨房和水池内扔着的碗筷,心沉了下去。他早该料到,黎丘那孩子怎么能忍得住好奇不去追墨谷?

“你们在外可是碰到什么人了?”清远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岛上有了外人,不管是敌是友,都够让人担心的。

墨谷看清远一脸严肃,也紧张了起来,一五一十地将自己是如何碰到尸香魔芋又如何被歌扇所救讲了一遍,末了皱着眉说:“从头到尾,我和歌扇都未曾看到过黎丘。”

清远不待墨谷再多解释,闪身朝凤凰林方向而去,剩下三人也是一惊,心想怕是要坏事,连忙也跟了上去。

清远一路寻过去,在靠近东岸时,终于闻到了浓烈的尸香魔芋的味道,也看到了一身紫衣的紫芋。

紫芋吃惊地看着忽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男人,那人的黑发被风吹了起来,将脸遮住了一半,半露的眼睛里满是戾气,朝自己伸出了一只骨节分明的手:“给我。”

紫芋往后退了一步,将手背在身后,侧着脸笑了:“这位公子,奴家不认识你,也不知道你要的是什么?”

清远死死盯着紫芋:“手里的珠子,给我。”

紫芋挑眉一笑:“呵呵呵,公子虽然玉树临风,但是我与你素不相识,却是为何要将我自己的东西送与你呐?”

清远早失去了耐性,冷冷地吐出两个字:“找死。”

紫芋没看到对方是如何出手的,就被掐住了脖子,那人手指细长,却是力大无比,紫芋的脸瞬间和自己身上的衣服成了一个颜色。清远的黑发被风全部吹着向身后飘去,露出了一张冷若冰霜的脸:“拿来!”

紫芋嗓子里发出嗬嗬的声音,两只手扒着清远掐在自己的手上,却发现根本无能为力,她觉得自己马上就要被掐死了。紫芋翻着白眼从袖子里掏出了那颗珠子,清远一把抓了去,把紫芋扔到了一边。

紫芋伏在地上抚着胸口剧烈的咳嗽着,心头涌上了巨大的恐惧,恨恨地想:该死的乌灵老儿,怎么从未跟自己提过这岛上有这么多高手?

清远仔细端详着那颗珠子,黎丘的身形也随着珠子的缩小而变小了,像一只小虫子般蜷缩在珠子中间,似乎是睡着了。清远走到紫芋身边,低下头俯视着那个女人:“怎样把人放出来?”

紫芋心有余悸地看着清远,咽了咽唾沫:“没有办法……”

清远脸色一边,将人一把从地上揪了起来:“你说什么?什么叫没办法?”

紫芋惊恐地看着一脸怒容的清远,声音抖得不成样子:“珠子,珠子是我的花蕊练出的,需再次开花之时方能解开封印。我下次开花还需再过百年。”

清远恨不得一掌劈了这妖女,却心知黎丘的安危还在这人手中。

“那这百年里面的人会怎么样?”

紫芋心里有了计较,觉得自己抓了这人的把柄,不由冷笑一声:“自然是被慢慢炼化,成了我的花肥。”

清远抓着紫芋的手骤然收紧,百年时间对自己而言不过须臾,可是黎丘却会被炼化,消失于世,那是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的。他不由自主已经在指尖加注了真元,眼看紫芋受伤的那条胳膊竟然开始融化,紫芋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你杀了我,不管珠子里面那小子了吗?”

歌扇三人赶到时,正看到了这一幕,均吓了一跳。清远上仙是何等人物?上万年的修为,清心寡欲,不为物喜不为己悲,端得是了无牵挂天生天养,何人何时见过他这样狠戾的样子?

歌扇上前拉住了清远:“喂,你想弄死她吗?”

清远眼睛乌黑,深不见底,转头看了一眼歌扇:“她要把黎丘炼化,我怎能不杀她!”说罢手下的动作又狠了几分,紫芋脑袋一歪,痛晕了过去。

歌扇皱着眉看着清远:“你够了,先留她一命,她说炼化就炼化?你怎么这般蠢?”

清远被歌扇从暴怒的边缘拉回了一丝清明,松开手将紫芋扔到了地上,皱着眉看着手中的珠子,问一边的歌扇:“紫芋是魔族,你可知道这珠子是否有其他方法可以解开?”

歌扇接过珠子,细细思索起来。魔族的修炼方法迥异,这紫芋本体是植物,本该是妖,却不知为何生成了魔,而且世间只剩这一株尸香魔芋。对,尸香魔芋,紫芋最擅长的是幻术,那这珠子会不会与幻术有关?

紫芋是被痛醒的,睁开眼就发现自己靠在一棵树边,不远处坐了四个人。紫芋看到歌扇的时候脸色一变。

歌扇悠闲地踱步到紫芋面前,纡尊降贵地俯下身柔声问道:“紫芋,伤口还疼吗?”

紫芋不知道歌扇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能老实地点了点头,在这个昔日魔王的眼皮子底下,她可是一点花样都不敢耍。

歌扇却忽然敛了脸上的笑容,冷声问道:“怕疼就老实回答我的问题,五百年过去,昔日的手段想必生疏了些,你若是不介意,我正好在你这里试试。”

紫芋眼前闪过多年前在魔族盛宴上见歌扇处置试图谋反的叛徒的手段,打了个寒战:“紫芋不敢。”

歌扇点了点头:“嗯,不错。那你老实说,这珠子可是和幻术有关?”

紫芋吃惊地看着歌扇,不想自己的法宝竟然被魔王看透了?不可能,她眼神一闪,正要矢口否认,歌扇嘴角轻动:“想清楚了再说不迟。”

紫芋咬了下舌头,无奈地点了点头:“是与幻术有关。”

“那就是还有其他的破解方法了?”

紫芋垂着头,低声回道:“是。只需被困之人心爱的那人进入珠子,将自己的心头血喂他服下,就可带他出来。但是,被困的人现在该是处在一个幻境之中,幻境皆为他心底最害怕的事物,救人的人进去之后势必会被那人当做是敌人,如何喂他喝下心头血,并不比等我百年花开的容易。”

清远听着紫芋的话,却不知道是该喜该悲,喜的是终究还是有解救之法的,悲的是黎丘那心爱之人却是何方神圣?想到这里,不由一阵心酸。

“如果喂他喝下心头血的人并不是他心底那人,他倒是会如何?”清远问道。

紫芋恨恨地看了清远一眼:“痴傻一生,再无重见天日之时。”

清远踉跄了一步,扶住了桌子才站稳了。他眼前发黑,缓了好一阵才缓过来。黎丘自幼丧父丧母,跟随自己长大,自己就赌一把吧,总比黎丘被困在幻境之中,不知不觉被炼化的好。

清远将自己的想法一讲,歌扇古怪地看了他半天:“喂,你这万年不是白活了吧?你知道什么叫心爱的人吗?”

清远露出个苦笑:“我又何尝不知?但是,有更好的办法吗?黎丘不问世事,有生之年只去过临江,也未曾听说遇到什么心爱的女子。我这个做师父的,只能以身犯险。我决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黎丘就这么等死!”

歌扇被清远堵的哑口无言,却怎么想怎么觉得怪。

“罢了罢了,你要去救人就快去。速去速回!”

清远点了点头,捧着珠子看了片刻,将珠子放在石桌上,闭上眼掐了个诀,原地的身影越来越淡,终于看不到了。

在场的三人看着桌上那颗多了蛋黄变成双黄蛋的珠子,全都沉默了下来。过了许久,蒙毅看了歌扇一眼,幽幽地念到:“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仙侠|六道轮回
仙侠|六道轮回
24.8万字 · 11.4万阅读 · 62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