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时

96
俊伊周
0.3 2019.06.03 16:41 字数 3813

芒种将至,湘南农人们就开始了晚谷的插种,对于起早贪黑劳作的大人而言,午后的小憩简直是一整天里最舒适的时刻,因为此刻世界安静得只剩下蝉鸣。但孩子们的精力总是那么旺盛,即便晌午日头正烈,也仍旧提着小泥桶,三五成群,赤脚在田间的沟渠捉虾摸螺,他们个个都被晒得黝黑,却全然不在意。

“你细伢子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天天在田里打滚,还经常踩坏别人家种在田坎的菜苗,这没声没息就长成了大姑娘,奶奶我也老得不中用咯!”奶奶不知何时从屋里走了出来,她佝偻着身躯靠在门边,朝斯茗眯眼笑着。

“奶奶睡醒了?”斯茗起身扶住奶奶,祖孙俩坐在屋檐下走道的长板凳上,望着不远处的田野和孩童,奶奶轻摇蒲扇,凉风阵阵,一如儿时。

乡下的夜,是吊扇旋转发出的呼呼声,青蛙与蟋蟀此起彼伏的鸣叫声,是奶奶夜里起来点蚊香的蹒跚脚步声。“同学们,明天儿童节一起过的有吗?嘻嘻,主要是我们的美女班花斯茗回来了,大家很多年没见,最近在老家有空的就出来一起聚聚吧,我提议明天早上九点,小学门口见,报名的回复一下!”发消息的是斯茗小学最好的朋友悠悠,一个非常热心肠和重感情的直爽女孩,悠悠得知斯茗回到乡下老家的小学当老师后非常开心,积极拉了一个小学同班同学群,要组织大家聚会。

童年似是已很遥远,那些许多的人或事物都随着时光流逝而模糊淡却。斯茗看了看群里的十几位同学,大半都没什么印象。“欢迎班花回来,我这段时间在老家装修房子,明天可以一起,有没有打篮球的兄弟,约起!”群里第一个迅速回应的是当年班里最调皮捣蛋的“积极”分子杨贰,他随即又接连发了几个搞笑表情,似乎格外兴奋,活跃的状态一点不减当年。

“真巧,这两天家里老人过寿,我在老家,聚聚吧,后天就得回深圳了。”过了会儿,又有人回复消息,是以前小学的班长晁伟。由于小学初中都在一个班,晁伟对于斯茗算是比较印象深刻的,只不过后来晁伟去了深圳读高中,俩人便没了联系,只是听悠悠提起过,晁伟毕业后留在深圳工作,现在是个金融小白领。

过了半个小时,群里其他人也没有再回应的,斯茗戴上耳机开始听歌。一首刘昊霖的校园民谣《儿时》,不禁带着斯茗回到了小时候,玩皮筋迷藏石桥下,放学路打闹嘻嘻哈。想到现在时过境迁,物是人非,斯茗不禁感慨万千。

“谢谢各位,明天学校见!”夜已深沉,倦意来袭,斯茗编辑好消息正准备发出,群里又突然弹出了一个消息。

“我在老家,明天见!”一个熟悉的名字映入斯茗眼帘,魏江。

“他也来?”想到这里,斯茗不禁脸颊发热。魏江,那个在班上每次考试都排名第一,有着高瘦帅气外形,精致俊郎打扮和冷酷气质的男生,那个在斯茗不小心摔进臭水沟里时伸出援手男生,那个斯茗年少之时一直崇拜和倾慕的男生,他明天也会出现。尽管依旧有很多年没有见过,斯茗依旧无法忘却那种朦胧、青涩却又懵懂的情感。

“没想到居然凑齐了咱们小学班上的三剑客,大家明天见呀!”悠悠突然在群里也回应了一句,想来也是个夜猫子。三剑客?斯茗回想起来,五年级的元旦晚会上,晁伟、杨贰和魏江一同表演了舞剑节目,从此大家就给他们取了绰号——三剑客。

斯茗犹豫了片刻,又改了改编辑的文字发出去:“谢谢各位大儿童们,期待明天的重逢,晚安!”

清晨,啾啾的鸟叫声将斯茗唤醒,奶奶已经煮好了一碗香喷喷的米粉。沐浴着乡下清新的空气和清晨温暖的阳光,穿着一席白色连衣裙的斯茗踩着铺满碎石子的田间小径,轻吟小曲。小学离斯茗老家不算远,沿着小路走十来分钟,穿过一片小树林就能看到。尽管曾经的校园现在已经扩建翻修,也已经使用了更为环保的天然气,但是以前食堂烧煤做饭的那个标志性的烟囱却被保留了下来,它如同高耸云巅的灯塔,为上学的孩子们指引着方向。

学校门口,是悠悠熟悉的身影。“我的斯茗大美女,你总算来了,好久好久不见啊!”一见到斯茗出现,悠悠便激动地冲了过去,小姐妹愉快地给了彼此一个拥抱。“是呀,有两年没见了吧,你还是老样子!”斯茗看了看悠悠,仍旧是一身运动装束,简单干净。“上次见你还是去你学校玩的时候,一转眼你也毕业了。”悠悠不禁慨叹。

“是啊,毕业之后就没那么自由了,见大家的时间也变少了,对了,你的研究生生活还顺利吗?”斯茗关切地看着悠悠问道。说到这里,悠悠似乎有一肚子苦水:“哎,别提了,本想不用那么早面对社会,轻松一些,没想到跟了一个非常拼的导师,天天做项目,把我累得啊,这不,导师要我回到乡下做调研,我已经在农村待了两个多月,真没把我憋坏啊!算了算了,不说这个,三剑客都到了,他们在操场打篮球,我们进去吧?”悠悠笑了笑,拉着斯茗的手往校园走去。

一想到魏江在里面,斯茗内心突然闪过一丝不淡定。

操场传来男生们打篮球的声音。“哟,班花来了呀,差点没认出来,小时候就很漂亮,现在更加是漂亮得不像话了!”见斯茗和悠悠过来,身形略显福态的杨贰抱住篮球停了下来,用手擦了擦额角的汗珠,油腻的小表情里带着一丝激动。晁伟和魏江看到了斯茗,也停下来挥了挥手打招呼。

“斯茗,多年不见,一切还好吗?”眼前的魏江已经不是儿时的大男孩了,他浑身散发着一股男性的绅士和成熟,帅气依旧。斯茗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以后,当自己再看到魏江时,仍然还是会悸动,她讪笑着点了点头。

晁伟正要说话,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神色慌张地跑到篮球场外的休息处,从包里找出手机接听电话。“晁伟是个大忙人,刚才打篮球的时候电话就一直在响,接了好多次,看来在深圳工作的确压力很大啊!所以说,还是我这样的比较悠闲,在老家做点小本生意,时间自由,够养活自己。”杨贰自在地摊了摊手。

“门卫大爷不让我们在学校逗留太久,不如我开车带大家去县城转转,中午去我家的餐厅一起吃个饭?”魏江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不免让人沉醉。斯茗不经意瞟了一眼,却恰好和魏江的眼神对上了,只得尴尬却又不失礼貌地笑了笑。

“不好意思,最近我们保险行业不景气,公司业绩下滑得厉害,所以领导的电话是一个接着一个,不说了……所以现在是要去县城了吗?”晁伟放下手机,一脸苦笑。“是啊,高富帅请客,他去开车去了,我们门口等吧。”悠悠挽着斯茗的手转身往学校门口走去,晁伟和杨贰也赶紧收拾了东西跟了上去。

“大家随意坐,菜我都安排好了,一会儿就上来。”中午时分,魏江带着几位同学到了家里新开张的酒楼用餐,他早已经安排好了包间,示意大家入座。斯茗有些羞赧,本想躲在悠悠旁边,却被悠悠拉到了魏江旁边坐下。

“高富帅可以呀,没想到你家的酒店开的这么红火,这装修要花不少钱吧!”杨贰激动地搓着粗糙的双手,看得出来,经营建材生意的他平常鲜少出入高端场所。

“还好还好,都是小本生意。”魏江扶了扶眼镜框,谦逊地笑了笑。

“对不起,我接个电话……”晁伟正要坐下,手机又响了,他只得匆匆起身去外面接听电话。

“班长真够忙的!”杨贰无奈地摇了摇头,又笑吟吟转头看向斯茗:“班花怎么突然回到农村教书了?你们师大毕业的不都是去大城市的学校当老师么?我听说你们平常到了周末搞搞培训班和私人家教的话,能赚不少外快,干嘛想不通跑回来呢?”

斯茗浅浅一笑:“其实也没什么,我们都是在这里出生长大的,这里的水土养育了我们,现在就当是回来建设家乡吧,再说现在农村的孩子比城里的孩子单纯很多,我喜欢他们身上散发出的那种童真,我们已经很难会再有这样的童真了。”

“是啊,想想小时候我们在农村上学,每天无忧无虑的,多开心啊,现在长大了,大家各有各的压力,各有各的烦恼,再也找不回以前的那种快乐了。”悠悠无奈地摇了摇头。

晁伟此时又匆匆回到了包间坐下,一脸愁容。“怎么了这是,出去打了个电话,脸都黑了?”杨贰不解地地问道。

“唉,领导让我今晚赶回深圳去,明天一早开会,真的是不让人活啊,我先看看机票……”晁伟不禁叹气。

“看来大家都有不少的烦恼啊,高富帅,你呢?”悠悠朝斯茗使了个眼色,然后突然将话题转移到了魏江身上。

“我?”魏江一愣,淡淡笑道:“其实我也有我的烦恼,你们工作压力大,我是生活压力大。父母一门心思地给我安排相亲,希望我赶紧成家生子,继承家里的事业,也从不去考虑我想做什么。”

“你这样优质的男生,也还要去相亲?”斯茗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是啊。”魏江眼神中闪过一丝少有的惫态,而敏锐的斯茗捕捉到了。

“其实我们小学同学里面就有很多单身的女孩子都不错啊,比如斯茗,我记得小时候玩过家家,你不是还说要娶斯茗嘛,现在机会就在眼前了哦!”悠悠突然撺掇了一句,吓得斯茗花容失色,脸颊通红。“别乱讲,小时候说过的话也能当真?”斯茗白了悠悠一眼,赶紧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悠悠憋住一脸坏笑,不再做声。

此刻的氛围似乎有些尴尬。

“是啊,小时候的事情,我也记不太清了,那个……我们几个小学同学难得聚在一起,是不是要喝点酒?店里刚进了一批红酒,大家品品,给点意见。”魏江赶紧转移了话题,大家也权当做玩笑话,不再继续追问,斯茗这才得以松了口气。

“喝酒喝酒,班长,你别光顾着打电话,是不是该起来说两句?”杨贰望着注入杯中的美酒,早已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

“那行吧,首先要感谢高富帅家的美酒佳肴。”在晁伟的示意下,众人举杯起身。

“各位儿时的伙伴们,今天能够相聚我真的很开心,虽然现在的我们都成年了,烦恼多了,生活和工作压力大了,不可能再像小时候那样无忧无虑,但现在的我们还是需要持存几分少年时的纯真和质朴,积极乐观过好自己的每一天。今天刚好是儿童节,就愿我们这群大小孩们,祝我们每个人都能够一如年少,依旧少年吧,干杯!”

红酒杯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就像小时候男孩们蹲在教室背后玩玻璃弹珠发出来的声音。



刘昊霖《儿时》_一首民谣_腾讯视频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