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少跑步,直到张教练跟我说,“喂,过来跑跑看”,我才发现自己竟然有跑步的潜能,我的能量才彻底爆发出来。

我跑了大约100米,张教练看我的眼睛都发光了,他让我再跑一遍,我于是又跑了一遍。张教练一直在检查自己的表,表现出很疑惑的表情,然后让身边的运动员,就是那些一看就是短跑运动员,满腿的肌肉,专业的短裤行头的那些人跟我一起跑一遍,我居然赢了。张教练的眼睛又发光了,他给我叫了过去,他问我以前是否接受过短跑的训练,我说没有,他问我知道自己的成绩吗,我说不知道,他向我大喊,你跑到了全国纪录啊,你竟然还不知道,而且还是没有任何基础,没经过任何训练的人,这不科学,这不科学。

张教练像热锅上的蚂蚁在原地打转,他似乎被眼前的一切吓到了:你知道吗,我做了快一辈子短跑教练,从没有见过你这样的人,你,是一个怪物,一个怪物,我要给你送去体育大学检测,天啊,一个传奇就在我面前,你叫什么,快告诉我!

张教练边说边揪着我的肩膀,生怕我跑掉,也好像要把我吃了一样。
我?我叫王典,信息学院的?什么!信息学院?天啊,你让我们体育学院的脸往哪放啊,这帮没用的人!张教练把头扭向旁边训练的队员大喊:一帮猪一样的人,赶紧给我去训练!

我怯怯地说,我可以继续了吗教练?不用继续了,不管你是谁,你都是个天才,跟我去体育大学,现在!

张教练不由分说的拉上我去了旁边的体育大学,那是一所全国最出名的体育学校,听说做运动研究很出名,我像是一件实验的对象,被人拖过来拖过去。

张教练找到了里面一个李博士,李博士先给我做了一个初步的检查,就像体检一样,验血验尿,然后李博士过来捏捏我的胳膊捏捏我的腿。

没什么特别的,李博士跟旁边的张教练说到。
你不信我?不信咱们去操场上跑跑看看,现在就去!
李博士用中指撑了一下眼镜,慢慢说道,除非有一种可能,他的频率比一般人要快。

于是他们给我带到了有跑步机的房间里,同屋的还有另外一个肌肉男,我一进去他就用无比鄙视的眼神瞅了我一眼,那眼神好像在跟我说,就你,还想跑过我?

是的,能出现在这里对于我来说就像做梦一样。我从小学到大学一直好好学习,体育运动从来也不行,中学被人欺负,戴着眼镜,长得不高,肌肉没有,从不锻炼,我怎么可能跑得快,怎么可能跟专业运动员竞争,怎么可能被专业的短跑教练看上,是的,这一切就是一个梦。

准备,跑!
一个声音打破了我的沉思,脚下的跑步机开始运作起来,由慢到快,我身边的肌肉男也在跑,他转向我露出了轻蔑的笑容。
速度越来越快,我感觉有些吃力,我无暇顾及其他,因为速度太快了,我的眼睛由于震动而变得模糊,我感觉脚下的机器要开始冒烟了。

咚!右边肌肉男的位置一声巨响,我用余光基本能判断他已经摔下去了,我心中一顿窃喜,让你嚣张,但是可见我真的很厉害,真的。

当我走出实验室的时候,张教练兴奋大叫,看!我说的没错吧,看!我说的没错吧。

李博士继续用中指扶了一下眼镜,跟我说,少年,过来一下,咱们谈谈。

李博士跟我说的很明白,说我的机体虽然是普通机体,但是频率是人体极限的1.5倍,这个太神奇了,现在的短跑一般都在提高力量上做突破,因为人们都默认人体的步伐摆动频率是差不多的,而你的跑步频率可以超过普通人的2倍,是专业运动员的1.5倍,这,确实是一个奇迹。

我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我这么多年默默无闻,蛰伏在信息学院跟枯燥无味的数据知识为伍,原来目的就是早晚有一天通过短跑一飞冲天啊,这是我的日子,这是我的世界,我的短跑生涯就要开始,像我这等天才还上什么学,找什么工作,参加奥运会拿金牌成就人类奇迹走上人类历史巅峰啊。

是的,一切如我所愿。我跟中国最著名的运动科学专家合作,他们对我的身体做了全面的检查和分析,论文发布在国际运动学杂志上,立马引起了轩然大波,美国的,欧洲的世界各地的科学院为了一睹我的实力纷纷来中国一探究竟,而祖国为了保护我对我进行了严格的控制,我每天只能在有限的区域活动。他们找了全国最专业的短跑教练轮番对我进行培训,张教练成为了我的私人教练,负责我的全部饮食训练安排和内务。
我成了名人以后,自然少不了媒体的追捧,国内不管主流媒体还是八卦新闻都地毯式轰炸一般的对我进行了报道,社交媒体上关于我的信息已经被人扒了个光,网友们支持我,他们觉得这样的天才出现在中国是祖国的荣耀,人们都在期待两年以后奥运会的举办。相反,传统短跑强国的黑人们对于只问其声不见其人的我故作镇静,博尔特在采访中声称,只是听说过中国的王典,但我必须在见识过他的实力之后才会认为这是真实的,我的眼睛告诉我这个世界。

是的,由于国家的管控,我对外变得越来越神秘,国外媒体也纷纷猜测,这只是中国为了全民健身放的烟雾弹,没有人见识过我的实力,除了我自己和我的研究团队。

事实是,我在训练两个月后就打破了世界纪录,目前百米已经进了8秒大关。更重要的是,我的成绩是在不断提高的,到现在还没有遇到瓶颈。

奥运会就要开始了,参赛的短跑名单里赫然写着,中国-王典。
没有一位奥运会参赛选手会受到我这样的闪光灯照顾,从下飞机开始,我的身边聚集了无数的记者,就连一同下飞机的科比都没人去采访悻悻地离开。
奥运短跑赛场因为我的参加而人满为患,据说一张票已经被炒到十几倍的价格,人们都想看看这个人类历史上奇迹的诞生!
站在奥运短跑赛场上,我的身边是博尔特。红色的土地,就跟我训练时一样,全场灯光照耀,蹲在起跑线上,整个世界无比安静,一只苍蝇从我面前飞过,这是奥运会决赛的现场,每一滴汗水都凝聚了世界,全人类的努力,伟大的个体,传奇的人生。就在十年前我还是那个在操场上被人欺负的少年,就在2年前我还是意气风发的信息学院大学生,每天睡在肮脏的寝室,天天上课下课上自习泡妞。此时我站在奥运短跑决赛赛场上,这他妈的就是做梦,是的这就是做梦。

砰!
枪响了!
我的一本厚厚的牛津字典掉到了地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