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居易一首诗,讲了一个令人悲痛的故事,总结出一个人间至理

生命本来平等,于任何人来说都只有一次,珍贵而难以再得。

但剖及内心,其实仍是有所分别的。混迹于网络,每日会刷到难以尽数的新闻消息,其中难免会有个体生命的消亡,诚然,在面对每一个生命的逝去我们都会发自内心地感到悲伤,但如果这个生命正青春、当年少,特别美或者特别有为,那在原本惋惜与痛心的基础上自然还会更加重几分。这是人们对于美好事物猝然消逝的一种普遍心理。

记得前两年有个消息印象特别深,一位如花年纪的女子,学历高,样貌美,刚刚念完书找到工作,便因意外而匆匆离世。看到这个消息时,我内心真的受到很大冲击,感叹为什么这样好的一个女孩子,要在这样年轻的时候就有了这样的归宿呢?上天到底是怎么安排的?

而英雄的归去则更是令人感叹,他们的美好生命才刚刚展开,就已面临消亡。他们本可以有精彩的人生,对社会和国家做出更大的贡献,但却止步于一次意外。命运的安排,难料,也难解。

唐代时候,白居易曾写过一首诗,《简简吟》,将我们面对此类事件的心理写得分外贴切,很能引起共情。一样美好事物的消逝,正如他最后在诗结尾所总结的那样:大都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彩云。图源网络

《简简吟》

唐·白居易

苏家小女名简简,芙蓉花腮柳叶眼。

十一把镜学点妆,十二抽针能绣裳。

十三行坐事调品,不肯迷头白地藏。

玲珑云髻生花样,飘飖风袖蔷薇香。

殊姿异态不可状,忽忽转动如有光。

二月繁霜杀桃李,明年欲嫁今年死。

丈人阿母勿悲啼,此女不是凡夫妻。

恐是天仙谪人世,只合人间十三岁。

大都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白居易这首诗讲述了一个非常悲伤的故事,以小女孩简简的故事为主线感叹其身世命运,前半段写得非常美好,令人心醉,后半段则太过悲戚,令人心碎而不忍猝读。

他开篇介绍苏家小女名叫简简,有着芙蓉花一般的面容,柳叶般的眉眼,生得很美。简简不仅美,更从很小的时候便学会了很多技能,会化妆,针线活儿好,会丝竹乐器,姿态形容翩翩。

中间他用一句诗总结简简的美好灵动,说她的美好是无以言表的,眼波流转散发着光彩。

而下突然转折,就如桃李在寒霜之中凋零一般,眼看简简第二年就要嫁人了,却在今年蓦然离去。当此人间悲痛时刻,诗人也只得安慰其家中人不要悲戚,因为如简简般美好,却又匆匆离去,当不是属于凡间的人。

很多时候,面对如此事件,最后似乎也只能像白居易这般安慰道:或许她就是天上的神仙下到凡间来历劫的吧?所以才匆匆走一遭便又离开。

全诗最后两句实在很经典,道出一个人间至理:世间大多美好的事物都不坚牢长久,就像那天边的彩云顷刻间便散去,而五彩的琉璃尤为容易破碎。

一朵美丽的花儿,天边美丽的云彩与夕阳,此刻如此美,都令人担忧它下一刻的凋零与消逝。对美人,对美好的感情,对令人珍惜的人与物,亦是如此。

杨绛先生在《我们仨》中最后引用了白居易这两句诗,用以表达对亲人逝去的大悲痛,字字读来都令人泪流,她写道——

“一九九七年早春,阿瑗去世。一九九八年岁末,锺书去世,我们三人就此失散了。就这么轻易地失散了。‘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现在,只剩下了我一人。”

注:阿瑗是钱钟书先生与杨绛先生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