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许多事,错过了就不再重来

文/心路天空     图/雪嫣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二年前的这个时候,接到老妈打来的电话,说大舅没了。

在她的哽咽声中,我呆呆地不知所措。

就在前几天晚上摄友同学聚会时,接老爸电话,说舅想我了想看看我。

我说过几天就去看,冥冥之中我觉得有点奇怪,是不是快不行了?意识中觉得舅已经瘫痪在床有二三年了,再拖几天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走了。

之前舅住院时,我去医院看望他,拉着他形似枯槁的手,回忆那些年他的好。

大舅是长子,兄弟姐妹共四个,我妈排第二,跟他相差十岁。

我外公一生中最好的时光是在农场度过的,接受改造,所以大舅很早就承担起一个家的重担,帮助外婆抚养弟弟妹妹。

记得我小时候,大舅在农忙时经常来我家帮忙,他力气很大,在别人看来吃力的活他很轻松就做好了。

每次大舅来家,我总喜欢跟在他身后,喜欢被他抱起架在脖子上骑马。

有次他带我上街买好糖,然后到一个表舅家,用热水给我搓小脚上的污垢,一搓就是一大堆,然后笑言:回家跟你妈说去,说舅用刮刀刮下了一堆污垢。

那年,我五岁,童年的记忆大多数已经忘却,唯独这个片段无法抹去。

大舅在我印象里总是那么慈祥木讷,最喜欢他对我的微笑。即使我调皮做错了事,也总是这样微笑。

我的舅,你走了,没能送你一程,真是对不起。

02

小叶在花季的年龄,在周围邻居以及老师同学们的羡慕嫉妒下,来到北大这所中国数一数二的高等学府。

在许多人的眼里,大学生活是紧张忙碌又浪漫的。

和小天偶遇是在学校的图书馆里,那时第一学期临近考试,小叶是个好学要强的姑娘,自然不会甘心落在人家后面。

于是经常在课余时间一个面包一杯水,耗在图书馆里。

那天她来了例假,肚子痛得不得了,在宿舍里睡会后还是去了图书馆。

可是这次她来晚了,几乎是座无虚席。她扶着肚子皱着眉头,目光扫着四处。

离她不远处,一个男生刚好抬头,看到她有些痛苦的样子,犹豫了一下后就招呼她过去,让出了一张替朋友占的座位。

小叶微笑地说了声谢谢,然后埋头看书。看了一会后起身想去书架取一本新书,刚站起来就尴尬不已,座椅上有了血迹。

旁边的小天见状,脸红了一下,就赶忙拿起自己放在一边的外套丢给她,一句话也没说,就逃一样地离开了图书馆。

小叶瞬时感动了,心里却在笑骂:这家伙脸皮也太薄了!

此后,俩人爱上了,可以说是一场风花雪月。

临近毕业时,问题出现了,俩人来自不同的城市,如果想在一起,要么他跟她走,要么她跟他走。小叶是独女,爸爸妈妈的小公主,家人舍不得她远嫁他乡,她也不想离他们太远。

小叶跟小天说,如果你一定要我留下,我会的。

小天知道她的心思,不言语。

在火车的站台上,她翘首等到火车开动也没把他等来,只好流着泪远去。

其实小天就待在远处能看见她的角落里,看着她这样离开。

好多年以后的同学聚会,俩人重逢,唏嘘不已,叹这辈子没能好好把握住对方。

我们总是在应该把握的时候,没能好好把握住。当一切都过去了,往往后悔莫 及,希望时光倒流,一切重新来过。

而现实是,过去的东西,往往不再来,留给你的也许就是永远的遗憾了。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