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己对话(069):我就是这样的人20190329

W:在联系客户时,我是非常害怕的,担心自己说错话,或是表达不清楚,没能让对方理解,尤其我要联系的是总经理级别的人物,这就让我更加紧张了。


昨天副总找到我,给了我一个号码,是他朋友的,说是某家公司的经理,想要跟我们合作,让我带人过去跟进一下。


当我要去联系客户时,我内心十分恐惧。我反复反复在心里打腹稿,揣测对方会问什么,我应该答什么。因为人很焦虑,想的东西又很乱,于是我拿纸笔梳理要问的内容,这让我终于找到一些重点,有了思路,心里平稳许多。而后突然又想到,公司的信号很差,需要换个地方,以免给对方留下不好的印象。于是我又跑下楼,在楼下跟对方联系。


当我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嘟嘟声,心跳逐渐加快,这比当初跟老婆见面时,还要紧张。但十秒过后,对方挂断了,手机收到一条信息“在开会,稍后联系”。


我舒了一口气,但却又觉得好笑,原来我准备了半天,不断梳理思路,平复情绪,觉得已经准备好了,却发现对方在开会。如果当初一开始就联系对方,不就没事了吗?


其实,如果当时不是副总让我早点联系对方,不是因为现在工作量大,需要我赶紧确定与对方见面的时间,按照往常我都会拖到最后一刻,才会去做这件事。


I:即便拖到最后一刻,对方也还是有可能没空接你的电话呀。


W:是呀,到时候我就会更紧张,虽然可以以“对方在忙,不接电话”为由搪塞过去,但只要仔细盘问“对方有那么忙吗?”,就会暴露出自己前期都在拖延的事实。


I:那么,你想说的问题是什么?


W:我想说,对于这种情况,应该怎么解决?

但当我说出口,就已经知道,这不是我要解决的问题。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脱敏,多联系几个客户就对了。


I:那你真正要说的是什么?


W:能否有办法,在面对这种情况时,让我不那么焦虑呢?


I:你就是这样的人,你能不能接受?


W:你是说,我无药可救吗?


I:不,只是短时间无法改变,要改变也没那么容易,这是你的面对不确定性的方式,也是保护自己的方式。


W:可是,我焦虑到一天,都做不了其他事情啊。


I:真的有那么严重吗?你真的做不了其他事情吗?


W:哦,那倒不是,而是我的精力被大量消耗,整个人都懵了,接下来的工作处理起来,明显迟缓很多,而且脑子里也还牵挂着那件事。


就像昨天,我断断续续联系客户4次,发了短信,对方也没回,找副总反馈情况,最后副总电话确认,才知道对方在开会,而且看到是陌生电话,也没理睬。


I:那最后你不也成功联系上对方了吗?


W:是呀,反而那时候没那么紧张了,跟平时说话一样,即便有些地方说得不清楚,我也能圆过去。


I:所以,你并不是做不到,只是做得不像想象中那么好而已。现在不也够用吗?你真的需要想要变成那种“随便都能跟客户沟通得来,不带虚的”,还是说你仅仅是希望自己没那么紧张,比现在好一点就足够了?


W:我不想在这方面花太多精力,够用就好,现在能联系对方也足够了。我的确不那么会说话,也很怕暴露自己的无知和无能。这会让我感觉难堪,紧张,羞愧。


I:所以,你真正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呢?


W:我能不能接受这样的自己,我就是这么一个跟陌生客户联系,十分紧张,十分害怕的人,而且很怕暴露自己,总想装得成熟稳重,处事不惊的人。


I:so what,那又如何呢?


W:也就那样吧,我就是这样了,也没觉得怎么样。只是如果我当初没主动做组长,这些事也不会常遇到,既然选择了,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记得之前旗袍姐姐跟我说的一句话:“别把自己太当回事。”有时候想想,也没什么可怕的,但自己就是会怕,于是也就觉得自己不该这样,就开始当回事了。


从过程来看,我却做得不那么好,但从结果来看,我也还是约到了客户,也尽力完成了该做的。我的确不那么擅长跟陌生客户沟通,我也就是这样的人,可能随着接触人越多,越可能改变,但这真的那么重要吗?


如果我能不那么紧张,就能做好跟客户的沟通洽谈,谈下业务吗?


好像也不是吧,既然如此,也就那样吧,我也就是这德性了。与己对话(069):我就是这样的人20190329


W:在联系客户时,我是非常害怕的,担心自己说错话,或是表达不清楚,没能让对方理解,尤其我要联系的是总经理级别的人物,这就让我更加紧张了。


昨天副总找到我,给了我一个号码,是他朋友的,说是某家公司的经理,想要跟我们合作,让我带人过去跟进一下。


当我要去联系客户时,我内心十分恐惧。我反复反复在心里打腹稿,揣测对方会问什么,我应该答什么。因为人很焦虑,想的东西又很乱,于是我拿纸笔梳理要问的内容,这让我终于找到一些重点,有了思路,心里平稳许多。而后突然又想到,公司的信号很差,需要换个地方,以免给对方留下不好的印象。于是我又跑下楼,在楼下跟对方联系。


当我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嘟嘟声,心跳逐渐加快,这比当初跟老婆见面时,还要紧张。但十秒过后,对方挂断了,手机收到一条信息“在开会,稍后联系”。


我舒了一口气,但却又觉得好笑,原来我准备了半天,不断梳理思路,平复情绪,觉得已经准备好了,却发现对方在开会。如果当初一开始就联系对方,不就没事了吗?


其实,如果当时不是副总让我早点联系对方,不是因为现在工作量大,需要我赶紧确定与对方见面的时间,按照往常我都会拖到最后一刻,才会去做这件事。


I:即便拖到最后一刻,对方也还是有可能没空接你的电话呀。


W:是呀,到时候我就会更紧张,虽然可以以“对方在忙,不接电话”为由搪塞过去,但只要仔细盘问“对方有那么忙吗?”,就会暴露出自己前期都在拖延的事实。


I:那么,你想说的问题是什么?


W:我想说,对于这种情况,应该怎么解决?

但当我说出口,就已经知道,这不是我要解决的问题。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脱敏,多联系几个客户就对了。


I:那你真正要说的是什么?


W:能否有办法,在面对这种情况时,让我不那么焦虑呢?


I:你就是这样的人,你能不能接受?


W:你是说,我无药可救吗?


I:不,只是短时间无法改变,要改变也没那么容易,这是你的面对不确定性的方式,也是保护自己的方式。


W:可是,我焦虑到一天,都做不了其他事情啊。


I:真的有那么严重吗?你真的做不了其他事情吗?


W:哦,那倒不是,而是我的精力被大量消耗,整个人都懵了,接下来的工作处理起来,明显迟缓很多,而且脑子里也还牵挂着那件事。


就像昨天,我断断续续联系客户4次,发了短信,对方也没回,找副总反馈情况,最后副总电话确认,才知道对方在开会,而且看到是陌生电话,也没理睬。


I:那最后你不也成功联系上对方了吗?


W:是呀,反而那时候没那么紧张了,跟平时说话一样,即便有些地方说得不清楚,我也能圆过去。


I:所以,你并不是做不到,只是做得不像想象中那么好而已。现在不也够用吗?你真的需要想要变成那种“随便都能跟客户沟通得来,不带虚的”,还是说你仅仅是希望自己没那么紧张,比现在好一点就足够了?


W:我不想在这方面花太多精力,够用就好,现在能联系对方也足够了。我的确不那么会说话,也很怕暴露自己的无知和无能。这会让我感觉难堪,紧张,羞愧。


I:所以,你真正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呢?


W:我能不能接受这样的自己,我就是这么一个跟陌生客户联系,十分紧张,十分害怕的人,而且很怕暴露自己,总想装得成熟稳重,处事不惊的人。


I:so what,那又如何呢?


W:也就那样吧,我就是这样了,也没觉得怎么样。只是如果我当初没主动做组长,这些事也不会常遇到,既然选择了,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记得之前旗袍姐姐跟我说的一句话:“别把自己太当回事。”有时候想想,也没什么可怕的,但自己就是会怕,于是也就觉得自己不该这样,就开始当回事了。


从过程来看,我却做得不那么好,但从结果来看,我也还是约到了客户,也尽力完成了该做的。我的确不那么擅长跟陌生客户沟通,我也就是这样的人,可能随着接触人越多,越可能改变,但这真的那么重要吗?


如果我能不那么紧张,就能做好跟客户的沟通洽谈,谈下业务吗?


好像也不是吧,既然如此,也就那样吧,我也就是这德性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