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系列 之真爱 第十一章

柳长平很久都没有去找过姜意了。不是不想,只是现在孩子刚刚出生,他还沉浸在当父亲的喜悦当中。陈也如今对他的态度明显缓和了——当然是很客气的那一种。孩子出生的那一晚,曾经以为经历了生死,他与陈也之间的关系会有所改观。可如今,他渐渐地觉得,他与陈也之间,好像真的就这么完了。

而姜意那边,似乎也不怎么热情主动地联系他。即便是在公司里,遇到了,她也是公事公办的样子。反而,她与其他的男同事关系倒是很近。他是恼怒的,他明明知道她是故意做给他看的,他还是忍不住地恼怒。

于是,他还是忍不住过来找她了。

姜意如今是越来越努力了。她在公司里面表现的非常不错。下了班回到家,她也一直在看书学习。这才一年多的功夫,她俨然已经从一个纰漏百出的职场愣头青成了一个驾轻就熟的老员工。

柳长平今天来的时候,她正在灯光下奋笔疾书,记录着书上的重点。在书堆旁边,放了一张纸。是她列的那一张清单。柳长平随手拿起来,清单上几乎所有的事情,他们都一起做过了。除了手牵手踩马路和去大理。每次完成一件事情,她都认真地用黑色马克笔用力地涂掉,直到涂得根本看不清楚上面写的什么字为止。

他趴下去,亲她修长的脖子,问:“如果这些事情都做完了,我们该干什么呢?”

姜意仰起头,嘴里还像个小学生一样地咬着笔头。她仰起头:“分手?”虽然是问句,却是不假思索脱口而出的。

柳长平一怔,显然是没有料到她说出这样的话。至少,他在这一场游戏当中,是有绝对的主动权。于是他笑:“孩子话,分手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这么随意说出口。”

她又趴下去记笔记,边写边不以为意地说:“那有什么,离婚不都是一句话的事情,分手算什么!反正你又不会娶我……”

柳长平突然心中一动,他很想问问她,是不是什么都知道了?知道他骗了她?可是他突然没有了勇气。似乎有许多的质问,然而到嘴边,却只有一句:“不如嫁给我吧?”

这一次,姜意手中的笔跌到了纸上,整齐的笔记顿时间划上了一道弯弯扭扭地笔迹,失去了美感。她站起身,看着柳长平,过了许久许久,寂静到有些瘆人之后,她幽幽问:“那你儿子呢,怎么说?”

柳长平亲她,想立即占有她,他急促的气息之下,话都是不清晰地:“管他呢……过了今夜再说。”

一夜的激情过后,柳长平又有些后悔起来。似乎是太冲动了。连他自己也搞不清楚,竟然会许下那样的承诺。可反悔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是十分掉价的事情。不过,结婚这事情嘛,还是可以拖一拖的。他刮她的鼻子,将她弄醒。

她与他面对这面,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柳长平也半晌不说话,许久,才说:“要不,咱们把这一套房子买下来?”

这是姜意租的房子,她在这住了快两年,柳长平也经常来,也是有星点感情的。姜意倒是有些吃惊:“买这个干什么……”

“你跟了我这么久,我还没有好好地送你礼物……”他的话被她的手全部堵了回去。姜意一笑:“柳老师,我跟你在一起,只不过是因为我喜欢你,我爱你。如果有一天我不爱你了,你送我再多东西,都没有用。”柳长平哑然。他经历过许多的女孩子,多多少少都因为虚荣而攀援他,但姜意,是不同的。

买房子的事情作罢,可是,他还是给她留了一张卡,里面的钱,足够她好几年的工资。姜意问他:“我订好了机票,时间上可以吗?”

柳长平决定推掉事情,两天,努力挤一挤还是能挤出来的。能哄她开心一下也好。

与陈也的离婚手续办得很顺利。柳长平突然想起来他们结婚的时候。那时候他母亲是不同意的,嫌陈也太活泼了,太漂亮了,说是那样的女孩子婚后他管不住。也是颇费了些周折的。费劲了那么大的力气,那么隆重的结婚,却用了一张薄纸终了。

孩子都判给了柳长平。这是他母亲要求的,至于陈也要怎么闹,他母亲倒是无所谓了。但是女孩太小了,还在哺乳期,所以陈也先养活着。陈也选择了净身出户。

她什么都不要。柳长平突然想起了姜意,她也什么都不要。

他隐约的感觉到,当一个女人不要一个男人的任何东西时,其实事情就开始变的危险了。

他与陈也从民政局出来,他说送陈也一程。陈也摇摇头,她笑,十分的轻松,说:“不用了,我自己可以。长平,祝你幸福。”
她怀中抱着刚刚出了月子的孩子,挡了出租车,上了车,没有做任何停留,也没有回过一次头。

也许,她在心中已经头也不回地走掉了无数次。只不过这一次,真的这样做了而已。

出租车很快就消失在了车流当中,难以分辨出来。柳长平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心中突然有一种难以诉说地惆怅。他靠在车上,点上烟。

他以前觉得离婚之后,他已经是无比的轻松的。终于不用再整日地面对一个黄脸婆的冷脸。可如今,袭来的却是寂寞。他拨通了姜意的电话,说:“宝贝儿,我们明天去大理吧?”

电话那头停顿了几秒之后才传来声音:“好啊!”没有预想中的欢呼雀跃,而是平的。平静地有些令人发指。

柳长平有些懊恼地挂了电话,真的是郁闷一重接着一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