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世间,有一些悲悯情怀更可爱……

我曾经交往过一个男朋友,整个交往阶段也很愉悦,可是后来因为一件被我称之为导火索的事情,分手了。

那是盛夏的一天,我们乘坐出租车准备出去游玩。司机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师傅,他穿了一件底色为灰色,但已经洗得有些发白的衬衣,衬衣皱皱巴巴,后背上有汗液反复渗透又晒干的白色印迹。额头上微微地出了汗,嘴唇极度缺乏水分,干裂得起了皮。

出发没多久,在经过一小区时,从小区里高速窜出一辆车,尽管老师傅迅速踩刹车,但两辆车依然蹭到了一起。时至今日,我都清晰地记得当天的场景,老师傅停下车,有些紧张和后怕地用毛巾擦擦汗下了车。这时另一辆车上的三四个人也下了车,看到老师傅就咄咄逼人,破口大骂,他不敢说话,就一直反复地说等交警来再说。我看着老师傅微有些发白的头发和胡须,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就催促着男友下车帮着看看说句话,让老师傅不要吃亏,等交警来再走。

这时候老师傅转过身略带歉意地说让我们打别的车先走。男友拉着我下了车,丝毫没有帮老师傅说话的样子,从他的表情中,我完全看不到一点点同情。他拉着我,不顾那些人对老师傅的谩骂,就要离开。我拉住他,说不能这样看着老人被欺负,他不耐烦地说不关我们的事,我们要赶时间和他的朋友会合。看着他无动于衷的样子,我突然很失望,一个内心深处没有柔软区域的人,是多么的冰冷?

那天以后,我不再及时回复他的信息,也很少接他电话。渐行渐远,最终分手。


我到过很多地方的火车站,在火车站附近总是生活着那么一些特殊的人群,他们在城市里没有土地,又没有能够谋生的技能,最起码的温饱都要通过自己捡起一个个饮料瓶换取。有一点能力的人会经营起小吃摊,无论春夏寒暑地养家糊口。十年前,在河南郑州火车站,我曾看到一位妇女在凌晨5点的街头经营她的鸡丝面摊,小吃车旁边的一个大纸箱里,睡着她用大被子裹起来的五岁女儿。在另一个我常去城市的小市场门口,有很多穿着还是好多年以前款式衣服的中年男人坐在小凳子上,身前立个写着诸如“泥瓦工,通下水,修管道”的小牌子,等待生意。城市已然发展到这样的程度,如今的高档小区,这些人恐怕进都进不去,怎么会有生意找上门?旁边的高档写字楼里,俊男靓女频频出入,看到这些在城市夹缝中求生存的人,不免会露出厌弃的眼神。在他们看来,这些人没有钱,又脏又臭,从外表到内里,一定丑陋极了。

这个学期刚开始的时候,我到一个班上去上课,在讲课的时候,我突然注意到第一排有一个男孩子,他的右眼应该是先天发育畸形,只能睁开一个很短的小缝儿,乍一看,有一些吓人。我顿时对这孩子心存怜惜,爱心泛滥。但我还是立马平稳一下心神,不去盯着他看,我想,对于这样的孩子,你对他最起码的尊重应该就是不去过分关注他。在这个孩子的成长过程中,一定受到过很多伤害,所以每一节他们班的课,我一定会时刻注意自己给予他和别的同学同样多的关注。这种关注如果过多,他会慌乱,如果过少,他必定会自卑。

前几天陪孩子看《西游记》,婆婆笑着提起先生小时候看到孙悟空被师父赶走的那一集时,哭的怎么哄都哄不住。我又想起前段时间我们一起出门,在路上看到一个非常怪异的残疾人从我们身边走过时,他叮嘱我不要看不要笑不要议论,让我不由心生温暖。


我想,孩童时代对别人境遇的眼泪大多出于同情,而人们成年后,对世界,对生活等有了自己的认识和思想,对别人的遭遇更多的时候是会感同身受,更或者是会动恻隐之心。

在我们的生活中,总有那样一些人,他们笑容得体,进退有度,温文尔雅,彬彬有礼。但是总缺了一些什么味道,让人不愿与之亲近。到底是缺了什么呢?人,总是有血有肉,总是有着热的心肠。这样的人,说浅了,就是心肠是冰冷的,说深了,其实就是缺少对人世的悲悯情怀。

在几千年的封建社会中,由于儒家思想更有利于统治者统治民众、统治思想,所以儒家思想更占上风。但是对比儒家的博爱和墨家的兼爱、非攻,我觉得墨家的兼爱更具有现实意义。人,不能只爱自己。

生活不易,是真的不易。但是内心深处偶尔的股股暖流,会让我们的笑容更加灿烂,更加由衷。

夜深了,晚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