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有人走的路》缩写版

作者

M · 斯科特 · 派克(M·  Scoff Peck)

他放弃了父母为他安排的辉煌前程,选择当一名心理医生,治愈了成千上万个病人,他以从业经验为基础写作的《少有人走的路》,曾在美国最著名的《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上连续上榜近 20 年,创造了出版史上的一大奇迹。 

推荐语

人是如何一步步变成恶人的?作者说,是应为 ——

谎言!

第一章:谎言是心理疾病的根源

逃避问题和痛苦是一切心理问题的根源。

人是用什么方式在逃避问题和痛苦呢?简单地说,就是谎言。谎言的本质是掩盖真相,颠倒是非,人正是用它来逃避自己面临的问题和需要承受的痛苦。

谎言是心理疾病的根源。从根本上来说,心理治疗是要让人把曾经逃避的痛苦说出来,它既是一种鼓励说真话的游戏,也是一种揭穿谎言的行为。

乔治的案例

那些可怕的念头,为什么挥之不去?

逃避生活中的痛苦,必将承受心理疾病的痛苦;

你不解决问题,你就会成为问题;

为了逃避痛苦,人选择了谎言,扭曲了心灵;

解决了逃避问题的问题,你才能解决其他问题。

第二章:有没有罪恶感,是善与恶的分水岭

把生命颠倒一下,就变成了邪恶。邪恶(Evil)这个词,倒过来拼,就是生命(Live)。一切限制和扼杀生命特征的心理和行为都是恶的表现。

爱,是为了促进自己和他人心智成熟,而不断拓展自我界限,实现自我完善的一种意愿。

恶,是运用一切影响力阻止他人心智成熟与自我完善的行为。

我曾说懒惰是人的原罪。但懒惰不同于邪恶,一般意义上的懒惰,只是对自己和他人缺少爱,即自己不发光,也不会去吹熄别人的灯。

邪恶不仅会运用一切力量去阻碍别人心智成熟,还会阻碍自己的自我完善。从这个角度来看,恶,也可以定义为:为了维护病态的自我,不择手段去毁灭别人的自我。邪恶靠谎言和欺骗来维护自己病态的自我,谎言总是伴随着邪恶。

没有罪恶感的人穷凶极恶,逃避罪恶感的人邪恶

有没有罪恶感,正是善与恶的分水岭。没有罪恶感的人,会变得穷凶极恶;逃避罪恶感的人,会变得邪恶;敢于承认罪恶感的人,则会一步一步趋向于善。

承认自己的缺陷和过错,人的心灵就会趋向于善;隐瞒、遮掩和逃避自己的缺陷和过错,人最终就会变得邪恶。

逃避罪恶感的目的,是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善,掩饰不善,就是伪善。伪装的善是最可怕的恶,其邪恶就像隐藏在美丽花丛中的响尾蛇,具有极大的欺骗性。

父母逃避自己的错,孩子就会出大错

穷凶极恶的人没有罪恶感,面对自己的“恶”,他们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善良的人则有罪恶感,当他们犯了错的时候,都会感到内疚和痛苦,感到内疚和痛苦本身就表明,他们敢于正视自己的问题,没有选择逃避。

而逃避自己罪恶感的人则没有勇气去承受内疚的痛苦,总是用谎言来掩盖真相。从根本上来说,他们逃避良心的谴责,逃避罪恶感就是在逃避自己的问题。逃避自己的问题,不仅无法让自己获得进步,反而还会扼杀别人的生命力。

不在压抑中死亡,就在压抑中疯狂

伪善的恶人最大的问题,在于他们不承认自己不善。拒绝承认不善,人就会走向恶;承认自己不善,人就会变善。

穷凶极恶的人没有罪恶感,所以,什么坏事都能干出来;同样,伪善的人为了逃避罪恶感,什么邪恶的事情都会去干。

如何识别伪善之人,远离邪恶。

一定要远离伪善的恶人,否则,他们必将扼杀你生命的活力。

怎样识别伪善之人?

邪恶的人为了掩饰内心的“恶”,往往最在乎外表的“善”。看不出问题的人,往往隐藏着更大的问题。伪善的人对伦理道德十分熟悉,也熟悉法律,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逃避良心的谴责和法律的制裁。

如果说因脑残而犯罪的人没有罪恶感,那么,伪善的人就是极力想要逃避罪恶感。伪善的人知道什么事情是违背道德法律的,所以,他们干了邪恶的事情之后自己知道,却会用各种挖借口和谎言来掩盖真相,毁灭自己邪恶的证据,甚至不惜寻找最亲近的人当替罪羊。

判断一个人是不是伪善之人,关键不是看他犯没犯过错误,而是看他是不是敢于承认自己犯错。为什么伪善会产生邪恶呢?因为伪善之人为了隐瞒、遮挡、逃避犯错的真相,会不遗余力,不择手段,因而就会变得邪恶。

伪善的人努力追名逐利,不怕吃苦,而且还会有超强的心理承受力。在追求社会地位的过程中,他们愿意去经历艰难险阻,克服困难,经受磨炼,但是有一种特殊的痛苦,他们却不愿意承受,这就是面对良心谴责的痛苦,觉悟自己有罪和不完美的痛苦,以及幡然醒悟的痛苦。

伪善之人都是“恶性自恋”的人。“恶性自恋”的人一心考虑的是自己,他们刚愎自用,一意孤行,横行霸道试图去控制别人,根本不顾及别人的感受,也不承认自己的错误。

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识别一个人是不是伪善的恶人,还要听众自己的直觉。

第三章:压制别人,就是邪恶

人们通常会认为,接受心理治疗的人都很变态,他们肯定与常人有不一样的地方。看不看心理医生只是一个形式,敢不敢于面对自己的内心,承认自己的问题,才是核心。

来看心理医生的人大多数都是敢于面对自己内心的人,因为看心理医生的行动本身就证明他们觉得自己有问题,与正常人不同,他们敢于质疑自己,敢于承认自己的不正常,最后才能变得正常。

相反,伪善的恶人没有勇气面对自己的内心,他们不承认自己不正常,极力用正常的外表来掩饰自己内心的不正常即使他们带着别人来看心理医生,但当问题指向他们自己时,他们就会用各种各样的谎言来逃避。

鲁克的案例

控制欲强的父母会培养出抑郁的孩子;

孩子偷窃常常不是为了财物,而是因为压抑;

邪恶总是隐藏在谎言中;

压制别人,就是邪恶

谎言的背后隐藏着邪恶,而邪恶攻击的目标常常是孩子。因为孩子既是社会中最弱势、最容易受伤的群体,又是完全没有自主权的生命体——父母对于他们享有绝对的专制与权威,近似于主人支配奴隶。

杀戮是恶,因为它把鲜活的生命变成了尸体。同样,压制别人生命力和创造边,限制别人思想自由,阻碍别人心灵成长,一味地控制别人,操纵别人,试图把别人变成行尸走肉,更是一种普遍存在的恶。

对于正在成长中的孩子来说,父母最应该给予的是爱。爱的目的,是要帮助孩子确立独立的人格,而不是让他的人格依附于父母;是要让孩子勇敢地去追逐自己的梦想,而不是让孩子替父母圆梦;是要让孩子自己去体验生活,而不是要父母替孩子生活。

真正爱孩子的父母都明白,爱孩子,就要尊重孩子,尊重他们的意愿和感受,尊重他们有做决定的权力;爱的最终目标,不是要成为孩子生活的中心,而是要从孩子生命的重心中逐渐抽离出来,让孩子去走自己的路。

不管父母口口声声说自己多么爱孩子,只要他们不接受孩子的独立性,压制孩子的思想和情感,这都不是爱,而是恶。

第四章:恶,总是出现在需要爱的地方

爱是一种关心,而不是控制。恶,总是出现在需要爱的地方。

在充满爱的夫妻关系中,丈夫爱妻子,就不会去控制妻子,他不会干涉妻子作为独立个体的自由,更不会把妻子当成自己的附属品。与此同时,妻子出不会过分依赖丈夫,虽然她需要丈夫的关心和呵护,但却有自己独立的人格。

要敞开心灵,但不要把心灵交给对方管理

夫妻之间需要敞开你有心扉,彼此坦诚,但却不要把自己的心灵交给对方管理。把心灵交给对方管理,意味着失去自由和自我,意味着奴役和被奴役。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心甘情愿成为别人的累赘,成为别人累赘的人往往会陷入深深的自卑和抑郁。但有趣的是,在这个世界上却有很多人愿意让别人成为自己的累赘,他们不辞辛苦,想方设法让别人依赖自己,从别人的依赖中,他们能获得极大的满足。虽然这些心理行为很像爱,但却不是爱,而是恶。从本质上来看,它是通过加强别人的依赖感来控制别人,不仅阻碍了别人心灵的成长,而且也阻碍了自己心灵的成长。

婚姻需要彼此坦诚相见,却不需要把自己的心灵出卖给对方。那些试图在婚姻中寻求依赖和控制的人,注定会迷失方向。

不敢面对自己,才会去控制别人

凡是控制别人上瘾的人,都是不敢面对真实自己的人,他们对良心的谴责充满了恐惧,不敢面对自己的内心,不敢正视自己的“恶”,极力逃避罪恶感所带来的痛苦。

由于控制别人可以让他们暂时逃避恐惧和痛苦,所以,控制别人就如同毒品一样会让他们上瘾。

善良之人在承受罪恶感所于带来的痛苦之后 ,开始了寻找自我的道路,他们不畏艰辛,努力去寻找自己,拓展自己,完善自己;相反,邪恶之人为了逃避罪恶感所带来的痛苦,拼命逃避真实的自己,对于真实的自己来说,他们的顽强和执著是一种恶性自恋 ,维护的是病态的自我,拒绝接纳真实的自我。

善良的人接纳自己的不完美,以此为基础,积极去改变自己,拓展自己,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会承受各种各样的痛苦,并从痛苦中获得智慧和教益,逐渐趋向于善;邪恶的人不接纳自己的不完美,为了逃避真实的自己,他们选择恶性自恋,只要能维护病态的自我,其他的痛苦都愿意承受,在这个过程中,走向伪善。

邪恶之人绝对不会承认自己的不完美,相反,他们不断地编造谎言,欺骗自己很完美,永远摆出一副自高自大、无所不能的姿态。

邪恶是一种恶性自恋式的人格失调症,除了具有人格失调症的一切特征外,还有如下几点:

习惯于别有用心地找人替罪,而这些行为又往往令人捉摸不透;

难以接受他人对自己的批评,如果别人一起干扰了他们自恋的行为,他们会心生怨恨;

很重视自己的公众形象,极力维护唯我独尊的形象。一方面找不到真实的自己,一方面又拼命去控制别人。

爱需要一个空间,否则便会感到窒息

爱,是为了成长,成长需要足够的空间,邪恶的本质是压制,它压制别人的自我,压缩别人的空间。

爱丽丝的案例

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体,拥有自己的特质。每一个具有自身特质的个体都是一个与众不同的“自我”。

每个灵魂都有区别于其他灵魂的界限。能清楚地界定自我界限并同时认清他人的界限,这是心理健康的标志与前提。母亲让女儿离不开自己,这不是爱而是恶

第五章:从小缺乏爱,长大就容易变坏

缺乏爱的家庭是产生邪恶的温床。邪恶是为了维护病态的自我,不遗余力去控制别人、压制别人,甚至不异扼杀别人的生命。

恶性自恋的人,常常藏得很深。

雪莉的案例

雪莉所说的爱,更多的是一种控制和操纵

自闭,是更高程度的自恋。不愿意放弃病态的自我,是觉得病态的自我很好。不放弃病态的自我,人就会变得邪恶。

内心没有安全感,就会去控制外面的一切。所谓病态的自我,就是被谎言包裹着的自我。这个自我不敢面对自己的问题和痛苦,不愿正视自己。

说谎的人虽然外表从容淡定,但却始终不敢去正视自己的内心,因为正视内心会让他们感受到极大的痛苦,他们不明白痛苦正是生命力的一种表现,否认痛苦也就否认了生命力。没勇气正视过去,就不会有未来。

第六章:勇敢地面对谎言

圣人有坚强的意志力,这种意志力表现为坚定不移地改变自己,持续不断地拓展自己,一步一步地完善自己。

大恶之人也有坚强的意志力,这种意志力体现为不遗余力地拒绝改变,他们抱着旧我不放,顽固坚持病态的自我,不择手段去摧毁别人。

圣人喜欢改变,大恶之人害怕改变。拒绝改变,是邪恶之人最根本的问题。

所谓谎言,就是掩盖真相,使自己的认识与实际情况不符。过去的已经过去,你抱着过去的自我不放,与现在的情况不相符,甚至完全脱节,这就是谎言。

为什么人会抱着过去的自我不放呢?有两人原因:一是过去的自我被溺爱,自己感觉很舒适,不愿意去改变,这种懒惰的心理注定会阻碍成长的道路;二是过去的自我没有获得父母的爱,甚至还遭到伤害,内心充满了恐惧。

为什么天使会变成魔鬼

不敢面对真实的自我,人就会选择谎言;选择谎言,意味着失去自我,出卖灵魂;而一个没有灵魂的人则会无恶不作。从根本上来说,邪恶是一种心理疾病。

过分依赖集体,个人的心智就会退化

人生是由一个接一个选择组成的,不同的选择导致不同的人生。选择是一件令人烦恼和痛苦的事情。首先,选择,意味着放弃。其次,选择会产生结果,人们必须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并承受选择所带来的结果。

许多人不愿意承担选择所带来的痛苦,便会把自主选择的权力拱手让给了别人。这就是弗洛姆所说的逃避自由。

逃避自由的人放弃了自主选择的权力,也就放弃了独立思考的能力,这意味着他们将失去独立的自我,失去自己的灵魂。

过分依赖集体,个人的心智就容易退化,他们会把自我消失在集体里,把自己的灵魂出卖给集体,成为一个没有灵魂的人:集体让他们向东,他们就向东,集体让他们向西,他们就向西,自己不需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可怕的是,如果这个集体出了问题,他们就会变得邪恶。

一个人疯了不可怕,一群人疯了才可怕

凝聚力是一个集体存在的核心,消弱个体的目的,是为了增强集体的凝聚力,也就是说,个人在集体中的退化正是集体凝聚力的来源之一。

正义的集体敢于正视自己内部的矛盾和问题,他们不掩盖真相,而是勇敢地面对现实,通过改变内部来提高集体的凝聚力;相反,邪恶的集体则总是掩盖内部的矛盾和问题,他们擅长激发起本集体对外部敌人的憎恨,这样一来,集体成员就会将注意力由内转向外,集中于外围团体的“罪过”上,从而轻易地忽略团体内的问题。

所以,一个人疯了不可怕,可怕的是一群人都疯了。

一群人疯了可怕,但最可怕的是整个国家都疯了

在一群疯了的人中,一个正常的人很难保持理智。恶性自恋,就是不愿意改变,也包括改变自己的观念。

今日,战争几乎与国家种族尊严画上了等号,而我们所谓的民族主义不过是恶性的国家民族自恋。

因为这种以自我为中心的恶性自恋,一旦在国家民族自尊等合理化的外衣下滋长,就可能根深蒂固,不可动摇。而一旦有某种力量要撼动这种病态的信念,那么战争就将随之而来。

除非我们能连根铲除人性中恶性自恋的毒瘤,否则战争无法避免。

勇敢地面对谎言

只有勇敢地面对自己的问题,才能解决问题;只有勇敢地面对谎言,才能忠于事实。勇气来源于爱。爱能给我们勇气,去对抗一切谎言和邪恶。

爱,而且只有爱,才能给我们最终战胜谎言的勇气。而一旦心里有爱,任何心理疾病都无法侵袭你,任何邪恶都无法靠近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