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午后

那年9月的下午热的出奇,似乎太阳神在神仙圈里打牌输了钱丢了神。便把一腔怒火毫不吝啬的抛向地面,烧烤着那一座座城市,那一条条河流,那一个个躁动不安的少年们。L市似乎被特别照顾过,整个城市热的非常认真严肃!

那一棵棵翠绿的树,似乎都要被烤出绿油来。那一条条波光粼粼的河,里面的鱼儿似乎已经半熟。

突然觉得应该一个人去旅行,顺便躲避这场灾难般的闷热。当我随便坐上一辆往南的火车时,回头看了一眼熟悉的城市,恍惚间觉得这次冒昧的出行,会错过一些事,觉得内心突然不再安静。但是随着离城市越来越远,那颗不怎么安静的心也渐渐的冷却了。

无聊的翻弄着背包,掏出了了手机,在考虑是否开机,由于情情爱爱的原因,我已经关机一个星期了,似乎手机一关,就与世隔绝了,不想联系任何人,不想思考太多问题,就想安静的一个人自得其哀,其实到最后我自己都觉得未免太矫情了。至于么?何必呢?搞笑吗?

一番自嘲后翻出一张女孩的照片,意味深长的看了一会,叹了口长气,然后毅然决然的丢出车窗外。那照片一离开禁锢顿时自由了,被气流卷着转了好多个圈,优雅且流畅,照片上的女孩似乎也觉得有趣,笑靥如花。

我的确错过了一件事,但是幸亏我及时赶了回来,参加了高潮和结局部分,否则我那很平淡的一辈子就少了一笔浓彩。

我那四个朋友在我离开城市的那几天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但是大事发生之前有些小状况,那几天也是鄙人关机归隐的时候。

那天电动城里面,他们围着一台老虎机,瞪着眼睛看着转轮一圈圈的转,转出一道道白色的光圈,那么的炫目。

“我去,又差一点” 神仙嘟囔了一句,大牙干燥的嘴唇叼着一支烟,眯缝着眼睛对着屏幕说道:“神仙,你别在这讨人嫌了,你去别人后面使使你的寸劲去,恶心恶心他们,好吗?”

神仙无动于衷,啊鱼呲牙一笑:“你们怎么这样对待神仙,虽然他是个丧门神,但好歹也是个神啊。是不?仙哥!”

耗子扶了扶眼镜:“神仙啊,不是我说你,他们这么对待你的确不仗义,但是公对公的来说,你真挺丧气的,三比一,你去别人那展现你的实力去吧,仙哥~~~”

神仙从大牙手边的烟盒里摸出一支烟,点上,对于他们三个的冷言冷语根本就充耳未闻,眼睛始终没离开机器屏幕,看了一会,按捺不住,便推推搡搡的把大牙拱了起来:“牙哥你今天运气不大行,看我的,给我次机会,我给你来个咸鱼翻身~~~”说完一屁股坐了下来。

大牙看着剩下也没多少分了,懒得跟他争执,耗子和圆鱼也一副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观望,神仙启动开始之前来了一句:“换个人物,换种运气,走你~~~~”

世事总是无常,就像你也许知道什么时候会下雨,什么时候会刮风,但是永远搞不懂什么时候雨会停风会止。

神仙坐下后竟然有点起色,慢慢把二十几块的分捣腾到一百多块钱了,神仙眼睛渐渐发亮,耗子起哄道:“咸鱼都翻身了,在来他娘的一个圆鱼跳龙门吧,哈哈。”

神仙神色凝重的把分全压了上去,眼见转轮稳稳的即将在最高的八十倍那里停下了,啊鱼兴奋的在神仙后脑门拍了一巴掌,清脆的响声伴着一群惊呼.....这一排的机器突然跳闸停电了!各种谩骂和牢骚汹涌而至,游戏厅的服务员们赶紧来处理,大牙他们不依不饶的,说什么这下能赢八千多的等等,调试机器后,还是显示那一百的分数,大牙他们继续和服务员争执了一会,无果,只能回头看神仙战况如何,一转身见神仙也在看着他们:“输光光喽,突然饿了,咱们撤吧?”。

我就说过,世事无常嘛,我们都是颗棋子罢了,只是有的做大帅,有的当小卒而已。运气?这东西与迷信有异曲同工之妙。

肯德基二楼,四个人围坐一起,一人一杯肯德基里的百事可乐,唯独耗子面前一瓶从外面带进来的可口可乐,借以彰显自己的桀骜不驯。当然被服务员免费赠送了几个白眼。神仙翘着腿嘬着引管,耗子不时看着来来往往的食客,大牙摆弄着手机,圆鱼在大牙身边看着,夜色渐深,桌子从几杯饮料,变成一桌狼藉的食品包装,四个人无所事事得聊起了天。

首先由啊鱼开头,给大牙讲了最近刚看过的几部电影,神仙和耗子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听着,啊鱼见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身上,便似乎有点小得意,偷偷打量了一下周围,发现没有服务员,便哈下腰摸出一根烟来,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大牙和耗子神仙都眯着眼看着他要死的样子没有作声。圆鱼吸了一口烟没等全吐出来就喝了口可乐,学着教父里面的动作,食指和中指掐着烟,大拇指伸出来搓着太阳穴,左手把弄着那瓶可乐,慢慢的回味着,酝酿一下准备继续信口雌黄。

突然身后传来一个不愉快的声音:“先生,对不起,请不要再公共场合抽烟!”是肯德基的服务员。啊鱼尴尬且迅速还带点慌张的把烟丢进可乐里。转头对着服务员笑着点了个头,表示不会在乱来。服务员不满的打量着他们,她的不满也引起了耗子的不满,虽然他们已经是第七次被人警告不要吸烟了。

耗子看着服务员,说“为什么不能吸烟?”服务员看着耗子,“公共场合不能吸烟的,吸烟的话麻烦你们出去吸,而且这里还开着空调。”服务员不卑不亢的说道。

耗子渐渐火大:“那不吸烟你叫我们吸什么?”服务员一愣没来得及回答,神仙似乎良心发现,突然叛变到人家那边,说“吸吸管,吸什么?你真废话。”

耗子的目标转向神仙:“我吸你奶奶的嘴!”。

耗子继续对服务员进行无聊的调侃:“那不吸烟,我吸毒行吧?你们这有毒吗?”

服务员叹了口气,“那先生你不吸烟就可以,希望你注意一点,毕竟这是公共场合!”

耗子说,“好吧,话又说回来了,你看到我吸烟了吗?你难道不知道我戒烟了”。

服务员不在说话,却看向啊鱼,啊鱼说,“别看我,我只抽烟,不吸烟。那个人他吸,他不光吸烟吸毒还吸其他的东西呢,你问问他都吸什么玩意,可带劲了。”

耗子说:“对,我吸过毒,那是去年春天的时候,阳光明媚,鸟语花香,我和啊鱼。”说完用手指指向圆鱼,“对,就是他,在田间溪旁漫步,哦不对,我呸,是和他的媳妇,他媳妇走累了,就静静的躺在了地下,哪知道,被一条蛇咬了一下,别问我是什么蛇,肯定是毒蛇,别问我咬在哪里,我不会告诉你,我只会告诉你哪里突出咬哪里,因为是头雄蛇,懂么?然后我就吸毒了,懂么?为了救人我吸毒,我吸了,你明白吗?虽然很带劲,但是也不能经常吸~~。所以说,不要后悔做任何事情,因为曾经有个时间段,那正是你想要的。”

除了啊鱼之外,三人哈哈大笑。

服务员一脸黑线的站在那里在也听不下去了,负气甩手走下楼去。

几个人又聊了几部电影,嘻嘻哈哈的争执了一番,无聊中强找乐趣。

神仙无聊的打了个哈欠:“说这些有屁用,明天怎么弄?我的退伍费马上就要光光了。”

阿鱼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回家种地去吧。”

耗子调侃的说道:“你说下午要是不停电,就八千块的收入啦,损失补回来不说,还赚好几千大洋。”

大牙看了耗子一眼,耗子继续唠叨:“对,八千块钱在全押上十倍,就八万了,八万在全押上十倍,哎呀哎呀,我得好算算,这是多少,八万乘以十,额,算不出来,太多了,哈哈。”

耗子自娱自乐的说着单口相声,其他人一副习以为常的表情,权当是呼吸喝水毫无意外。

大牙看着外面的夜色:“咋走着走着就走投无路了呢??都别瞎叨叨了,我这多少天没去上班了,估计已经把哥给开除了。”

耗子说道:“要不是那里停电,我们现在都是万元户了,去抢这些狗篮子吧,怎么样?”

啊鱼看了耗子一眼,打了个哈哈:“拿你去抢么,你个二货。”

神仙扒拉了一下桌上的包装袋找点漏网之食:“我看行。”

大牙又拿出电话打着,放在耳边一听便挂掉了。耗子说:“怎么?小白还没动静?殉情了?”神仙说:“你看人家小白最起码有情能殉,你这样的也就能殉个老鼠屎了。”啊鱼确定的说:“不能,我猜他一个人出去转悠的可能性比较大。”大牙说:“妈的,明天准备点家伙,去把那个破电动城抢了,然后去找小白去,谁去?”

啊鱼说:“你说的谁去,是指着找小白呢?还是抢动漫城?”大牙拍了一下他的头,“大爷的小点声,当然先去把损失找回来,靠!”

耗子瞪着眼说:“那我们要犯法了?”圆鱼义正言辞的说:“当社会逼着你走投无路的时候,记住你身后还有一条路,那就是犯罪,不要忘了,这并不可耻。”

他们被圆鱼的这段话给震了一小惊。看着啊鱼一本正经发癫的模样,三个人都撇了撇嘴,无人吭声。

不管怎么说,对于去打劫动漫城的事情,他们也争执了很久很热闹,有多久?有多热闹?肯德基的服务员都轮流上来他们送了白眼,因为他们弄得一地狼藉,而且不让收拾。并且二楼来的顾客绝对呆不过五分钟就到楼下了。最后在恼人的午夜过后,他们决定了。

我实在不知道他们究竟是为何能走出下一步的,我想仅靠耗子的提议和神仙的赞成肯定是远远不够力度的。也许是上帝太过无聊,或者觉得这个夏天热的不够酣畅,于是便打发他们在这个闷热的月份里上演一场火上浇油的闹剧?


三天后。

上午9点,市中心城市广场三楼可漫电动城,偌大的地方只有十几个人,围着几台机器敲敲打打吵吵闹闹,其中有六个穿着绿色马甲的员工,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的聊着天。

电梯灯亮了起来,一个迎宾员走向电梯准备迎接客人,随着电梯门的打开,竟然是四个蒙着面拿着枪的家伙,员工一愣,说:“额,欢迎光临,”心里在想这四个人真搞笑,这个打扮。高个的一个蒙面的人走出电梯,打量着这个员工似笑非笑的表情,对他喊道:“欢迎你吗的臭嗨,打劫!!!”

他抓着那个员工的领子往吧台走去,另外三个人跟着他走出电梯。为首的那个拿着长枪对着天花板“碰”开了一枪,大喊到:“打劫!!!”周围的玩家和员工介于一声枪响都错愕的望向这里,至于那句打劫,估计是听不到了。

另一个蒙面人举起枪对着吧台的服务员喊道:“那个,服务员换首歌,这歌太吵了,说什么都听不到,换首朋友吧,快点。”另一个道:“换什么朋友?换首阿姆的beautiful ”最后边一个说的道:“完事来首加州旅馆......”

为首的蒙面家伙皱着眉头,瞪了他们一眼,转头对服务员说:“把歌给老子关掉!”说完又朝天花板放了一枪,这下玩家们和员工都看到了,抱着头无辜的看着这群打劫电动城的家伙们。

神仙看着那些抱着头一脸惊悚的玩家们,说道:“放松点,都把手放下来吧,该玩玩哦,别管我们哦,转身又对那些服务员说,给我拿些游戏币,快点,耗子你看好了,别叫他们打电话报警昂。”

大牙和阿鱼无奈的望了他一眼,然后不再理他。大牙跳到吧台里开始翻腾,阿鱼走到电梯门口把着门,突然一阵哗啦啦的吐币的声音,大牙抬头看去,一个白白胖胖的玩家也向这里看来,说:“赢了,我不小心碰了下退币......”

神仙抓起一个装游戏币的篮子凑了过去,看了一下分数他恭喜道:“你今天运气真好!”边说边往篮子里抓游戏币。耗子也凑了过来:“哇靠~厉害啊,翻这么多倍,好运气啊!。”那白胖子也跟着干笑几声,有点搞不懂今儿的运气是好还是糟。

那边吧台里的大牙不再管他们的胡闹,继续翻腾着,突然一脚踢向吧台,吓得几个女员工几声尖叫,阿鱼走过来问道:“怎么?”大牙翻着白眼说:“这么黑的店,就这么几百块钱啊?”

“啊。不会吧?”听到大牙这么说,耗子也凑了过来,“真的假的,这么悲惨的故事发生在我们身上了?”神仙也向这里望了一下,嘟囔了句:“要不就走吧,几百就几百,改天再来,一会买点符文业,今晚要排一排咯。”

大牙懒得搭理他,抓着一个服务员的领子问道:“钱都放在哪?”那个服务员说到:“昨天刚把钱转银行去了,这是今天刚卖的几百块钱。”耗子骂了一声:“我草,就怨神仙,叫你早点起来吧,你非睡到这个点才起来,这下好了”。神仙看了他一眼:“傻逼啊你,别和老子说话,滚,FUC K”!

耗子瞪了他一眼:“好,你和我这样说话,老子不和你双排了,你个坑货。”

“耗哥,我错了,都怨我,哈哈,哈哈”......神仙谄媚的认错。

大牙走到那几个玩家身边,吼道:“都把钱包交出来,快点快点。”

那几个玩家纷纷掏出钱包交给大牙,耗子看了一眼大牙:“这也行啊?我们是打劫电动城啊,怎么改成抢钱包了啊,太没出息了吧,把钱包还给人家吧,钱就算了。”

啊鱼也说道:“怎么搞的和《黑色追缉令》里面的那俩傻逼呢......”耗子回头看了一眼那几个玩家:“没事,这里没有特拉沃塔和杰克逊,再说,咱们也不是傻逼,除了神仙。”神仙回头骂了一句,继续在游戏机前摆弄着,突然一声惨叫:“我勒个草,中黄狮子啊,老子全压上了哈哈,这下一千多啊,哈哈,服务员,给我退币换钱,快点......”

大牙翻出钱包里的钱,数了数,一共几百块,又把钱包丢给他们,这时电梯灯亮了,啊鱼和耗子赶紧凑了过去,电梯门开了,两个打扮时尚的女的,和一个带着大粗金链子的男人,耗子一枪托砸向那男的,啊鱼也拿枪指着他们,两个女的一声尖叫,然后就突然安静了,啊鱼看了耗子一眼:“你打他干什么?”耗子摸了摸头:“这么样不是能显得霸气一点吗?”转过身对那个男的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们打劫呢,你没事吧?”

那个男的惊恐的看了他一眼,又看看啊鱼,摸了摸被打肿了的额头,诺诺的说:“没...没事。”“没事就好,把钱都拿出来吧,啊?就一百来块钱?你带这么根大金链子出门就带一百来块钱?什么?链子是假的?”

身边那俩女的突然用很鄙视的眼神看着那男的。那男的一脸尴尬的看着耗子,慌忙把链子摘了下来递给耗子。说道:“你看,真是假的。”

啊鱼对耗子说:“你先带他们去大牙那,我这守着,灯亮了我喊你。”耗子说到:“大牙这个主意还算不错嘛,万一碰上根真的金链子,也不虚此行了哦~~”

大牙皱着眉头看着耗子脖子上的那根金链子,扭过头不在看,一会又忍不住看了一眼,烦躁的说道“你能不能把这根狗屎铁摘下来?”耗子摸摸头:“怎么了?不好看吗?”

神仙插了一句:“真俗”。耗子看了他一眼:"你这叫什么?你看满大街开好车的也说人家俗,没品位,嘚,你说这样的话,说明你是个兜里没钱的穷鬼~~~。”

神仙打了个哈哈:“你娘的不穷,来打什么劫!”耗子一脸严肃的说道:“;理想,理想你懂不懂?人这辈子总要做点不平凡的事,哪怕是坏事。”

神仙继续在老虎机前摆弄,不在去搭理他。

大牙说道:“把他们的手机都收起来,好好看着,今天就守着,来一个抢一个!”神仙说:“咱们抢到几点啊?”大牙寻思一会:“碰上条大鱼咱们就走。”耗子嘟囔了句:“大鱼们都不来电动城啊,找大鱼去市政府或者洗浴城,这净是皮皮虾。”大牙看着那几个玩家,走了过去:“你们都别害怕,没事先玩会游戏,抢完了我们就走,你们不乱来谁搞事我就搞死他!”最后三个字咬着牙说了出来,玩家和员工们都唯唯诺诺的点了下头,没人吱声。神仙突然喊道:“哇,谁的爱疯五啊,哈哈哈.......哇,还有两块,啊呀,这又一块,咦?我草,这块是?我去,山寨的~~?!”至于这场闹剧到现在为止他们依然抱着游戏的心态,丝毫没有劫匪应有的快准狠,尤其是神仙,在他超凡脱尘的蠢萌表现下,似乎更像是一场过家家,甚至于我都在怀疑他不是超然入世的圣人就是毫无心机可言的白痴。

几个小时过去,陆陆续续的来了七八个玩家,当然最后是被洗劫一空,全都聚在游戏机前,大牙看了看那些钱,一千多块,啊鱼走了过来:“行了,浪费时间,走吧。”耗子也是极其赞成的点了下头,神仙看了他们一眼:“一等,一等,我估计这个机子快要出满贯了......”大牙也觉得这样下去并不理想,拉起神仙,就准备离去,耗子看了一眼窗外的楼下,惊叫道:“草,楼下有警车!?”大牙赶忙往下看去:“去他吗的!谁报的警?”大牙举起枪指着那些员工:“谁他妈的报的警,活腻歪了是吧?!”

一个小伙看了一眼身旁的神仙,往旁边正在装修的台球室努了努嘴,神仙不解的向他看了一眼,那小伙很无奈的又朝那眨了下眼,神仙摸了摸头,眼珠子一抬,似乎有所觉察,赶紧仔细的擦了擦眼角,那小伙楞住了,但是仍然不放弃的用手挠了下太阳穴边的头发,小拇指指向装修的台球室,神仙也迷茫的看着他,两只手搓着太阳穴,一副沉思不解的状态。大牙看了看他俩,又看了下装修一半的台球室说到:“里面有人?”

大牙看着啊鱼和耗子冲了进去,一会里面传来一声尖叫,一个五十来岁带着眼镜矮矮瘦瘦的男人,和一个二十来岁浓妆艳抹的女人,被耗子和啊鱼推推搡搡的赶了出来,大牙走进去观察着正在装修的台球室,偌大的台球室已经陆续搬进来十几台球案,一些工具零散的堆在各处,一间小卧室和一间三十几平米的办公室,办公室里面杂乱的摆着各种装修的工具,两台电脑,饮水机一类乱七八糟的东西,仔细打量这个台球室,约有游戏厅面积的一半多点,连接楼下的楼梯因为装修期间暂时被砌了道墙,现在进出口就只有那部电梯了。

耗子一脚把那眼镜瘦男踹倒,然后看了一眼那个女人:“这你闺女还是你媳妇”大牙看着他:“你他吗的是干嘛的?躲在里面弄什么呢?是不是你报的警?”说完虚晃一脚,吓的那男人哆嗦一下,那老男人看着他俩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耗子不讲道理地一脚实实在在的踹了过去:“就你这搞破鞋的货,还他吗的有脸报警?说,是不是搞破鞋?是不是你报的警?!”


这小县城这么多年来,还没碰上抢劫并且劫持人质的事件,顿时消息一走漏,全城轰动,十之八九竟然是好奇和兴奋,赶上了这个星期天,电动城下面聚集了密密麻麻的人头,除了警方控制的一些范围外,各种街道,电动城对面的商城,楼上楼下,人满为患,大多数人拿着手机朝三楼的电动城拍着,大牙透过厚厚的窗帘望着外面的人群,一时不知所措,神仙看了外面的警车,直接木讷了.....耗子一口口吸着烟,嘶嘶的声音赚来啊鱼几个白眼,最后也点起了一支,一起嘶嘶起来。

“好热~”神仙嘀咕了一句,“热死我了,服务器,去倒杯水喝吧,谢谢。”

耗子撇了一眼去倒水的服务员,对神仙说到:“你怎么突然这么客气了?”“我要做一个雅贼!?”耗子冷笑:“哦?做个雅贼?能给你少判几年么?”神仙点头:“那必须的,人在做天在看,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啊鱼看了看神仙:“你是不是吓抽筋了?神智错乱了?这点鸟出息!我们本身就是打算劫富济贫,做一个侠盗的,你怎么整出个雅贼来?是不是耗子?”

耗子回应的点点头:“虽然一开始大家没有把劫富济贫这个壮举摆在台面上,但是心中都明了,我也就没说破,我就打算抢到的钱给红十字会捐进去呢。”大牙无奈的看了他们一眼:“你们这些坑货,怎么一个比一个不要脸?还帮红字自会抢钱,人家用你帮着抢?赶紧过来办正事。”

啊鱼看着大牙,说道:“镇定啊~~现在是我们大显身手的时候到了,一点要淡定!”耗子说:“到底是镇定还是淡定啊?”啊鱼说:“即镇定也淡定,双保险!”神仙也说道:“就是,二十年后又是个好汉,不要怕,牙哥!”耗子也跟着凑热闹:“牙哥,拿出你的霸气来啊,给警察打电话,告诉他们别轻举妄动,里面有很多人质呢,这么多人在看着,估计警察叔叔不敢乱来,是不是?”大牙怒道:“滚!我什么时候害怕了?我什么时候不镇定了?别瞎叫唤,啊鱼给警察打电话,告诉他们这的情况,敢乱来后果自负。说的狠点!”啊鱼一呆,说道:“狠点?”耗子严肃的看着啊鱼:“必须的,狠点!”

四个人紧锣密鼓的商议着。突然一个女顾客哭了起来,慢慢的哽咽到嚎啕大哭,耗子一愣,赶紧过去询问,那女的哭着讲完,耗子一脸木然的回到大牙身边,大牙看着耗子的表情,询问怎么了?耗子纠结木讷的表情突然一变,噗呲笑了出来:“那女的说,警察把咱们包围了,我们会不会和这些人质一起玉石俱焚,哈哈,貌似吓哭了,好有想象力啊?”啊鱼听打了个哈哈:“她还知道个成语呐,还玉石俱焚,妈的,你去问问你那个女的,谁是玉谁是石头。”神仙也插了一句:“在问问谁来焚?”

一会服务员过来了说,已经没有水了,神仙一听,舔了舔舌头,说道:“我下去上超市去买点吧?”突然看了看身边的人投来异样的目光,突然想起了什么,脸唰的一下红了,尴尬的一笑:“开个玩笑的。”

耗子说道:“怎么办?这都一上午了,早上就没吃饭,神仙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怪饿的了。”啊鱼搭茬道:“仙哥是想喝水,跟你饿不饿有什么关系?怎么一提起吃喝来你就来劲了?要不你叫下面的警察叔叔给咱们买点送上来吧。”大牙听了这话眼睛一亮:“恩,就让警察去买去。”

他们充分发挥了一下电影里的情节,拿起一个人质的手机,通过电话让警察买了不少吃的喝的,把食物放到电梯里面送了上来,四个人分了以后,大快朵颐,那些服务员和顾客看的直咽口水,啊鱼看了看他们说到:“这些人怎么办?光咱们吃,是不是有点不人道啊?”神仙站起身来数了数:“我靠,二十三个人啊,来来你们想吃什么 都列个单子写上面,让警察叔叔给你们买去,他们要是不买,咱就吓唬他们,不买就饿死人质了,喏喏,给力不?”啊鱼面色铁青的看着神仙,大牙看了看这么多人,说道:“这样吧,放几个岁数大的吧,叫警察买上东西来,就放两三个人,人多了,队伍不好带。”耗子看了一眼他们:“岁数大的?你以为这是养老院呢,来这消遣的有几个岁数大的。”

游戏厅的工作人员兼人质列了一张单子交给大牙,神仙凑过来一看:“呃,不用客气啊,怎么点的这么简单啊,又不是咱们花钱。”大牙又打通下面警察的电话,一番交涉之后,大牙满意的把单子放到电梯里送了下去,一个小时后,电梯灯亮了,一大包东西送了上来,几个服务员拿了出来分了分,大牙看着他们说:“你们谁想走?”所有的人都用渴求的眼神看着大牙,顺带各种哀求,大牙挠了挠头:“抽签吧,谁抽到发财,谁就下去?”然后弄了二十三张纸条,三张写上发财,全部揉成一团,挨个发了下去。

神仙看着他们:“羡慕的说,我也很想抽一下。”“你他妈的去抽风吧。”耗子适时的骂了一句。

抽到发财字团的人不禁一阵欢呼,似乎比中了彩票还要高兴,大牙恶狠狠的看着那个呼喊声最高的白胖子说道:“你大爷的臭嗨,看你这么高兴,就偏不叫你高兴,那个胖子不能走,换个人走。”白胖子一听,冷汗顿时下来了,噗通一声坐在地上,大牙上去找了个顺眼的,换下胖子,把这三个人送到电梯口。

三个人一下去,看着外面的人山人海和不知所措的警察们,楞在那里面面相觑,没有欢呼,没有盘问,冷场中。一会才过来一个警察把他们带上警车,回警局盘问去了,这时周围的人才开始窃窃私语,各种揣测弥漫在人群中。

“是不是国际上的恐怖分子来了,”有的反对,“咱们国家在外面多和蔼,也不欺负人,恐怖分子来中国干什么。”“是不是美国派来的恐怖分子啊?最近和美国不太和睦啊。”“就算是美国来的恐怖分子,那也应该去大城市,去烟台啦,青岛啦什么的”“草,怎么不去北京上海啊”“你傻啊,那边人都熙熙攘攘的,万一把武器什么的挤没了或者被偷了,不是白来了么”“你才傻呢,现在又不是春运,人家也不坐火车!挤什么挤”“估计咱们这凉快吧,别的地都太热了,哎,别挤了别挤了,奶都挤出来了。”“这么热的天还喝奶,啊,啥怪牌子的奶啊?厉害啊,好汉子不怕死啊。”“这算什么,我从小喝三鹿都没事” “我看你印堂有点发黑,看是不是块灰挡着了,厄,不是灰,就是发黑呐我说!”“哦?你们聊,我去医院看看我大舅妈去......”

终究是小县城,百年难遇的情节在这里突然出现似乎大家都有些措手不及,不知道是该兴奋还是恐惧亦或者是好奇连带着惊恐与按耐不住的好奇心!

警察们也在相互议论着,有的说,应该拿扩音喇叭喊:“那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负偶顽抗只有死路一条。”也有的说:“应该去找特种部队,进行强攻,放点催泪弹什么的。”也有的说:“应该把附近的部队调过来办这事。”另一个说:“今天星期天,说不定部队里面的当兵的有哪个就在里面玩呢,不巧被劫持了。弄不好一会大发神威,就把这几个歹徒制服了,顺便立了个二等功”有的说应该是一等功,也有的说最多是三等功吧!?

警局里对着三个人进行了一系列的盘问,得出了结论:“里面有四个武装分子,极度危险。并且案发位置易守难攻,况且人质众多,不易强攻,先请示上级领导在做打算。

好吧,事情终于超出了他们的预想范围,对于被警察包围,这种四面楚歌的状况是他们事先未曾预料到的,他们总是往好的方面去想,从不会考虑麻烦怎么去解决,似乎麻烦这东西莫名其妙的来了也会不知所谓的走掉。

第四节

耗子看着外面的人和警察,安慰的对大牙说:“咱们不要怕,这些领导们估计不敢硬来,出什么事,他们当头头的倒霉,是不?”大牙不置可否的点点头,神仙无聊的打了个哈哈,转到旁边的还没开业的台球室里去了,啊鱼看着窗外在发呆,顾客和服务员们不知所措的一会看着窗外,一会看着这帮“凶狠”的劫匪。

这时外面已经是沸沸扬扬的传闻,如今这个时代,网络真是好东西,这场打劫的闹剧,已然在网上成为近期最大的热点,而且还是直播,各大网站视频无数,帖子爆满,视频介于游戏厅厚厚的窗帘,只能看到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和个个如临大敌却又手足无措的警察叔叔们,却对里面豪不知情,在得知放出了三个人质后,而且没有人员伤亡的情况下,评论就尤显得热闹,竟然支持和鼓励的占了大半,总之大阿多数人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反正也没自己的男女朋友亲戚们在里面做着人质。

四个人又凑在一起,互相望了望,毕竟都是普通人,也没有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目的和雄心,心中最深处的恐惧慢慢的流露出来,神仙发话了:“你说我们被抓住,得判几年啊?”啊鱼没理他,大牙嘟囔了一句也没人听清,耗子扶了扶眼镜:“你打110问问就知道了,我估计得个二三十年吧。”神仙一愣:“她妈妈的,这么严重啊?”大牙瞪了耗子一眼:“不知道别瞎叨叨。” 神仙舔了舔嘴唇:“不枪毙就行。”

耗子看了一眼那些所谓的人质,他们从最初的紧张,到经历了一天之后的慢慢放松,正在四处张望着,已经慢慢摆脱压抑不安的心情。耗子说道:“只要咱们不伤害人质,估计不会多么严重,再说了,反正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别想那么多了,说实话我也害怕,反正警察不敢冲进来,咱们这里易守难攻哈.....都霸气点,对了,这谁出的主意?”大牙听着耗子语无伦次的废话,提高了嗓门:“行了,事已至此!想那么些也没有用,咱们就这耗着,走一步算一步!”

神仙眼睛一亮:“对对对,反正出去也没什么劲,就这住下了,咱们看好人质就行了。”耗子打了个哈哈继续道:“哦?干的过哦!外面东西都那么贵,房子贵,油也贵,媳妇也贵,工作还累,就当这里是个世外桃源行了,想要什么,让警察叔叔给咱们送就行了,反正有人质,不怕哈。哈哈。。”啊鱼听了耗子的话,也附和着说:“就是,就是,顺其自然吧,咱们也不用想着冲出去什么的,见机行事!”

神仙调侃道:“剑姬行事?对,剑姬一重做,行事必成功,这句话说的好,有彩头!” 耗子冷哼:“给我个潘森教你做人!”啊鱼顺口道:“你先做好你的老鼠再说人类的事情吧,实在不行,你开隐身跑出去也可以嘛!”大牙听他们说着说着便拐到游戏上去了,

没有接茬,静静的坐在那里点上烟,听着他们狗咬狗。

至于那些人质们,听到他们的“计划”,心中都悲喜交加,喜的是不会受到伤害,悲的是不知道要在这个地方做多久的人质。都狠狠的后悔着,今天为什么要来这得瑟,还不如去撸几把呢。

鄙人对他们的这种见解和想法表示很惊讶,且对这种井底之蛙的宏伟夙愿深感遗憾,他们也太低估了人民警察的能力了吧,后来随着事情的发展,好像是我高估了一些。

天已经慢慢黑了下来,围观的人群似乎对于这平淡的气氛渐渐不满,逐一散去,留下的只剩下一脸茫然的警察们。这时一个警察接到电话,“喂,局长啊,恩,恩,好的,好的,是。”挂下电话,身边的警察凑上来问 道:“上面什么指示啊?”。那警察望了一眼二楼的游戏厅,看着那厚厚的窗帘说道:“上面说了,不能轻举妄动,确保人质的安全,这事已经在网上传疯了,一定不能强攻,人质要死一个俩的话,局长说了,咱们都别干了。”另一个警察插嘴道:“那他的局长还能不能干了?”“估计全死了,他才能下来。。。”

游戏厅里,神仙在游戏机旁捣鼓了半天,走过来对大牙说道:“七点多了,该吃饭了吧,还有,咱们能不能把这黑布从脸上拿下来啊?”。大牙瞪了他一眼:“不行!”耗子说道:“反正外面看不见咱们,拿下来吧。”啊鱼站在大牙的这一边:“拿下来对咱们只有坏处没有好处的,你俩是不是彪啊?”耗子扶了扶眼镜:“你这智商难道打算像《局内人》一样来个金蝉脱壳?”大牙打断他俩的争执:“行了,别争了,暂时不能拿下来!”耗子无奈的点了点头,神仙嘀咕道:“闷……”

电话里面又一番交涉,一会一大包食物和水被电梯载了上来,四个人看着顺眼的拿了一些,其他的全部分给人质了,神仙走到人质身边,人质们看着他那黑黝黝的蒙面布,暂时停止了拿东西的举动,神仙一清嗓子:“那个,我简单的说几句,大家都不要慌,不要怕,有什么要求说出来,我们一定我尽量满足你们的,只要你们别找事就。OK?”

人质们点点头,那个戴着眼镜矮矮瘦瘦的男人举起了手,神仙迷惑的看着他:“干什么?”“报告,我想去厕所。”一副南方带汤带水的口音,神仙一哼:“大的小的?”眼睛儿一愣,随即似乎明白了:“报告,都有。”人质一阵窃笑,神仙挠挠头:“去吧,以后有事说不用打报告,我从小就讨厌打报告的人,尤其是小报告的。快去快回。”那男人经过大牙的身边,大牙狠狠的压低声音说道:“你要是想玩什么花样,我就阉了你。”男人一哆嗦,急匆匆的进了洗手间。

大牙把他们纠集身边,一犯嘀咕后,那男人也出来了,啊鱼看了他一眼,:“喂,你过来。”眼镜老男人战战兢兢的走了过来,耗子看他这个样子:“你别害怕,干!我们又不能吃了你,你害怕个蛋啊?”“是,是。各位大哥有什么指示啊?”神仙怒道:“你也不看看你多么老了,还叫我们大哥,我们当你儿子都合适,还叫我们大哥?真不要你的老脸了是不是?”眼镜老男人一愣,大牙朝着神仙怒道:“滚你爹的臭嗨,你会不会说话,不会说就闭嘴。”,耗子也白了神仙一眼:“懵逼!”啊鱼没在搭理神仙,走到那眼镜老男人身边,盘问了起来。

一番盘问后,才知道这个搞破鞋的是这游戏厅的老板,而那个女的是在本地找的一个姘头,晚上和那个姘头在卧室厮混了一晚,早上起的晚了,正好碰上了大牙他们的打劫案,就偷偷报了警,没想到变成如今这个状况,早知道不打电话,让这帮煞星抢完了赶紧走人好了。神仙把那女的喊来,让他俩呆在吧台里:“就怨你俩报的警,你俩在里面好好反思一下,在得瑟吧,臭不要脸的。”

神仙看了一眼那个女的,悄声对大牙说:“化化妆还能看看,现在一看简直不像样啊。”耗子白了神仙一眼:“像不像样你也捞不着,你连个不像样的都没有。要是白给你

,你还不要?”神仙一脸正气的说道:“就是她下面灌满蜂蜜,我也不想上她。”大牙不耐烦的打断他俩的狗血言论:“晚上耗子和啊鱼看着,我和神仙先睡会,一定好听着外面的动静,一有状况马上喊我们,千万别大意。”

夜色渐深,外面已经没有什么行人了,偶尔闪过的几辆车尾灯划破暂时的宁静,月亮高高的悬着,天空中散发着蛊惑的烟气,街道在晚上彰显出自己的阔绰,几辆警察安逸的窝在道边,车外面几个警察,有的依着车看着游戏厅,有的闲庭碎步的溜达着,有的点起烟看着似乎近在头顶的月亮,嘀咕道:“这算加夜班么?”

耗子和啊鱼背靠背坐着,看着睡去的人质,神仙在台球案子上翻来覆去的,忍耐不住终于把蒙面给扯掉,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啊鱼看到了也没有表示,转过头看着窗帘缝隙外面的深深却又低垂的月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耗子打着哈欠看着人质们,那睡着的几个女孩的身姿,让他浮想联翩。大牙从台球桌上坐了起来,一把扯下蒙面,点上一根烟,慢慢走到窗户前,看着外面,深深的吸了一口长气。

我想事到如今他们终于感觉到 了无助和无力了吧,还能勉强挣扎着走一步看一步已经很不错了,虽然个个都有个大心脏,只是心脏要是过于大了,也未必会给自己带来多大的帮助,这不,现在就开始胸闷气短和心慌慌了。

如此黑夜,夹杂着一丝丝的闷热和紧张不安的情绪,“劫匪”和“人质”们又岂能安然入睡,随着大牙的一声长叹,神仙从台球桌上爬了下来,耗子和阿鱼也慢慢的站了起来,人质那里也开始切切私语,大牙看着这些人质们,其中十个是女的,两个是游戏厅的服务员,两个是跟金链子来玩的,还一个就是那个老板的情人,其他那五位都是陆续来到的,看起来都不算大,大牙心想,现在的女人也越来越会找花样消遣了。八个男人中两个是服务员,一个老板,一个戴着那假金链子的同志,有俩个像是高中生的模样,另一个是个是....大牙暂时没形容出来,看了半天突然才想到一个词,非主流。 剩下的那个就是悲催的白胖子了。 大牙露出一副无奈的神情,暗叹:幸亏没有认识的人。

耗子和阿鱼看大牙和神仙已经撤下了“伪装”,也把蒙面巴拉了下来,神仙点起一支烟,喊了一句:“谁来和我打局台球?”耗子阿鱼无动于衷,大牙也没搭理他,神仙自觉没趣的走了过来,看了一眼那个非主流,问道:“你怎么不睡觉,来局?”非主流诺诺的说

:“我打的不好。”神仙一乐:“没事,我也打的不好,来来,打一局,才十一点多,一般你这个打扮的人,十二点之前是睡不着的,来啊,来来,没事。”非主流看了一眼大牙,大牙不置可否,非主流经不住神仙的百般催促,只好硬着头皮去到台球室那。

没有台球,只有球杆,神仙一咂舌,喊道:“服务员,没球么?”四个服务员你看我,我看你,最终那个当初向神仙打眼色的年轻小伙子站了起来,说道:“在工作室里有一些,前几天刚进了一批。”神仙一乐:“快快,快去找出来哈。”“哦”那服务员答应了一声,就要去取球,见到游戏厅老板瞟了一眼他,便不知所措的站着没动,神仙一愣:“怎么了?去拿啊,谢谢了哈,快点啊?”

神仙的闹腾耗子都看在眼里,这时突然冲了过去,一脚踹在游戏厅老板的身上,一声惨叫,伴着耗子的骂声:“你娘的还以为你是老板呢,瞪你的狗眼瞅什么呢!?”那老板依旧一种南方口音的普通话,呻吟了出来:“不敢,不是啊,没有啊。”随即迅速的抱着头蹲在地上,人质中竟然发出几声窃笑,追寻源头赫然是那些游戏厅的员工们,那服务员见到老板这怂样,便走到休息室取球去了,大牙看着这一幕,仿佛觉得那员工的脚步都轻松了起来。

神仙悠然地和那个非主流战了半天,各有胜负,耗子在一旁不断的臭着神仙的球技,阿鱼也不时的表扬非主流的球技。神仙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继续显摆着他拙略的球技,耗子看着也痒痒了,对刚才找球的那个服务员说:“来,咱俩也来一局”。事到如今,那年轻小伙也无所顾虑了,痛快的答应了,剩下阿鱼在那看着,不时讽刺一下神仙,一会嘲讽一下耗子,半个小时后,声音本来只是从“劫匪”们的口中传出来的,慢慢的这俩“人质”,也开始有了动静,“哎呀,这球都没进?!”“哇哇哇,危险,哈哈差点啊。”“这球就收了你,哎呦我去~~~”。“没装修好,上面没灯,看不太清楚。影响发挥啊~~~”

听到台球室那里如此热闹,其他的人质也渐渐放松下来,不时的抬头去瞅一眼,大牙看着他们,寻思了一会对人质们说:“想去玩的就去吧,只要别想着跑出去就行,在里面除了反抗和想跑出去,干什么一律不管,这里现在的政策是民主加专制!”天知道大牙如何想起把这俩词连在一起表达。人质们见他发话,有的径自去吧台取了些游戏币,金链子和白胖子去玩捕鱼去了,几个女的竟然一起凑到跳舞毯那玩去了,还有的几个找了几台机器自娱自乐去了,两个学生摸样的拿了一些游戏币去玩跑车去了,剩下的一个男服务员看了一眼蹲在地上干瞪眼的老板,一溜小跑到台球室那里看热闹去了,最后剩下老板的那个情人,看了一眼大牙:“我,我,我也能随便活动么?”大牙打量了她一眼,点点头,那女的瞅了一眼蹲着的老板,突然跑到休息室,一会抱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出来了,找了个地方坐下,插上无线网卡。大牙凑过去一看,额,斗地主......

大牙看着这不合时宜的热闹,无奈的摇了摇头,点起根烟来,无聊的四处走动着,看了看表,一点多了,这时突然电梯灯亮了起来,大牙一惊,喊到:“来人了,快过来,”神仙一愣,耗子和阿鱼赶紧冲了过来,大牙看到他们手里空空的,问道:“枪呢?”耗子哦了一声,去过道旁边把几把枪抱了过来,随手扔给阿鱼一把,这时神仙已经慢慢挪了过来,耗子丢给他一把,神仙一看枪,嚷嚷道:“这不是我的把,这是大头鱼的。”阿鱼怒道:“废话真多,赶紧的,电梯要上来了。”大牙骂道:“神仙你个坑逼忘了关电梯了是吧?。”神仙不屑的说道:“没事没事,估计是哪个晚上睡不着觉跑出来耍的,看到游戏厅亮的灯,就上来了,没事没事。”阿鱼骂道:“没事你大爷!这里白天被劫持了,谁还敢来玩。”耗子也说道:“就是就是,警醒些,看看是不是警察或者特工或者是啥怪物来了?”

人质们停下手下动作,都抻着头向电梯这好奇的望着。大牙眼色一转:“不好,应该是警察,小心了,围起来围起来。”耗子不自觉的叫了一声,声音都哆嗦了:“肯定是警察杀进来了,我草,蒙面布哪去了?”神仙也紧张了起来:“我去拿?”阿鱼骂道:“别哔哔了,不赶趟了,呀?来了,来了,开门了,开门了......”

四个人拿着所谓的危险武器围着电梯口,神色紧张,嘴唇发白,冷汗都下来了。这时电梯一响,门打开了,四个人都紧张的不知道如何言语,倒是电梯里面传出声音来:“哎呀,你们四个傻逼这是干什么?拍电影呢?哈哈,看神仙个挫样!”另一个声音道:“手机没电了,找不着你们,窝在这闹鬼呢?”没错,是我登场了,我和另一个朋友不幸的踏入了这趟浑水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六 电梯里走出两个与他们一般年纪的俩人,一个是我,一个是二豹,看着大牙神仙他们怪异的表情和手里的四杆大烟枪,楞了楞...
    半岛病人阅读 31评论 0 0
  • 向来不喜下雨天,至少在南方是这样。每年六七月份总有一大段时间,整个南方在副热带季风气候区的地带,连绵不绝的阴...
    亚里士丧德阅读 25评论 2 1
  • 那是一个充满暖意的午后,下午五点的阳光从公交车的侧窗洒进车厢。我的前座坐着一位妈妈,带着她刚从幼儿园接出来的孩子...
    D守夜人阅读 56评论 0 0
  • 在所有的电商平台中,你很难找到一家像拼多多这样,既发展迅速又充满争议的平台。 拼多多成立于2015年9月,是一家专...
    未来十年新零售阅读 171评论 0 2
  • 向日葵看不到太阳也会开放,生活看不到希望也要坚持。天空,不是每天都放晴;生活,不是时时都欢喜。向日葵经历了风雨,站...
    考拉的人生阅读 1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