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也就这样

我想说什么来着

哦,北纬37.33度这两天在抽丝剥茧的往外扒拉着雪花

毕竟欠了一个冬天

妄想补全?

东北还窝在那抽烟

一根,两根……

我说你是来逃难

东北爹开始催他回家了

东北说,咱们结婚吧

哦,要记得上引号

就这婆婆妈妈的电视剧

结婚,离婚,反反复复

我说你还没结婚呢

对,你少抽点

他正对着卫生纸一阵狂呕

咽炎吧

你装什么装

甭抽了

东北说,嘚

这是碰了

赢了邻家老头整整两百点

他说看人家不顺眼

我俩一步一步往回走的时候

天空又飘起了雪花

黑黑白白没有边际

我还没给你妈买东西呢

不需要,我说

那不成

结果还是两手空空站在了门口

东北脑门一拍

哎呀

忘了

我妈说饭熟了

我揭开锅一看

米还是生的,水还是深的

晚饭就着炸过火的鸡翅,还有半新不旧的红酒,一盘油花花的烧肉立马见底,东北砸吧砸吧嘴拿着碗又跑去厨房盛饭,我妈说你快去看看,别让他见外,我说您甭操心,他比在自己家还放得开。饭后翘着二郎腿,窝在沙发里叼着烟,邪笑满面的看着电视剧里婆婆妈妈的爱恨纠葛。

Q女士说,我又没接到你电话,点背啊。

不需要了,已经没什么要倾诉的。

不是什么都能补全

去年冬天已经过了

这是2014年第一场雪

记忆开始尘封。

——END



忘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