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明月 第二章 唐门

  唐门乃世家大族,自小唐冬云就锦衣玉食,他生的也是极其俊美,五官精致的如同雕刻出来一般,盛行豁达,能文能武,总之就好像天下的好事都被他占了。

  今天是花灯节,街市上都是琳琅满目的花灯,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唐冬云虽说出身世家大族却丝毫没有他们的一板一眼的性格,相反倒是洒脱随性,小的时候就经常惹得家人头疼不已,花灯节他自然又是独自偷偷从家里溜了出来,去看看那一年一次的花灯节。

  其实唐冬云烦透了家里的那一条条家规,虽然自小到大都是丰衣足食,穿的用的都是最好的,但是他就是不喜欢被别人管束太多,所以经常和家里人闹别扭。今天他随便穿起衣裳便出了门,但即使如此衣服也是冰蓝的上好丝绸,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腰坠和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真是怎么打扮也打扮不成寻常人家啊。

  街上人头攒动,人们欢声笑语,哪里都是不同造型的花灯,街上卖着香气腾腾的小吃,人们脸上满是笑容,洋溢着过节的喜庆。

 唐冬云摇着自己从不离手的折扇也是满脸笑容,他很是喜欢这种喜庆的氛围,不像家里冷冰冰的感觉,街上的人们互相谈笑,不时轻笑出声,他看的倒也是怡然自得,轻轻摇扇在街上缓缓步行,他不自觉的扬起了嘴角,他也没有注意到街上许多的姑娘都在看着他的背影不忍移开视线。

  “哇!!快看!烟花哎!”人群中人们惊喜的大喊,唐冬云也顺着人们的视线看过去,远处烟花在天上绽放出美丽夺目的色彩,唐冬云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场景不由得驻足远眺。

 但是,他突然感觉什么东西扑了过来,刚才看烟火看的太入迷所以丝毫没有注意到,但是,唐冬云还刚好站在桥边观望,所以,他和那个黑影一起掉进了池塘里。

 “哇!!救命啊!!我不会水性啊!”那个黑影扑腾的大喊,竟然是个女孩子,虽是青布麻衣,但是面容还是十分清秀,月光下竟然有点让唐冬云看呆了眼。

 但是他还是忍不住说,“姑娘,这里的水也就到膝盖,麻烦你睁开眼睛看一下啊。”

 “哎??”姑娘吃惊的停止了挣扎,发现自己跌落的池塘确实很浅,即使是坐着也只是没过了腹部。她立马羞红了脸,原本清秀的脸上泛出红晕,在月光的照耀下唐冬云第一次觉得自己无法移开视线。

 “那个。。不好意思啊。。刚才赶路没有注意脚下的石子,所以撞到你了,对不起啊。”姑娘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一双大眼睛写满了歉意,“但是我觉得你也没什么事儿对不对,那我就走啦。”

 这个家伙神经是有多大条啊。。。唐冬云默默扶额,但是他哪里肯让姑娘就这样走掉,立马拿出自己和家里人求情时的撒泼本事,“谁说我没事!哎呦哎呦,我的浑身都好痛,不行了。”说着唐冬云还做出一副好像真的受了伤的表情,满脸委屈,此时他也跌坐在池子里翻滚叫嚷。

 姑娘一下子反应不过来了,她奇怪的看着唐冬云,“要不你来我家吧,我家是开中医馆的,给你看一下可好?”姑娘笑起来,烟花在她的背后绽开,美丽的如同一副花卷。

 “好呀!当然好!你还在发什么呆?还不快走?”唐冬云一下子站了起来,还不解的问着这个姑娘。

  真是一个奇怪的人,姑娘搞不懂似的摸摸头发还是带着他朝自己家开的中医馆走去。


  “对了敢问姑娘芳名?”唐冬云好奇的围着姑娘转圈,他唐家大少爷啥东西没见过,琴棋书画样样拿手的绝美女子他也见过不少,但是从未见过像眼前的人一般天真可爱的姑娘,他感觉她的身上有一种最真的那种率真。

  “韩雨涵。”韩雨涵奇怪的看着这个俊美的男子,虽然长的很帅吧,但是这么一直围着我转干嘛,好像我有多奇怪一样。

  “哇!刚才你撞的我脚好痛,你得搀扶着我才行。”唐冬云又开始撒泼起来,故意坡着脚走路,用一双浩如星空的眼睛盯着韩雨涵,眼里都是恳求。

  “喂!明明刚才还走的那么快。”韩雨涵看着面前的唐冬云就像是个撒娇的大男孩,无奈的伸出了胳膊,“来吧。”

   唐冬云立马扑了上去满心欢喜。

 他希望去到韩雨涵家的路再长一点。


 韩家中医馆几个大字的招牌在小巷的边缘就能看到。

 但是,周围一片死寂,巷子里所有的房屋都是门锁紧闭,唐冬云松开韩雨涵的手,他有种危险的嗅觉,眼前的这个巷子杀机四伏,虽然万籁俱寂,但是浓浓的杀意在那里弥漫。

 “快走。”唐冬云压低声音拉着韩雨涵就要往回走。

 “为什么呀!前面就是我的家了呀。”没有习过武的韩雨涵莫名其妙,明明刚才还嚷嚷着要快点到家让爹爹给他看看来着,怎么这会儿又要走了。

 “没时间解释了,这里有杀意,快走!”唐冬云的精神集中起来,暗暗握紧手中折扇,他不知道这里藏着多少人,但是,绝对是杀手,这么强烈的杀意,怎么回事。

 “不要!我的爹爹和母亲都在里面,我要去找他们。”韩雨涵甩开唐冬云的手往里面跑去。

 “哎!!”唐冬云叹了口气也追了上去。

 一路上,寂静无声,连只野猫也没有,夜越静越让人害怕,越往里走杀意越浓,让唐冬云的精神不由得紧绷到极致,怎么回事?杀意怎么全是从那个韩家中医馆里散发出来的,不会吧。

 “爹爹!!”韩雨涵边跑边喊,她虽然没有习武之人的直觉,但是现在也隐隐感觉不安起来,越靠近家不安感越强烈。

“小心!!”只听到唐冬云着急的大喊紧接着他扑到自己身上。一把长刀擦着唐冬云的头发飞过,锋利的刀锋切下了他几根头发。

几个身穿黑衣的人影从阴影里显现出来,他们是专业的杀手,最擅长隐藏自己,难怪刚才自己没有察觉,原来是这样,但是他们来找韩雨涵一家干什么。唐冬云现在满脑子的疑问,但是下一秒他下意识的去捂韩雨涵的眼睛,从缝隙中他看到了已经死去的她的父母。

但是晚了,韩雨涵已经看到了,悲痛欲绝的哭声让唐冬云心如刀割。

“为。。为什么!!为什么!!”韩雨涵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声质问,她看着眼前的这些黑衣人,她现在气的快要疯掉,她恨这该死的泪水怎么样也停不下来,她哭泣的身子发抖,她的眼神是那种恨到彻骨才有的。

“因为他们不愿意和青龙会合作。”黑衣人用没有一丝温度的话语回答,就像一团冰。

“我要杀了你们!”韩雨涵挣脱开唐冬云大喊,回身捡起刚才被他们扔过来的长刀,“我一定要杀了你们为我父母报仇,就因为不合作么?不合作就要杀了他们么?”韩雨涵声嘶力竭的大喊,娇小的身躯愤怒的颤抖。

 “还有你也要死,杀人,就要杀干净。”黑衣人轻轻说,挥手,其余的黑衣人一拥而上。

 “你们也太目中无人了吧。”唐冬云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飞奔过来的黑衣人,眼睛里的杀意暴露无遗,他的表情没有丝毫的波动,只要是认识唐冬云的人都知道,他最生气的时候就是没有任何表情的时候。折扇离手,如同流星般的暗器从里面飞射出来,“星雨飞花。”漫天的花雨,但其实都是要人生命的利器,在月光下竟有着花朵般的美丽,尤其是沾染上鲜血的时候,铺面而来的黑衣人全部应声倒下,与人切磋的时候唐冬云都是留有余地,但是这次他是真的下杀手了,他痛恨那些因为这些小事就要人生命的刽子手。

  “唐门的人?”领头的黑衣人哑然,默默压低了帽檐,手抽出别在腰后的匕首,威风吹动,他已出现在了唐冬云的身后,身形如同鬼魅,唐冬云没有反应过来,锋利的刀刃已经刺入身体。

   “看来八荒弟子也不过如此。”黑衣人冷哼一声把刀抽回,没有表情的脸如同来自地狱取人姓名的鬼魅。

    “是么?”声音是唐冬云的,黑衣人吃惊的回头看,发现唐冬云竟然悠哉的摇着折扇看着他,忽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看向刚才他刺中的‘唐冬云’,果然,黑衣人惨淡一笑,刚才的‘唐冬云’瞬间炸裂开来,漫天的火光就像绽开的美丽烟火。“自替身,爆天星。好功夫。”奄奄一息的黑衣人用最后一口气说。

    “喂喂!!你醒醒!”刚才在与黑衣人交战的唐冬云没有注意到,韩雨涵,用她拿着的那把刀自杀了。脸上是还未干的泪珠,脸上最后一丝的表情是绝望。

    “喂!别死啊。”咦?我怎么哭了?唐冬云疑惑的摸摸脸,原来是下雨了啊,冰凉的雨水顺着脸颊划下,这样啊,下雨了就不是我哭了,你也不是哭了,只是睡着了对么?但是,唐冬云还是忍不住的大哭起来,“真是的,今天的雨怎么下的那么大!”


    巴蜀,御风台。

    “姥姥,我这次下山已经决定好了”唐东云跪在唐门掌门的座下,脸上是那种下定决心的坚毅,“此次前去,不灭青龙誓不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 1. 张浩天悄悄起床,从枕头下摸出火车票,取下墙上的吉他。弟弟张浩然一翻身坐起来,问他干什么。张浩天紧紧抱...
    文秋陈阅读 55,919评论 123 221
  • ●要价: $ 748,000 ●格局: 4室2.5浴 ●层数:两层 ●房产类型:独立屋 ●室内面积: 2363平方...
    洛杉矶雷鸣阅读 53评论 0 0
  • 天地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居所。形体对我们来说,也只是一个居所。终有一天,我们会离开这里,去向他方。
    上善若水1998阅读 2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