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番外篇之忘羡甜向小日常(三十七)

虽说蓝家大多家规都与禁魏无羡有关,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自从魏无羡到了云深不知处,云深不知处反倒是多了几分人情味儿来。

蓝启仁虽时不时的说他两句,倒也没有真的多讨厌他。

所以魏无羡在云深不知处混的也是风生水起,毕竟除了他是一代开宗立派之人不说,人家怎么着还有含光君和江宗主撑腰,金家的小宗主虽然面上不待见,每逢节令东西却也送的紧。

所以在整个仙门,也没几个人敢招惹他,不过也不排除那些个不长眼的往来送。

这不,有一回清谈会,魏无羡跟着蓝忘机去凑热闹,不知道哪个不长眼的说:“这魏无羡好歹也是堂堂夷陵老祖,怎的就成了含光君的小跟班,整日窝在云深不知处无所事事,真是丢了老江宗主的脸面哪!”

“谁说不是呢,往日我还上赶着往他门下跑,如今想来只是愚蠢至极,谁知道他成了这么个小白脸,说出去真是让人不齿。”

那两个人虽然说的声音小,但是在场的都是什么境界的人?

自然是听的一清二楚!

江澄手里的紫电已经开始滋滋作响,蓝忘机周身更是冷的吓人,就连在一旁与景仪斗嘴的金凌也竖起了眉,魏无羡玩着手里的酒杯,似笑非笑。

众人深感不妙,埋头吃起了东西,谁都不敢说话。

谁知江澄蓝忘机还没起身,金凌却先坐不住了:“方才是谁说我大舅?自己站出来!”

听到金凌如是说,魏无羡心里瞬时暖暖的:“这小子这点倒是随了江家,也不枉我当年挨了他一刀!”

见众人依旧低着头,魏无羡放下酒杯。

声音不大,却有两个人明显抖了一抖。

“金凌你坐下,这点事你舅我还是能摆平的。”

魏无羡不轻不重地扣着面前的桌子,一双手煞是好看。

“方才是谁说的?我倒是想领教领教,我竟不知如今自己废到这般地步!”

下面众人大气都不敢出,他们怎么能忘了当初魏无羡竹笛一挥,便横尸满地的场景呢?

“很好,叫我揪出来怕是得受点皮肉之苦了!”

话音未落便有两个人连滚带爬的滚了出来:“魏先生息怒,方才我兄弟二人吃多了酒才胡言乱语,您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们吧!”

嘴上说的期期艾艾,眼里却透着恶毒的光,魏无羡心想:“我何时招惹过这般小人物?”

自己没想到,又看了眼蓝忘机,蓝忘机也摇了摇头。

“也是,这么多年记恨我的人多了去了,我哪能一个一个记得清楚?管他呢,先教训一顿再说!”

正想着那人一剑刺过来,魏无羡躲都没躲,众人也没看清楚那人是怎么飞出去的。

见此场景,不禁心里暗喜还好自己没说一句这位魏先生的不好。

看着地上吐血的两人,魏无羡笑了笑:“两位可真是不会挑时间,想与我切磋也不是不可,只是今日这好好的日子闹这么一出,岂不是扫了大家的兴?”

又想到自己当年大闹穷奇道,心虚地看了眼金凌,见金凌神色自若才放下心来。

那两人其中一个已经昏迷不醒,另一个撑着一口气爬起来道:“我呸,你少在这儿装君子,我女儿当年怎样惨死你手,我可还没忘呢!

如今你虽有蓝家、金家和江家撑腰,也不见得我怕了你,我这条老命你爱要便拿去,只是可惜了我那女儿。”

魏无羡听的一头雾水,想想自己对姑娘家都是心存怜惜的,怎的还有人这般寻仇?

想了想还真有,那不就是王灵娇么?

魏无羡笑的更甚:“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女儿爬上了温晁的床才建立起来的颍川王氏!”

脸上虽是笑意,但语气却冷得惊人。

魏无羡可没忘了当年王灵娇对他们一家做了什么,虽然已经解决了王灵娇,他也不是个动不动屠人满门的人,但如今有人故意找上门来,他岂有不招待之理?

说了声抱歉后便提着那两人飞了出去,江澄紧紧跟上。

不消片刻,魏无羡便和江澄说说笑笑地进来了,仿佛刚才两人只是出去洗了个手似的。

在场众人心里暗暗发誓,以后可千万不能招惹这位夷陵老祖。

谁知魏无羡跑上去坐蓝忘机身边说了句:“二哥哥,我累了,要吃点心。”

除了江澄和蓝氏子弟之外,所有人都惊得长大了口,这绝对比看他陈情一曲横尸遍地更可怕!

此文已在微信公众号 小懒猫儿的窝  更完,感兴趣的可以去看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