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情(第七十章)再见何期

字数 1969阅读 411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录

“和尚,你不要欺人太甚。”初寒冷冷地道,他的面上渐渐凝聚一种我从未见过的阴霾:“我身上有那妖蛇千年的道行,若换作从前,收我或许对你而言不是什么难事,但如今你……我劝你最好掂量掂量自个儿的法力,你当真以为还能拦得住我?”

净玄面不改色地道:“拦不拦得住,总要试过才知道。”

初寒冷哼一声,抽出腰间的翠笛放到嘴边,吹出一个古怪的声响,周围立时召出十几个外貌可怖的傀儡,那些傀儡身上冒着森森寒气,显然是来自阴间的鬼物。

我一边惊诧着他何时学会了这样狠辣的招数,一边已不自觉挡到了净玄身前:“初寒,你疯了?你想做什么?”

“让开,”他低沉地道,深暗的眼瞳中渐渐升起嗜血的赤色:“这是我与他的恩怨,你不要插手。”

他这样子叫我看着很陌生,心中也升起了一丝惧怕:“你…你不要冲动,总会有一个解决的办法…”

还不待我把话讲完,他忽然抬头怒吼了一声:“让开!”应声而起的是那些寒气附身的傀儡,它们朝天嘶吼了一声,继而速度极快地朝我扑来。

我不曾想过初寒竟然会对我出手,一时惊呆了,愣愣地立在了原地。直至一只干枯的手触到了我的衣角,接着我的眼前又多了一个素白宽厚的背影,他的佛光之气使阴间鬼物不敢贸然靠近,却仍摩拳擦掌地围绕在我们四周,眼中冒着贪婪与残暴的赤光。

“护好你自己。”净玄头也不回地道,他低头默念一声咒语,然后伸手向后一推,我便顺着那股力道被送了出去。

那些傀儡听从的是主人的意愿,果然没有半点攻击我的意思,只管拖着残破的肢体一步一步向净玄靠近。

只见净玄眼帘微阖,双手双袖向外拂出,从他纤长的指尖慢慢发出亮白的光,继而那光飞射到了空中,在傀儡之间飞速的闪过,十多只傀儡就此分崩析离,化为一片血色的虚无。

十几只傀儡在消逝时发出撕心裂肺的叫,一遍又一遍充斥于天地间,使听者心中无不阵阵发颤。

初寒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切,待所有血色消失殆尽,他终于扯了一下嘴角:“有趣,有趣,悲悯苍生的净玄大师,原来修炼的是这般残忍的法术,果真是有趣!”

净玄对他话中的讽刺置若罔闻,他静静地回望:“晏初寒,你若继续执迷不悟,是会悔的。”

“悔?什么是悔?”初寒似乎要的不是回答,只管自顾自喃喃的重复,继而他的瞳色蓦然深了:“我只知道,不能手刃仇敌,是悔;眼见心爱之人嫁予他人,是悔;今时今日,我若不能带她走,亦是为最悔!”

道完最后一字,他手中的翠竹忽然化作一柄利剑,那剑灿若孤光,也利如峰峭。

那剑不偏不倚地朝净玄刺来。

净玄双眉微皱,并指化作一器,稳稳接住了这一剑。

这一刺一接似乎都在初寒的意料之中,他微微眯着眼,以极低的声音缓缓道了一句:“我倒要看看,是你在不周山恢复的那几成法力厉害,还是我身上这修了千年的魔道更厉害!”

初寒借力一蹬,踏入了半空中,手中之剑迅如流星,刀刀剑气朝净玄劈来。

净玄负袖一抖,同样也踏入了空中,与初寒处于齐平的位置,以自身佛气抵挡那森若鬼寒的剑气。

一个肆意出招,一个尽力阻挡;一个攻势急骤如雨,一个守势稳泰如山。

他们二人的动作越来越快。

最亮的月光,最深的夜色,均成了这场交锋黯淡的陪衬。

我呆在原地,已不知自己该如何行事,我虽然身怀灵力,然而却没有强大到能轻易就阻挡二人交战的地步。况且我心中早已乱成了一团,我应当帮谁?帮初寒与素素逃走?可净玄执意行事,一定有他的道理,我怎可轻易拂了他的愿…帮他对付初寒?我又万万下不去那个手…

墨色的夜空中交织着两道绿白的光,如漫天萤火一般飞舞,可发出的声音却又那般利落残酷,充斥着一股迸人心魂的巨大压力。

一刻钟后,绿影终于渐趋劣势。

初寒的动作一顿,忽然转头怪异地看了我一眼。

接着是呼啸的剑气朝我扑面而来。

我还来不及召出护身的法术,已眼见那森寒的剑气近在咫尺!

一道白光“哐”一声挡在我身前,替我受住了那道剑气。

迫人的压力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淡淡的檀香之气,以及渐渐流露在夜风中浓厚的血腥味道。

净玄身形只直立了一瞬,便已摇摇欲坠,我下意识的揽住了他的身体。

我愣愣地低头,只见他素白的袖袍已被血液染红,在暗夜中如同一只赤色的鬼魅。

我眼角隐约有泪:“晏初寒!你卑鄙!”

初寒从空中一步步踏下来,面上看不透是何表情:“我要的只是这结果,过程如何,我不在意。”

他来到我们面前,右手那柄剑直指净玄的面门,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我早就说过,你拦不住我。”

我立时抽出伞剑阻挡,愤恨地道:“从前算我看错了人。今日你胆敢再伤他一分,我会要你用永生永世来偿还!”

初寒的剑停顿了一下,继而慢慢地收了回去,又化回一只竹笛握在手间。

竹笛的颜色是那般鲜翠,一如我从前熟悉的旧样,但是握着它的男子,却已不再是我认识的那个人了。

初寒目色复杂地望着我,半晌后,他依旧一言未发,只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继而头也不回地走进了身后的小院。

片刻后,只见一个青影怀抱着一位沉睡的女子在夜空划过。

“青持,今日一别,不知再见是何期。”

“你要珍重。”








感谢阅读,喜欢请点个赞吧。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