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海鹏,你让我好爽。

我常会因喜欢而改变,也会因改变而不再喜欢。

4月21日

先 生 · 留 言

1.

下午,一支兰同学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将手机递给我,说微信公众号可以置顶了,然后自言自语,以后不用再看那些实在不想看的文章。

哪些又是不得不看?因为工作,我们拥有足够多的机会去接触那些并不感兴趣的领域,然后硬着头皮让自己浸泡在其中。

为什么是浸泡,因为浸淫需要异常量的多巴胺。

2.

Seven Year Itch

翻译成中文就是“七年之痒”

似乎是所有的夫妻必不能绕开的一个结,如同我们必将死去一样。

据说来源于人体的细胞七年就会完成一次整体的新陈代新,而我们,已不再是我们。

我常常会让自己处在荒诞的思绪中,诸如宇宙,天神,生命,此刻用的是被动时态。

也许正因如此,将喜新厌旧当做人性的本能也就可以讲的明白,你可以说,看,如同秋冬枯败后的树木,开春后新发的嫩芽怎么还能与腐烂在泥土中的落叶说成同一片。

所以,我们会喜欢不同的东西,从哆啦A梦到夏目友人,表格中需要填写的“特长”那一栏也变得诡谲多端。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我们所喜欢的每年都在变,包括喜欢本身。

而长久地去喜欢一件事情,就成了值得称赞弥足珍贵的财富。

幸而我还有这样一件宝藏,像东北将篮球当做毕生爱好一样,我也将写作当成一件能够让我唯一说出口的“体面事”。

读过很多书都不记得了,记忆力本身就像个福利彩票的摇奖机,你都不知道你会想起什么,在这样的机制下,我人生中的第一本书,成了压在远在黄河岸边外婆家床下的《白雪公主》。

那应该是一个盛夏,院子里的老槐树传来聒噪的蝉鸣,站在树边就能望见坡下滔滔的黄河向着山川里奔去。

我就在这样一个温祥的调调里被白雪公主感动得一塌糊涂,从此恨上了恶毒的后妈,从此开始忧怜被命运抛弃的人。

那天晚上,我红着眼睛趴在床上一动不动,我妈看见急了眼,怎么哭啦,哪不舒服。

我抬头问她,我究竟是不是垃圾堆捡来的,其实我都知道她那是吓唬我的话,不然以一个后妈的性格,如何会上来关系我。

后来我开始读金庸,三毛,开始读王小波,开始读鲁迅,开始读一切我能叫得起来的名字。

互联网兴起的那会,我也读过一段时间网文,修仙打怪升级,主人公自带金手指,在这个越长大越发觉得不由自主的世界颇感酣畅淋漓。

智能手机大爆发的时代算是纸媒向电子平台迁移的滥觞,后来新媒体的出现,杂乱无章的信息就开始疯狂的涌入,找到一篇写的好的文章开始变得艰难。

我也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开始了写作之路。

2.

刚开始写作那会,我正在读张爱玲,潜意识里在踏着她的步伐往前走,文风一度纠缠成一坨被猫玩坏的线团。后来读余华和王小波,被两人各自特有的气质吸引,又开始模仿他们,却显得不伦不类,后来读三毛,一度又陷在撒哈拉中迷迭不堪。

屡次强行将自己文风改变产生了可怕的焦虑,写的时候殚尽力竭,写完后发现狗屁不通,那时候觉得,完了,这下彻底算花样作死。

停笔一段时间后,连书都懒得看,整日碌碌无为,觉得生活成了一张黑白照片。

人就是这样,越想放弃的,越难以放弃,后来实在手痒难耐,忍住不说的憋屈让人觉得枉为人,写吧。

管求他狗屁不通,管求他不伦不类,自己看得懂就行。

4.

公众号兴起那会,朋友圈天天在刷屏,“你不知道这十件事就如何如何”的标题让你顷刻间觉得不看就白活了,兴奋地点进去,靠什么玩意,相信这些我才白活了。

之后,我就把公众号列入第二项街边小广告。

很长一段时间,将它作为微信中最不常用的功能之一。

遇到“李海鹏”算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之前我并未听说过这个人,原谅我的粗陋短浅吧,就像你也没听过我一样。

他算是我真的看到内容就难以放下的一个公众号,介绍栏中写他自己是个作家,故事里他是杂志的主编,混迹在各大知名杂志中。

一个爽朗的文艺中年男人,刷新我对“文艺”这个烂大街,已经戴上贬义和廉价色彩的名词的认识。

将他的生活记录的行云流水,让我忍不住往前翻,越翻越欢喜,又恐惧怕一不小心就翻到了底,那能爽的时间就太少了。

在一篇《发烧》中,他写道小时候女老师对他说的一句话“瞧你那逼样,活不起就别活。”让我瞬间就喜欢上这个明明内心矫情成个傻逼却还装作不食人间烟火的男人。

于是我顺手将他置顶,仅仅排在《八点半》的后面。

5.

晚上我在公众号后台写稿,遇到一个名词想求证就去搜索,一搜吓一跳,尼玛断网了,幸亏我发现的早,赶紧复制出来存了文档。

来网后点进后台一看,果然,刚写的半截连个屁的痕迹都没留下。

突然想到,百年之后,或者就几十年之后,我辛辛苦苦活了这么多年,一下嗝屁就没了,如同存了多年的死期,银行倒闭,你向哪哭去。

所以有钱趁早花掉,有孝心趁早尽去,有喜欢的人趁早追去,有喜欢的事趁早做去。

别说你什么都没有,至少你还能喜欢,不是么,不然你让性冷淡怎么活。

就像我喜欢“李海鹏”这样,一个人在中年,有那么点文化,那么点修养,那么点才华,还有那么点独树一帜的东北男人,将文艺赋予东北特有的爽朗之气,写文还那么引人入胜,简直就要成为我下一个模仿对象。

可是我已经不会那么做了,既要明白自己的无可奈何,也要记住自己的独一无二,甚至明白,喜欢是因为自己没有,对得不到的保持欣赏和敬仰,是对喜欢最好的诠释。

借用李海鹏说过的一句话:但行好事,莫问前程。用到我这里就是只说喜欢,莫要强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