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畅通无阻的未来

障碍这个词作为一个名词,在字典中的解释是‘阻挡前进的东西’。在实际生活中,我们常常遇到各种各样的有形的障碍,也会接触很多与障碍相关的术语,比如交流障碍,语言障碍,心理障碍,精神障碍,功能障碍等等。对于这些隐形障碍,人们用医学的方式或心理学的方式去解决它们。

在残疾人的世界里,有一个名词叫无障碍。在社会运行系统里,无障碍已经逐渐被大众认知并接受,由政府推进进程,并逐渐常规化,合理化。无障碍逐渐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之中,将与我们每个人都密切相关,只是很多人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那么什么叫无障碍呢?

事实上,无障碍这个名词并不是残疾人世界的专有名词。无障碍设施是指为了保障残疾人、老年人、儿童及其他行动不便者在居住、出行、工作、休闲娱乐和参加其他社会活动时,能够自主、安全、方便地通行和使用所建设的物质环境。它主要包括坡道、盲道、无障碍垂直电梯、低位装置、专用停车位、专用观众席、安全扶手、无障碍厕所、以及其他便于残疾人、老年人、儿童及其他行动不便者使用的设施。无障碍环境指的是一个既可通行无阻而又易于接近的理想环境,包括物质环境、信息和交流的无障碍。物质环境无障碍主要是要求城市道、公共建筑物和居住区的规划、设计、建设应方便残疾人通行和使用,如城市道路应满足坐轮椅者、拄拐杖者通行和方便视力残疾者通行,建筑物应考虑出入口、地面、电梯、扶手、厕所、房间、柜台等设置残疾人可使用的相应设施和方便残疾人通行等。信息和交流的无障碍主要是要求公共传媒应使听力言语和视力残疾者能够无障碍地获得信息,进行交流,如影视作品、电视节目的字幕和解说,电视手语,盲人有声读物等。

暂不谈信息无障碍那么高端的问题,我们先看一看迫在眉睫需要解决的物质环境无障碍的问题。在一些发达国家,比如德国,美国等国家,早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对无障碍建设便已经重视起来。无障碍设施不建全,建筑物和道路是不能够获批修建的,他们对残疾人的人文关怀方面做得是很完善的。在我国,无障碍问题直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才开始引起人们的关注,到了二千年之后才被重视,才开始逐步发展起来。如今,哪怕是我们这样的小城市里,在新建的建筑物里,公园,广场等公共场所,政府机关及各单位的门前,已经都出现了坡道,无障碍卫生间,安全扶手等设施。这是一个进步的体现,但离合格和规范还差得太远。人们的无障碍意识也不强。例如我看到广场的公共卫生间里虽然设了无障碍厕位,但外门口的门槛却几近十厘米之高。试问,坐轮椅的朋友如何可以靠自己进去呢?而许多残疾人朋友都反应,许多地方的安全扶手仅仅是虚设,根本没有实用价值。

许多健全人可能会以为这件事与自己无关,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督建单位恐怕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把无障碍问题放在心上。可是,如果全社会都认真对待这个问题,营造畅通无阻的无障碍环境,难道不是全人类共同受益吗?谁敢说你就一定用不到这些设施呢?年轻的妈妈推着童车,她会从台阶抬着车上去还是会选择平缓的坡道呢?每个人都会有衰老的一天,当你年迈的时候,或此时早已年迈的父母在公共场所,难道不需要一个扶手撑一撑,需要一个坡道缓一缓吗?当下,心脑血管疾病发病率的日益升高,经济发展导致的车辆增多进而导致的车祸,包括地震、各种工伤导致的残疾,只会让残疾人这个群体数量增长,任何人都有需要无障碍设施的可能性。因此,所有人都该提高无障碍建设的意识,了解并支持无障碍建设。无障碍建设是需要全民的意识增强才能大幅度推进的。政府也该形成规范,出台严格的政策,不执行或胡乱执行无障碍环境建设的建筑单位要受到严厉的制裁,而我们每个人都是最佳的监督员。

人们一定会发现,大街上也不太见到重度残疾人呢?是不存在这样的人吗?可事实上,在现实生活中,许多重度残疾人都成了这个社会的隐形人,因为他们出不来,就算买得起轮椅,也没有好的,安全的道路和坡道让他们行走,更没有办法解决二便这样窘迫的问题。曾经有一位生活在农村的重度残疾人,住在低矮阴暗的平房里,竟然十几年没有出过家门。在国家下达了关爱残疾人的政策之后,当地残联给他家修了一个小小的坡道,又给他配上一台轮椅。当人们把他从屋里推出来的时候,他不由自主地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激动得泪流满面。十几年来,呼吸一口新鲜空气,晒晒太阳都成为了他无法实现的奢望。

还有一位重度残疾人,每天在家里都爬着上厕所,他的兄弟一周回来一次给他洗澡,窘境可想而知。残联得知情况之后,给他配置了一台轮椅,又把他家的卫生间做了无障碍改造,加宽了房门,这样,他就可以坐着轮椅去上厕所了,也可以独立坐在花洒下洗澡了。他激动地说,四十多年了,这回才活得像个人了。

这是两个家庭无障碍改造的范例。如果全社会都重视并加强无障碍环境的建设,让那些重度残疾人可以和健全人一样走在大街上,享受平等的阳光雨露,好好去欣赏去参与这个世界,那才是真正的文明社会的到来。

残疾只是一种生命状态,残疾人被迫接受这种生命状态,同时有强烈的意愿平等在生活在这个社会。残障人士有平等的权利共享明媚的阳光、新鲜的空气和公园里的百花争艳,欢声笑语。他们需要芸芸众生相同,平等参与社会各个层面那种感觉。希望随着无障碍建设的推进,他们的期待可以实现!

而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有感同身受的体会,忧患的意识,人文的情怀,共同参与到这项为人类造福的活动当中去,畅通无阻的未来,是属于我们大众,造福我们大众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