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余夏一墨》NO.15 不记得了吗?

因为受不了屏幕那边两人肆无忌惮地撒狗粮,于夏怀着满心的无奈挂了电话。

不过……

很神奇的是,于夏这一晚,没有再梦到之前的梦,反倒是梦到了那个男孩抓着她的肩,一脸委屈地问,“你不记得我了吗?”

反反复复地问,男孩的身子越来越高大,最后长成了一个高中生的模样,样貌竟有点像顾墨尘!

于夏一下子惊醒,窗外只有点点微光,拿起手机一看,才四点。

无力地躺回床上,于夏却辗转反侧地睡不着。

那个男孩应该和自己差不多大,现在也应该是高中生了吧,所以那个男孩……是顾墨尘吗?

“!!!”

这……不可能吧?

没有这么巧合的吧?

况且这个梦,谁知道是不是真的呢!

当初她刚梦到这个梦的时候,就问了父母自己是不是摔坏了脑子失忆之类的,还被父母借机嘲讽了。

但顾墨尘……

要问一下吗?

但会不会……太干涉别人隐私?

于夏觉得脑子一片混沌,实在不想再去思考这些,可以确定的是不论真相是哪种,父母和顾墨尘都不会伤害自己。

想到这里,她不觉一怔。

顾墨尘……她已经这样信任他了吗?

她也说不出为什么,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自己对他也有着莫名的信任感……

这么胡思乱想着,她悲催地意识到她更精神了,好吧,彻底睡不着了,心里一阵烦躁,她在睡衣外披了件外套,起身随便从书包里拿了本书开始学习。

最能让她静下来的方法果然还是学习啊,很快她就完全沉浸在知识的海洋,认真地看着书本的知识,在书上标注重点,写写画画加强理解,课后习题也轻松完成了。

回过神来一看,已经六点了。

于夏伸了个懒腰,洗漱好,换上了运动服,随意地用手抓了抓乌黑秀丽的头发,扎了个简单的马尾,就出门晨跑去了。

其实于夏的运动细胞一般,每次都是迫于无奈体育课上跑一跑,只有在心里很烦扰的时候主动跑步,跑得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借此发泄情绪。

她围着别墅区跑了好几圈,好几公里的路,终于让她的心稍稍安定下来。压了压腿,她就边欣赏风景边悠哉地走回去。

“啊嚏……”早晨的风有些凉,于夏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摸了摸鼻子,心里想的却是空气流动加快了汗水的蒸发,蒸发吸热……

噗,自己都被自己逗笑了……

“啊嚏!”想着又打了个喷嚏。于夏不敢再悠悠哉哉了,于夏加快了步伐,可别感冒呀!

一回到家,于夏就赶紧去洗了个热水澡,出来吹了个头发,就听到许慕南叫许慕乔起床的声音,还依稀听到许慕乔的撒娇。

“夏儿,你起来了吗?”许慕南的温柔声线透过门传来,听着真有种治愈的感觉。

“嗯……”于夏已经换好校服,打开门跟许慕南问好,“早呀,慕南哥!”

许慕南愣了一下,这丫头……今天怎么这么早,看到她眼下淡淡的黑眼圈,眉头紧皱,“没睡好吗?怎么眼圈这么重?”

“唔床底有颗豌豆……”于夏俏皮地眨了眨眼。

“你呀你,待会儿路上再睡会吧,别到时候上课打瞌睡了。”

“嗯好。”于夏吸了吸鼻子,好像真的有点感冒的前兆了,声音都软软的,显得平常生动活跃的她有些娇弱。

许慕南难得听到于夏这么柔软的语调,像个乖乖女,觉得有些奇怪,但见于夏脸色正常,以为是她没睡饱,没有多想。

正好这时许慕乔收拾好出来了,三个人就一齐下楼吃早餐,然后出发去了学校。

于夏有点晕车,每次坐车去学校都要打开窗户吹风,今天想着自己本来早上就受了点凉,有点感冒的先兆,就没有开窗通风,索性路程不远,八分钟的车程她应该能受得住吧……

却没想到,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凉她身体本来就不大舒服的关系,这段路于夏晕车得很严重。

于夏转过头,闭上眼睛假寐,掩饰自己的难受。

可下车的时候,于夏脸色都白了。

头晕晕乎乎的,胃里一阵翻滚,让她有点恶心,还有点想吐。

许慕乔注意到了她的状态,立刻关心地问道,“夏儿,你没事吧?”

“没,没事,有点晕车。”于夏声音都弱了。

许慕南看她脸色不好,又看了眼车窗,又心疼又自责,“怪我,以为你睡觉就不会晕车了。”

“慕南哥这怎么能怪你呢?”于夏立即反驳,看两人紧皱着眉头的样子,心里划过一阵暖流,柔声安慰道,“我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

许慕南毕竟是风云人物,三人在校门口站了这么久,也吸引了许多好奇的目光,于夏已经听到了一些人小声议论了。

“慕南哥,我没事,你放心吧,我和乔儿先走了啊。”拉上许慕乔连忙逃离话题区。

“哥,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她的。”被拉走的许慕乔只来得及丢下这句话。

(新手尝试,喜欢就点亮支持一下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