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言 章七 替死鬼(七)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大柏浑身鲜血,就像刚从地狱的血池里爬出来。

大柏怀里抱着何璇,何璇同样满身鲜血。地上散落着各种残肢肉块,鲜血几乎染红了地板。

何璇微弱地呼吸着,即使这般失血断肢,她依然不得一死。

“就快结束了,何璇,马上就是最后一下了,忍一忍”大柏轻抚着何璇的后背,轻声安慰着。

砖头看着脚下的一块碎肉,用脚踢到一边,语气里带着丝丝亢奋:“我当时是把大腿一块一块的撕扯下来的?嘿嘿,我还真有先见之明,要不然这小婊子怎么能多受些罪。”

咔!

骨头断裂的声音。

大柏怀中的何璇颈椎附近的骨头一分为二,残缺的身体一分为二,头倚在大柏的肩膀,失去重心的躯体,倒在大柏的怀里。

大柏小心的将何璇的头拿在手里,又将无头的残尸平放在地上。

解开上衣的扣子,大柏用里边还算干净的背心擦了擦何璇脸上的血,合上何璇已经没有了光彩的双眼,轻轻的将她放在床上。

“有必要吗?一天以后她就会复活”砖头嘲弄的看着大柏:“当然,六天以后,也就是第七天,她会再死一次。”

“你来这儿,就是为了目睹自己犯下的罪,然后从中获取病态的快感吗?”大柏声音冰冷,似乎压抑着自己的愤怒。

“我确实从中获得不少快乐,但今天的主角,是你。”砖头的语气变得更加兴奋,眼睛里闪烁着骇人的疯狂。

——2——

大柏冷冷的看着砖头,等着他更加疯狂的举动。

砖头玩味的看着大柏,眼神里尽是嘲弄之色:“我决定告诉你一个秘密,关于你爸死的真相。”

大柏脸色一变。

砖头向前走了几步,站到大柏的身前,一字一顿道:“你爸当了我爸的替死鬼!”

“你说什么”大柏一把抓住砖头的衣领:“你再说一遍!”

厌恶地看着大柏,砖头抬起右手轻轻向后挥了一下,大柏直接倒坐在了地上。

砖头俯视着大柏,语气很愉悦:“当年的叛徒其实是我爸,出任务的时候,你爸发现了这个秘密。但可笑的是,你爸竟然没有声张,反而希望我爸戴罪立功,事后自首。天下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我爸自然答应了,那天他借着自己的身份,出其不意的杀了对方很多人。为了像是英雄,我爸在混战中冒险挨了一枪。”

“哦,对了?”砖头一拍脑袋,好像想起来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儿:“杀你爸的那枪,是我爸开的。”

大柏有些呆滞,一时无法消化这件事情。

他想相信这件事情,那么,自己曾经憧憬了整个童年的父亲回来了。

但如果是真的,这么多年,他都做了些什么?

“很意外是么?”砖头蹲在大柏的身边:“你知道吗大柏,在我决定为你出头那天,我就知道这个秘密了。”

大柏猛地抬起头,目光里全是怒火。

“没必要动怒,这个世界的规则就是人吃人。”砖头嘲讽的看着大柏:“每个人都应该恐惧,恐惧被别人吃掉。而为了不被人吃掉,要学会吃掉别人,让别人做自己的替死鬼。”

砖头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而你,就是我的替死鬼。”

——3——

邹卉醒来的时候,觉得浑身都疼,昏去前的记忆缓慢回到了大脑里。

我好像看到了谁,砖头!

想到那个可怕的名字,邹卉吓得立刻清醒了过来。

“你醒了?”

邹卉飞快地回头看去,借着屋里的灯光,她看到了邢倩倩。

“看来你是被砖头抓过来的?”邢倩倩背倚着墙,神色有些暗淡:“果然你也没有被放过。”

“你也是被抓来的?”邹卉话刚出口就后悔了,她认出了这是凶宅,不是被抓来的难道是自己送死吗?

“是,不过抓我的是一个叫贾赐的男人。”

“贾赐?那是谁?”

“我也不认识,不过他说自己是砖头的朋友。”

“砖头抓我们来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报复我们吗?”

“我不知道,不过,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们只能等待。”

想到眼下的情况,两个人都是心头一塞,不再说话。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砖头拖着大柏走了进来:“已经醒了?那倒省我的事儿了。”

邹卉看是砖头,脸上又升起恐惧。

邢倩倩眉头紧皱,站起来走到了邹卉身前,将她挡在自己身后,直视着砖头。

砖头眼里闪过一丝不解,随后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别这么紧张,你们只是要玩一个游戏,谁生谁死的游戏。”

——4——

砖头把大柏放到墙边,让昏迷的大柏倚靠在墙上。大柏的胸前贴着两张符纸,砖头伸手撕下了正对胸口的一张。

大柏悠悠转醒,看到砖头,双眼的愤怒几乎喷出眼眶。大柏恨不得立刻扑上去,可不管怎么使劲,身体都纹丝不动。低头看了看胸前的符纸,大柏抬头冷笑道:“锁灵符?你就这么怕我?”

砖头的脸上怒色一闪即逝,摇了摇头,从怀中拿出了一个平安扣,在所有人面前晃了一下。

邹卉下意识的摸向自己的胸前,顿时心里一凉,平安扣已经不在了。

“首先,我会把平安扣放到大柏的心里。”砖头捏着平安扣的绳子,将平安扣贴在大柏的胸前,口中轻念几声,一团红光包裹着平安扣,缓缓的没入大柏的胸口。

“然后,我会给你们两个加点压力。”砖头又从怀里拿出一个小木盒,轻轻打开,两缕黑色烟雾带着凄惨的嚎叫喷发出来,直接从邢倩倩和邹卉的嘴里钻进身体。两个人一阵痛苦的咳嗽,可什么也咳不出来。

“最后,我来介绍游戏规则。”砖头露出得意的微笑:“邢倩倩和邹卉吞掉的,是黑烟灵。哦,你们不需要知道这是什么,只需要知道,如果没有足够法力祛除恶灵,两个小时之后你们的灵魂就会被吃的一点不剩,七窍流血而亡。”

伸手入怀,砖头又拿出了一柄剔骨刀,手一甩剔骨刀钉在了大柏头顶的墙上。

“想要活命,就要用这把剔骨刀把大柏的心挖出来。不过,被剔骨刀挖了心的大柏,无法再复活。还有,心里边藏着的平安扣只能救一个人,记住,只能救一个人。”

砖头走到门口,站在门外看着三个人:“也不要妄想逃出去,我在这屋子布了法阵,你们出不去。那么三位,祝你们游戏愉快。”

砖头轻轻关上门,留下呆若木鸡的三个人。

墙壁上,始终的秒针指向十二,十点整。

——5——

夜言超市,吕岩的小屋。

吕岩的屋子并不大,家具也很简单,一张床,一个大柜,一张桌子,四张凳子。

盘坐于床,吕岩闭着眼睛,吐纳颇有章法,周身白光似有似无。

阿明坐在吕岩的对面,满目期待。

“小草,这么重要吗?”吕岩开口问道,声音中气很足。

“重过我的生命!”阿明语气坚定。

“重要到你可以不是你?”吕岩睁开眼,白光须臾之间便涌入他的双目之中。

吕岩的一双瞳孔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若不仔细去,很难发现藏在后边的那丝丝精芒。

“我已经什么亲人都没有了,再没了小草,我还是我吗?”

“有了小草,你不是你,又有何用?”

沉默。

许久,阿明从床上下来,双膝一弯,跪在了吕岩身前:“求上仙成全。”

吕岩眼神里流露出一丝笑意,右手一挥,阿明身体不受控制的站了起来坐回了床上。

“我可受不得你如此大礼。”吕岩右手在空气中划了几下,从虚空中抽出一个小盒子,放到了阿明身前:“希望等你拿回力量,你还是你。”

阿明颤抖着伸出手,拿起小盒子。盒子是木头制成的,标准的四方型,上边雕刻着古老的文字。盒子入手有一股温暖的感觉,好像是活的。

“上仙,您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了?”

“不错。”

“帮我告诉小草我爱她。”

阿明打开盒子,一道道似灰似黑又似白的光飞入了阿明的身体。

(未完待续)

【夜言】系列每周一、三、五更新

戳我阅读前文~

戳我阅读后文~

点击下边链接,进入《夜言》目录帖,回顾之前的精彩章节

夜言 目录帖

觉得TA君的文章不错的话,就点个喜欢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