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篇 岁月静好

时间是最好的解药。所幸,大家都各自归位常态了。

小呆如愿以偿住上了别墅,跟老公商量好做全职太太,老公还报了欧洲12天的自助旅行。

那晚他们住在奥地利的哈尔施塔特。高山峡谷间,一排排临水而建的木屋,清澈透蓝的湖面,有几只梳洗羽毛的白天鹅。狭长街道的墙面五彩缤纷,青草茂林,繁花似锦,更有她十分喜爱的凌霄,宛如童话一般。家庭旅馆干净整洁,给人一种安宁与温暖,每一个醒来的清晨都是如此恍如隔世。

她和老公经常站在窗前。很自然地,他双手轻抚着她的肚子,她知道那是他对二宝的渴望。小呆侧过脸回应他的耳鬓厮磨,很识趣地反手蹭他早已顶住她臀的裤头。他的舌很快越过她两排守护的牙,死死逮着她的舌不放。不一会儿,她已经完全被他挑逗起来,彼此好像要把对方吸进自己的心里。

为了找到最佳体位,老公拉过一把椅子坐在面前,一手用食中二指夹住她的左乳供大母指把玩,一边像个孩子仰头吸吮她的右乳。她任凭玩弄,只是时不时用手捋一捋他的发梢、耳根。老公后来干脆整个抱起她的两条腿站着,她就这样双手抓住他的肩,被他颠颠抛抛停停一而再再而三地送上巅峰,直到两个人瘫倒在床,他的小蝌蚪游向子宫冲锋陷阵。

一连几天,没带孩子的二人世界,不分白天黑夜都是良宵。甚至在方圆百里无人打扰的茵茵芳草地上,他俩回忆着从裸婚到生意亏本到性生活不和谐的所有过程,感叹时间和责任感对于心灵污垢的巨大冲刷能力。后来,两人一起尝试了一把那种“以天为盖地为庐”的野性撒欢。

在经历几个七年之后的结婚纪念日里,他们不会再有什么“痒”了,日子正一天一天更好起来。当初如果说家里处不好,就到外头找;生活有挫折,就无底线放纵,都是很容易的事儿。但显然,之后又会陷入厌倦的怪圈。而你经历过、思索过,重新找回来的这份感觉,特别对自己终究没能堕落的庆幸,是无比欣慰和令人满足的。

回程的飞机还在香港中转落地,小呆就接到小傻和小爱的报喜电话,这两个女人居然都要二婚了!

回国后才得知,小傻要嫁给她一个老外,说已经走出之前的阴影,有了老外的相对开放,她反而更自然地享受身心的愉悦。我问:“涉外婚姻登记不麻烦吧?”,她说:“我们没去登记啊。”“为什么?”,答曰:“拿了本可以不行夫妻之实,无本的人也会有举案齐眉的。”而小爱,也以从未有过的耐心,让上次认识的小伙从见到女孩都不晓得说什么,培养到能够在人前滔滔不绝,特别是对于传播神的福音,每次都让他们觉得与天堂、上帝靠得那么近。小爱说她已经深刻认识到,守着老实巴交一棵树,远比傍上水性杨花一支柳强!真是话糙理不糙。

看来女人只要坚守本分,跟幸福还是不会绝缘的。

就像小呆心想事成有了一个健康可爱的女儿一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