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别两宽

0.17字数 1173阅读 604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总该写点什么,可是,撂下的笔重拾起来,是那么那么难,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

正午时分,顶着烈日,迈出那里的时候,我只带走了一只茶杯,那竟然是我全部的家当!轻轻地,我走了,就这么走了!甩一甩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此刻早已心生凄凉!庆幸这凄凉中,还有几份悲壮与豪迈。想着,如果是十二年后的迈出,那又是怎样一番光景?还好还好,此时此刻,还有余生可以交给理想,还可以把余生交给自己,让自己主宰自己的命运。

突然觉得自己的职业生涯像极了文马婚恋。17岁,还没有到达法定劳动年龄的少女,就懵懵懂懂地与幼教结缘,与体制联姻,这是还没恋上就早婚的节奏啊,闯入体制学校的生活安逸却也无聊,生在小镇的祂眼界窄了点,格局小了点,走着走着,身边就找不到了同行的人,倒是处处充满了狗血剧的荒唐情节,小小学校,升迁晋级竟然如宫斗剧般惊心动魄,毫无涉世经验的自己慌忙逃离。

三十岁的年纪才是真正与专业热恋上的时候,那时候的祂就是一方净土,是我仰慕的专业高地,是我朝思暮想的地方,终于等到她的时候,我全身心的投入地爱她,为她着迷,为她操劳,她也让我渐渐走向成熟。曾以为,我和她会白头偕老,彼此成就,结成永远不破的姻缘。可是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她早已变得面目全非,令人窒息,望着心中的女神一步步走下神坛,心痛得无法呼吸,虽然仍然不离不弃,相伴左右,精神早已出轨游离。真是应了那句“相爱容易,婚姻不易”啊,本也如马哥一般,就且行且珍惜了吧,可无奈,人家文马都“一别两宽,各生欢喜”了,我又何苦容忍迁就、一棵树上吊死呢?这赖活有时候还不如好死,万一置之死地而后生了呢?

四十不惑,即对于自己所坚持的价值、理念,即使别人都不认同,质疑非议,自己也能坚守不动摇。也只有过生日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的年纪,才意识到自己早该到了不惑之年了,怎么还在摇摆不定呢?再不折腾,真的老了!这又像极了我生二胎的心境,那时候的我,像是着了魔地想再要一个娃,最好是个女孩,我认为如果我不生,将来一定会后悔,生了呢,也许会后悔的吧。在一定会与也许之间,我永远会冒险选择后者,不确定等于希望。这次也一样,如果此生不做此抉择,我将抱憾终身,退休的时候,为自己的蹉跎岁月唏嘘不已。那时,恐怕再优厚的物质也补不了心上缺失的大洞了。

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那种“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人,像我这样劳碌命,不会享乐的人大概也是犯贱吧,反正这稳定、可靠、安全的感觉谦和得让我感觉不到,我就不能感受它带来的快乐,反而,却是渴望有创造、有活力、自由自主的风险担当。

都说,这世间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就是路了;我说这生活本没有大风浪,这人爱折腾,便就有了。都说谁也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我说,谁也无法让一颗不安分的心静下来。生命不息,折腾不止~

明天是个什么样子呢?走着!总会迎来明天的太阳,还是个大大的,火一样的太阳!热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