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与安慰

图片发自简书App

清明节这天,文苑县医院脑内科(神经内科),任欣的夜班。她接班后巡视了一圈儿病房,做到心中有数。晚八点,她又巡视了重病人。

晚上十点,9床家属呼叫,任欣和护士赶到病房,90岁的脑出血病人心跳骤停。耄耋之后,肋骨没了弹性,胸外心脏按压(心肺复苏)势必导致多发肋骨骨折。任欣请麻醉科医生气管插管,电话没人接。她找来呼吸囊,紧闭面罩做人工呼吸,同时指导护士药物复苏。(如下图)


图片发自简书App

抢救无效,老人默默地走了。任欣告诉家属准备后事,老人的儿子不干了,说你们打电话请的医生没来,耽误了抢救。话里多少带点儿火药味。这时科里电话响了,任欣接过电话,是麻醉科打来的,说刚才去送一手术病人,回科后看到有未接来电。任欣对麻醉科表示感谢,接着给家属解释,家属不接受,任欣无奈,只能向科主任杨济世求助。杨主任询问了家属的姓名及村名。

不一会儿,杨主任来了。他很和蔼,把家属请到自己的办公室,倒上一杯茶,递上一支烟:“老丁,老人这么大岁数了还住院,您真是大孝子啊!有什么委屈给我说说。”

老丁的眼圈湿润了。杨主任递给他几片纸巾,老丁激动地说:“主任,你要这么说,咱们都好商量。你打听打听,俺在村里孝顺是出了名的。前天,俺爹想吃饸饹,俺雇车到集上吃的饸饹。今儿下午俺爹突然昏迷了,到你们医院看急诊,做完CT,医生说是脑出血。俺问厉害(严重)不,医生说厉害不厉害都得住院,还说不住院就是俺不孝顺。说实话,村里的风俗你也知道,人忌讳死在外头,可结果就死在外头了。”

“急诊是年轻医生吧!”

“嗯呐。”

“别给年轻人一般见识,老丁!消消气,咱得赶紧处理后事,等老人凉了,就穿不上衣服了。对我们科有意见不?”

“没啥意见,就是麻醉科医生去了又能咋样?我就是一肚子气。”

“老丁,治疗费全免,只收药费,你看行不?”

“事儿说开了,不免也没事儿。”

“那就先处理后事,清事儿了,再过来结账,哪天火化哪天出殡给我个信儿,有空儿我去送个花圈。”

“不了不了,你们也很忙,谢谢主任。”

杨主任真是社会活动家,不到半小时,一家人千恩万谢地走了。杨主任自己调侃,古时医生悬壶济世,壶里装的是药,现在的医生,壶里还得装上酒。

任欣非常钦佩杨主任的沟通技巧,于是虚心求教。

“我先给村里打电话了解了一下家属的情况,做到心中有数。老话讲,六十不留饮,七十不留宿。九十岁的老人,就是不得病,今天脱的靴和袜,不知明天穿不穿。

“做儿女的给老人看病,是尽孝道。老人病了不到医院看看,乡亲们肯定笑话。如果医院无力回天,就没必要留人家住院。回到家里找村里医生输点儿安慰液,儿女们守住老人的最后,成全了一家人的体面。

“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面对疾病和死亡,医学很多情况下都显得无能为力。常把家属的希望变成失望。正如美国特鲁多医生的墓志铭:有时是治愈,常常是帮助,总是去安慰。”任欣频频点头。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最近,年近8旬的台湾作家琼瑶把遗嘱发在了网上,告诉儿子生是偶然,死是必然。到最后不要给她身上插满管子,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躯体变成一个空壳,没有尊严没有意识,那无异于和医生联手把她“凌迟”。“生时愿如火花,燃烧到生命最后一刻。死时愿如雪花,飘然落地,化为尘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前些日子,临晨,我走在荒凉的街道上,天还没有完全亮透,前一天的酒精也没完全散去,是有些恍惚。 夏末的沿河公园空...
    杨念桥阅读 221评论 0 0
  • 问题 以前用源码编译安装过gcc,这次有root用户权限,可以很方便的使用rpm包进行离线安装。 gcc版本:4....
    莫显辉阅读 8,368评论 0 1
  • 我身边有一个发小,从小特皮,掏过鸟蛋,打碎过别人家的玻璃,玩火把别人家的猪圈给烧着了,因此还挨了好几顿打。上了学后...
    皇后驾到阅读 63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