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大很难

小白永远在


昨天对我来说,大概是标志性的一天。

即使早在几天前我就已经预知会有这样的结果。

我的室友们不约而同地全部都回家了。

徒留我和小鱼干守着家。

意味着我要独自度过好几个夜晚。

也许你们会觉得这并没有什么,

眼睛一闭一睁天就亮了。

可是,这对我来说,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回忆

今天我和我妈妈聊起这件事,

我妈妈说,

“有什么好怕的?

我胆子那么大,你的胆子怎么那么小?

诶我记得你胆子还是蛮大的。

你怎么会怕成这样?”

因为我跟她说,

即使我把所有能关能锁的门都关了都锁了,

当我躺在床上的时候我还在瑟瑟发抖。

对我妈妈来说,

这样的我大概是一个新的我。

在她的印象里,

我的胆子贼大。

小学二年级的时候,还是个小黄毛丫头,

大概8、9岁的样子,

就敢一个人坐公交车

去一个很喜欢的老师家玩。

和老师约好在公交车站碰面,

居然也是顺利地见到了。

小学五年级的时候,

一个人坐上短途大巴,

跑去平阳鳌江去找另一个很喜欢的老师玩。

结果自然是平安且成功到达了。

因此,我妈妈也总是很放心地让我到处去跑。

毕竟在她的印象里,

我是一个胆子又肥又大的“疯丫头”。

所以当我跟她讲我在被子里瑟瑟发抖的时候,

她居然不可置信。

真相

其实这么多年来,

我从来没有告诉过我妈妈,

我胆子这么大的原因,

是因为我知道无论我去哪里,

都有人在等我。

无论是二年级的时候去老师家玩,

还是五年级的时候去老师的学校玩,

她们都在终点等我。

当年我爸爸妈妈和外婆来送我上大学的时候,

我一个人从杭州乘着大巴回绍兴,

到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但我也不曾感到害怕。

因为有好心的学长

在校门口接我送我到寝室门口。

到寝室还有一寝室的小伙伴们在等我。

从绍兴回家的时候,

为了能多和家人呆一会儿总是定的晚上的票。

到家的时候也总是天黑时分,

有时候运气好能遇上公交车满员,

有时候就只有我和公交车司机,

飞驰在漆黑的夜里。

我也不曾感到过害怕,

因为我知道他们在等我。

总有人在等我,总有人还为我亮着一盏灯。

恐慌

而昨天,没人在等我。

也没人在为我亮灯。

我感到满室孤寂,

为了驱走黑暗而开的所有灯光,

反而让我的恐慌无处可遁。

我试图用劳动来代替胡思乱想。

可是当我看见隔壁邻居的浴室还亮着的灯时,

心里好像有了那么一丝慰藉,

但当我看清楚以后,

才发现那是我和厨房在人家窗户上的倒影,

惨白的样子吓得我差点丢掉手里在洗的碗。

我试图把小鱼干放进房间和我一起睡,

可是小鱼干拒绝了舒适的空调间,

回到了有猫砂盆的客厅。

我试图用游戏来刺激自己,

结果是一次又一次心烦气躁的无法过关。

我终于用尽了所有方法。

我终于躺进了被窝,

我在被窝里瑟瑟发抖。

战胜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

我不知道自己睡意大概是恐慌的最强敌手。

早上醒来还朦胧的时候,

我还能记得我梦中的内容。

有人在夸我:

你是我见过学的最快的人了。

慌乱的梳洗完毕。

关掉所有的灯。

室内顷刻变得黑暗。

关门走的前一刻,

我看着小鱼干,看着满室黑暗,

跟自己说,

今天晚上回家有小鱼干在等我,

还有你自己

也在等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感恩今天早上准时赶得上动车票! 感恩我同学热情款待!再一次来到了龙岩古田! 感恩金钱宝宝的流动,可以吃到美食! 刚...
    张玉球阅读 64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