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兵 第二话

原创


        北丘漪有些忐忑地走上擂台,南叶炎瞪着她,咄咄逼人。阿肥看到对方的妖兽是一只狰,毛都炸了起来。

        “祝融真火!”南叶炎发起了进攻,北丘漪还没有反应过来,火系的阿肥就跳了起来,“颠倒阴阳!”它把火全都吸进了肚子,“小漪,准备烧水!”

        “哈?”小岚看懵了。

        “淘浪!”小漪释放出法术,阿肥也一并吐出了火焰,霎时,沸腾的开水朝南叶炎冲过去。“天火球!”唰!火与水交融,大团的白雾弥漫开来,什么都看不到了。“呜啊!”雾里穿来一声喊叫,小岚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幽班冥也仔细朝雾中看去。是小漪!嘴在流血,显然是被南叶炎偷袭了。

        “好弱啊北丘的小子。”南叶炎一脸轻蔑地看着地上的北丘漪。

        “没有了宗系就菜成这样了吗?”

        “不过如果你们再强一点,你们的宗系就不会被灭族了。”

        “小漪!他只是想扰乱你!别听!”小岚在擂台下喊着。

        “是朋友吗……”幽班冥心里想。

        “你说什么?!”北丘漪站起来,眼神异常凶狠。

        “我说什么?北丘宗系已经没了!这是事实!因为你们软弱!”

        “我希望你不要为你所说的话后悔……”北丘漪压低声音说,“宗系秘术!水生万物!”突然,倾盆大雨从天而降,脚下的土地裂开来,地下水喷涌而出,远处传来了海的声音,南叶炎看到了令他惊恐的一幕: 从天而降的海浪化为蛟龙,直扑自己。

        怎么可能!这是……北丘宗系独传的秘术,不传支系,难道……这小子是那次惨剧后北丘宗系的幸存者?!这不可能!幽班冥难以置信,南叶炎此时也有同样的想法。

        自然界中所有的水分都凝聚起来,朝南叶炎呼啸而去。“水之刃!”水柱的速度突然加快,水流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一条极薄的刀刃以惊人的速度砍向对手。

        “化水为刃,柔中带刚……”幽班冥眯着眼睛喃喃自语。“火龙球!”南叶炎慌了,水刃触到火龙球的瞬间,火焰被劈开了,顿时烟雾缭绕,北丘漪剑已出销,冲进雾中,南叶炎倒在地上,被浇了一身水,火系法术的力量大幅下降,就看见北丘漪双手执剑冲了过来,显然是要置自己于死地,“糟了!”玄安策喊道,幽班冥反应过来,“幽班盾!”紫色的光盾横挡在北丘漪和南叶炎中间,北丘漪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她不能容忍任何人在她面前诋毁自己的家族,已逝的家族。

        “咔……咔咔……”剑锋砍在光盾上,几道裂纹从中间朝四周蔓延开。“什么!!”幽班冥有些诧异,虽然是一个低级别的防御术,但也不至于被一刀斩吧。光盾碎了,幽班冥和其他几个练兵师跃上擂台,拉住了北丘漪,剑锋离南叶炎的眉心之有不到一拳远。“已经结束了,你赢了。”幽班冥把她拽到一边。南叶炎有些失神地走下擂台,北丘漪收起剑,朝南叶炎的方向啐了一口。

        接下来,小岚也顺利打败了对手,随着时间的流逝,人越来越少了,最后只剩下十来个人留下来,他们是最后会加入妖兵部队的妖兵战士。玄安策和其他老师带着自己心仪的学生走了,幽班冥走向上铃岚,北丘漪和普净:“。”他又转向北丘漪:“失礼了,我想问一下,你是北丘宗系的后人吗?”北丘漪怔了一下,突然想起岩爷爷叮咛她的话:不要随便告诉别人自己是北丘宗系的幸存者。“不是,我只是北丘支系的。”北丘漪有些冷淡地回答道。“是吗……失礼了,你们晚些时候就可以过来报道了。”说完,他就走了。

      北丘漪是北丘宗系族人的事情,上铃岚是除了北丘支系以外唯一知情的人,当年华夏大陆最残暴的极端暗杀组织——雾栖,席卷轩辕国时,北方的北丘宗系遭到了入侵,所有人都被无情的杀害了,北丘漪因为被打晕了过去,逃过了一劫。上铃岚还记得那天晚上,轩辕国的大将军抱着昏迷的北丘漪,在北丘支系府邸的门口说些什么,然后北丘漪似乎被一个老爷爷抱了进去,接着大将军就走了。第二天,她就和这个有些怕生的孩子交上了朋友,并一直帮她保守着秘密。

       

        “呐,这些衣服带着,头绳,还有这个,今天刚蒸的包子,拿着,记得给小岚一个啊……”姐姐北丘芸在门口帮她打点衣服,又千叮咛万嘱咐,才和小漪告别。“害,这孩子,还真是长大了。”北丘林说道,“不过她这么想去军队里,还挺舍不得的。”

        北寅正院。“啊,都到了,北丘漪,上铃岚,普净。说说看,你们为什么想加入妖兵部队。”幽班冥靠在银杏树旁,问道。

        “成为一名真正的武僧,渡天下善恶,弘扬佛法。”普净首先说道,“嗯,很好的初衷。你呢?”

        “想成为用纸符战斗的妖兵术士,历练自己变的更强。我希望以后在成为术士的同时成为妖兵部队的占卦师。”上铃岚说,“不错,不过占卦师的话,要看你以后是在哪个将军的军队里了。”

        “我呀,我以后一定要成为大轩辕国的白羽将军,令三军生畏,惩恶扬善。”北丘漪想也没想的就脱口而出,幽班冥有点想笑,问她:“为什么想做白羽将军?”北丘漪想了想说:“因为白羽将军可是契约了东方白泽的人,我哥哥说他战无不胜,四方将军里没有能比过他的,比他的哥哥,轩辕国的大将军还厉害。”幽班冥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喂,你笑什么?”小漪有些迷惑,“啊,对了,我还没有告诉你们我的名字吧,我叫幽班冥。”大家一下子仿佛全都石化了,“啊啊啊,您就是白羽将军啊!”普净很是激动。北丘漪显的特别尴尬,“你这个想法不错啊,不过做将军可是很累的。”啊,在现任的白羽将军面前说自己想做白羽将军,我在干什么啊……小漪现在好崩溃,“好了,你们的宿舍是最东边的那排房子,就在对面,今天看在是新兵的份上,你们下午就做一些简单的训练就行,”

        “是什么样的训练啊?”小岚问,

        “啊,只是跑步。”幽班冥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早就听说过白羽将军的威名,没想到竟然成为了我们的老师,太兴奋啦!”

        “是啊,看上去也很好说话的样子呢。”

        “呃,很好说话吗?我哥哥就在他的部队里当左将军,说他虽然与士兵同甘共苦,但是非常严厉,不容丝毫的错误。”小漪有些怀疑地说。

        “好像是,听说他每一次出征,敌军的使者全部都被他斩首了。”普净附和道。

        幽班冥并没有走多远,自然是听到了,他有些无语,但也没有说什么,径直朝房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