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脸红的女孩子

窗外的远端,有一个太阳,它羞赧地蹲在云朵的后面,把红色的光辉撒向,笼罩在雾霾中间的、钢筋水泥的建筑群。整个世界一下都被羞红了,于是,我面前这个女孩子,她的脸蛋儿也是红的。

“脸会红的女孩子?”,我心里首先就发出了这样的疑问。为了证明,她的脸是被太阳光给照红的,所以,我把窗帘给拉了下来。结果,她的脸还是红的,这让我惊讶了。正是因为这样,我就开始格外地注意她了。

她的头低着,脸是红的,脑袋后面有一条乖顺的马尾辫。啊,马尾辫,还是黑色的马尾辫,这年头更不常见了啊。就在刚才,进来好多女孩子,她们可都是顶着五颜六色的、各式各样的头发进来面试的啊!

继续向下打量,土,我只能用这个字来形容她了。黑皮的外套,白色的打底衫,如果不看她的脸,我完全分辨不出来,她是女孩子了。因为她的衣服太宽大了,根本就看不到,象征她是女性的、乳房的轮廓。

我摇了摇头,又想起来,之前进来那些女孩子,不用看了,光是她们进来,那股不要钱的香水味,就已经证明了她们的性别。就更别说深邃的乳沟,还有嗲嗲的口气了。

我摇了摇头,“请问你带简历了吗?”

“有,有……”,她从侧面土黄的背包里拿出几张纸,然后她终于抬起了头,把晃动的简历递给了我。接着这个机会,我开始打量起她来。

她的脸比刚才还要红,可是她的嘴唇有点发白,五官端正,我怀疑她都没有化妆。她的眼睛很大,可是眼神传出的情绪却是很太复杂的,那是不安的、恐惧的、又有点渴望的……太多,太多了,多到我没有办法去形容。还没等我揣摩透她眼睛里传达出的情绪,她的头就又低下了。

我咂了一下嘴,开始阅读她的简历,毕竟这个岗位很重要,所以才由我亲自来面试,倒不是我不相信人事部门那群人,只是这个岗位太重要了,容不得半点差池。

当我看到纸上,她名字的时候,差点就给笑出来。我只好佯装咳嗽了一声,才给掩饰了过去。心里却还是一遍又遍重复着,“张翠花,哈哈,土啊……”

后来简历上的内容,一下子就把我给震撼住了,面前这个女孩子的简历太完美了,完美到我快跳起来,她正是我需要的人啊。我猛地抬起头,而那个女孩子猛地一下就又低下头。

“哎!”,我在心底发出一声感叹,这么好的条件,怎么会在这样一个女孩子身上呢?这太不符合逻辑了啊,要是之前那些光彩照人的女孩子有她一半的条件,我都会录用了啊!

说实话,我公司这个职位,并不需要外在的东西,可是,面前这个会脸红的、土里土气的女孩子,我实在没有办法录用她啊。

“对不起,小姐,我想您不适合这个职位……”,我的话还没说完,她就抬起来头,这次她眼睛要表达的情绪只剩下一种了,失望。

她的脸还是很红,她的嘴还是很白,最后她深呼吸了几口气,“您,您能告诉我原因吗?”

我向后一靠,抬头看着天花板,我也深呼吸了几下,然后,我的脸就热了起来。最后,我直起身,眼睛盯着面前的女孩子,一字一顿地说,“我觉得,你应该有更好的职位……”

当我和想张翠花结婚的时候,有很多朋友都问我,从那里找到这么好的一个姑娘,我说,“毕竟,脸红的女孩子不多了……”

有了这样的贤内助,我放心地又开了一家分公司,公司上上下的事务,我都交给我的老婆去打点。果然我的眼光太好了,分公司被她打点得井井有条,业绩也很好。于是,我们计划再开第三家公司。于是,这次找负责人的重任,我就全全交给我的老婆去负责,我相信她一定能办好……

可是,有将近半个月的时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因为这样,我老婆烦躁了,中午的时候给我打了电话,一通抱怨。于是,我决定下午去她那里,看看能不能帮帮她的忙。

由于路上堵车,我到老婆公司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出了电梯,我就加快了脚步,然后就撞上了一个女孩子,她“啊”了一声,手里的文件就掉了一地。

“对不起,对不起……”,我倒着歉蹲了下去,去拾地上散落的纸,那个女孩子也蹲了下来。那一刻,我精神有点恍惚了,因为我看到红红的脸、黑色的马尾辫、还有土里土气的衣服,这一切都和几年前我老婆的模样一般不二啊……

很快,我们都站了起来,“对不起”,说着我把文件给了她,她低着头,红着脸说了一句,“嗯”就走了。我回头,看着她低着头等电梯的样子,久久地不能动弹,直到她进了电梯我才回过神来,向前,推门,打招呼……

我一边翻看着一张简历,一边听着老婆的抱怨,突然,一份完美的简历出现在我的眼前。我笑了,然后把简历递给老婆,“你啊,是不是挑花眼了啊,这个姑娘就很不错啊?”

老婆接过去,只看了一眼,就把又给我扔了回来,“条件是不错,但是她太那个了啊?”

“那个?”

“又土,又害羞,动不动就脸红……”

我看着,面前的老婆,她的头发已经成了红色,她的乳房已经呼之欲出了,厚厚的化妆品已经把她的脸抹得很白很白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