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戏与爷爷

地戏,是在中国西南部贵州省的许多地方广为流传,较集中于安顺一带的一类古老戏种。而我的家乡,就是贵州安顺。

我的爷爷,外公都会跳地戏,小时候每到春节过后,爷爷都会被镇上的戏班子请到镇上去跳戏。我还记得他的角色是薛仁贵,身上背着彩色战旗,头上蒙着黑纱布,额头戴着红色面具,脚上穿着青色布鞋。嘴上咿咿呀呀的念念有词,儿时的我是听不懂的,只喜欢看着老爷子拿着方天画戟随着打响的战鼓比比划划的样子。爷爷很爱跳地戏,每逢过节有人请他跳地戏的时候,不管地里活有多忙,他都很乐意参与,在那个时候的农村,大家没有什么娱乐活动,闲暇之余,这到也是一个很好的消遣方式。我记得那时候只要能扮演英雄,他就无比开心,常常抱着我到镇上看他们的演出,演出结束后吃大锅饭(所谓的大锅饭就是每逢节日,各村各寨的人都会出分子钱当做演出的演员的酒水钱)知足常乐者,大概说的就是那样吧。爷爷一生过得清贫节约,听村里的老人们说过,我们家祖上曾是地主,后来解放斗地主时期,家产全部被没收,祖奶奶还受了刑,家里就变得一贫如洗了。那是一个发了疯的年代,至今我还是不能够理解,其实并非所有的地主都是剥削穷苦人民贪婪而得来的财富,把别人辛辛苦苦积攒一辈子的财产分给众人,还要扣上各种罪名,真的是令人匪夷所思。我听村里的老人说过,祖奶奶和祖爷爷曾经连去赶集都舍不得穿布鞋走泥土路,而是穿草鞋走完山路后到集市上才换上布鞋体面的赶集。回来又换上草鞋继续干活,省吃俭用才买了些地,而一句斗地主就让别人一辈子的辛苦付诸东流。这是不合理不公平的。不过站在统治者的角度来说,打豪申,分土地,才能让更多的人跟着打天下,不管在哪个时代穷人永远占据大多数。而让他们跟着走的原因,不仅仅是要有信仰,还要有好处。

祖爷爷很早就去世了,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当做国民党保长的祖爷爷听说是被仇人枪杀的,祖爷爷走的时候只有大爷爷在他身边,大爷爷是爷爷的哥哥,听爷爷讲述,仇人追来的时候,祖爷爷自己知道躲不过了,把大爷爷放在草垛里面,直到祖爷爷死后,他才哭着喊着爬了出来。祖奶奶一人辛辛苦苦拉扯大他们兄弟两人后也驾鹤西去了。小的时候我觉得爷爷很抠门,在他的眼里,一个破水瓶,一张废报纸都是稀罕物,吃得清汤寡水,甚至连油水都舍不得多放一勺。你说他是穷吗,不是,他身上是有钱的,也很有生意头脑,在农闲之于他会买打面机做面条卖,在农忙插秧的时候,他会买抽水机来帮村里的人抽水赚取外快。所以估计他不是没钱,而且从小就过怕了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拮据惯了吧。虽然在生活上他对自己很吝啬,但对于子女的教育上他一向很舍得花钱,在那个时代的贵州山区,很多家庭的小孩都是上到小学就回家干农活了,而我的姑姑和爸爸都是他们能上到什么层度,他就付学费到什么层度,一点也没有含糊过。其实我很喜欢爷爷那一辈人的心态,无欲无求,烦恼的大多是农田里庄稼和家里猫猫狗狗,亲戚们来来往往的那些琐事。没太大的大追求,也没有太多的野心,邻里之间也没有太多的算计。真有点大同社会的意味(因为大家都差不多穷)

等我慢慢的长大了,也离开了家乡跟着父母来到城里上学,也就渐渐的很长时间不回去了,一来是没有时间,二来事觉得那里是一个没太多有趣的地方。时间一年一年的过去了,到了高三暑假那年,听闻他病重,我们一家带着行李赶回老家,他已经变得很瘦很瘦了,我拿手摸摸他的腿,手,竟一点肉都没有了,干巴巴的,像是门外那棵已经干枯了的树,爸爸知道那是不行了,给家里所以亲戚都打了电话,几个姑姑都从外地赶了回来。守在他的床边哭,子欲养而亲不在,大概说的就是这个吧,到临了才跑回来尽孝道的人们,这时候回来又有什么用呢,外面的花花世界太容易迷惑人的眼睛,孩子长大后各自有了自己的家庭。有了自己的孩子,丈夫,妻子。曾经的一家人分成了好几个家庭。都在为自己的工作,学业,孩子,忙碌着,有谁会想着多抽时间回家看看呢?人在临了的样子真的很可怜,眼泪婆婆,留恋世间,有谁会想到当初那个拿着方天画戟,背着战旗咦咦呀呀唱薛仁贵的人会变成这样呢?真是让人心痛,我心痛的不仅是他的离去,因为生老病死本是人间常态,我心痛的他是一辈子都没过上多好的日子,或许在他看来他是幸福的,能干农活填饱肚子,能养些鸡鸭卖些零花钱。可是一个老人在得了肺病后不去大医院治疗,而找些土方自己在家里治,而他的这些所谓孝顺的儿女们居然还以为他只是肺部出现了一点小毛病,真是蛮可悲可叹的

在中国的农村,难道这种现象不是一种常态吗?就拿我家乡的那个村子来说吧,村里现在很少有年轻人待在家里,剩下的都只是一些七八十岁的老人,他们养着些鸡鸭,有的甚至还去采药材换钱,而他们的儿女们的,一个个都去所谓的城里追求更好的生活。我不是在这里批判为了理想为了未来而努力的年轻人们,而只是想表达在追求理想之于,我们是不是可以多抽出时间常回家看看,多花些精力去留意留意他们的生活。或者等到我们稳定之后接他们去自己所打拼的地方安享晚年。或许在这里,会有些朋友反驳我,我的父母他们在农村待惯了,他们不喜欢城里的生活,我也想对他们尽孝道的,只是我的父母他们死活不来我住的地方,所以我没有办法。或许你们的说法是对的,因为生活差异的不同确实会存在很多困难的问题。刚刚出去打拼的人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条件来解决这些问题。可是我们可不可以这样,即使生活上没有条件也可以做到多打几个问候问候他们,多打几个电话询问询问周围的邻居他们的状况(中国父母的常态,报喜不报忧)。知道他们生病了,有困难了的时候不管身在哪里都回家看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就个人而言,自律是个人的规矩;就家庭而言,家规是一家的规矩;就一个公司而言,公司制度是管理规矩;就一支军队而...
    十年一井阅读 185评论 0 0
  • 她是一位梦想大帝,这一路巨大的蜕变,都是因为有梦想相伴,信念支撑。所以她心中最大的梦想就是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像...
    power女神阅读 243评论 3 2
  • 李喆上传这张网络热议图片时,它从我的眼球输入大脑,反射出来的认知跟绝大多数人一样:它们中的一只即将被主人载去...
    胡岱阅读 146评论 3 0
  • 早晨醒来后,古城一片肃静,与晚间的灯红酒绿,交错笙歌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们在美团订了古城的一家客栈,到店后发现房间...
    优优和吖吖阅读 80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