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二般青年餐厅》

了缘大师在九鼎新材的股票上赚到了很多钱,对二般青年餐厅项目没有以前那么热心了,因为在同学中的众筹已经完成,大师不好意思对张家伟说自己不想干了,于是,他做了一个迂回,对张家伟说,

“我们俩兼职做二般青年餐厅还是有很多困难的,我觉得我们必须多拉几个人进来一起经营,班长秦家大娘,她家本来就是做餐饮的,熟门熟路,而且她在我们同学群里有威信,财务交给她管,同学们都放心。最好再把南蛮蚊子也拉进来,她虽然没有方小梅会做,但她很会吃,可以请她给我们二般青年餐厅做厨房总监。”

现在对二般青年餐厅最上心的只剩下张家伟自己了,张家伟听出了了缘大师的话外音,但他有他的执念,况且了缘大师的提议也不是没有道理,对于他们二个餐饮业的生手,的确需要找到合适的人组成一个经营团队,这件事情才有可能成功,

“你说的对,拉南蛮蚊子进来,应该问题不大,关键是秦家大娘,我再想想办法,你也帮我敲敲边鼓。”

转天,张家伟开始在群里启动了一个养老话题,

“昨天看了一部电影:《喜丧》,让我不得不考虑自己的养老问题。生活能自理的时候,一个人生活一点问题都没有,但生活不能自理后怎么办,依靠孩子养老,一是不靠谱,二是不忍心,那时候你都80多岁了,孩子也有60岁,都是老人,有的孩子身体情况还不如你,我奶奶今年95岁,身体硬朗,还在到处旅游,我的父母却已经不在了,这种情况下,让孩子伺候你,你哪能忍心啊。我想最好的养老是住进养老院靠社会养老。我们不是富豪阶层,能住的养老院一般伙食都不好,老朋友也不一定有,可以想象晚景一定很凄凉。所以当了缘大师说想做自己的养老院时,我是坚决赞成的,在自己当股东的养老院里,吃什么由自己,玩什么有朋友,这才是夕阳无限好,越活越想活的生活,我们住在这样的养老院里也让孩子放心。想有一个有尊严的晚年还是提早规划的好,真的!”

“养老以后的确是大问题,据国内权威机构统计:1980年时,中国人口的平均寿命仅为66.52岁,2018年,中国人口平均寿命达到76.34岁,预计到2040年,全国平均寿命将达81.9岁。”

秦家大娘接着张家伟的话题在群里发言道。这让张家伟很高兴,顺着秦家大娘的话继续说,

“我们这一代有兄弟姐妹,可以共同分担父母的养老,还能过,不算被爹坑吧,我们的爹娘是多生几个来解决他们的养老问题,可我们下一代都是独生子女,我们是被计划生育的一代,现在放开二胎,却生不了了,只能把所有的精力财力豪赌在独生子女身上,孩子的压力也山大。”

“@阿兰德龙,赞同你的观点。”

“我们的孩子本来压力就大,养老的问题还是自己想着解决,规划自己的老年生活可以提到议事日程上了,我想去住养老院,但最好是自己开的养老院,梦想有点大。”

张家伟在话末给了一个呲牙干笑的表情,末了提议道,

“大家一起养老怎么样?”

“这个提议倒是可以考虑,你是医生,以后我们可以一起养老。”

秦家大娘在话末发了一个灿烂的笑脸。

“@秦家大娘 那就先加入我们二般青年餐厅吧,我们先从餐饮做起,做好了,再众筹一起开二般青年养老酒店,一起在酒店养老。现在二般青年餐厅就差你加入了,你不用出任何钱,你的那一份我愿意垫付,只要你来,我们二般青年餐厅就OK了。”

张家伟赶着秦家大娘的话头,趁热打铁地发出邀请。

“是啊,@秦家大娘就差你了,你不用担心,我们不用你具体干什么,你只要做一个出纳,替同学们管账就可以了,有你来管账,同学们都放心。”了缘大师适时地帮腔道。

“不是我不愿意加入,我还是觉得我们兼职做餐饮做不好,最后让大家赔了钱,就不好意思了。”

秦家大娘第一次在公开场合松了口。

“@秦家大娘 你不用担心钱的事情,赔钱也是赔我张家伟的,如果二般青年餐厅开了一年还亏损,我就收手不干了,最多也就赔21万,我还负担得起。”

“@秦家大娘 你不在我们股票理财群,最近大师带我们大赚了一笔钱,3600,毛毛雨,我们都赔得起。”

这时候,水上漂江大川也露头替张家伟说项道。

“原来同学们一夜之间都变成有钱人了,都不怕二般青年餐厅赔你们的钱,那我也不好再推辞了,我同意加入二般青年餐厅的运营,但我只替你们管账,其他的我没有精力参与,你们答应我这一条,我就加入。”

“没问题,”

“没问题,”

张家伟和了缘大师一口答应下来,终于把群里最靠谱的秦家大娘拉了进来,接下来,张家伟私信联系了南蛮蚊子,

“蚊子,你这吃货,过来当我们的厨房总监吧。”

“我在上海,怎么当你们的厨房总监啊?”

“我又不是真让你下厨房,你给二般青年餐厅定一个菜谱,然后告诉我们大致怎么可以做出来,做出来后大致是什么味道,这些事情,你在你家就可以帮我们研究,不用专门回来一趟,就这样定,你现在是我们二般青年餐厅的厨房总监了。”

张家伟没有给南蛮蚊子考虑一下的机会,二话不说把她硬是拉了进来,至此,四人核心经营团队加上一群吃瓜群众,二般青年餐厅距离真正开张越来越近了。

“张家伟,法院传票,请你签收。”

张家伟近来一直和了缘大师忙着找开店的地方,很长时间没有去看望小梅的爸爸妈妈了,没想到快递小哥送来了一张法院传票,一看是岳父岳母向法院提出申请要求继承女儿方小梅名下的部分遗产。张家伟从快递小哥手里接过法院传票,头大了,岳父岳母这是唱的哪出戏啊,家里的事情在家里解决,有必要闹到法院吗?这一定是小梅那个让人不省心的妹妹方小竹在中间撺掇的,方小竹好吃懒做惯了,嫁了人也不好好过日子,三年前离婚了,搬回父母家住。岳父岳母家就小梅和小竹二姊妹,他们平时的生活都是作为老大的小梅隔三差五回家照管着,现在小梅不在了,本就应该她方小竹来管,估计是岳父岳母耳根子软,才弄出这么一桩让他张家伟难堪的事情。

“爸,妈,你们有什么事情不可以直接和我说,弄到法院去干什么啊?”

当天晚上,张家伟下班后就拿着法院的传票去了岳父岳母家。

“我听蒋雯雯说你准备投资21万开餐馆,你一个医生,做过生意吗,这不是拿着我姐的钱打水漂吗?”

岳父岳母没有开口,一旁的方小竹先发难了。

“什么叫我拿着你姐的钱打水漂啊,开二般青年餐厅是小梅生前的夙愿,我是帮着她完成未了的心愿,再说即使我拿了你姐的钱,和你方小竹有什么关系,你赖在家里啃老,我管不着,但我的事情也轮不着你来说三道四的,这餐厅,我还开定了。”

张家伟过去看不惯这个小姨子,现在小梅都不在了,更不会给方小竹什么好脸色。

“我姐意外去世,肇事方是不是给赔了200万,我是没有权力对你家的事情说三道四,但我爸我妈有这个权力,我去找律师问过了,你最少需要拿出50万给我爸我妈,你别想一个人独吞。”

方小竹是有备而来,毫不示弱地顶了回去。张家伟是法盲,对分配妻子遗产的法律规定完全不知道,一时语塞,转头和岳父岳母说道,

“你们觉得小梅走了,我就不管你们了吗?爸,妈,你们放心,你们是莹莹的外公外婆,我看在莹莹的份上也会管你们的,你们想要钱,多少,我都会给,但我现在把钱给你,转头就会被方小竹骗了去,你们觉得方小竹拿了你们的钱,真的会管你们吗?她连自己都管不了,这么大的人还赖在家里啃老,最后还不是我来管你们,这事情,你们想好,小梅遗产该给你们的钱,我一分不少地都会给你们的,但我觉得你们把钱存在我这里,比让方小竹拿着靠谱。”

“你说什么?张家伟,你放屁,我是我爸我妈亲生的,我会不管我爸妈?倒是你,我姐去世了,赶明儿你就会再找一个,你才是外人呢,靠你一个外人给他们养老,你是骗子,还是我是骗子?张家伟,你嘴巴放干净点。”

方小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说到最后,情绪激动得起身准备去打张家伟,被坐在身旁的岳母拉住。

“算了,今天这理没法说,你们爱打官司就打官司,我也不怕丢人。”

张家伟说着就起身告辞了。回到家,胸中憋闷,给南蛮蚊子发了一个私信,

“我说蚊子,你没事和方小竹说什么我们开餐馆的事情干嘛,方小竹现在撺掇着小梅爸妈和我打官司呢,我对遗产法一点都不懂,你看我应该怎么办?”

没一会儿,蒋雯雯就上线给张家伟回了话,

“对不起啊,我也是无意间和方小竹提了一句,没想到给你惹出这么大的麻烦,我对遗产继承法有点了解,理论上,小梅的遗产有权力继承的应该是作为配偶的你,小梅的女儿莹莹,还有小梅健在的父母,你岳父岳母至少有四分之一的继承权,我想你还是痛快地给他们算了,方小竹再怎么说都是小梅的亲妹妹,现在离婚在家啃老,也是你岳父岳母自己愿意的,如果小梅在世,怎么说都会帮小竹一把的,这是她们姊妹的情分,你就当替小梅给她妹妹50万吧,你自己以后也落一个清净,再说莹莹马上就高考了,矛盾闹大了,传到孩子耳朵里,影响孩子学习,你就因小失大了。”

听蒋雯雯这样说,张家伟才有点想通,

“算了,我听你的,我想你应该不会有意害我。”

第二天,张家伟去了法院民事庭,要求庭外和解,当场转给方小竹50万,算是把这件烦心事给了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了缘大师的众筹计划发到群里,应者了了,张家伟一看没戏,也有些尴尬,但再回头看看了缘大师的策划书,挺好的啊,在书面上...
    经济的草根阅读 157评论 2 7
  • 张家伟把脑外科门诊部的工作想错了,他原本以为就是不做手术了,每天还是有很多病人需要他看的,其实,一般医院门诊最忙的...
    经济的草根阅读 272评论 2 11
  • 张家伟回家一个人无聊,开始经常上微信,他给自己弄了一个电影《佐罗》中演员阿兰德龙的头像,因为他觉得阿兰德龙和他一样...
    经济的草根阅读 223评论 1 13
  • 张家伟因为刚接手公司,当了总经理,虽说有方小梅掌舵,大方向不用他操心,但公司是做销售的,各种具体事务很多,迎来送往...
    经济的草根阅读 42评论 0 1
  • 张家伟从北京回来后不久,就遇到了一件让他尴尬的事情。那天,他开车回泰兴看望父母,当天晚上没有回苏州,第二天早上,张...
    经济的草根阅读 57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