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猜-灯谜(下)

    还没等慕容雪出手,拿谜底的小哥双膝着地,跪在了慕容雪面前。

  “拿来”和之前一样冰冷的声音。

  “来人,快来人。”跪地的小哥喊道,虽然对面是个俊美少年,但重点是跪着的。

  从四面来了七八个壮汉,将慕容雪与叶惢围住,叶惢的确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被吓了一跳。

  慕容雪轻轻拍了拍叶惢的手,叶惢微微放心。

  “把他俩给我抓住”跪地小哥站起身。

  这七八个壮汉就要上前按住叶惢与慕容雪,叶惢与慕容雪两人双手都被占用着,以慕容雪的武功对付这几个没有武功只有蛮力的人,是轻而一举的事。可是身边有叶惢,慕容雪怕伤到叶惢,不然没等跪地小哥起来,就动手了。

  

  没等这七八个壮汉动手,叶惢一脚把跪地小哥踹入河里,谁让他跪的位置不对呢。按理说,叶惢是踹不动跪地小哥的,毕竟这跪地小哥看起来还有点功夫,就这样轻而一举被叶惢踹入河里,确实有点不可思议。

  “救命呀,救我。”跪地小哥原来是个旱鸭子呀,这南方的一般都会点水性,要不然叶惢也不敢拿人命开玩笑。

  “快救我”七八个壮汉傻了眼,不知道该做什么,站在河边的三人不知被什么也拉入了河里,其中一个也不懂水性。这时在岸上的四五人更是不知所以然。是下水还是在岸上,如果下水这正月里水得多凉,不下水回去不知会怎样被训斥,最重要的是这个公子出了问题回去该怎样交待。就算都没事,可是这两个小公子该怎么办。

  

  眼一闭,嘴一抿。四五人没有商量同时“扑通”跳进河里。

  “走”。慕容雪给叶惢使了个眼色,同时向河的对岸瞧了眼,对岸的柳树阴影后像是有一人。今日之事有点蹊跷,慕容雪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惹到她,她才不管呢。

  “不管他们了,不会出人命吧。”叶惢被慕容雪拉着,现在有点后怕。

  “不会,这里的水不到胸。”慕容雪清冷的说道。

  “啊”叶惢瞪大一双晶莹的眼睛,往河里看了一眼,刚好看到有几人站来了起来。

  “这水不深,不深。”跪地小哥一听,站起来发现,刚好到腰。

  “谁让你们都下来的,给我追。”这时发现岸边挤满看热闹的人,脸微微发烫。

  等这几人出来,慕容雪与叶惢早已没有踪影。

  

  “哈哈,笑死了,这几人怎么这么菜。”叶惢跑着笑着,差点差气。

  “这种人看着强势,其实只是仗势欺人罢了,你刚刚的力气不小。”慕容雪抬头看了看叶惢没什么异常,放下心来。

  “是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大力气。”叶惢抱着谜底气喘吁吁。

  “他们在那儿。”前面慕容雨与叶林早已在刚刚分开的地方等侯。

  “你们怎么这么慢。”慕容雨早就等着不耐烦了。

  “我们遇到了一点小插曲,呵呵。”叶惢还是忍不住笑。

  “你别笑了,我们把所有的谜语全拿来了,赶紧猜。”叶林还是觉得正事要紧。

  

  两人早就准备好了纸笔墨,摆好了桌椅。

  叶惢将谜底纸放在桌子上,慕容雨整理谜底纸,慕容雪的谜牌也放在桌子的旁边,叶林整理谜牌。

  “你们知不知道,南城的灯谜牌被人全拿走了,不知是谁家。”旁边有人从南城过来。

  “有这事,一般都会有几个比较难的剩到最后,无人能猜到。”一人又说。

  “从北城往这,也被人全拿走了,听说还是两少年,模样长的都不错。”另一从北城方向来的人。

  

  “你看,这里有人写谜底。”一句话吸引来了很多人,纷纷围观叶惢四人及一张桌子。

  “你看,这里谜牌很多。”

  叶惢才顾不上管围来的这些人,她要忙着尽快写出谜底。

  “这不是叶家的小书童吗,他的医术了得,我有一舅老爷病的都快死了,就是这位小神医救回来的。当时还是我赔着去的呢。”人群中有一人认出了叶惢。

  “原来是叶家的小神医呀,我有个邻居的女儿病的路都走不成了,抬着进的叶家医馆,竖着走出来的,你说神不神,也难怪人家拿了这么多谜牌。”

  ……

  “就在这里,就是他俩,刚刚推我下水的。”跪地小哥从河里爬了出来,将近十人全身湿漉漉,个个都像落汤鸡。

  

  叶惢依然没有被这些人打扰,继续写谜底,她已经把慕容雨带来的写完。

  接下来是叶林带来的。

  “哥,把你的拿来。”叶惢写了一半谜底,累了,伸了个懒腰。发现,怎么这么多人围过来。

  “好”叶林把另一半谜牌頒了上来。“你写你的,不用管他们。”

  叶惢像之前一样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继续写谜底。

  

  “今天,一定不会放过你们。”跪地小哥吆喝了一声,没人理他。被无视的感觉也不好受。

  因桌子被人群围住,跪地小哥,虽然看到慕容雪两人,但是也很难挤进去。

  用他湿漉漉的手扒拉开人群,“让开,让开”

  “你们这些人全湿了,往里挤什么,谜底是宣纸,是沾不得湿气的。”站在桌旁边的一人看不过去。

  “走开,走开……”人们扭不过这几个无赖,只得纷纷让开。

  叶惢依然写着谜底,叶林、慕容雪、慕容雨早就看到这几个无赖过来,为叶惢保驾护航。

  八、十个人把叶惢四人及小桌又围了起来。

  “你,刚刚冲撞了我,竟敢把我扔进水里,我绝不放过……。”跪地小哥指着叶惢,衣袖上的水下一刻就要滴到叶惢刚写好的谜底上。

  叶林用袖子加了点内力,将水滴扇向跪地小哥张着的嘴里,一不小心又咽了进去。剩下的字也一块咽下。

  “你们真是岂有此理,给我上。”跪地小哥更是生气,双手举起摆了一下。几人同时上来。

  “你们才真是岂有此理,敢来这里找茬,活着不耐烦了。”慕容雨早就忍不住了。

  “这是慕容公子呀。”跪地小哥是认得慕容雨的。这慕容雨在亢城混的也是风声水起,慕容雨不像其他公子哥那么纨绔、无礼。慕容雨在这群公子哥群里人品算是好的,人们都会给慕容家面子,也没人敢把他怎样。慕容雨又经常出来玩,所以很多人都认识他。

  

  “您怎么在这呢?”三百六十度语气表情大转弯。

  “我怎么就不能在这了,你来这干什么。”慕容雨扬起头颅,俯视着这个跪地小哥。

  “我一定来错地方了,这一定是个误会、误会。”跪地小哥点头哈腰的回答。

  “什么是误会,你把这些人都吓走,跑到我这里来,就是误会?你说我的人冲撞了你,把你扔到河里,是误会?你绝对不放过我们,是误会?”慕容雨才不会这么轻意的放过他们。在叶惢面前总得长点脸。他要把架子做足,这些人平常他从不放在眼里的,才赖得理他们。

  “误会、误会,都是个误会。”跪地小哥腰弯的更很,头点的更勤。

  “是谁把你推下水的。”慕容雨不依不饶的问。

  “是我们自己,是我们自己不小心滑到水里去的。你看,就像这样。”跪地小哥特意示范了一下,又一次倒入河中。

  

  “救命,救命……”这边的水可不像之前的地方,这里水很深,旱鸭子怎么也得喝几口水,扑腾了几下。跪地小哥带来的这几人,看这次是真的,又一起都跳了下去。

  

  此时,叶惢已写好谜底。放笔吹字,动作很是灵动、优雅。慕容雨回头刚好看到这一幕。

  “好了”转头看向慕容雪及叶林。一眼都没看慕容雨,很是失望,明明自己刚刚做了一件多么了不得的事,只可惜她全然不知。就算知道,也不会放在心上。

  

  “给我谜牌,你拿谜底,我们放到台上去。”这个是不能代劳的,带着慕容家人太招摇。

  “你们小心。”慕容雪无法跟着,只能目送。

  “好”叶惢回一甜笑。

  叶林向她微微点头。

  往舞台上这一路吸引了不少目光。

  “看他们怀里抱了这么多谜牌”

  “这回就不一定是花家得花灯冠了。”往年一般是花家得花灯冠,花家在亢城文学上是最有造诣的,又出了一名知府大人。照这样发展,这花家是有超慕容家的趋势。

  这句话,刚好被旁边的粉嫩姑娘听到,这个粉嫩姑娘就是奶奶庙后院和青衣公子身后的美人儿。她是花家的掌上名珠,花家嫡系唯一的女儿。这几年得花灯冠的都是她。今年她比往年猜的更要多,但看看叶惢的,脸色很是深重。

  

  叶惢与叶林将谜牌和谜底分别放在一个大斗子里,有专人查看。找出谜牌和对应的谜底,叶惢与叶林在旁边观看着,以防弄混。

  此时月亮已正中,月光散在舞台上,有点武功的人均可清楚的看到叶惢及叶林人的面孔。

  突然叶惢心口剧痛,双手捂住胸口,要不是叶林眼疾手快的扶着,叶惢就直接倒在台上了。

  “惢儿,你怎么了。”叶林看出妹妹不舒服。

  “不知道,心好痛。”

  “是犯病了吗?”叶林小声问。

  “不像,和往常的都不太一样,像是有什么东西招换。”叶惢额头冒冷汗,全身冰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