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勒姆女巫惨案,一场政治和宗教博弈

0.264字数 2166阅读 417

“每个人都有幻想,每个人都痴迷于魔法”,从《哈利波特》到《维尼亚传奇》,那个缤纷多彩的世界,不仅有着各种你前所未见的物种,也有着你所向往的神奇魔法。我们不得而知人类最早是何时开始产生对魔法的幻想,但毋庸置疑,魔法的产生是人类对于自然的探索之一。

西方魔法世界多彩多姿,充满着普通人所不能理解的神奇事迹,这就跟我们东方的修仙一样,那些有着腾云驾雾,举手之间呼风唤雨的仙人,他们总是躲在障眼法布置的山林中,云深不知处。因为拥有着对于平常人来说的“特异功能”,所以在东方世界,修仙的道人们称百姓为“凡人”。


在《哈利波特》的作者罗琳阿姨笔下,则称他们做“麻瓜”(muggle),不过这是欧洲魔法界对于普通人的称呼,在美国魔法学会,普通人又被称作“麻鸡”(no magic)。称呼的不同,就将魔法师和普通人深刻的划分了开来,以至于我们看到伏地魔强调魔法师的血统纯正性,他和他的党羽看不起麻瓜和魔法师结合的后人,并意图消灭麻瓜世界,而在麻瓜,麻鸡们的世界里,也有着一个叫做“第二塞勒姆”的组织。他们喊着“拒绝巫术,我们需要第二塞勒姆”的口号,并试图毁灭整个魔法世界。所以今天,我们就来讲讲历史上真实的“塞勒姆惨案”还原那个时代麻鸡们对于魔法世界的恐惧,也是第二塞勒姆这个组织名词的由来。

在美国马萨诸塞州,有一个叫做塞勒姆的小镇,表面上这只是一个非常平静且普通的小镇。镇上的农民淳朴和睦,善良勤劳,它和你见过的许多小镇并没有任何区别。唯一要说的可能就是这个小镇是北美大陆最早有欧洲(英国)移民居住的地方,所以自然而然,再祥和的外表下面,这个暗流涌动的小镇,其实一直受着欧洲移民的影响,包括政治,经济,宗教等等,当然这些我们稍后再解答,现在先来讲一讲事情的经过。

在卷宗里面,这是1692年的1月20日,牧师萨嫪尔·帕里斯的女儿和他的侄女得了一种奇怪的病,她们时不时的开始惊声尖叫,并全身痉挛和抽搐,表情痛苦不堪。当人们开始为帕里斯感到担忧和可怜的时候,却不想一场真正的噩梦开始席卷这个小镇,因为越来越多的小女孩开始出现相似的征状,它如同瘟疫一般令这个小镇感到恐慌,并最终打破了宁静。

作为神职人员,也是基督教清教徒,帕里斯显然在这个小镇上拥有相当的权利,也恰是如此,他开始把矛头指向美国的一些土著居民和当时的女巫,当然在那个医学和科学并不足以支撑人们了解疾病原理的时代里,我们并不需要说去期望他们真的能找到什么答案。按照以往的套路,这个是或许会抓上一两个女巫,可能是沉海,也可能是火烧,总之,必须要有人为这场灾难的平息献出生命。然而谁也不曾想到,是恐惧,亦或是蓄谋,它会演变成一场“麻鸡世界对魔法世界的审判”。

2月下旬,离帕里斯女儿发病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为了找出“幕后的真凶”,帕里斯开始追问她的女儿何侄女,面对一心只求答案,并且歇斯底里的帕里斯,两个小姑娘只想快点结束这痛苦的审问,并指认了三名“女巫”,一个加勒比印第安奴隶、一个乞丐和一个贫穷的老妇人。对面无法解释的“铁证”,人们似乎找到了真凶,在3月1号的审问中女奴隶提图巴率先被屈打成招,承认了自己使用巫术,并且一发不可收拾,因为还有其他无法解释的小姑娘受到了巫术的迫害,所有纷至沓来的镇民们纷纷要求这三名被受虐成招的女巫供出同伙,并相信女巫一定是有组织有预谋的邪恶势力。

审讯延续到5月,面对愤怒的人群,事件开始不断升温,人们为求自保开始互相指控,只要被冠上女巫之名,似乎就已经成为了必死的罪孽。而对于法官来说,他们的职责并不是来公平的审判一个人是否有罪,而是宣判她就是女巫。

这阵像野火一样的浪潮一直烧到了10月份,共计200人被指控与女巫有关,150人被关入监狱等待判决,并有19个人被处以绞刑,1个人被石头堆压死,整个小镇的人如同惊弓之鸟,在这场与“恶魔”对抗的战争中,使自己成为了真正的“恶魔”。

最后,不得不说有邪恶总有正义,有愚昧便有理智,在那个人人自危,法律已经成为铲除异己、异教徒手段的时候,总会有那么几个善良的人,不忍人间被真正的恶魔所占领,比如对混乱的审判手续不满所提出辞职的纳撒尼尔·萨尔顿托法官,比如写下批评这场“巫师审判”信的托马斯·布赖特,再比如最终解散高级刑事法庭,并大赦在压巫师嫌疑人,并宣布终结审判的州长菲普斯。1992年,马萨诸塞州议会通过决议,宣布为300年前“塞勒姆惨案”中的所有受害者恢复名誉。

在这场惨案中,我们看到司法被滥用,刑法只为了借口。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恐怖浪潮的蔓延下,人人自危,并表现出了人性中的极恶,那就是为了指责而互相指责。当然,除去这些我们表面上能看到的问题以外,其实真正的塞勒姆女巫惨案正如开头所言,有着诸多的其他缘由。比如早在中世纪欧洲,天主教就出版了一本名为《女巫之锤》的书籍,书中的内容居然是审讯女巫和辨识女巫,在当时的德国,也不断有着女巫蒙冤遭受火型的案例,以至于宗教和女巫之间,其实早就已经被确立了“善恶”标签,而作为当时塞勒姆第一所教堂的牧师,罪魁祸首的帕里斯自然也是对女巫深通恶绝。而在原本平静的小镇中,也因为政治,经济,宗教,人口来源被分成多个派系,平日里自然相安无事,但是一遇到“诬陷”便足以让所有人红了双眼,丧失人性。

塞勒姆女巫惨案所给予我们的反思,不仅仅只关于司法,更重要的还是人性,在这场闹剧中被体现的淋漓尽致。

本文首发今日头条签约原创号“三观粉碎机”,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